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世界汉语教学

项开喜:事理、认识与行为——汉语中一组关系谓词的用法

作者:项开喜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8-06-05

  一、事理关系表达

  关于汉语事理关系的表达,先看这样一些例句:

  (1)大海航行舵手,万物生长太阳。|打铁就自身硬。
  (2)心血管病大汗淋漓。|考研复试不懂装懂。
  (3)病人的死只送得太晚。
  (4)学外语就两天打渔三天晒网。|这事就他瞎指挥。
  (5)这一季的收成就指着老天下场雨。|孩子的学费就指着你的工钱。
  (6)小组能不能出线就这一场比赛。|明天能不能去香山要下雨不下雨。
  (7)他出虚汗。|铁器生锈。|嫦娥少年。
  (8)高科技人才在开发区受欢迎
  (9)廊坊河北
  (10)一年之计在于春。|诗歌的魅力在于意境,不在于词藻。|婚事成不成不在于彩礼的多少。

  以上都是事理关系的表达式。所谓事理,是指现实世界中事物或事件之间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的道理,或者说,关于事物之间的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的理论。关系是指事物之间相互联系的性质,事理反映的也就是事物之间的关系,统称事理关系。比如:“大海航行靠舵手”说明“大海航行安全”跟“舵手”的关系;“万物生长靠太阳”说明“植物生长”跟“阳光”的关系;“心血管病忌大汗淋漓”说明“大汗淋漓”对“心血管病”的影响;“考研复试忌不懂装懂”说明“不懂装懂”对“考研复试”的影响。

  事理关系具有客观性;人们对事理关系的认识具有主观性;语言中对事理关系的表达带有主观化特征,总是能通过一定的语言手段来反映事理关系的特点和人们对事理关系认识的主观性,传达出说话人的主观态度、情感色彩等。

  本文主要从关系谓词入手,具体分析“靠、忌、要(需要)、怪、赖、怕、指(指着、指望)、看、爱、在(在于、在乎、在意)、知道、欢迎、羞于、耻于”等词语的用法。着重说明事理关系表达与其他范畴表达之间的联系和区别。本文的考察,坚持一切从基本事实出发的研究方法,通过对汉语一组关系谓词的词汇语义和相关句式语义的描写,以及其他一些句法语义现象的分析,揭示语言现象背后的某些用法规则。

  二、关系谓词的多功能性

  在上面的一些表达式中,都有一个关系词,如“靠、忌、要、怪、知、怕、指着、爱、看、在于”等。这些关系词,词汇意义丰富多样,但从表达上看,有一个统一的功能,都起着连接两个关系项的作用,我们把它们统称为关系谓词。从形式上看,大多带有黏着性,或者就是黏着动词,一般都要带宾语;从意义上看,它们大多可以具体说明这两个关系项关系的性质。

  条件关系:路遥知马力。(只有“路遥”,才知道“马力”)
  因果关系:你这么闹要出大事的。(“你这么闹”会导致“出大事”)
  归属关系:廊坊归河北管。
  依存关系:诗歌的魅力在于意境,不在于词藻。
  相克关系:学外语就怕两天打渔三天晒网。|这事就怕他瞎指挥。

  这类关系谓词,不一定是语言中的动词,也可能是介词、副词,也可能是一个短语,一个结构,比如“归……管”

  2.1 事理关系的表达与认识态度的表达

  事理关系具有客观性。但是,我们谈到的事理关系往往又是人们认识世界的产物,同人的主观世界存在密切的联系,也就是说,事理关系的表达随时都能体现出主观性的一面。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事理关系一旦引入人的视角就成了主观认识;事理关系一旦置入人的角色就有了主观态度。在语言当中,事理关系的表达与认识态度的表达密切相关

  2.1.1 事理关系一旦引入人的视角就成了主观认识。

  (11)a.这么大的雪怕是(恐怕)没人来了。 
        b.这么大的雪,我怕(生怕)他来不了了。

  例(11a)虽然可以表达人们的主观认识和猜测,但更偏重于事理关系的表达。在“雪大怕是没人来了”中,“怕是”起着连接两个关系项的作用,同时说明一种因果关系,“因为雪大,所以没人来”。在例(11b)中,引入了人的视角,就侧重于表达人的主观认识、主观态度。例(11a)中的“怕”可以替换为“恐怕”;而例(11b)中的“怕”可以替换为“生怕”。跟例(11a)相比,例(11b)的主观色彩更强。

