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今日要闻

刘丹青:在第四届语言类型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的致辞

作者:刘丹青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9-07-10

  编者按:本文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所长刘丹青研究员于2019年7月5日在中国人民大学召开的第四届语言类型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的致辞。


刘丹青研究员致开幕辞

尊敬的各位嘉宾,人民大学文学院各位领导和同行,各位与会同行,老师们、同学们:

  大家上午好!

  第四届语言类型学国际研讨会今天开幕了。首先衷心感谢支持本届会议并为会议筹备付出极大努力的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各位领导和陈前瑞教授率领的师生团队。感谢罗仁地教授、比桑教授、远藤光晓教授、朴正九教授等海外专家光临本次会议。感谢各位与会学者在盛夏季节前来参与这一学界盛事。

  中国语言学界的各个系列性专业学术会议,主要是在改革开放之后形成的。有的已经开到了近20届。相比而言,语言类型学国际研讨会是特别年轻的会议,本届会议是第四届,我们在常熟理工学院美丽的昆承湖畔召开的首届会议还如在眼前。但是,语言类型学会议在中国的存在,有着特别的作用和价值。中国的学者,是善于继承传统、善于创新开拓的研究群体。中国一百多年来语言学研究的快速发展和丰硕成果,像其他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一样,也证明了这一点。但是,中国语言学仍然在一些方面跟国际语言学前沿存在距离。最大的差距,就是中国的语言学者大部分都是特定语言方言或特定时代语言的专家,关注的主要对象是自己所研究的语种,而对人类语言整体的关注不如国际上一些学者和学派强烈。这一差别大致说来是具体语言学和普通语言学的差别。而关于语言本质属性的论述,大部分是在普通语言学的框架下做出的。稍微细一点分析,这一差距由以下远近背景和现象所构成:

  一、一度仿造前苏联的计划经济式的教育学术体系,过于强调分工细致,甚至分得比苏联更细,所有语言类专业都被划到汉语、民族语言、外语三大系统中,没有普通语言学专业的位置,三大系统在这一体系中没有交集,后来设立的语言学与应用语言学专业也分归中文和外文一级学科。期刊、学会、学术会议,大都遵循这种三分格局,并在这一大框架下进一步按语种方言时代细分,彼此很少往来。这种情况强化了语种意识而弱化了人类语言意识,到现在尚未根本改变,语言学作为一级学科的地位尚未得到确认,也导致了中国人民大学语言学不能有A类期刊这一类怪象。只有社科基金的项目评审和发布,将语言学实际上处理为独立运作的一级学科。2018年,中国教育部公布双一流学科时首次在两个单位确立语言学为双一流学科,2019年又首次批准两所高校设立不带语种定语的语言学本科专业。这是最接近肯定语言学为独立学科的举措,也是学界多年呼吁的阶段性结果,我们期待着水到而渠也将成。

  二、汉语使用人口巨大,历史悠久,方言众多,类型富有特色,中国境内又有多样性的民族语言宝库,这些本身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但是,如果没有普通语言学意识,那么在特定语言研究中得到的发现发明和理论创新,即使再高再大再上,其意义也只能止步于特定语种,难以上升为普通语言学理论,这也使中国语言学界与世界的对话,往往止步于汉语学界和民族语言学界,而容易在理论前沿领域失声失语。

