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方言

张洁:半个多世纪前的休宁方言音系

作者:张洁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8-06-13

一 引言

  一、休宁县位于安徽省南端,隶属于黄山市,北纬29°24´~30°02´、东经117°39´~118°26´,周边分别与黄山市徽州区、屯溪区、歙县、祁门县、黟县和浙江省淳安县、开化县及江西省婺源县为邻。据休宁政府网( http://www.xiuning.gov.cn/SortHtml/1/List_8.html ),全县总面积2135平方公里,辖10镇11乡、153个行政村,2012年的总人口为27万。

  休宁县属古徽州“一府六县”之一,秦时属于歙县,东汉析歙县西乡置休阳县,后改海阳县,西晋改海宁县,隋改休宁县(取“休阳”“海宁”各一字命名),县名沿用至今。

  休宁方言在《中国语言地图集》(1987)中归徽语休黟片。根据伍巍(1990),休宁方言可分为5片,其中海阳片(城区片)使用人口最多,在全县最有影响,是休宁的代表方言。其他各片的群众大凡都能操海阳话。可以城关话为代表。

  二、已故著名语言学家罗常培先生曾提到,他于1934年夏赴徽州地区调查一府六县的方言(罗常培1936)。1955年,罗先生将他所调查的徽州地区方言资料交给邵荣芬先生,嘱咐邵先生做补充调查。邵先生于1955年夏到1961年夏数次赴徽州,对罗先生的记音材料做了大量增补、修订工作,并将所有材料记录到《方言调查字表》上。其后邵先生着手撰写《徽州方言研究》一书,可是文稿在即将完成之际却不慎丢失了。1966年开始,邵先生对于徽州方言的研究就一直被耽搁下来。所幸的是,所有的记音资料都被完善地保存下来。

  2013年年底,邵荣芬先生在病榻上将这些记音资料交给本文整理者,并说这些材料是他融合了罗先生和他本人的调查所得,嘱咐务必将其整理研究发表。

  这些记音资料共16本,包括:绩溪城内、北乡尚田村、南乡临溪;休宁城内、南乡五城村、西乡流口;婺源城内、赋春、凤山;祁门城内、查湾、渚口;歙县城内、旱南庙前;黟县城内、美溪村。其中休宁南乡五城村和西乡流口、绩溪北乡尚田村、黟县美溪村、婺源赋春五个点的记音资料封面上标有“△”,是邵荣芬先生于1957年补查的方言点。

  三、本文所整理的记音资料编号12 ,封面注明“地名:休宁城内”。发音合作人有三位:胡镜浦,年龄70岁,原籍休宁,无职业,教育程度为蒙学10年,幼年语言环境是休宁,曾在汉口住37年,回家住20年,除了会说休宁城区话,还会说汉口话和普通话;程桦,23岁,原籍休宁,干部,教育程度为简师,幼年语言环境是休宁,16岁以前住休宁城内,说纯粹休宁城内话,还会说普通话;吴绳祖,22岁,原籍休宁,干部,教育程度为高中二年级,幼年语言环境是休宁,16岁以前住休宁城内,说纯粹休宁城内话,还会说普通话。根据这些介绍可知,这些人应该是邵先生在五、六十年代调查休宁方言时的发音合作人。

  近若干年有一些休宁方言的调查报告和研究论文发表(见本文后附的参考文献),不过我们发现两位前辈半个多世纪前记录的材料与近年的报道有一定的差异。

二 声韵调

  一、声母23个,包括零声母在内。

  说明:

  ①原资料中送气符号是[],今改为[ ʰ ]。

  ②由于介音[-u-]只出现于软腭声母[k kʰ x]和零声母音节,所以本文将记音材料中除[u u:ă]两韵母外的合口呼[-u-]介音都处理到声母,设立[ kw kʰw xw w ]四个声母。需要说明:同音字汇中的[ kw kʰw xw ]三个声母字在原材料中是记为[ku- k'u- xu-]的。但同音字汇中的[w-]在原材料中常常也记[w-],有时记[u-],有时还记[v-],有的地方还有对立(平田昌司1998没有这种对立)。材料中有一个地方注:“i、y、u开头之字皆带擦音”,又注:“青年人w一律读v”。现在同音字汇全都改作[w-],但用竖线把原[u-]和[w-]两种记法的字隔开,原记[v-]的则加注说明,以保存原来面貌。但第叁节举字例时则仍照原材料的写法。

