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甘青河湟方言的差比句 ——类型学和接触语言学视角》摘要

作者:张安生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03-09

  甘青河湟方言分布在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和青海省东、北部多民族地区,显著特点是OV/VO语序并行而OV具优势,名词有系统的格范畴,动词有一定的式范畴(变位系统),与当地的阿尔泰语系诸语(蒙古、东乡、保安、土族、康家、撒拉语)、藏语(安多方言)类型相近。河湟方言的触性语法“型变”同样波及到差比句,使差比句的基准标记、语序结构出现了相应的类型特征。本文考察河湟方言差比句的基准标记、比较动词、语序结构,并通过跨语言比较讨论各类Y-M+A差比式及其中基准标记的来源。(文中X、Y、M、V、A分别代表比较主体、比较基准、基准标记、比较动词语、比较结果。)

  1. 河湟方言差比句中的两类基准标记

  河湟方言差比句的名词性基准和动词性基准普遍存在分别适配的两类介引标记,即介词性标记(格助词、介词)和关联性标记(连接助词)。

  引进名词性基准的格助词有三类:客体格“哈[xa/a]、上”、伴随格“啦[la]/唡[lia]”、从格“唦/些”等;介词有表客体义的“比、赶”、“把”,表伴随义的“带、和”等。客体格、伴随格助词可用于Y-M+V语序的比较动词句和Y-M+A型无动词差比句,从格助词主要用于Y-M+A差比句。Y-M+A型差比句如(句中格助词用粗体字表示):

  (1)西宁:西宁格尔木哈/上呵的话,可更好啊。(西宁比格尔木更好)

  (2)临夏:今个子昨个子是的话,热些哩。(今天比昨天 热一些 )

  (3)a.甘沟:马唦/些汽车快 。① (汽车比马快)

      b.唐汪:张三的个子李四大。(张三的个子比李四大)

  引进动词性基准的关联性标记主要有“塔啦/塔唡”,来自表取舍关系(与其VP1不如VP2)的动词连接式助词的语法化。取舍关系蕴含对比关系,因而“塔啦/塔唡”可以兼表“比较、取舍”双重语义。例如下列(6)可以归入Y-M+A差比式类型:

  (4)乌兰:吃米饭塔唡不(如)吃面着。(与其吃米饭不如吃面条/吃米饭不如吃面条)

  (5)西宁:上海去塔唡,我可北京想去啊。(与其/比起去上海,我更想北京 )

  (6)a.同仁:房子买塔啦,修上是房子买塔啦,修上是的话好。(与其/比起买房子,还是自家盖好 )

      b.临夏:我去塔啦,你来是的话好。(我去不如你来好/你来比我去好 )  

  2. 河湟方言的两类动词差比句

  比较动词句是河湟方言表达差比语义范畴的重要句类。差比句中的比较动词语可以归为两类。甲类动词“比、赶、看”以肯定式入句,与比较对象构成“VY/YV”语序的基准短语,在“VP1+ VP2”连谓差比式中作从属性成分(VP1),一般要后附假设连接式助词兼话题标记“呵/是”;乙类动词语“不/没像、不到、比不上”等以否定式入句,作句子的谓语核心。两类动词句分别表达了“超过”(X>Y)、“不及”(X<Y)两种对立的差比范畴: 

  (7)a.民和:李四的个子比上/赶上张三是的话,尕着。  

      b.西宁:索索把尕艳看个呵比起尕艳的话,可更俊啊。  

      c.临夏:老张比是和老张比的话,老李的身体好一些。  

  (8)a.西宁:索索傢她的阿姐的干散漂亮上没像着啊。  

      b.东乡:李四的个子张三不到些。

       c.临夏:乡里乡下八坊临夏城里不到/比不上。  

  在动词差比句里,比较动词与基准的OV语序普遍优势化,客体格、伴随格助词作为基准标记在“Y-M+V”基准短语中得到普遍运用。Y-M+V+A语序的甲类动词句可以删省动词变换为Y-M+A格标记差比句;格助词在动词句里是表示比较对象与动词一定论元关系的基准标记,在Y-M+A句里是功能相当于介词“比”的差比标记。试比较:  

  (9)a.西宁:西宁格尔木哈/上看个呵,可好啊 西宁格尔木哈/上呵,可好啊 

      b.临夏:张三的个子李四比上是,大一些 张三的个子李四是,大一些

  3. 河湟方言Y-M+A 差比式及其中基准标记的来源

  河湟方言由三类格助词和连接助词构成的与OV语序相和谐的四种Y-M+A差比式(例见上(1)(2)(3)(6))在汉语中具有重要的类型学地位和研究价值。

  跨语言比较显示,河湟方言作为基准标记“原材料”的格助词和连接助词来源于阿尔泰语(主要是蒙古语族语)而非藏语的影响,多数词项直接借自影响源语(唦/些、啦/唡、塔啦/塔唡等),少数来自汉语相近语法词对源语格标记功能的复制(例如“上”)。但是,河湟方言与接触语的Y-M+A差比式,在用何种格标记介引基准方面存在较大类型差异。河湟方言以客体格标记的使用为优势,其次是伴随格、从格;阿尔泰语以从格标记的使用为优势,普遍存在从比格,藏语安多方言则用作格标记。因而用客体格、伴随格标记介引基准是甘青语言区汉语河湟方言的特点,河湟方言这两类格助词与从格助词、连接助词的比较标记功能以及相应Y-M+A差比式的来源难以用接触性动因一概而论。本文考察试图证明:

  1)河湟方言由“唦/些”类从格助词、“塔啦/塔唡”类连接助词充任的差比标记和相应的Y-M+A差比式分别来自对蒙古语族语同类标记(类从比格标记、tala类动词界限连接式标记)的借用和相应构式的复制。试将例句(3)(6)与下列句比较: 

 

  2)河湟方言客体格、伴随格助词的差比标记功能主要是在动词差比句的语境中、在汉语比较动词与基准固有的句法语义关系的制约下获得的,其功能语法化应该经历了如下过程: 

  格标记(蒙古语借词/借义词)>基准格标记(动词式)>格/差比标记(Y-M+A 式) 

  相应的两类Y-M+A差比式应该来源于连谓差比式中比较动词的删省,是本方言基于内外动因的语法创新,即: 

  X+Y-M(客体/伴随格)+V+A > X+Y-M(客体/伴随格)+A 

  这一创新的基础是汉语固有的动词差比式、导源于语言接触的OV优势和格系统;而追求简约的语用动机,当地民族语/本方言从比格构式的扩散/类推,也会起到一定的促动作用。 

  引用文献

  ① 引自杨永龙《青海民和甘沟话的多功能格标记“哈”》,《方言》2014年第4期。

  ② 引自清格尔泰《土族语和蒙古语》,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88:164。

  ③ 引自斯钦朝克图《康家语研究》,上海远东出版社,1999:161。  

  (本文原载《中国语文》2016 年第1期) 

  作者简介

  张安生,河北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语言学会、全国汉语方言学会理事。主要从事西北方言研究。代表作有《同心方言研究》(2000/2006)、《银川话音档》(1997)、《甘青河湟方言名词的格范畴》(2013)、《西宁回民话的引语标记“说着”、“说”》(2007)、《西夏定州俗称“田州”考》(2013)、《宁夏同心话的选择性问句——兼论西北方言“X吗Y”句式的来历》(2003)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