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党建专栏 → 党风学风

论语言的本质(马克思、恩格斯论语言之一)

作者:徐赳赳/摘编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03-30

  1.引言

  提到马克思、恩格斯,我们首先会想到他们在哲学原理、政治经济学原理、科学社会主义等方面对世界做出的巨大贡献,但很少人知道马克思、恩格斯还是“卓越的语言学家”:

  曾专门搞过语言学专业的李卜克内西,自称自己是语言学者,但他却自愧在语言学方面远远不如马克思。他称赞马克思是卓越的语言学家,他说:“马克思是一个卓越的语言学家,这种说法就现代语而言比古代语而言就更为适合。他熟知格里姆《德文文法》的一切细节,而他对于格里姆兄弟编的《德文辞典》比我这位语言学者更加谙熟”(宋振华 2002:10)。

  至于恩格斯,语文学是他的老爱好。在马克思和他的通信中,马克思经常称他为语言学家。好多词源学问题马克思经常求教于恩格斯(宋振华 2002:11)。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语言》(卫志强 主编2015)显示:马克思和恩格斯对语言的本质、语言的结构、语言的演变、语言与社会、语言与方言、语言与文化、语言与民族和宗教、语言的文风和风格等方面都有精辟的论述。我们按以上介绍的八个部分介绍马克思、恩格斯的语言观,这里介绍的是第一部分:语言的本质。

  2.语言的产生和发展

  恩格斯(1882)认为:“人也是由分化而产生的。不仅从个体方面来说是如此——从一个单独的卵细胞分化为自然界所产生的最复杂的有机体,而且从历史方面来说也是如此。经过多少万年的努力,手脚的分化,直立行走,最后终于确定下来,于是人和猿区别开来,于是奠定了分音节的语言的发展和人脑的巨大发展的基础,这种发展使人和猿之间的鸿沟从此不可逾越了”(《马克思恩格斯文集》(以下简称《文集》)第9卷:421页)。总结起来一句话,就是劳动创造了语言:“语言是从劳动中并和劳动一起产生出来的,这个解释是唯一正确的”(同上:553-4页)。

  马克思(1858)认为,语言是伴随劳动产生的,语言是社会的产物,语言既然是社会的产物,必然会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这是因为语言的发展需要相互交流,一人跟社会隔离,不可能有语言的发展(《文集》第8卷:6页)。“通过生产而发展和改造着自身,造成新的力量和新的观念,造成新的交往方式,新的需要和新的语言”(同上:142页)。

  3.语言与思维和意识

  马克思、恩格斯(1846)认为:“ ‘精神’从一开始就很倒霉,受到物质的‘纠缠’,物质在这里表现为振动着的空气层、声音,简言之,即语言。语言和意识具有同样长久的历史;语言是一种实践的、既为别人存在因而也为我自身而存在的、现实的意识。语言也和意识一样,只是由于需要,由于和他人交往的迫切需要才产生的”(《文集》第1卷:533页)。

  宋振华(2002:17)是这样理解和评论马克思、恩格斯对语言和思维的关系、语言和观念的关系的看法:“青年黑格尔派(包括费尔巴哈)则认为,是观念、意识统治着世界。不是生活决定意识,而是意识决定生活。正是在这里,他们找到了他们的哲学观点和费尔巴哈等人之间的一个根本对立点。于是他们明确提出:‘思想、观念、意识的生产最初是直接与人们的物质活动,与人们的物质交往,与现实生活的语言交织在一起的。观念、思维,人们的精神交往在这里还是人们物质关系的直接产物,表现在某一民族的政治、法律、道德、宗教、形而上学等的语言中的精神生产也是这样。’ 从而有力地揭穿了费尔巴哈的唯心主义的实质。而这里所运用的一个语言学的根本理论则是:‘语言是一种实践的,即为别人存在并仅仅因此也为我自己存在的现实的意识。’在这里,马克思、恩格斯用他们关于语言的本质的学说即‘语言是一种实践的现实的意识的学说’。他指出:凡是用语言表现出来的各种精神生产,(政治、法律、道德、宗教,形而上学……)都不过是人们物质关系的产物。从而无情地揭露并摧毁了那些唯心主义的学说。”

  4.语言的功能

  马克思(1844)说:“我们彼此进行交谈时所用的唯一可以了解的语言,是我们的彼此发生关系的物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以下简称《全集》)第42卷:36页)。马克思(1867)还说:“价值没有在额上写明它是什么。不仅如此,价值还把每个劳动产品转化为社会的象形文字。后来,人们竭力要猜出这种象形文字的含义,要了解他们自己的社会产品的秘密,因为把使用物品规定为价值,正像语言一样,是人们的社会产物”(《文集》第5卷:91页)。马恩对语言在社会交际中所起的这些功能的论述,列宁归纳为“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之后,斯大林在他有关语言学的论著中对这一观点作了具体的阐述:语言是社会的产物,从它产生的时候起,就一直作为人类的交际工具。作为社会成员间交流思想,传达情感的工具为社会服务的,交际功能是语言最基本的社会功能。

  5.能指与所指和语言的符号性

  马克思(1867)说:“物的名称对于物的本性来说完全是外在的。即使我知道一个人的名字叫雅各,我对他还是一点不了解”(《文集》第5卷:121-122页)。

  恩格斯(1886)说:“化学是最好的例证,它的全部术语大约每20年就彻底变换一次,几乎很难找到一种有机化合物不是先后拥有一系列不同的名称的。政治经济学通常满足于照搬工商业生活上的术语并运用这些术语,完全看不到这样做会使自己局限于这些术语所表达的观念的狭小范围”(《文集》第5卷:32-33页)。

  指称是语言的特性之一,也是语言符号性的表现,名称跟被指称的物体之间没有天然的联系。语言作为符号都是具有指称性的,指称性决定了语词的区别。词与词之间之所以含义不同,因为它指向不同,没有这种指称性,就没有语言。

  引用文献

  宋振华 (2002) 《马克思恩格斯和语言学》,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

  卫志强主编 (2015)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语言》,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