  ③零声母齐齿呼字的起首也是或记[i-]或记[j-],同音字汇统一作[i-],也用竖线隔开原来不同的写法。

  ④零声母在开口于前带紧喉现象,记音材料中多处标有上标的喉塞符号[?-]。现在统归零声母,同音字汇中也不再出现喉塞符号。

  二、韵母27个

  说明

  ①由于设立了[ kw kʰw xw w ]声母,所以取消了原记的两个韵母[uɑ]和[u],而[i e ɑu]的合口呼音节原就记作[vi]、[ve]和[wɑu](没有跟软腭声母拼的),所以等于说没增加[ui,ue,uɑu]韵母。

  ②材料中注明:青年人“ʌu 一律读 ɑu”。平田昌司(1998)所记的休宁音系中,这里的[ʌu]和[ɑu]都合并为[au],亦即相当于当年的新派读音。

  三、单字声调6个

  阴平[​]11 批猪偷间先东,字步笨,艺闷乱

  阴上[]32 嘴抖宝手粉闪,猛鲁亩哑仰我

  阳上[]24 站舅是惰赵网,蚁李藕咬冷两,示视

  阴去[]55 闭布透态快报,葵头晴平华桃,眉牙暗蚊闻泥

  阴入[]213 七急竹摘克德,压肋摸恶鸭腻

  阳入[]35 达薄极敌习合,额弱木易

  记音资料中阴上字一般都标有喉塞音尾,且声调标得很短。伍巍(1990)也发现休宁的阴上字“在年长者的发音中均于音节末尾伴有紧喉现象”。现把这个喉塞符号标在阴上的声调上。

三 音韵特点

  一、声母特点。

  ①古全浊塞声母清化,送气与否没有明显的分化规律。记音资料中有统计,並母送气49例,不送气42例;定母送气45例,不送气89例;群母送气37例,不送气44例。

  ②泥母在开口呼和合口呼前都读[l-],与来母相混,如:老l=脑l|怒lʌu =露lʌu;在齐齿呼前为[n-],与来母有别,如:泥nie≠犁lie|年ni:ă≠怜liːă

  ③尖团音有别。如:妻ʦʰe≠溪ʨʰie|秋ʦʰiu≠丘ʨʰiu|墙ʦʰiɑu≠强ʨʰiɑu|想siɑu≠享ɕiɑu

  ④部分微母字读[m-]声母。如:袜mu:ăn|蚊mɑ|网mɑu

  ⑤庄组(除支合三、假合二、梗开二、臻开三的部分字外)读[ʦ- ʦʰ- s-],如:抓ʦu:ă|馋ʦʰɔ|稍so;知二组(除梗开二的部分字外)读[ʦ- ʦʰ- s-],如:茶ʦɔ|赚ʦʰu:ă;知三、章组字(除止合三、通合三外)读[ʨ- ʨʰ- ɕ-],如:株ʨy|住ʨʰy|输ɕy

  ⑥见晓组在二等韵前不颚化,如:交ko|掐kʰɔ|瞎xɔ

  ⑦疑母在开口呼前多读[ŋ-],如:咬ŋo|岩ŋɔ;在合口呼前读零声母,如:顽wu:ă|巍w;在齐齿呼、撮口呼前多读[n-]声母,如:验ni:ă|玉ny。影母在开口呼前部分读[ŋ-]声母,如:晏ŋɑ|懊ŋ

  二、韵母特点。

  ①古入声韵尾消失。如:百pɑ|质ʨi|毒tʌu

  ②阳声韵中咸、山、宕、江摄的全部和臻、曾、梗摄的部分字鼻音韵尾脱落。如:尖ʨi:ă|雁ŋɔ|帮pɑu。通摄的全部、曾梗摄的一部分以及深摄的全部韵尾变为[-n]。如:东tən|终ʦən|冰pin|林lin。所以该音系只有一个鼻音韵尾[-n]。

  ③流摄开口一等字读细音。如:楼=流liu|够=救ʨiu

  ④部分蟹摄开口一等读合口,如:盖=会~计kw|凯=愧kʰw|害=恢xw

  三、声调特点。

  ①古上、入声按古声母的清浊各分化为阴、阳两类。

  ②罗常培先生(1936)说休宁方言有7个声调。记音资料中也列了阴平(含阳去)、阳平、阴去、阴上、阳上、阴入、阳入7个调类,但实际上只标6种,阳平和阴去放在一起标[]55。

  四、文白异读。

  有文白异读现象,但数量不多。(下文/前为白读,后为文读)

