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汉语中的非话题主语》摘要

作者:刘丹青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03-09
 

  Li & Thompson 1976年提出“主语-话题类型学”,将世界上的语言分为主语优先、话题优先、主语优先和话题优先并存,主语优先和话题优先都不明显四类。该学说受到赵元任和霍凯特等的汉语主谓观的启发,即视汉语主谓结构为话题述题结构。但赵元任和霍凯特都认为汉语的主语就是(语用上的)话题(汉语主语-话题等同说);而Li & Thompson的学说将话题和主语分开,话题优先和主语优先是对立的类型。

  上述等同说在主语-话题类型学问世之后仍然盛行。有些学者还认为不仅所有主语都是话题,而且所有话题也都可以分析为(汉语特色的)主语。一种更强势的观点是话题覆盖主语,即认为在汉语中,只有语用上的话题,还没有句法上的主语,因为主语达不到一个句法成分所需的语法化程度,比如罗仁地(詹卫东译2004)等。

  也有很多学者赞同主语和话题在一定程度上分离,如曹逢甫(谢天蔚译1995), 陆俭明(1986)等。曹著、陆文都提出了一些识别话题的标准,至今仍有参考价值。但是,主语-话题等同说很少面对直接的质疑,在世界上也有更深远的理论背景。西方语法学传统在主语的界定上更突出话题这一面,如“主语是句子的谓语部分谈论的对象”说的恰恰是话题的本质属性。

  本文同意,跟日语韩语这类主语和话题标记有别的语言不同,汉语中主语没有标记,话题有标记但并不强制性使用,因此,区别主语和话题更加困难。如脱离语境,汉语中大量句首名词语分析为主语或话题都是合理的,如“小明做完了作业”、“他的书法很漂亮”。但是,倘若句法上的主语真的都是语用上的话题,那么这两个术语就没有必要并存了。

  因此,本文旨在以具体实例的分析指出,主语-话题等同说及话题覆盖主语说即使在汉语这样的话题优先语言里也是不成立的。至少现在已有条件明确地划出哪些主语肯定不是话题,可以从句法、语义和语用上排除若干类主语的话题属性。这足以证明两者是不同的范畴。为了识别不属于话题的主语,文章参考已有成果(如上述曹著、陆文等),提出以下标准:

  1) 语用上,看这些主语是否有与话题属性相违的信息结构地位。如主语是对比焦点,或整句都是焦点的句子,主语都没有话题性(参考Lambrecht 1994)。

  2) 汉语的句中语气词(提顿词),即“啊、么(麽、嘛、嚜)、呢、吧”等,带有话题标记的属性(上引曹著)。虽然话题并不强制带话题标记,但是都可以带话题标记(不考虑文体制约),而非话题性成分则排斥话题标记,如:“孩子们都喝(*啊)牛奶”,“这些孩子们(*啊)的家长都来了”,“小陈(*啊)刚刚买的水果很新鲜”。

  3) 非话题主语重读,而话题主语不带焦点重音(上引陆文)。

  4) 日语、韩国语等语言具有区别于主格标记(日语ga,韩语i/ka)的话题标记(日语wa,韩语nɨn),为我们识别汉语中的话题和主语提供了参照。

  5) 罗曼系诸语的主语在没有话题属性时,会有一些特殊的去话题化的句法处理,如意大利语的主语后置,法语的断裂结构等,这类主语通常对应汉语的非话题主语。

  文章根据以上标准,分析了7种不能分析为话题的主语,其中有些类别之间存在交叉,但是并不等同,因此仍可以分开来分析。

  1)当主语是对比焦点时,不是话题。如:

  A:`小张去了上海。

  B1:不,小张没去上海,(是)`小王去了上海。

  B2:不,(是)`小王

  B3:(不,小张没去上海,)#小王啊,去了上海。

  作为对比焦点的主语需要重读,可以带标注焦点的“是”,但不能带提顿词。

  2) 主语是信息焦点时不是话题。如问句中的疑问代词或答句中回答疑问代词的成分:

  a. `是张明?

  b. *谁啊,是张明?

 

  A:`是张明?

  B1: `是张明。

  B2:(是)`

  B3: #我啊,是张明。

  这类信息焦点需重读,可以带“是”,不能带提顿词。

  3) 整句焦点句的主语不是话题。可回答“发生了什么”(What happened?)、“怎么回事”(What?s the matter)这类问题的句子是整句焦点句,亦称事件报道句。人类语言除了重音外还有多种形态句法手段来区分整句焦点句和话题性主语句(加粗字母为重读):

  A:What’s the matter? ‘怎么回事?’

  B1:[英] My neck hurts. ‘我的脖子疼’

  B2:[意] My fa male il collo.

  B3:[法] J’ai mon cou qui me fait mal.

  B4:[日] Kubi ga itai.

 

  A:How’s your neck? ‘你的脖子怎么啦?’

  B1:[英] My neck hurts. ‘我的脖子疼’

  B2:[意] Il collo mi fa male.

  B3:[法]Mon cou il mi a mal.

  B4:[日] Kubi wa itai.

  (以上例句引自Lambrecht 1994)

  里面涉及到重读、语序、断裂结构、主语和话题用不同标记等。汉语整句焦点句与话题性主语句可以在语序上没有区别,仅靠重音模式区别。如:

  A: 什么事儿?/怎么啦?/怎么回事?

  B:我的`脖子疼。

 

  A. 你的脖子怎么啦?

  B. 我的脖子`

  但汉语也可以有略近日语、韩语的模式,即只能在有话题性的主语上带上提顿词:

  A:什么事儿?/怎么啦?/怎么回事?

  B:我的脖子(*啊,)疼。

 

  A:你的脖子怎么啦?

  B:我的脖子(啊,)疼。

  整句焦点属于主题判断/非主题判断(categorical/thetic judgement)理论中的非主题判断,在日韩语中不能用话题标记,参看沈园(2000)的介绍。

  4)无定主语句不是话题句。无定主语句大都属于非主题判断,跟上面的整句焦点句有较大的交叉。范继淹(1985)中所列举的无定主语例句,即使设想为口语语境,也都排斥提顿词(除非做类指解),见括号中带星号的提顿词:

  一位中年妇女(*啊)匆匆走来。她也是专程来给14号投票的。(北京日报)

  一位来自哈尔滨的顾客(*啊)在本市买了一台钢琴,由于没有包装,铁路不予托运。(北京日报)

  三个素不相识的男青年(*啊)闯进女学生的家……(北京晚报)

  范文指出“无定NP主语句的主语由数量名短语(包括其他修饰成分)构成,是说话人发出的‘新传信息’,对听话人而言是‘未知信息’”。“新传信息”、“未知信息”,自然与话题属性相对立,排斥提顿词也就很好理解。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