  2.1.2事理关系一旦置入人的角色就有了主观态度。

  (12)a.这种蓝布晒。|病人着凉。 
        b.我晒,就拿了一把伞。|我着凉,就多带了件衣服。

  例(12a)是表达一般性的事理:“这种蓝布晒了就会褪色”,“病人着凉会加重病情”。在例(12b)中,一置入人的角色,就有了人的主观态度:“我不愿意晒着”和“我不愿意着凉”是“我”一种主观态度和意愿,所以也就“拿了一把伞”“多带了件衣服”。

  (13)a.考研复试忌不懂装懂。(事理:应该不应该) 
        b.考研复试,李教授忌讳不懂装懂。(态度:讨厌不讨厌)

  例(13a)是表达一般性的事理,具体的说,就是“应该不应该”的问题:考研复试不应该不懂装懂,会影响老师的态度,最终影响录取。在例(13b)中,一置入“李教授”的角色,就有了人的主观态度,具体的说,就是“讨厌不讨厌”的问题:李教授不喜欢那些不懂装懂的学生,不愿意录取那种不懂装懂的学生。

  2.1.3 认识和态度也有分不清的情况,我们有时不作区分。

  (14)a.婚事成不成不在乎(在于)彩礼的多少。 
        b.婚事成不成,我不在乎(在意)彩礼的多少。

  例(14a)表示一般性的事理。例(14b)句表达的既是人的主观认识,也是人的主观态度。从认识层面,“我”不认为要把女孩的婚配与彩礼挂钩;从态度层面,“我”不在意彩礼的多少,更准确地说,不在意彩礼少,不会因为彩礼少而不答应婚事。值得注意的是,例(14a)中的“在乎”可以替换为“在于”;而例(14b)中的“在乎”可以替换为“在意”。《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现代汉语八百词》(增订本)等辞书把这种用法的“在于”解释为“决定于、取决于”,明显的是表示事理关系;把“在意”解释为“介意、留意、看重”,明显的是表示主观态度。

  2.2 认识态度的表达与动作行为的表达

  人的认识态度制约着人的动作行为;人的动作行为反映了人的主观意志。自《尚书·说命中》提出“知之匪艰,行之惟艰”的知行思想后,知行关系问题成为历代中国儒学的一个重要理论课题。朱熹阐释了“先知而后行”“知轻行重”“知易行难”“知行互发”的知行观,而王阳明首倡“知行合一”的思想。

  唐代诗人杜甫的诗句“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是关于“知行关系”最有诗意的表达。 诗人把“春雨”拟人化了,它知道“时节”的需要,懂得春天正是万物萌芽生长的季节,亟需雨水的滋润,因而适时地“发生”,伴随着和风,入夜潜来。俗语云,“春雨贵如油”。在诗人看来,正是因为这雨仿佛具有极大的灵性,能“先知而后行”,“知时节”而“发生”,滋润大地,孕育万物,所以才称其为“好雨”。

  这里,我们通过汉语中一些词语的具体用法,来说明认识态度表达与动作行为表达的密切关系。

  2.2.1 “知道”的用法

  (15)这些青年学生知道用辩证唯物主义方法论分析问题了。

  (16)闺女大了,知道孝顺父母了。

  例(15)并不仅仅是说“青年学生”知道了“用辩证唯物主义方法论分析问题”的道理,而主要是指“青年学生”有了“用辩证唯物主义方法论分析问题”的实际行为;例(16)并不仅仅是说“闺女”知道了“孝顺父母”的道理,而主要是指闺女有了孝顺父母的实际行动。再如:

