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本所概况 → 机构设置 → 方言研究室

方言研究室和《方言》编辑部简介

作者:方言研究室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06-21

  01 

方言研究室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前身为中国科学院语言研究所)1950年成立之时就设立了方言组,1978年之后方言组改称方言研究室。

  方言研究室在丁声树、李荣先生的引领下,建立起现代汉语方言学的话语体系和学术规范,树立了朴实严谨的学风,培养出一批成就斐然的研究人才,完成多项国家与社科院重大的工程性项目,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果,在国内外学术界有着重要的学术影响。

  方言研究室现职人员6人:沈明(主任)、谢留文(副主任)、麦耘、李蓝、覃远雄、徐睿渊。

  退休人员有:白宛如、贺巍、黄雪贞、李琦、聂建民、熊正辉、郑张尚芳、张振兴。

  在方言室工作过的人员有:鲍怀翘、曹剑芬、陈章太、丁声树、冯爱珍、冯蒸、高玉振、侯精一、金有景、李荣、林茂灿、翟英谊、庄惠珍、周磊、张盛裕。

  方言室历届负责人:丁声树(1954-1961)、李荣(1961-1979)、贺巍(1985-1993)、张振兴(1993-2003)、周磊(2003-2012)、李蓝(2012-2014)、沈明(2014- )。


第一排:李荣 
第二排左起:李琦、白宛如、黄雪贞、熊正辉、张振兴 
第三排:张盛裕 

  
第一排左起:黄雪贞、熊正辉、李荣、张振兴、贺巍
第二排左四:聂建民
第三排左起:谢留文、沈明、周磊、李琦、冯爱珍、李蓝、翟英谊 

  
前排左起:张振兴、侯精一、村上佳英(日本学者)、贺巍、张盛裕、熊正辉
后排左起:郑张尚芳、李琦、冯爱珍、黄雪贞、聂建民 

  
第一排左起:谢留文、李荣、沈明、冯爱珍、聂建民
第二排:李琦(左二)、李蓝(左三)
第三排:周磊(左一)、王丽琴(左四) 

  
第一排:聂建民(左一)
第二排:郑张尚芳(左二)、张振兴(左三)、熊正辉(左四)、黄雪贞(左五)、冯爱珍(左七)、覃远雄(左八)
第三排左起:谢留文、李琦、沈明、李蓝、周磊   

  
第一排:谢留文(左一)、覃远雄(左二)、李蓝(左五)、麦耘(左六) 

第一阶段(1956-1978)

  1956年到1957年,全国汉语方言普查展开。受教育部、高等教育部的委托,丁声树先生、李荣先生主持举办了三期“普通话语音培训班”。当时的教材《汉语音韵讲义》(丁声树撰文、李荣制表)从汉语方言的实际出发讲述音韵学知识,从今音说古音。文字说明深入浅出,言简意赅;表格一目了然。“内容都是已知的,说法全是新鲜的”(李荣1989)。每节附有练习题,是音韵学的经典教材。全文刊登在《方言》1981年第4期上;1984年由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 


《汉语音韵讲义》(上海教育出版社1984年出版,2010年重印)封面

  1958年底,丁声树、李荣带领方言组全体人员到河北昌黎进行了为期半年的田野调查,出版《昌黎方言志》(科学出版社1961年;新一版上海教育出版社1984)。该书是单点方言调查研究报告的范本。内容全面系统,注重活的语料;分析深入精当;方言地图清晰。 


《昌黎方言志》(上海教育出版社1984年出版)封面

  这一阶段的主要成果有:丁声树、李荣《方言调查字表》(署名是中国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科学出版社1955,修订本商务印书馆1981);丁声树、李荣《汉语方言调查简表》(中国科学院语言研究所1956);丁声树《方言调查词汇手册》(署名是中国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科学出版社1955,另刊于《方言》1989年第2期);丁声树、李荣《古今字音对照手册》(科学出版社1958)。

  其中《方言调查字表》收录3810个兼顾南北方言的用字,标出其音韵地位。使用者可以很快掌握方言音系及其演变规律和结构特点。该表多次印刷,是汉语方言调查必备的工具之一。 


《方言调查字表》(科学出版社1964年第二版)封面

  《方言调查词汇手册》收词语329条、语法例句53项,以普通话条目出条,列举方言中的同义词若干,以为提示参考之用。《方言调查词汇手册》用于汉语方言词汇和语法调查,后来扩展成《汉语方言词语调查条目表》(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方言研究室编,《方言》2003年第1期),是汉语方言词语调查的必备工具。 