  ①部分微母字,白读为[m-],文读为[w-]或[-]。如:忘mɑu/ wɑu|望mɑu/ ɑu

  ②部分匣母合口字白读[w-],文读[xw-]或[x-](这里的[x-]声母实际上也是圆唇的,等于是[xw-])。如:坏wɑ/xuɑ|皖wːă/xuːă|环wːan/xu:ă

  ③部分疑母字白读[ŋ-],文读[-]。如:外ŋɑ/wɑ

  ④部分见晓组字白读没有颚化,文读颚化。如:后x/ɕiu|今k/ʨin

  ⑤止摄日母字白读[n],文读[ɚ],如:二贰耳n̩

  ⑥部分曾、梗、深摄字白读无韵尾,文读[-n]韵尾。如:恒xɑ/xən|藤tɑ/tʰən|剩ɕiɑ/ɕiEn|弘xuɑ/xən|铃lɑ/lɑn|佞lɑ/lin|今k/ʨin

  ⑦还有一些散见的、无法归纳规律的文白异读。如:灶ʦʰo|我ŋɔ/ŋo|骈pɑ/pi:ă|澄tɑ/ʨiɑ|仰ʨiɑu/nio|况xɑu/kʰɑu|藿xo/xo|曾sən/ʦʰən|他kʰ/tʰɑ|容jɑu/jin|牙ŋɑ/ŋɔ

  五、儿化变音。

  儿化的语音形式是[-n]。尽管“儿”字读[ɚ],但“二”的白读是[n],可见“儿”原本也是成音节的鼻音,儿化正是“儿”字与词干的结合。意义上表示微小或亲昵。有些韵母受[-n]尾的影响会发生变化,有的声调也会产生变化。记音资料中有儿化变音的有以下13种(“<”前为儿化变音,后为原读音,但有些词没有非儿化形式):

  n<:兔tʰn|帽mn<m|猫mn<m|盒xn<x|核wn<w

  in<iu:豆tin<tʰiu|纽nin<niu

  yn<y:渠ʨyn<ʨy|箸ʨʰyn<ʨʰy|盂yn<y|橘ʨyn<ʨy

  ɑn<ɑ:牌pɑn<pɑ|蚕ʦʰɑn|摺ʨiɑn<ʨiɑ|钉tɑn<tɑ

  iɑn<iɑ:蝉ʨʰiɑn<ʨʰiɑ|燕jɑn|茧ʨiɑn<ʨiɑ|舌ʨiɑn

  en<e:笛tʰen

  on<o:泡pʰon<pʰo|蟆mon<mo|模mon<mo|觉睡~ kon<ko

  ion<io、o:镜ʨion<ʨio|饺ʨion<ko

  ɔn<ɔ:虾xɔn<xɔ|篮lɔn<lɔ

  i:ăn<i:ă:碟tʰi:ăn|辫pi:ăn<pi:ă

  u:ăn<u:ă:码筹~mu:ăn<mu:ă|绾kʰu:ăn|盘pʰu:ăn<pʰu:ă|罐ku:ăn<ku:ă|环wu:ăn<xu:ă|袜mu:ăn

  y:ăn<y:ă:椽ʨʰy:ăn<ʨʰy:ă|串ʨʰy:ăn<ʨʰyːă

  规律如下:

  ①无韵尾的韵母,在原韵尾后加[-n]尾。

  ② [-u]尾韵母,韵尾丢失,再加[-n]尾。

  ③部分原声调为阴平[]11的,儿化后读为[]24;部分[]213儿化后读同[]24。

  ④鼻音韵尾韵母没有儿化形式。

(休宁方言同音字汇略)

  注释

  ①本文同音字汇中对 [w、j ] 和介音[u、i] 做了音位合并处理,但本节举例字时仍按原资料,请读者留意。

  ②资料上“帽”和“猫”的韵母原写作[],又改作[],今统一做音位处理,写[]韵母。

  ③此两处资料上在注音后括注问号。

  ④变调一律照原资料标法。

  参考文献

  罗常培 1936/2008 绩溪方音述略,《罗常培文集》第九卷,(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2008

  金家祺 1999 休宁方言有阳去调,《方言》第2期

  平田昌司 1982 休宁音系简介,《方言》第4期

  平田昌司[主编] 1998 《徽州方言研究》,《中国语学研究·开篇》单刊之九,日本好文出版

  伍 巍 1990 《休宁县志·方言》,(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

  赵日新 2012 安徽休宁方言“阳去调”再调查,《方言》第3期

  中国社会科学院、澳大利亚人文科学院 1987 《中国语言地图集》,(香港)朗文出版(远东)有限公司

原文刊于《方言》2018年第2期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