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辞书研究

谭景春:语义理据对选取异形词推荐词形的重要性

——以“毕恭毕敬—必恭必敬”“翔实—详实”为例

作者:谭景春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20-12-28

  一、引言

  《第一批异形词整理表》(以下简称《一异表》)指出:整理异形词的主要原则有通用性原则、理据性原则和系统性原则。认为:“‘毕恭毕敬24—必恭必敬0’(数字表示词频,下同),从源头来看,‘必恭必敬’出现较早,但此成语在流传过程中意义发生了变化,由‘必定恭敬’演变为‘十分恭敬’,理据也有了不同。”从这段文字可以看出,词语的源头(以下称作“语源”)和词语形式所表达的意义(以下称作“语义”)都是理据,而且是不同的理据。就绝大多数异形词推荐词形而言,语源理据和语义理据是一致的。也就是说,绝大多数推荐词形符合语源理据的同时也符合语义理据。二者不一致往往是由于使用中意义发生了变化或最初使用了假借字造成的。本文主要讨论语义理据,语义理据主要是指语素义和词义相吻合(参看《一异表》),并以“毕恭毕敬—必恭必敬”和“翔实—详实”两组异形词的词频变化来说明语义理据对选取异形词推荐词形的重要性。下面分别对“毕恭毕敬—必恭必敬”和“翔实—详实”进行讨论。 

  二、毕恭毕敬—必恭必敬

  《〈第一批异形词整理表〉说明》(以下简称《说明》)指出:“‘必恭必敬’这一成语,出自《诗·小雅·小弁》:‘维桑与梓,必恭敬止。’这个成语原来是‘必定恭敬’的意思。后来在流传的过程中,人们将它用作‘十分恭敬’的意思。在这种情况下,就只能将‘必恭必敬’作为一个整体理解,而不能将其中的‘必’理解为‘毕’或‘十分’的意思。‘必’不通‘毕’。‘毕’有‘全部’‘完全’的意思,与此成语的新义较为接近,故‘毕恭毕敬’占了绝对优势。从众从俗,宜以‘毕恭毕敬’为推荐词形。”《一异表》也指出:“从目前的使用频率看,‘毕恭毕敬’通用性强,故以‘毕恭毕敬’为推荐词形。”

  从这两段文字可知,“必恭必敬”符合语源理据,“毕恭毕敬”符合语义理据,而且词频占绝对优势。《说明》统计的词频为:“毕恭毕敬24,必恭必敬0”,因此“毕恭毕敬”也符合通用性原则。选取“毕恭毕敬”为推荐词形,主要是依据通用性原则。

  需要说明的是2001年《一异表》发布之前,《现代汉语词典》(以下简称《现汉》)第1—4版主要是依据语源理据,选取“必恭必敬”为推荐词形。《一异表》发布之后,2005年出版的第5版,才根据《一异表》把“毕恭毕敬”作为推荐词形。

  必恭必敬 十分恭敬。也作毕恭毕敬。《现汉》(第1—4版)

  毕恭毕敬 见【必恭必敬】。(《现汉》第1、2版)/同“必恭必敬”。(《现汉》第3、4版)

  毕恭毕敬(必恭必敬) 十分恭敬。(《现汉》第5版)

  必恭必敬 见74页【毕恭毕敬】。(《现汉》第5版)

  以《现汉》出版、《一异表》发布以及推荐词形的改变为节点[1],我们又核实了这组异形词的词频。检索“《人民日报》图文数据库(1946—2019)”(以下简称《人民日报》)和“读秀知识库”[2](以下简称“读秀库”)得到以下数据,详见表1。检索时间为2020年5月(下同)

 

