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当代语言学

林涛:《中亚东干语的特点、现状和发展趋势》摘要

作者:林涛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09-21

  编者按

  “跨境语言”是指同一语言分布在不同国家中的变体,是由国界的隔离而形成的一种特殊的语言变异模式,其变异主要是由不同国家的社会、文化、历史、地理和制度等因素造成的。跨境语言研究起步晚,成果少,目前还停留在初步阶段,学界对跨境语言的性质、特点和演变规律等的研究还很薄弱。

  《当代语言学》2016年第2期设“跨境语言学专栏”,刊发了五篇相关的论文,反映了我国跨境语言研究的最新进展。为了方便广大读者更好地了解这些成果,“今日语言学”微信公众号将从本期开始陆续推送这些论文的长摘要。

  东干语是中亚东干族(回族)使用的语言。它来源于我国清代晚期西北方言。东干语分布在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境内,比较集中的是在楚河流域和伊塞克湖周围。140年来,由于和中亚地区多民族语言接触,在语音、语汇、语法上都发生了一定变化,但它始终都没有离开汉语的语言系统。

  东干语有甘肃话和陕西话的分别,其民族共同语是在甘肃话的基础上形成的。前苏联语言学家龙果夫认为:“东干语来源于汉语,但现在已经发展成为一种独立的语言”。这种观点是不符合实际的。东干语中的甘肃话和我国西北中原官话里的陇中片语音特点完全相同;陕西话和中原官话里的关中片语音特点完全相同。它们和中原官话有着一脉相承的共源关系。东干人把他们的语言称为“亲娘语言”,认为东干语是他们重要的民族特征,是生命之根。诗人黑牙·兰阿洪诺夫在他的诗歌中告诫青年人说:“亲娘语言叵忘哩,回族的根”。东干语不是一种独立语言,而是我国汉语的一个分支,是一种汉语跨境方言。

  东干语语音有25个声母、32个韵母、3类声调。词汇以我国汉语北方方言为主,保留了一些古代汉语词汇,沿用了很多近代汉语词汇。至今他们仍把政府机关叫“衙门”,官员叫“大人”,官员中的副职叫“帮办”,公安干警叫“衙役”。在人品称谓中经常使用“财东、掌柜、员外、君子、小人、使唤、脚户或吆车的”等词语。有些词语的构词顺序是颠倒的,如“地土、路道、菜蔬、民人、接迎、习学、跷蹊”等。东干人还创造了不少新词,如“调养家”(教育工作者)、“修盖家”(建筑师)、“风船”(飞机)、“账算”(数学)、“查看活”(评阅试卷)、“水虾”(鳄鱼)、“给说”(播送、播音、广播)等。东干语还借用了不少外来词,如俄语中的“考拉号子(集体农庄)、玛什乃(汽车)、根诺(电影、电影院)、布拉基(连衣裙)、合列巴(面包)、马林那(果酱)”等;吉尔吉斯语中的“阿勒该(哥哥的尊称)、巴家(连襟)、别什巴尔马(肉拌面)、考姆孜(三弦琴)”等;哈萨克语中的“阿拉升(祖先)、巴依(财主)、冬不拉(二弦琴)、瞎孜(现在)”等;维吾尔语中的巴扎(市场、集市)、袷袢(长袍)、维囊(跳舞)、皮牙子(洋葱)“等。和中亚其他穆斯林民族相比,东干人更为虔诚,更谨守伊斯兰宗教信条和教规,因此,东干语中保留的波斯语、阿拉伯语借词比其他中亚民族更多。东干语的语法受俄语和突厥语影响比较大。词类除一般分类之外,有形动词、副动词、前置词的词类。表人和表物的普通名词都可以加“们”表示复数。数词采用“千进位”,如“一万”说“十千”,“十万”说“一佰千”等。东干语中的成分经常放在谓语前面,将宾语前置。形容词中心语后面带了补语,前面还可以再加状语,如“这个花园太青秀的很”。多层状语的语序和汉语也有比较大的差别,如“娃们乱都喊脱哩”等。

  进入中亚的西北回民绝大多数是农民,汉字没有在他们中间传承下来。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约50年的时间里,东干人只有语言,没有文字。苏联十月革命胜利后,在各民族一律平等的原则下,东干人先后用阿拉伯字母、拉丁字母和斯拉夫字母创制了拼音文字。普及了文化教育,创办了各种报纸和杂志,形成并发展了自己的书面文学,涌现出了像亚瑟尔·十娃子、阿里·阿布都等著名诗人和作家,培养了一大批青年文学工作者。斯拉夫字母东干文的创制,不仅大大提高了东干人的民族素质和社会地位,而且从理论与实践上证明了汉语可以使用音素文字作为它的记录符号。我们毫不夸张地说,在汉语拼音化的道路上,中亚的东干文走在了时代的前列,它开创了汉语拼音文字的先河。

  东干语和东干文只在东干族内部使用,在本民族以外的社会生活中,无法发挥交际工具的作用。目前,即便是在东干内部,也不是所有人都使用东干语。它通行的地区主要是农村,城市里的东干人主要说俄语。特别是在强势语言的冲击、异族通婚、官方语言政策的制约等因素的影响下,东干语的使用范围日渐缩小,甚至部分地区和人群中,东干语已开始消亡,成为一种濒危语言。今后随着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和全球现代化步伐的日益加快,这种发展趋势还会加剧。

原文刊于《当代语言学》2016年第2期

  作者简介

  林涛,北方民族大学北方语言研究院教授。研究兴趣:宁夏方言和中亚东干语言、文化。代表作:《东干语调查研究》和《中亚回族陕西话研究》。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