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当代语言学

《发展性阅读障碍的视听整合缺陷》摘要

作者:杨滢晖、毕鸿燕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09-22

  似乎每个班上都有一两个这样的孩子,他们的成绩在班内倒数,他们勤奋学习,态度认真,无奈就是记不住字,读课文经常漏字、错字、跳行,有时需要用手指着课本。他们做阅读理解题很费劲,因为读不懂题意,数学成绩也不好。然而,除了认字难、阅读难,这些孩子其他方面表现都可以,有的可能很擅长唱歌、跳舞、或者画画。为什么他们记不住字呢?有些家长会带孩子去做智商测评,结果发现孩子智力正常或者高于同龄孩子。这说明这些孩子实际上是聪明的。儿童识字量低于同龄孩子的正常数目、智商处于正常智力范围内,这种现象就是发展性阅读障碍(Developmental dyslexia,DD)的表现。发展性阅读障碍是一种特殊的语言学习困难,与儿童的智力、动机、生活环境和教育条件无关,儿童在发展过程中也没有神经或器质性损伤,但是儿童阅读成绩明显低于相应年龄的应有水平,处于阅读困难的状态(ICD-10,1992)。不同语言背景下发展性阅读障碍的发生率不同,西方一般为5~18%,在我国,研究人员依据不同的筛查标准提出比例约为5%或10%。

   

  阅读障碍的表现形式既有语言方面的、也有感觉方面的。已有的大量关于阅读障碍的研究主要关注其单通道的信息加工问题,比如字形词形分析、视觉空间分析,或者语音辨别、对快速改变的声音的感知。然而这些都是围绕阅读障碍在单一视觉、听觉通道内加工能力的探究。日常学习中,很多任务都需要多信息通道共同作用才能完成。将多感觉通道的信息组合在一起完成一个判断的过程即为跨通道整合(Crossmodalintegration)。在这个过程中,一个通道的信息会对另一个通道信息的感知和决策产生影响。早期的视听整合研究发现,视觉和听觉信息在一定条件下会相互作用,导致个体对信息的识别出现偏差,即所谓的McGurk效应。实际上,早在20世纪60年代西方就有研究人员提出视听整合缺陷是阅读困难的原因之一,认为阅读能力低下者存在视听跨通道信息整合的缺陷。在儿童阅读技能获得过程中,跨通道整合能力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因为阅读发展的第一步就是学习视觉文字和听觉语音之间的对应关系,成功地掌握这种形音对应关系是个体早期阅读技能发展的关键。那么,发展性阅读障碍者在视听跨通道整合能力上有何特点呢?

  在拼音文字关于阅读障碍者视听整合的研究中,语言层面的视觉刺激多采用唇语视频或视觉文字(字母或者单词),听觉刺激多采用语音(字母或者单词的发音)。采用唇语视频作为视觉刺激、语音为听觉刺激的研究发现,向实验参与者同时呈现视觉和听觉信息(即“跨通道情境”),要求参与者报告听到的声音,结果正常儿童对声音的理解会受到视频内容的影响,而阅读障碍儿童不同,他们似乎没有注意到唇语视频的内容。随后有研究发现阅读障碍儿童的这种表现在高噪音环境下更突出。在阅读障碍成人中的研究结果与儿童并不一致,当视觉和听觉信息同时出现时阅读障碍成人的表现与正常成人无异。研究人员推测,当面对清晰的唇语视频和模糊的语音信息时,尽管阅读障碍成人某个通道内的信息加工存在问题,但是他们可以通过另一个通道完好的加工能力弥补不确定的视觉或听觉信息,因此阅读障碍成人在跨通道情境下的表现与正常成人一样。还有研究采用单词和单词发音作为视听材料研究阅读障碍群体的视听整合能力。结果发现阅读障碍儿童在判断先视觉呈现、后听觉呈现的单词是否相同时,他们的成绩比正常儿童差。有研究人员认为这种缺陷可能与阅读障碍儿童的短时记忆缺陷有关,还有研究人员认为可能与阅读障碍的语音编码自动化缺陷有关。同样是采用单词和单词发音,对成人的研究发现,成人阅读者在跨通道情境下的表现会受到自身视觉加工能力的影响,比如正常成人的单通道视觉加工能力完好,声音信息会干扰他们在跨通道情境下的反应;反之,阅读障碍成人的单视觉加工存在问题,声音信息会帮助他们完成跨通道情境下的判断。除了采用语言层面的视听刺激,还有研究采用非语言的视听刺激,比如圆点、闪光、光栅和纯音研究阅读障碍者的视听整合。结果发现,在判断快速闪现的视听刺激是否同步出现、或者报告视听刺激出现的先后顺序时,阅读障碍儿童或成人的表现比正常阅读者差。研究人员推测阅读障碍感觉层面的整合缺陷与其快速注意转换缺陷有关,但是也有可能感知觉层面的整合问题反映了视听整合缺陷的根源。