《方言调查词汇手册》(科学出版社1955年)封面

  论文方面有:丁声树的《关于进一步开展汉语方言调查研究的一些意见》(《中国语文》1961年第3期),李荣《音韵存稿》(商务印书馆1982)里所收的《陆法言的〈切韵〉》(1957年),《隋韵谱》(1961年、1962年),《隋代诗文用韵及〈广韵〉的又音》(1962年),《怎样根据北京音辨别古音的声母》(1962年),《怎样根据北京音辨别古音的韵母》(1963年),《〈广韵〉的反切和今音》(1964年),《从现代方言论古群母有一、二四等》(1965年)等。

第二阶段(1979-2003)

  1978年开始方言研究室的学术研究进入高潮。在李荣先生的主持和推动之下,1979年《方言》季刊创刊,1981年全国汉语方言学会成立。之后方言研究室、《方言》编辑部和全国汉语方言学会互为依托,整合全国汉语方言调查研究的优势力量,完成了一系列重大的工程性项目,取得了一批重要成果。为保护方言资源与文化传承做出了贡献,也为汉语方言学界培养了后备人才。

  这一阶段的调查研究,前10年集中在方言语音和方言分区上,后10年集中在方言词汇上。标志性成果前者是《中国语言地图集》,后者是《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分卷本、综合本)。

  (一)汉语方言语音的调查研究是方言学的基础和重点。主要成果分成三项:

  第一,提供了大量的、第一手的调查语料。论文有丁声树《河南省遂平方言记略》(《方言》1989年第2期),熊正辉《南昌方言同音字汇》(《方言》1989年第3期),张振兴《漳平(永福)方言同音字汇》(《方言》1982年第3期),黄雪贞《湖南江永方言音系》(《方言》1988年第3期),贺巍《洛阳方言记略》(《方言》1984年第4期),冯爱珍《福建省福清方言的语音系统》(《方言》1988年第4期)等。专著有贺巍《获嘉方言研究》(商务印书馆1989),张振兴《漳平方言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1992),冯爱珍《福清方言研究》(社科文献出版社1993),黄雪贞《江永方言研究》(社科文献出版社1993)和郑张尚芳《温州方言志》(中华书局2008)。  


方言研究室部分专著成果(之一) 

  第二,集中讨论了汉语方言研究的若干重要问题比如汉语方言的连读变调、文白异读和汉语方言的分区等。连读变调是汉语方言调查研究难度最大的问题之一,不仅涉及语音演变和变异,还涉及语法结构和韵律。成果有李荣《温岭方言的连读变调》(《方言》1979年第1期),贺巍《获嘉方言的连读变调》(《方言》1979年第2期),熊正辉《南昌方言的声调及其演变》(《方言》1979年第4期)、《怎样求出两字组的连读变调规律》(《方言》1984年第2期),侯精一《平遥方言的连读变调》(《方言》1980年第1期),张盛裕《太平(仙源)方言两字组的连读变调》(《方言》1983年第3期)和张振兴《漳平(永福)方言的连读变调》(《方言》1983年第3期)。

  文白异读和历史层次方面的成果有张盛裕《潮阳方言的文白异读》(《方言》1979年第4期),熊正辉《南昌方言的文白读》(《方言》1985年第3期)、《南昌方言里曾摄三等读如一等的字》(《方言》1982年第3期),张振兴《漳平(永福)方言的文白异读(一、二、三)(《方言》1989年第3期、第4期、1990第1期),贺巍《获嘉方言韵母的分类》(《方言》1982年第2期)和李荣《我国东南各省方言梗摄字的元音》(《方言》1996年第1期)。

  考本字有李荣《吴语本字举例》(《方言》1980第2期)、《台风的本字(上、中、下)》(《方言》1990年第3期、1991年第2期、1991年第2期)、《考本字甘苦》(《方言》1997年第1期)、《汉语方言中当“你”讲的“尔”(上、中)》(《方言》1997年第1期、第2期)和白宛如《广州话本字考》(《方言》1980年第2期)。

  汉语方言分区有李荣《官话方言的分区》(《方言》1985第1期)、《关于汉语方言分区的几点意见(一、二)》(《方言》1985第2期、第3期)、《中国的语言和方言》(《方言》1989年第3期),张振兴《重读〈中国语言地图集〉》(《方言》1997年第4期),熊正辉、张振兴《汉语方言的分区》(《方言》2008第2期)和熊正辉、张振兴、黄行《中国的语言》(《方言》2008第4期)。