  三、普通语言学眼光的缺失,也使我们难以准确估量自己语言真正的特色。在缺少充分参照的情况下,我们容易将许多语言常见的现象当作汉语或中国境内语言的特色;也容易将真正有特色的属性当成平常之物。例如,这两天网络热议上海垃圾分类引出的歧义结构“你是什么垃圾”。以前都将这一结构视为汉语的特色。但是,日本学者的跨语言考察却揭示,世界上很多语言,包括英语、德语、法语等语言中也有类似现象,只是正规性认可度有差异。另一方面,在缺乏跨语言参照的情况下,容易将自己语言中真正独特的东西视为人类语言常规的现象。例如,汉语作为VO和前置词语言,比较基准却在形容词之前;汉语作为VO语言,所有定语,包括内涵性修饰语和外延性限定语,全部都在核心名词之前。这两项特征,在几千种VO语言中都是罕见的,几乎绝无仅有的。如此奇特的现象,在类型学知识相对普及之前,从未在汉语学界总结汉语特点时被提及过,反而被认为是天经地义的现象,学界也就不太会关注由这种突出特异性所带来的其他类型特征,例如对比较基准复杂度的控制、特殊的歧义句、对定语长度和板块的限制等。当然,即使是某些有影响的语言学理论,如果没有跨语言的意识和材料支撑,也会产生类似的认识局限。例如有的普通句法学教材将人类语言基本的短语结构分为4大类型:NP(后来叫DP),VP,AP,PP。其中的PP指前置词短语(preposition phrase)。这一系统只以少数语言为参照,有两大局限。1)无视很多语言使用后置词(postpostion)或前后置词都有的情况。2)没有连动式的位置,于是遇到连动式发达的语言时强行将连动式人为划到并列和偏正结构中,掩盖了连动式独特的句法语义属性。

  语言类型学基于跨语言视角来研究人类语言,提取共性和类型差异,所以,它在中国语言学中的独特作用在于两点:它是中国语言学通往普通语言学的最便捷的津梁,它是挖掘真正的汉语和中国语言特色的最高效的利器。

  因此,语言类型学的会议,在中国语言学界有其不可取代的学术价值。只有在类型学会议上,被现有学科体系分隔的中文专业、民族语文专业、西语专业、东语专业的专家以真正同道同行的关系相聚一堂,类型学已有的跨语言知识,成为大家共同的专业背景,彼此毫无专业和心理间隔,交流着最新发掘的语言现象,切磋着人类语言的共性和差异。我们的每一点收获,都能加深我们对于人类语言本质的认识。因此,这里是离普通语言学最近的所在。另一方面,正是有了类型学所共同拥有的跨语言背景,才使我们无论调查什么语言,探讨什么问题,都能更加敏锐地知晓,什么是人类语言的共性,什么是某些语系、某些语族、某些方言或某些地域的共享类型特征,什么是一种语言一种方言或一种语言的特定时代的真正的独特之处。

  当然,通往普通语言学的便捷的津梁,并不等于一条可以免去科学艰辛的捷径。参加类型学会议,并不会让一个人天然成为普通语言学家。类型学领域,有很多种类的工作可做,并不一定都是大规模跨语言的比较研究,也可以是在类型学背景下对一种语言方言的深入挖掘、特点提取,还可以是以新鲜的语料对普通语言学现有结论的补充或挑战,等等。但是,不论从事哪种类型的类型学研究,可能都有着更多特殊的艰辛。我们需要了解大量学者从数千种人类语言中已经提取出来的语言共性或倾向,需要了解每种语言类型在哪些方面可以达到其他语言的人难以想象的极致,需要随时调查或阅读理解陌生语言的语料并且不受自己母语或熟悉语言语感的干扰,需要在田野调查或文献发掘的海量材料中敏感地淘选出有黄金般价值的珍品,甚至,我们需要关注形式语言学、功能—认知语言学、历史语言学、音系学、韵律学等等这些不同学派的理论建立在哪些对人类语言事实的概括或自信之上,而实际上哪些概括和自信可能经不起跨语言事实的检验。如果我们在这些方面的学术准备足够充分了,那么,我们就能获得更有质量和深度的类型学成果,我们将能对普通语言学做出更多贡献,我们也能更加真切而深入地认识汉语或其他语言的特点。这样,我们的类型学会议就能越开越好,理论境界更高远,语种范围更广大,观点成果更加上乘,也就是开出越来越高、大、上的语言学会议。

  祝愿这次会议圆满成功,给与会者带来丰硕的收获和交流的喜悦。

  谢谢大家!


开幕式现场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