  (17)看我忙着,也不知道搭把手。|下雨了也不知道把晾晒的衣服收回来。|天黑了,也不知道接我一下。

  例(17)中的句子“知道”前面有“不”字,所有句子都有责备的口气,说话人不仅仅是怪罪对方不知道相关的常识或道理,而是重点责怪对方没有执行相关的动作行为。

以上例子说明,汉语的认识动词“知道”,在实际语言应用中,已有转指动作行为的用法。

  2.2.2 “欢迎”的用法

  人的态度主导着人的行为。这可以看现代汉语中“欢迎”这个词的用法。

  (18)我们这儿很欢迎你这样的高科技人才。|真诚欢迎群众监督。|欢迎批评指正。

  (19)公司全体员工都热情欢迎你的加入。|热烈欢迎新同学。|许多人都去机场欢迎他。

  《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中“欢迎”这个词有两个义项:①很高兴地迎接;②乐意接受。实际上,义项②“乐意接受”,表示的是态度,例(18)中的句子都是这种用法;义项①“很高兴地迎接”,表示的是行为,例(19)中的句子都是这种用法。表示态度的“欢迎”可以受“很”“非常”“真诚”等副词的修饰;表示行为的“欢迎”可以受“热情”“热烈”等的修饰。“真诚”只是一种心理状态,而“热情”“热烈”必须有外在的行为方式,比如敲锣打鼓、鼓掌、欢笑之类。也就是说,表示态度的“欢迎”与表示行为的“欢迎”有不同的语法表现。然而,人的态度主导着人的行为,通常是人们对一个事物先有欢迎的态度,然后才有欢迎的行为。

  为了说明主观态度表达与动作行为表达之间的联系,还可以看“羞”与“耻”等词语的用法。

  “羞”与“耻”是表示心理感觉的词汇,但“羞于+VP”、“耻于+VP”这类结构通常表示的是行为,即:“羞于/耻于”+VP = 以VP为羞耻而不VP。

  耻与为伍=不与为伍;羞于说钱=不说钱;羞于说“NO”=不说“NO”。例如:

  (20)他做官也很清廉,耻于投机取巧、巴结权贵。|他们惜墨如金,不屑媚俗,耻于主动送上自己的作品来求得相关的名与利。|既不学无术,又耻于下问。

  三、事理关系、认识态度和动作行为的关系串

  上文的讨论表明,事理关系、认识态度和动作行为之间存在密切的关联,而语言中经常用相同的形式表达这三种不同语义范畴。事理关系、认识态度和动作行为,可以构成一个关系链,用这条关系链可以具体考察、分析语言当中一些词语的具体用法。

  下文便用谓词加数字的形式X1、X2、X3来分别标记事理关系、认识态度和动作行为这三种不同的表达功能

  3.1 “靠”的用法

  1:打铁就自身硬。|庄稼一枝花,全肥当家。(事理)

  2:我们要自己的双手创造美好的生活。|坚持和依靠党的领导 ,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主观态度)

  3:投亲友。|越来越多的大学生积极主动地向党组织靠拢。(行为)

  上面的“靠1”表示事理;单音节的“靠2”和双音节的“依靠”表示主观态度;“投亲靠友”的“靠3”和双音节的“靠拢”表示动作行为。

  3.2 “要”的用法

  1:天热喝水。(事理)

  2:张三口渴喝水。(态度-愿望)

  3:张三去水了。(愿望化为行为)

  上面的“要1”表示需要,属于事理;“要2”表示态度、愿望;“要3”表示索要,指具体的行为。

  3.3 “怪”的用法

  1:病人的死只送得太晚。(事理关系)

  2:病人的死,医生怪罪送得太晚。(认识-态度)

  3:病人的死,医生责怪送得太晚。(行为)

  有的词典(李临定主编《现代汉语实用标词类词典》,山西教育出版社,2000)把“怪1”的意思解释为“责任在于”,表达的是事理关系。    

  “怪2”即“怪罪”,表示的是态度,不能说“狠狠地怪罪”;但“狠狠地责怪”在实际语料里大量存在,证明“怪3”即“责怪”表示的是行为。

  3.4 “赖”的用法

  1:这次车祸全司机。(事理关系)

  2:这件事大家都有责任,不能哪一个。(态度)

  3:你不要账。|人赃俱在,你不掉的。(行为)

  “这次车祸全赖司机”中的“赖1”主要表示“车祸”与“司机”的关系,有的词典把这个用法“赖”的意思也解释为“责任在于”,用于说明事物与事件之间的责任关系;“赖2”表明说话人的一种主观态度,相当于“怪罪”;“赖3”是指“抵赖、推卸责任”的行为。

  3.5 “爱+VP”的用法

  1:他出虚汗。(事理:“爱”相当于“容易”)

  2:他迟到。|他吃泡菜。(主观认识:“爱”相当于“经常”)

  3:我吃泡菜。|他踢足球。(行为:“爱”就是“喜欢”)