  第三,编制《中国语言地图集》(1987、1989)。《中国语言地图集》1983年启动,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与澳大利亚人文科学院签订合作协议。该图集由李荣先生任中方总召集人。《汉语方言卷》由李荣、熊正辉、张振兴共同主编。该图集是汉语方言语音调查研究成果的集中体现,丰富了汉语方言分区和分类的理论,极大地推动了晋语、徽语和平话的调查研究。于1999年获中国社会科学院优秀成果一等奖,国家社科重点规划项目一等奖。 


《中国语言地图集》(香港朗文(远东)有限公司,1987年)封面

  (二)汉语方言词汇的调查研究是基础工程。成果有:熊正辉《南昌方言的词汇(一、二)》(《方言》1982第4期、1983第1期),黄雪贞《永定(下洋)方言词汇(一、二)》(《方言》1983第2期、第3期),李荣《“这不”解》(《方言》1998第4期)、《说“按揭”》(《方言》1999第1期)等。

  最重要的成果是《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42种分卷本,1992-1998,2003)、《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综合卷,2002)。分卷本历时6年,总字数约2200万;综合卷历时3年,1360多万字。两部大词典都由李荣、熊正辉、张振兴主编。两部大词典各有特点,扩大了汉语方言词汇、语义和语法的调查内容和调查点,有助于大规模的方言词汇比较研究,也为相关学科如民族学、民俗学、人类学、社会学等提供了语言学证据。分卷本于1999年5月获得第三届国家辞书奖一等奖、第四届国家图书奖的最高奖项——荣誉奖;综合本2003年获得第五届国家辞书奖一等奖、第六届国家图书奖一等奖。 


《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综合本(江苏教育出版社2002年)封面 

第三阶段(2003至今)

  方言室秉承方言研究的优良传统,重视田野调查,关注新的理论方法,注重学术资料和科研手段的现代化建设。

  重要成果有《中国语言地图集(第2版)》(商务印书馆2012)。该项目系2002中国社会科学院A类重大课题,张振兴任总召集人。《汉语方言卷》由熊正辉、张振兴共同主编。该版地图集继承了原版地图集的分区格局,新增19幅汉语方言图,文字说明反映了三十年来汉语方言调查研究的最新成果。该图集获得商务印书馆2012年十大人文社科类好书。

  继续提供的新的调查语料。专著有李蓝《湖南城步青衣苗人话》(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谢留文《客家方言语音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江西浮梁(旧城村)方言》(方志出版社2012),谢留文、沈明《黟县宏村方言》(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沈明《安徽歙县(向杲)方言》(方志出版社2012)、《山西岚县方言》(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4)和《安徽宣城(雁翅)方言》(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麦耘《著名中年语言学家自选集·麦耘卷》(上海教育出版社,2012)。论文有李蓝《广西阳朔城关土话音韵研究》(《方言》2016第3期)、覃远雄《广西资源土话音系》(《方言》2016第3 期),谢留文《江苏高淳(古柏)方言同音字汇》(《方言》2016第3 期)等。其中谢留文《客家方言语音研究》2004年获中国社会科学院青年语言学家奖金二等奖、2006年获第四届“胡绳青年学术奖”;李蓝《湖南城步青衣苗人话》2005年获第11届王力语言学奖二等奖。


方言研究室部分专著成果(之二)

  运用新的理论方法进行研究。比如从演变与接触解释方言语音变化的成果有沈明《晋语果摄字今读鼻音韵的成因》(《方言》2011第4期)、《晋语“哥”的读音》(《承泽堂方言论丛——王福堂八秩寿庆论文集》语文出版社,2014);谢留文《从徽语看“堨”字的音》(《方言》2015第1期)、《南昌地名读音所反映的方言读音层次》(《承泽堂方言论丛——王福堂八秩寿庆论文集》语文出版社,2014);李蓝《文白异读的形成模式与北京话的文白异读》(《中国社会科学》2013年第9期)、《“鄼”字的音》(《中国语学研究·开篇》单刊No 15,2013年);覃远雄《部分方言否定语素“冇/冒”所反映的读音层次》(《方言》2007第3期)、《桂南平话古遇摄字的今读》(《方言》2012第4期)和《桂北平话古上声字的今读》(《方言》2013第4期);徐睿渊《闽浙四个地名用字的读音》(《方言》2015第3期)、《19世纪福建厦门方言的借词》(《方言》2016第3期)等。从演化语言学角度观察汉语方言语音的成果有麦耘《汉语方言中的舌叶元音和兼舌叶元音》(《方言》第2期)、《软腭辅音与硬腭过渡音的亲和性——一项语音演化研究》(《方言》2013第3期)、《从普适性自然演化的角度观察语言关系和语言变迁》(《中国方言学报》第6期,商务印书馆2016年5月)。