表1“毕恭毕敬”“必恭必敬”在《人民日报》和读秀库中的词频

  从表1中的数据可以看出,《人民日报》和读秀库中的“毕恭毕敬”“必恭必敬”具体词频虽然不同,但是二者的比和走势基本是一致的,详见图1、图2。

图1“毕恭毕敬”“必恭必敬”在《人民日报》中的词频变化

图2“毕恭毕敬”“必恭必敬”在读秀库中的词频变化

  《现汉》1978年12月第1版出版以前,当时“毕恭毕敬”比“必恭必敬”词频高,但差距不是很大。1946—1978年《人民日报》中“毕恭毕敬”和“必恭必敬”的词频分别是36和15,它们的比是2.4比1,1956—1978年读秀库中“毕恭毕敬”和“必恭必敬”的词频分别是801和551,它们的比约为1.5比1。《现汉》主要依据语源理据以“必恭必敬”为推荐词形,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推荐词形的词频不升反降,差距拉得更大。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现汉》出版之后,《一异表》发布之前,1979—2001年的23年里,《人民日报》中“毕恭毕敬”的词频是55,而“必恭必敬”的词频是0;读秀库中“毕恭毕敬”的词频是38887,而“必恭必敬”的词频是5801,它们的比约为6.7比1。2001年《一异表》发布之后,2005年出版的《现汉》第5版,根据《一异表》修改为以“毕恭毕敬”为推荐词形。这顺应了大众对这组异形词书写形式的选择,国家语言文字规范标准和最具影响力的辞书对人们使用异形词也起到了很好的引导作用。此后,“毕恭毕敬”的词频继续上升,“必恭必敬”的词频继续下降。2002—2019年的18年里,《人民日报》中“毕恭毕敬”的词频为52,而“必恭必敬”的词频为3,其实这3例都是原文引用[3],不是应用,不应计算在内,这样“必恭必敬”的词频仍为0;读秀库中“毕恭毕敬”的词频为90778,而“必恭必敬”的词频为4699,它们的比约为19比1。

  为什么《现汉》先以“必恭必敬”为推荐词形并没有得到大众的认可,之后《一异表》《现汉》以“毕恭毕敬”为推荐词形却得到了大众普遍的接受呢?其实词频是易于观察到的表面现象,背后有深层的原因。“一般认为异形词规范所遵循的基本原则应是约定俗成。但约定俗成(表现为通用性强,词频高)是大众使用的最终结果,为什么如此约定而不‘如彼’约定,其背后是有理据的。”(邹玉华2005)其背后最重要的理据就是语素义和词义相吻合,因为形式和意义紧密相关或相一致的才易于理解和记忆,符合人们的认知规律。比如一首五言绝句(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是很容易背诵下来的,如果把这20个字随意打乱,并不表达什么意义的话,要记忆下来是很困难的。所以人们在选择异形词的词形时,首选语素义和词义相吻合的。“毕恭毕敬/必恭必敬”现在是表示“十分恭敬”的意思,而不是表示“必定恭敬”的意思,“必”没有“十分”的意思,而“毕”有“全;完全”的意思,这与“十分恭敬”的“十分”基本相合,所以人们乐于选择“毕恭毕敬”这一词形。“毕恭毕敬”的胜出说明了语义理据的重要性。

  根据以上的分析,与其说“‘毕恭毕敬’通用性强,故以‘毕恭毕敬’为推荐词形”(《一异表》),还不如说是根据语义理据选取“毕恭毕敬”为推荐词形,因为语义理据是“毕恭毕敬”通用性强的真正原因所在。这一点正如李行健、余志鸿(2005)所指出的那样:“在说明‘通用性原则’时,《第一表》(笔者按:即本文的《一异表》,下同)特别强调语言具有约定俗成的社会属性。但我们从《第一表》引例发现,即使‘约定俗成’的‘毕恭毕敬’也具有内在的理据,‘毕’含有完全、充分的语素意义,因此‘俗成’的成语具备了新的语素复合理据:十分恭敬。这似乎比原来的词形更符合现代汉语中的语用意义。”

  三、“翔实—详实”