  《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和《现代汉语八百词》(增订本)都把“爱1”解释为“容易发生”,表示事理。“爱2”相当于“经常”,说话人之所以说“他爱迟到”“他爱吃泡菜”是因为“他经常迟到”“他经常吃泡菜”。而他之所以“经常迟到”“经常吃泡菜”可能是由于其他原因,而不一定是由于“喜欢、喜爱”。比如,克服不了拖拉的毛病,所以迟到;吃不起别的东西,只能吃泡菜。所以,说话人说“他爱迟到”“他爱吃泡菜”,只不过是一种主观认识。“爱3”才是真正表示喜欢某一动作行为。

  3.6 “爱+NP”的用法

  1:自古嫦娥少年。(事理)

  2:嫦娥(非常)吴刚。(态度情感)

  3:如果,请深。|她就+VP。(“深爱”和“VP”表示行为)

  “自古嫦娥爱少年”表达的是事理:“年轻漂亮的女孩自然喜欢年轻英俊的男孩”;“嫦娥非常爱吴刚”表达的是态度情感:一个名叫嫦娥的女孩非常爱恋一个名叫吴刚的男孩;在“爱3”的表达式中,“深爱”和“VP”表示的都是行为。

  3.7 “看”的用法

  1:小组能不能出线就这一场比赛。|出门天。(事理关系)

  2:我一直高你。|小他了。|好|衰|中|上|不起。(认识、态度)

  3茶|座。(行为)

  《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和《现代汉语八百词》(增订本)等辞书把“看1”解释为“决定于、取决于、根据”;“高看”、“小看”和“看不起”是指态度;“看茶”“看座”是指行为。

  民间俗语“看人下菜碟”,形象地表达出人的认识态度和动作行为之间的关系,也有两个经典的例子:

  例一:民间传说中苏东坡一次旅行途中经过一座寺庙,与庙中住持互动的一段经历。住持一开始当然不知道站在面前的客人是大名鼎鼎的苏东坡,随着对客人了解的不断深入,便有了“坐、请坐、请上坐,茶、敬茶、敬香茶”这种越来越高的礼遇。

  例二:程派京剧《锁麟囊》中的“三让椅”的桥段。卢员外夫人赵守贞巧遇当年接济自己的薛湘灵,从一开始对薛湘灵身份的怀疑到最终的确认,便也有了“让座、让客座、让主座”越来越高的礼遇。

  “坐、请坐、请上坐”“茶、敬茶、敬香茶”“让座、让客座、让主座”,这些语言现象,这种表达形式,可以说明:人的动作行为的幅度常与认识的深度和感情的深度是对应的,有像似关系。

  四、结语

  以上通过对“靠、要、怪、赖、爱、看”等词语具体用法的分析,细致说明了关系谓词的多功能特征。必须强调的是,这种研究不是要探求词汇语义演变的路径和方向,更不是要讨论语法化和词汇化现象,只是想说明语言中事理关系、认识态度和动作行为这三种表达形态之间的关联,尤其是说明事理关系的表达与其他表达形态的联系与区别。

  本文所讨论的关系谓词,通常有一个代表字,代表了一个词族,包含了诸多成员,从语法上看,这些成员不一定都是词,也可能是一个词素,有的是短语,甚至是构式;也不一定是动词,也可以是介词、副词和其他词性。成员之间存在表达功能(或事理关系,或认识态度,或动作行为)的分工、交叉,当然也有功能缺位。比如,包含语素“在”的词有“在、在于、在乎、在意”等。“在”最基本的用法是表示空间关系,后来表示各种抽象的逻辑关系,如“山不在高,水不在深”“去不去在你自己”“成败在此一举”等;“在于”仅能表示事理关系,如“进步完全在于平时的努力”;像上文分析的那样,“在乎”既可以表示事理,又可以表示态度;“在意”只能表示态度。也就是说,“在”字族的这些词在表达功能方面,既有分工,又有重合。

  文章对汉语这一类有语义关联关系的词汇关系组的描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语言表达的系统性,显示出语言现象的丰富肌理和独特的认识价值。同时也表明,语言研究也可以从基本的事理关系分析入手,也应该对人的认识情感态度进行细致的剖析,去揭示语言现象背后的一些基本规律。

原文刊于《世界汉语教学》2018年第2期

  作者介绍

  项开喜男,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句法语义室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汉语句法语义范畴、汉语句式结构式的语义、语用现象的语法化。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