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当代语言学

【摘要】张耕:从洪雅方言看汉语尝试貌标记的变化

作者: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21-08-25

  一、引言

  尝试貌,指表示动作尝试义的形态或准形态手段。如普通话的“说说看”,用动词重叠并加助词“看”的形式来表达“说”的尝试义。

  四川西南部的洪雅方言,属于西南官话灌赤片。洪雅方言的动词重叠式并不发达,不用“V(一)V”形式表示尝试义,但表达尝试貌的助词性标记比较丰富,使用了三个不同的语素——“下”[xɑ223]、“□”[xæ223]、“看”[kʰæ223]。

  本文首先描写洪雅方言三个尝试貌标记的用法,分析其区别性功能;然后结合汉语史的研究,比较30种现代方言的共时情况,勾勒出汉语尝试貌标记的变化过程。 

  二、洪雅方言尝试貌的表达手段

  1.“下”

  洪雅方言尝试貌标记“下”的基本用法是附在动词后,表示试着做某种动作,例如:

  (1)我看下。(我试着看看。)

  “下”与动宾短语搭配时,直接附在动词后,而不能附在整个短语后,例如:

  (2)我想学下英语。(我想试着学学英语。)

  (3)*我想学英语下。(我想试着学学英语。)

  “下”与动补短语搭配时,也是附在整个短语后,而不能直接附在动词后,例如:

  (4)你把发票拿过来下。(你把发票试着拿过来。)

  (5)*你把发票拿下过来。(你把发票试着拿过来。)

  2.“□”[xæ223]

  首先,洪雅方言尝试貌标记“□”[xæ223]的基本用法也是直接附在动词后,表示试着做某种动作,例如:

  (8)你说□[xæ223]。(你试着说说。)

  与动宾短语搭配时,与“下”不同,既可以直接附在动词后,也可以附在整个短语后,例如:

  (9)我们看□[xæ223]电影。(我们试着看看电影。)

  (10)我们看电影□[xæ223]。(我们试着看看电影。)

  与动补短语搭配时,与“下”相同,附在整个短语后,而不能直接附在动词后,例如:

  (11)老师讲的记下来□[xæ223]。(老师讲的试着记下来。)

  (12)*老师讲的记□[xæ223]下来。(老师讲的试着记下来。)

  其次,“□”[xæ223]可以与另一个尝试貌标记“下”共现,语序在“下”后,可以直接相接,也可以中间插入宾语,例如:

  (13)这个问题我也想下□[xæ223]。(这个问题我也试着想想。)

  (14)你还是劝下他□[xæ223]。(你还是试着劝劝他。)

  但是,二者不能在动补短语后共现:

  (15)*作业先交上去下□[xæ223]。(作业先试着交上去。)

  3.“看”

  洪雅方言尝试貌的三个标记中,“看”的用法最为受限,一般是与另一个尝试貌标记“下”共现,共同表尝试义。此时,“看”的位置是用于句末,例如:

  (16)那家的包子我吃下看。(那家的包子我试着吃吃。)

  (17)写下毛笔字看。(试着写写毛笔字。)

  但一般不在动补短语后共现:

  (18)*把桌子抬起来下看。(把桌子试着抬起来。)

  4.小结

  总之,洪雅方言三个尝试貌标记的句法分布,可以列表小结如下:

  表1 洪雅方言尝试貌标记的句法分布

 

  由此可知,“下”和“□”[xæ223]均可独自加在谓语上,表示动作的尝试义;而“看”不能独立地表示动作的尝试义,其分布的环境必须是谓语已加尝试貌标记“下”。换言之,“看”的用法显示了一种逻辑蕴含关系:凡是使用尝试貌标记“看”的句子,谓语必然已加尝试貌标记“下”。相对地,“下”和“□”[xæ223]的分布则不依赖其他标记。

  虽然这三个标记均表尝试貌,但在语义功能上是有区别的:“下”和“□”[xæ223]表尝试义的功能较强,能够直接加在谓语上,使没有尝试义的谓语具备尝试义;“看”表尝试义的功能较弱,不能直接加在没有尝试义的谓语上,所标记的谓语已经具备了尝试义。简言之,“下”、“□”[xæ223]的功能是创造谓语的尝试义,“看”的功能是标记谓语的尝试义。

  三、汉语尝试貌标记的变化

  汉语史的研究已经表明,“看”是汉语固有的尝试貌标记,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就已产生,经发展、成熟后一直沿用至今;而宋元之后,“V(一)V”、“V(一)下(子/儿)”等格式兴起,分担了“看”的语义功能,导致“看”的使用减少,在一些方言中最终消失(吴福祥 1995;蒋冀骋、龙国富 2005)。

  本文关注的问题是:汉语尝试貌标记“看”的语义功能是如何被分担的,在现代方言中的表现有何不同,共时层面所投射的各种形式反映了怎样的历时变化过程。

  为此,本文调查了前人发表的30种汉语方言的材料,尝试貌的表达手段可总结如下表所示,各方言点材料来源在表中最后一列注明。[1]为表述方便,以下将未使用“V(一)V”、“V(一)下(子/儿)”等形式的谓语称作零形式谓语。