  晁继周(2004)指出:“‘翔实’《汉语大词典》所提供的最早书证是《汉书·西域传序》:‘自宣元后,单于称藩臣,西域服从,其土地山川、王侯户数、道里远近翔实矣。’颜师古注:‘翔与详同,假借用耳。’从那时起‘翔实’成为一个稳定的词形,一直沿用到现在。以本字‘详’组成的‘详实’,《汉语大词典》提供的最早书证是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史传》:‘若司马彪之详实,华峤之准当,则其冠也。’”因此“翔实”这一词形更符合语源理据。但是,“翔”只是“详”的通假字,在现代汉语中它本身并没有“详细”的意思,也就是说,“翔”的语素义与“翔实”的词义不相吻合,这样就不便于学习、记忆。而“详实”这一词形所表达的意义正好与其语素义相吻合。人们知道了“xiánɡshí”是表示“详细而确实”的意思后,在书写时就会很容易地选择“详细”的“详”和“确实”的“实”,书写成“详实”是很自然而然的选择,而要书写成“翔实”是需要查阅词典或专门学习才能获得的知识。把“翔实”作为推荐词形,在教学生学习时一定要强调“xiánɡshí”的“xiánɡ”是“飞翔”的“翔”,而不是“详细”的“详”。由于不符合“语素义与词义相吻合”的一般规律,学生需要死记,而且考试时也会作为一个考点来考学生,这样就增加了学习负担。如果把“详实”作为推荐词形,在学习过程中老师不必特殊强调,学生也不需要特别记忆,在不知不觉中就会掌握这个词的书写形式,而且不容易出错。这样的规范才符合“便于理解词义和方便使用”(《一异表》)的规范目的,正如晁继周(2005)所指出的那样:“正确的语言规范应该与人民群众的语言实践相一致,大多数语言使用者甚至感觉不到它的约束力的存在。”相比较而言,把“xiánɡshí”书写成“详实”比书写成“翔实”要便于理解、记忆和使用。所以“从字义与词义联系的紧密程度来看,‘详实’远优于‘翔实’”(应雨田2000)。从中也可以看出语义理据的重要性。

  另外,这组异形词的实际使用情况也能够说明语义理据的重要性。《现汉》第1—7版一直选取“翔实”作为主条,也就是推荐词形,选取“详实”作为副条,也就是非推荐词形。“《现代汉语词典》选取‘翔实’作为主条是有一定理由的。其一,从语源来看,‘翔实’要早于‘详实’……其二,从目前书面语的使用频率看,后者(指‘翔实’)也要高于前者(指‘详实’)”(应雨田2000)。也就是说,《现汉》这样处理的主要原因是“翔实”符合语源理据,当然也是因为从通用性原则来讲,“在两个词形并存并用的时间里,‘翔实’一直处于强势地位”(晁继周2004)。不过检索《人民日报》和读秀库我们得到以下的数据,详见表2。

表2《现汉》出版前“翔实”“详实”在《人民日报》和读秀库中的词频 

  《现汉》第1版出版前,1946—1978年《人民日报》中“翔实”和“详实”的词频比是1比1.5,1956—1978读秀库中“翔实”和“详实”的词频比约为1.4比1。两组数据相对比,总的来讲二者的词频相差不大,从二者的词频比来看“详实”比“翔实”还略高。说“‘翔实’一直处于强势地位”,可能依据的是为了编写《现汉》所搜集的100多万张资料卡片的数据。[4]同样,《现代汉语异形词规范词典》(以下简称《异形词词典》)第2版也选取“翔实”为推荐词形,并指出:“《现汉》《新华》以‘翔实’为主条,注明‘也作详实’。《辞海》‘翔实’注明‘亦作详实’。《大词典》两词均收,释义相同,‘翔实’注明‘翔’,通‘详’。《规范词典》以‘翔实’为推荐词形,‘详实’释作‘现在一般写作“翔实”’。词频统计:翔实511,详实124。二者为全等异形词……根据通用性原则,宜以‘翔实’为推荐词形。”最具影响力的《现汉》以及几部重要辞书都把“翔实”作为推荐词形,把“详实”作为非推荐词形,这一定会对语言应用起到引导作用。从道理上来讲,应该是“翔实”的词频越来越高,而“详实”的词频越来越低。但实际并非如此,以《现汉》各版次出版为节点,检索《人民日报》和读秀库,得到以下数据,详见表3。

