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成果展示

【摘要】龚元华:释“獵蚤”

——兼谈“獦蚤”的历时变化

作者:  来源:  时间:2021-08-25

  《卍续藏经》一百一十八册《古尊宿语录》卷二十“舒州白云山海会演和尚•次住太平语录”:“才拟展脚眠,蚊虫獦蚤出。”(419/b)“獦蚤”,《大正藏》四十七册《法演禅师语录》卷一“舒州白云山海会演和尚•次住太平语录”引作“獵蚤”(653/a)。此乃唐宋以来俗谚,文献多有所引,清刻本《板桥集•家书》“潍县寄舍弟墨第三书”作“蚤”,“”即“獦”之俗写;清咸丰曼陀罗华阁刻本《古谣谚》卷四十八“夏至冬至谚”引明人《帝城景物略》作“蠟蚤”。以上“獵蚤”“獦蚤”“虼蚤”“蠟蚤”为什么能形成异文?语源又是什么?我们先来谈谈“獦蚤”与“虼蚤”的关系。

  1.“獦蚤”与“虼蚤”的关系

  “虼蚤”本即跳蚤。《客座赘语》卷九“纪虫二则”:“在地与床啮人曰虼蚤。”上揭“獦蚤”乃其较早写法,“獦”是见母曷韵,“虼”是其后起形体,从“乞”“曷”之字上古中古近代文献皆可以通转。如贵州“仡佬族”,古籍习作“葛僚”“獦獠”“犵獠”“犵狫”等等,不赘。又《说文•言部》“讫”字段注曰:“《谷梁传》‘毋讫籴’……按:《孟子》谓之遏籴。”则“遏籴”“讫籴”一声之转。又宋本《广韵•九麌》:“应劭《汉官仪》曰:羽林者,言其为国羽翼,如林盛也,皆冠鹖冠。”“冠鹖冠”,《五音集韵•麌第七》“羽”字下引作“冠鹘冠”,此“鹘”乃“鹖”之转,又从“骨”从“乞”之字亦多可通,如“鹘”之作“”,“矻矻”“”之作“搰搰”“䯇䯇”(参看萧旭,2014:191),“犵狫”之作“猾佬”等等;故从“曷”“骨”“乞”可辗转通。如上,文献之“虼蚤”实则“獦蚤”之转写也。

  2.“獵蚤”“蠟蚤”产生的形体理据

  那么“獵蚤”“蠟蚤”又是如何产生的呢?实际上“蠟蚤”就是“獦蚤”。盖“獦蚤”之“獦”一变作“獵”,又跳蚤属虫类,类化再变而成“蠟”,此与蠟烛字无涉。“獦”之变作“蠟”“獵”,涉及部件“巤”的隶书讹变及俗写回改现象。

  早在战国文字时期,部件“巤”的写法已与“葛”近似。如武威汉简“獵”可作“武射•50)”(王梦鸥,1974:67),裘锡圭(1992:496)曾提到此例就是“獵”的讹体,并指出“后世所用的‘獵’字异体‘獦’是由这种讹体演变而成的”。可见,至迟汉隶时代,部件“巤”讹作成“葛”的写法已经完成。《干禄字书•入声》:“獦,獵:上通,下正。”《颜氏家训•书证篇》:“皋分泽片,獵化为獦。”说明“獵”俗讹作“獦”确实已得到承认。

  以上所论部件“巤”隶书讹变作“葛”,那么从“巤”之字稍变即成从“葛”,文献多有所见,如敦煌写卷P.3381《秦妇吟一卷》“前年庚子月五”,“月”即“臘月”。明富春堂刊本《李十郎紫箫记》卷三第十七出“泪䗶垂珠”,“泪䗶”即“泪蠟”。

  需要注意的是“巤”“葛”关系只存在单向转变:即“巤”早期俗写与“葛”近似,隶书写法讹变与“葛”形体出现偶合,导致从“巤”之字可变作从“葛”。但是“葛”部件及俗写无论如何任何时候都不会讹变楷化成“巤”,它不具备演变成“巤”的形体特征。因此从俗写理据上来说,只存在“巤→葛”的单向形体演变。