  表2 汉语方言尝试貌的表达手段

  可以看出,现代汉语方言尝试貌标记“看”的使用情况分为三种类型:第I种类型, “看”可以直接加于零形式谓语,表示动作的尝试貌,其功能即创造谓语的尝试义。第II种类型,“看”不能直接加于零形式谓语,独立地表尝试貌,而是依赖“V(一)V”、“V(一)下(子/儿)”等形式,与其共同表尝试貌;实际上,“V(一)V”、“V(一)下(子/儿)”等形式已经具备了表尝试貌的可能,这里“看”的功能即标记谓语的尝试义。第III种类型,不使用“看”作为尝试貌标记,表达尝试貌的手段是“V(一)V”或“V(一)下(子/儿)”等形式。

  “看”本是汉语固有的尝试貌标记,在产生不久就已具备“V看”、“VO看”、“VC看”等表达形式(吴福祥 1995;蒋冀骋、龙国富 2005)。此时,“看”是能够直接加在谓语上表尝试义的,功能是使没有尝试义的谓语具备尝试义,即创造谓语的尝试义。而“V(一)V”、“V(一)下(子/儿)”等,原本都是短时貌的表达形式。但近代以来,短时貌表达形式的用法扩张到了尝试貌,绝大部分汉语方言都可以用短时貌的表达形式兼表尝试貌,相对地,原来尝试貌的专职标记“看”的使用空间则逐渐减小。因此,汉语尝试貌标记“看”的变化,可以概括为以下三个阶段:

  创造谓语的尝试义(强标记)→标记谓语的尝试义(弱标记)→消失

  本文主要讨论的洪雅方言代表了尝试貌标记“看”作为弱标记的中间过渡阶段,其两极分别是尝试貌标记“看”作为强标记的方言(第I种类型)和尝试貌标记“看”已经消失的方言(第III种类型)。

  附注:

  [1] 虽然大部分汉语方言都用“看”作尝试貌标记,但在东南、西南等少数地区也用“望”“瞧”“添”“起”等作尝试貌标记(曹志耘 2008:91)。这些标记的产生时期与“看”并不一致,本文暂不讨论。

  [2] 仅加在动趋式短语后。

  [3] 仅加在数量准宾语或介词结构补语后。

  [4] “看”还可以与“V(一)个”共现。

  参考文献:

  1.曹志耘. 汉语方言地图集·语法卷.北京:商务印书馆,2008.

  2.陈满华. 安仁方言的结构助词和动态助词.∥胡明扬主编.汉语方言体貌论文集.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1996:107-135.

  3.郭辉,郭迪迪. 淮北方言的体貌系统.淮北师范大学学报(社科版),2013(4).

  4.郭骏. 溧水方言“VVVV”式的考察.南京社会科学,2005(2).

  5.侯超. 皖北中原官话语法研究.南京师范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3.

  6.侯精一. 平遥方言的重叠式.语文研究,1988(4).

  7.胡明扬. 海盐方言的动态范畴.∥胡明扬主编.汉语方言体貌论文集.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1996:1-14.

  8.黄伯荣. 汉语方言语法类编.青岛:青岛出版社,1996.

  9.黄美新. 勾漏粤语与壮语尝试体和尝试貌的比较研究.黔南民族师范学院学报,2015(3).

  10.蒋冀骋,龙国富. 中古译经中表尝试态语气的“看”及其历时考察.语言研究,2005(4).

  11.李启群. 吉首方言的重叠式.吉首大学学报,1994(3).

  12.刘伶. 敦煌方言志.兰州:兰州大学出版社,1988.

  13.罗芬芳. 修水赣方言动词的体.南宁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9(4).

  14.罗昕如. 新化方言的动态助词.娄底师专学报,2000(1).

  15.饶长溶. 长汀方言动词的体貌.∥胡明扬主编.汉语方言体貌论文集.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1996:240-254.

  16.阮桂君. 宁波话语助词“看”.华中科技大学学报(社科版),2005(6).

  17.汪平. 湖北省西南官话的重叠式.方言,1987(1).

  18.吴福祥. 尝试态助词“看”的历史考察.语言研究,1995(2).

  19.伍和忠. 荔浦方言的“V一下子”与“V一下子看”.广西社会科学,2002(2).

  20.向道华. 镇龙方言尝试态助词“看”及相关问题.外交学院学报,2002(3).

  21.项梦冰. 连城客家话语法研究.北京:语文出版社,1997.

  22.邢向东. 陕北晋语语法比较研究.北京:商务印书馆,2006.

  23.许宝华,汤珍珠. 上海市区方言志.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88.

  24.杨静.安康城区方言的重叠式.语言科学,2008(2).

  25.杨凯. 鄂东方言的“体”助词.湖北社会科学,2011(2).

  26.尹雯. 临夏方言动词的“体”.甘肃高师学报,2011(4).

  27.张惠泉. 贵阳方言动词的重叠式.方言,1987(2).

  28.张一舟,张清源,邓英树. 成都方言语法研究.成都:巴蜀书社,2001.

  29.赵怀印. 霍邱方言中的一种动词重叠句.方言,1995(3).

  30.赵日新. 汉语方言特殊语法现象小札.方言,2002(2).

  31.郑懿德. 福州方言时体系统概略.∥胡明扬主编.汉语方言体貌论文集.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1996:184—204.

原文刊于《辞书研究》2021年第2期

  作者简介:

  张耕,复旦大学中文系博士研究生。主要从事方言学、语法学研究。相关论文发表于《当代语言学》《方言》《语言研究》《辞书研究》等刊物。获“第四届上海青年语言学者优秀论文奖”(2018年,上海市语文学会)。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2021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kyc_yys@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