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当代语言学

朱艳华:《缅甸克钦族的语言使用现状》摘要

作者:朱艳华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09-22

  克钦族  

  克钦族是一个跨境而居的民族,主要分布在缅甸、中国、印度三国,越南、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日本、美国等国也有少量分布。全球总人口约200万人。在缅甸境内叫“克钦”(Kachin),约150万人(2009);在中国境内叫“景颇”(Jingpo),人口数为147828人(2010);在印度境内叫“兴颇”(Singpho),约有7200人。克钦族发源于青藏高原东部,与青藏高原上的古代氐羌人有关。公元7-9世纪,沿金沙江、怒江和恩梅开江南迁,到17世纪逐渐在中国云南省、藏南地区(即现时被印度控制的阿鲁纳恰尔邦),缅甸克钦邦、掸邦,以及印度的阿萨姆邦等地定居。


缅甸克钦族婚礼

  缅甸克钦族

  缅甸政府把克钦族群划分为克钦(Kachin)、达永(Trone /Taron)、达郎(Dalaung)、景颇(Jinghpaw)、高伊(Gauri)、卡库(Hkahku)、杜因(Duleng)、马尤(Maru/Lawgore)、日旺(Rawang)、勒期(Lashi /La Chit)、阿奇(Atsi)、傈僳(Lisu)等12个民族。但实际上,无论是中国还是缅甸,景颇、载瓦(即“阿奇”)、勒期、浪速(即“马尤”)这4个群体在民族心理、习俗、服饰、饮食、建筑、创世传说、迁徙历史等方面都保留了大致相同的特点,而且相互通婚,同一民族的认同感强,所以本文的主要考察对象是景颇、载瓦、勒期、浪速这4个群体。

  缅甸的克钦族主要分布在克钦邦和掸邦,还有少量已迁移到其他城市和地区生活,如曼德勒、仰光等地。与中国景颇族大多信仰原始宗教不同,缅甸克钦族98%以上已转为信仰基督教。宗教信仰的改变导致克钦族的许多传统文化习俗逐渐淡化,取而代之的是基督教的文化。尽管如此,缅甸克钦族的母语仍较好地保留了下来,无论是聚居在克钦邦、掸邦的,还是迁移至其他城市、与其他民族杂居的,克钦族绝大多数能熟练地使用自己的母语(即支系语言),并能熟练使用克钦族的民族共同语——景颇语。


景颇文创制100周年纪念碑

  为了全面了解缅甸克钦族的语言使用现状,课题组对曼德勒、克钦邦、掸邦的克钦族做了随机抽样调查,调查对象共有455人,其中,景颇支系358人,载瓦支系43人,勒期支系29人,浪速支系25人。

  缅甸克钦族语言使用特点

  本文通过第一手田野调查材料,采用定量定性的方法分析缅甸克钦族的语言使用情况。认为缅甸克钦族的语言使用具有以下特点:

  各支系母语保留较好,455名克钦人中,有419能熟练使用自己的母语,占比为92.1%。但熟练使用母语的比例存在代际差异,如曼德勒的克钦族中,40岁以上人口100%熟练掌握母语,而16-39岁人口中,这一比例是90.9%,5-15岁人口中,这一比例只有87.5%。家庭教育及族内活动、母语的多重社会功能以及对母语的深厚感情是克钦族母语得以较好保留的主要因素。

  几乎全民熟练使用民族共同语景颇语,这一比例高达97.6%,掌握景颇文的人口比例也高达96.3%。宗教活动是大多数克钦族习得景颇语文的最重要途径。

  绝大多数(96.0%)克钦人能熟练兼用官方语言缅语,学习缅语的主要途径是学校教育。学历程度为初中及以上的克钦族100%能熟练使用缅语,而不懂缅语或略懂缅语的人学历都是小学文化程度,或是正在小学就读的孩子。

  部分克钦人能够不同程度地兼用其他支系的语言,支系语言兼用者主要是因长期生活在多支系的家庭或村寨。但在同一个家庭里面,兼用其他支系语言的语种多少呈现出“父母>子女”、“兄姐>弟妹”的递降趋势。

  克钦族兼用英语的比例也较高,尤其是在曼德勒这样的大城市里。63名曼德勒克钦族中,英语熟练者比例为17.5%,略懂者比例为66.7%。兼用英语的现状与缅甸曾被英属印度统治的历史、学校教育对英语教学的重视、基督教的传播等因素有关。

  少数克钦族还能兼用英语、汉语、傣语、印地语等其他语言,多与个人独特的生活经历有关。

  语言的不同功用

  不同的语言在克钦族的社会生活中发挥着不同的作用,有各自特定的使用场合,形成了一个多语互补、分工协作的语言网络。这些语言的基本功能定位是:母语是家庭及支系内部的交流语言,在家庭成员之间以及同支系成员之间,无论是长辈对晚辈,还是晚辈对长辈,抑或是同辈之间,克钦人大都使用母语交流。景颇语是克钦族不同支系间的交流用语,在生产劳动、买卖、看病、课外、节日、集会等本民族不同支系聚集在一起的场合,则大多使用景颇语。在有多个民族聚集的公共场所,缅甸政府控制的地区和克钦独立军控制的地区情况有所不同,前者一般使用缅语,而后者以景颇语为主。

  建议

  通过对缅甸克钦族语言生活现状的分析,本文指出:1.处理克钦族的语言问题,既要考虑其目前普遍使用自己母语的现状,又要考虑到他们对维护本民族语言权利的强烈要求。2.坚持语言平等,各民族都有学习、使用自己语言文字的权利,这是多民族国家所必须坚守的立法原则,并已经被世界各国的历史进程所证明。通过立法规定各民族语言文字平等,或许是促进缅甸民族和解的一个有积极意义的举措。3.缅中两国应采取措施促进跨境民族间的文化交流,使双方相互取长补短,共同发展。

原文刊于《当代语言学》2016年第2期

  作者简介 

  朱艳华,博士,北京语言大学中国周边语言文化协同创新中心副教授。研究兴趣:载瓦语、汉藏语比较、社会语言学。代表作:《遮放载瓦语参考语法》和《藏缅语工具格的类型及源流》。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