  方言语法研究有李蓝《汉语方言中的处置式与“把”字句》(上、下)(《方言》2013第1期、第2期)、覃远雄《汉语方言词的一种偏正结构及相关问题》(《方言》2015第4期);麦耘《广州话中几个同形的叹词和句末语助词》(《方言语法论丛》第5辑,2015/2/1)。

  重视学术资料和科研手段的现代化建设,由李蓝主持的“汉语方言音系汇纂及方音对照处理系统”(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子课题,2014年立项),将提供汉语方言语音资料集成,提升方音对照处理系统的功能;李蓝主持的“方志中方言资料的整理、辑录及数字化工程”(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2015年立项),将搜集、整理旧地方志中的方言语料,形成数字化成果。

  关注学术研究的社会功能。1956年第一次全国性的方言普查开展之时,丁声树、李荣等先生承担了重要任务。2015年第二次全国性方言调查——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启动,方言室多人承担了重要任务,主持濒危汉语方言调查研究项目;担任核心专家和编委会主编、副主编;多人多次承担了培训、中期检查和验收工作。

  02 

   《方言》编辑部简介

  《方言》季刊于1979年创刊,是世界语言学界唯一针对汉语方言调查研究领域的专业期刊。刊发汉语方言系统的、第一手调查语料和反映不同学术理念和理论背景的研究成果。《方言》编辑部由方言室全体人员组成,研究人员兼编辑。  


《方言》杂志创刊号(1979年第1期)封面

  《方言》是季刊。每年逢2月、5月、8月和11月的24日出刊。16开本。国内统一刊号CN 11-1052/H,国际标准刊号ISSN0257-0203。相关内容如下:

  《方言》创刊之时,坚持正确的学术导向,建立起规范的审、编、校流程。《稿约》(《方言》1979年第2期),在版面、稿纸、文字、符号等方面作了严格的规定和详细的说明。同年还刊发了英文稿约(《方言》1979年第3期)。对提高编辑的编校素质起了很大的作用。

  此后,根据出版的相关规定,也伴随着新的技术手段的兴起,《方言》多次刊发了《稿约》及相关说明。比如,《稿约及其补充说明》(2001年第1期),增加了作者简介和提要、关键词;增加了英文题目、英文提要和关键词;规定了参考文献的格式。《新稿约》(2003年第4期)规定了打印稿的格式,电脑录入音标符号,数字调号、参考文献的格式以及引用网上数据库的规范等。《本刊要求投稿者提供录音样本的启事》(2012年第3期),就声音样本的格式、软件等提出了要求。

  《本刊使用的国际音标》(《方言》1979年第2期),分别介绍了国际音标符号的来龙去脉和国内外使用国际音标符号的情况,制定了“五度制字母式声调符号(简称字调调号、调号)”和“印刷厂调号代码”,列出了494个“音标及其他记音符号”及代码。其符号形体和命名原则等,成为日后中国通用音标符号进入国际标准的基础。

  《方言》1979年-2016年,共刊发文章近1600篇。自创刊号开始,目录有中英文对照。刊登了国外学者写的全英文论文,并配有详细的中文提要,成为改革开放之后最早的全英文刊登国外学者论文的期刊之一。

  《方言》实行双向匿名审稿制。编辑部每年收到的稿件约500篇,由编辑部人员承担审稿和全部的编辑、校对工作。除了审读文稿外,还需审听方言音系的录音语料,必要时亲赴当地核对调查文章内容。

  编辑部重视队伍建设。一方面通过学术研究保证审稿的水平,另一方面通过编、校提高研究人员的写作水平。定期参加各级部门组织的专业培训,掌握相关法规、政策和规定,了解新的技术手段和相关知识。

  编辑部重视推动学术交流和人才培养。定期举办专题学术研讨会,1997年开始先后主办了15次官话方言、汉语方言类型和汉语方言语法等方面的研讨会。2014年开始,每年举办两种田野调查高级研修班,为汉语方言学界培养后备力量做出了努力。

  点击查看详情:《方言》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