  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fMRI)、事件相关电位(Event-related potential,ERP)等技术的采用为研究阅读障碍视听整合的神经生物学基础提供了新的手段。fMRI研究表明,当字母和字母发音同时出现时,相比字母或者发音单独出现,实验参与者不做任何任务只是单纯地看和听,正常人群左侧或右侧大脑颞上沟区域会出现明显活动,而阅读障碍儿童或成人的这些脑区几乎没有活动,这部分脑区的活动异常说明阅读障碍整合字母和字母发音存在困难。还有研究发现,阅读障碍成人在整合单词和单词发音时他们的脑岛几乎没有表现出活动。脑岛作为“多通道感觉信息汇聚”脑区,主要负责联系来自不同感觉区域的信息。对此研究人员推测,阅读障碍者的视听整合缺陷可能与脑岛功能异常有关。ERP研究发现,对正常成人而言,当字母和字母发音同步出现时,与单通道的听觉情境相比,失匹配负波(Mismatch Negativity,MMN)的波幅得到了加强,表明视听整合的发生,然而,这种加强会随着视听刺激之间时间间隔的延长而消失,于是,研究人员认为,字母-语音之间的整合是早期自动发生在听觉联合皮层的。然而对于阅读障碍儿童,他们在跨通道视听同步情境下没有表现出MMN波幅,只有晚期辨别负波(Late Discriminatory Negativity,LDN)的波幅得到了加强。研究人员推测,由于LDN波反映的是比自动加工需要更多注意资源的、受到注意控制的加工过程,阅读障碍儿童的LDN波增强可能反映了其自动化加工字母-语音整合的困难。可见,目前西方文字背景下的阅读障碍研究发现阅读障碍者无论在行为和神经生物学层面都存在视听整合缺陷。

  关于中文发展性阅读障碍儿童视听整合能力的研究还比较少见。国内研究大都是关注阅读障碍儿童的单通道问题。从目前关于中文发展性阅读障碍单通道加工能力的研究结果来看,中文阅读障碍儿童无论是在文字阅读还是基础视觉、听觉加工方面,其行为表现均有不同于拼音文字阅读障碍儿童的语言文字特异性。并且,脑机制研究也表明中文发展性阅读障碍的神经生物基础具有特异性,拼音文字研究发现拼音文字阅读障碍儿童负责加工语音的脑区存在问题,而中文研究则发现中文阅读障碍儿童主要是加工字形的脑区存在缺陷。汉字没有明确的形音对应规则,中文背景下的儿童学习新字时,需要在字形和发音之间建立正确、牢固的联系,如果儿童将字形和发音结合在一起的能力存在问题,他们在学习新字时就会出现问题。然而,中文阅读障碍群体的视听整合加工的行为表现及其神经生物基础如何?目前还未见系统研究。

  原文刊于《当代语言学》2016年第4期 

  第一作者简介

  杨滢晖,女,中国科学院大学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汉字认知与中文发展性阅读障碍的神经机制。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