  不过一旦大脑认知习惯性地把部件“巤”讹变并楷化成“葛”以后,视觉符号图像“葛”就具备了双重身份:既有“巤”的音义,也有其自身音义。这样一来,视觉符号“葛”在大脑认知领域再次投射返回到字形上,就会出现新的方向:从“葛”之字,因其另一重身份来源于“巤”,那么回改就会变作从“巤”,上举“獦蚤”之作“蠟蚤”“獵蚤”便是在此认知背景下产生的。又宋本《广韵•曷韵》:“狚,獦狚。”同上翰韵:“狚,獵狚。”《慧琳音义》卷五十六《正法念经音义》卷四“水獭”:“獦狚,兽也,如狼赤首,狚非此义,獦音古曷反。”(676/a)慧琳注“獦”音古曷反,则《广韵》“獵狚”当作“獦狚”。又禅宗文献“獦獠”或有作“獵獠”,有学者认为“獦獠”乃“獵獠”之俗写,王闰吉(2013:257-266)不赞同此观点,从语源角度论证并指出将“‘獦獠’的‘獦’视为“獵”的俗写,仍然是理据不充分”。实际上“獦獠”之作“獵獠”,犹“獦蚤”之作“獵蚤”,皆是大脑认知习惯把从“葛”之字回改变成从“巤”。这种争论问题出现的实质就是“葛”双重身份扰乱了我们认知逻辑,引发本末倒置,从而出现把“獦獠”当成“獵獠”的俗写。

  所以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从“巤”到“葛”,是早期隶书讹变所造成;反之,从“葛”到“巤”,却是以“葛”为中介,辗转回改形成的,它们转换关系内在理据并不相同。故“獦”有二音:既有其本音古达切;同时作为“獵”的俗讹字形,也有力叶切这一读;《可洪音义》卷一《大般若经》第四十三帙音义收“渔獦”条“下力叶反”,正是以“獵”音注“獦”也。反之,“獵”也有二音,既有其本音“力叶反”,又有作为“獦”的回改形体“古达切”,“獵蚤”是也。

  3.“獦蚤”语源探讨及在近代汉语时期的多样化形体展示

  既然“獵蚤”源自“獦蚤”,“獦蚤”“虼蚤”同,那么“獦蚤”“虼蚤”又是从什么演变而来呢?毕竟作为跳蚤义,它们是唐宋以来才出现的。清翟灏《通俗编》卷二十九“禽鱼”:“狗咬虼蚤……虼当为龁啮之龁,此虫务啮人,故呼龁蚤。犹以其善跳,呼跳蚤耳。”我们赞同翟灏的说法,认为其语源即“龁”,《说文•齿部》:“龁,啮也。”“龁蚤”,言咬人之跳蚤也,声转作“獦”“虼”。但问题是“龁”有匣母屑韵及匣母没韵两读,“獦”是见母曷韵,“虼”较晚出现,与“獦蚤”形成异文,亦当为见母,声韵皆不相同。实际上从历时层次上来看匣母群母古本同源一体,《切韵》时代分而为二,三等韵独立为群母,与一二四等的匣纽分离,后来群母清化即成见母。今南方方言,吴语、湘语、闽语、客家话、赣方言等等,都还存在匣母读群母甚至匣群不分的现象,不少学者也已有相关讨论,不赘。我们可以推测见母的“獦蚤”大概就是较早层次匣母读群母后期再清化的体现。近代汉语文献亦有所见,如拟声词频用“咯吱吱”,或有作“龁支支”“噶吱吱”等,以“龁”状声响与见母的“噶”“咯”同,正是清化之用。故“龁蚤”之作“獦蚤”,亦犹“龁支支”之作“噶吱吱”。上文提到从“乞”“曷”之字上古、中古文献往往可以通转,亦“龁”可转作“獦”之证也。

  明清戏曲小说习见作“趷蚤”“疙蚤”“蛒蚤”“革蚤”“虼”“蛤蚤”“圪蚤”“哈蚤”。其中“哈蚤”,“虼蚤”声转也,非“蛤蚤”之讹,犹“蛤蟆”作“哈蟆”“虼蟆”,孙玉文(2019:12)指出宋元以来“当时‘蛤’和‘虼’读音相同,都读见母”,正其通转之证。

  参考文献:

  裘锡圭 1992 《〈秦汉魏晋篆隶字形表〉读后记》,《古文字论集》,中华书局。

  孙玉文 2019 《异形同义词“蝦蟆”和“蛤蟆”》,《语文研究》第4期。

  王梦鸥 1974 《汉简文字类编》,艺文印书馆。

  王闰吉 2013 《“獦獠”的词义及其宗教学意义》,《汉语史学报》第十三辑。

  萧 旭 2014 《〈世说新语〉“窟窟”正诂》,《汉语史学报》第十四辑。

  * 本文得到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宋元明清文献字用研究”(19ZDA315)的资助。文章承蒙师友及匿名审稿专家提出诸多宝贵修改意见,谨此一并致谢。文中不当之处,概由本人负责。

  ①行文需要,文中“獵”“蠟”两字保留繁体。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21年第3期

 

  作者简介:

  龚元华,广西大学文学院副教授,主要从事训诂学、近代汉字、敦煌文献研究。已在《中国语文》《古汉语研究》《辞书研究》等学术刊物发表论文十余篇,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省社科项目、教育厅项目等数项。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2021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kyc_yys@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