表3《现汉》出版后“翔实”“详实”在《人民日报》和读秀库中的词频

  从表3的数据可以看出,《人民日报》和读秀库中的“翔实”“详实”虽然具体词频不同,但是二者的比和走势基本上也是一致的,详见图3、图4。

图3“翔实”“详实”在《人民日报》中的词频变化 

图4“翔实”“详实”在读秀库中的词频变化

  1979—1996年(《现汉》第1、2版)的18年里,《人民日报》“翔实”和“详实”的词频分别为892和96,它们的词频比约为9比1;读秀库“翔实”和“详实”的词频分别为48610和17057,它们的词频比约为3比1。“翔实”的词频比“详实”高出很多,二者的词频差距很明显,这充分显示了辞书的引导作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总的趋势是“详实”的词频越来越高,而“翔实”的词频越来越低。1997—2005年(《现汉》第3、4版)的9年里,《人民日报》“翔实”和“详实”的词频分别为702和217,它们的词频比约为3.2比1;读秀库“翔实”和“详实”的词频分别为67324和37763,它们的词频比约为1.8比1。2006—2016年(《现汉》第5、6版)的11年里,《人民日报》“翔实”和“详实”的词频分别为837和421,它们的词频比约为2比1;读秀库“翔实”和“详实”的词频分别为141686和52489,它们的词频比约为2.7比1。2017—2019年(《现汉》第7版)的3年里,《人民日报》中“翔实”和“详实”的词频几乎持平;在读秀库中,“翔实”和“详实”的词频比仅仅约为1.7比1。这说明语素义和词义相吻合的词形“详实”符合人们的认知规律,便于理解、记忆和使用,人们乐于接受,仍然在普遍地使用。从中也可以看出语义理据对大众选择异形词的词形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四、结语

  “毕恭毕敬—必恭必敬”“翔实—详实”词频的走势说明:同样是推荐词形,“毕恭毕敬”为大众普遍接受,而“翔实”执行起来却不那么顺畅。这背后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毕恭毕敬”符合语素义和词义相吻合的语义理据,而“翔实”不符合,从中可以看出语义理据的重要性。符合语义理据的规范才易于广大民众接受,易于推广、易于执行,能够经得住时间的考验。所以规范标准的制定要顺应大众的选择,大众对异形词词形的选择最主要的依据就是语素义和词义相吻合。因此一般情况下,应优先考虑语义理据,尽量选取语素义和词义相吻合的词形作为推荐词形。

  再比如,“厨柜—橱柜”是一组新产生的异形词,《现汉》第6版只有“橱柜”,没有“厨柜”。随着社会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现在出现了安装在厨房内放置碗筷、炊具等的整体式柜子。因为安装在厨房内,所以常常写作“厨柜”,当然也有不少写作“橱柜”的。这一意义上,如果沿用原有表示“碗橱”义的“橱柜”,是给“橱柜”这一旧词赋予新的意义。如果采用“厨柜”,突出了厨房这一安放的处所,是给新事物一个贴切的命名。就这一新义而言,“厨柜”更符合语义理据,不过由于“厨柜”是个新词,词频目前要低于“橱柜”。但以发展的眼光看,由于“厨柜”符合语素义与词义相吻合的语义理据,预计将来会逐渐胜出的。所以《现汉》第7版选取了“厨柜”作为推荐词形(参看杜翔2017;王迎春2019)

  厨柜 (~儿)安装或安放在厨房里的柜子,用来放置餐具、炊具等,多为整体式的。也作橱柜。(《现汉》第7版)

  橱柜 ①(~儿)放置餐具等的柜子。②同“厨柜”。③ 可以做桌子用的矮立柜。(《现汉》第7版)

  这就是优先考虑语义理据选取异形词推荐词形的一个例子。[5]

  当然,如果有充分的理由也可以做变通的处理。比如“草帽辫—草帽缏”,《现汉》第1—5版,《异形词词典》第1、2版都以“草帽缏”为推荐词形。因为“‘辫’指分股交叉编成的像辫子的东西”,而“‘缏’特指用来制草帽的像辫子的带子,与词义的关系比‘辫’更直接”(晁继周2004),这里也是优先考虑语义理据选取“草帽缏”为推荐词形。但是2013年6月国务院发布了《通用规范汉字表》,“缏”字不在所收录的8105字之内,因此不宜再用“缏”字构词,所以《现汉》第6版进行了修改,改成以“草帽辫”为推荐词形。这就是根据国家语言文字规范做出的新的调整。

  总之,选取异形词推荐词形,一般情况下应该优先考虑语义理据。不过选取异形词推荐词形涉及多种因素,在某种情况下具有其他充分理由时也可以做其他的考虑。 

  附 注

  [1]《现汉》出版、《一异表》发布的节点按年计算,月份以半年为界,上半年出版的算作当年出版,下半年出版的算作次年出版。比如《现汉》第1版1978年12月出版,那么算作1979年出版;《现汉》第5版2005年6月出版,那么算作2005年出版。

  [2]“读秀网”网址为https:∥www.duxiu.com/,知识查询工具提供了对上百万本中文图书进行全文查询的功能。读秀库现在可以检索到的最早的年限是1956年,所以表中“1945—1955”栏中读秀库的数据空缺。

  [3]“必恭必敬”3例的原文是:“例如‘毕恭毕敬’,从来源和道理上都应该是‘必恭必敬’,但是现在人们都写成‘毕业’的‘毕’,只好尊重公众的习惯。”“如‘毕恭毕敬24—必恭必敬0’(数字表示词频,下同),从源头来看,‘必恭必敬’出现较早……”。

  [4]为了编纂《现汉》,“光是编写人员搜集资料做准备工作就用了两年时间,搜集了100多万张资料卡片”(《〈现代汉语词典〉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前言)。

  [5]目前《现汉》第7版把“厨柜”和“橱柜”做异形词处理,将来这一组异形词有可能分化,就是“安装或安放在厨房里的柜子,用来放置餐具、炊具等,多为整体式的”这一新义只写作“厨柜”,不再写作“橱柜”。因为“橱柜”是并列式,也说“柜橱”,就是柜子的意思,它原来已有两个义项;而“厨柜”是偏正式,信息量更大了,而且不能把“厨柜”称为“柜橱”。所以把“橱柜”和“厨柜”从词形到词义完全分开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这样使得“橱柜”词义简化,不再承担“厨柜”的意义,也使得“厨柜”这一新词填补了新事物的缺位而有存在的必要。

  参考文献

  1. 晁继周.论异形词整理的原则.中国语文,2004(1).

  2. 晁继周.语言规范、辞书编纂与社会语言生活.辞书研究,2005(2).

  3. 杜翔.“厨柜/橱柜”的语义变迁及定名.今日语言学公众号,2017-01-20.

  4. 李行健主编.现代汉语异形词规范词典(第1、2版).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2,2011.

  5. 李行健,余志鸿.现代汉语异形词研究.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5:178—179.

  6. 吕叔湘,胡绳等.《现代汉语词典》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

  7. 王宁主编.通用规范汉字字典.商务印书馆辞书研究中心编.北京:商务印书馆,2013.

  8. 王迎春.《现代汉语词典》确定异形词推荐词形所依据的主要原则.辞书研究,2019(6).

  9. 异形词研究课题组.第一批异形词整理表说明.北京:语文出版社,2002.

  10. 应雨田.“详实”还是“翔实”?.语文建设,2000(9).

  11.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现代汉语词典(第1—7版).北京:商务印书馆,1978—2016.

  12. 邹玉华.异形词的语用值即标示值分析.语言文字应用,2005(1).

  原文刊于《辞书研究》2020年第6期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2020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