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安徽岳西方言的复数标记“几个”》摘要

作者:吴剑锋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03-20

  岳西县地处安徽省西南部,与霍山、舒城、潜山、太湖以及湖北的英山县交界。岳西方言的复数形式是在单数人称或者表人的名词(语)后加“几个”表达,形成“N几个”格式。 

  一、“几个”的分布与功能

  岳西方言的复数标记“几个”与普通话的复数标记“们”成系统对应,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通名+“几个”

  岳西方言中,普通名词后面可以加上“几个”,用来表示群体复数和类及复数。

  群体复数是指共同具有某种内在联系的一群人的同类聚合,例如:

  (1)你几个这些亲戚几个不要客气,要多喝几盅。(你们这些亲戚们不要客气,要多喝几盅。)

  类及复数是指以某人为代表的相关人物的同类聚合,例如:

  (2) 新娘子几个马上就要到家着,你快出去放爆竹。(新娘子们马上就要到家了,你快出去放爆竹。)

  (二)专名+“几个”

  岳西方言中,人名后面可以加上“几个”,表达类及复数,即表示以某个或某些特定人物为代表的同类聚合,又可以细分为两种:一种是隐含式的,专名只是其中的一个主要人物或代表人物,其余的、次要的人物都隐含了,例如:

  (3) 小王几个哪去着?(小王他们去哪儿了?)

  另一种是概括式的,用两个或几个专名尽可能概括同类的所有人物,例如:

  (4) 这事我会和小王、小李几个商量的。(这事我会和小王、小李等人商量的。)

  (三)人称代词+“几个”

  岳西方言中,“几个”附着在单数人称代词“我”“你”“他”后表复数的用法与“们”的用法相一致,不同的是,岳西方言的“几个”还可以用在“人家”的后面表复数,而“们”则无此用法。例如:

  (5) 我几个办公室五个人,人家几个都开车上班,就我一个人骑车上班。(我们办公室五个人,人家都开车上班,就我一个人骑车上班。)

  岳西方言中,人称复数后面可以跟数量短语,对前面的人称复数进行补充说明。例如:

  (6) 你几个三个今晚就住我家吧。(你们三个今晚就住我家吧。)

  (四)NP+“几个”

  根据“NP·几个”结构的内部层次和语义关系的不同,可以有两种形式:归并联合式与类及聚合式。归并联合的基本模式是“N1 几个+ N2几个”→“NP几个”,例如:

  (7) 你几个这些亲戚、朋友几个太客气着。(你们这些亲戚们、朋友们太客气了。)

  类及聚合的基本模式是“N1 + N2几个” → “NP几个”或者“N1几个 + N2” → “NP几个”,例如:

  (8) 他家婆媳几个经常一起去砍柴。(他家婆婆和媳妇们经常一起去打柴。)

  (五)“N几个”中N的数量必须大于二

  普通话中的“们”既可以用于数量为三或三以上的对象,也可以用于数量仅为二的对象,与“们”不同,由于语言中的“几个”一般表三及三以上的数量,受此影响,岳西话的复数标记“几个”只能用于数量为三及三以上的对象,例如:

  (9) 我几个四个人一路去吧。(我们四个人一起去吧。)

  当对象的数量仅为二时,岳西话中则不能使用复数标记“几个”,例如:

  (10) *我几个两个人一路去吧。(*我们两个人一起去吧。)

  二、“几个”的语法化

  岳西方言的复数标记“几个”直接来自于表示约量的数量短语“几+个”,由数量短语“几个”虚化为合音词,并进而虚化为词缀,从而发展成为一种稳固的语法手段。其语法化路径大致是:由数量短语“几+个”演化为合音词“几个”(“几”和“个”的合音),再演化为词缀“几个”。相应地,读音和意义也随之发生变化。读音由短语时读作jǐgè[tɕi214kə51]演变成词缀时读作jige[tɕi kə]或jie[tɕiə],例如:

  (11)院子里只有几个几个在打球,没大老人。(院子里只有几个孩子在打球,没有大人。)

  例(11)中有两个“几个”,但它们的语法性质和读音并不相同:第一个“几个”是数量短语,读作jǐgè[tɕi214kə51],一般不能连读,第二个“几个”则是复数标记,只能读作jige[tɕi kə]或jie[tɕiə]。

  由于是从表约数的数量短语虚化而来的,因此,虚化后的复数标记“几个”的意义仍与数量有关,除了仍然保留有模糊量的意义成分外,更侧重于表达集合量的意义成分,是一种统括论群的称数法。因此当名词前面带不确定数量短语(全称量、大概量、不定量等)时,名词后仍然可以加复数标记“几个”。例如:

  (12) 都下半夜着,一些几个还在隔壁打打闹闹。(都下半夜了,一些孩子们还在隔壁打打闹闹。)

  岳西方言中的“N几个”前面不仅可以是约数,还可以是大于一的确数。例如:

  (13) 四个姑几个来着,你快出去接一下。(四个姑姑来了,你快出去迎接一下。)

  这是因为岳西方言的复数标记“几个”表示的是“群”的意义,同时兼有定指功能,即说话人发话时心中已明确该实体的存在,听话人也能够在具体的语境中辨识出该实体,具体地说,就是表示定指的某些人,如例(13)中的 “四个姑(姑)”,是听说双方共知的一个群体性实体,是有定的,所以可以后跟复数标记“几个”。

  三、“几个”的类型学价值

  单复数标记和量词标记都属于语言的数量范畴,它们之间存在着密切的相互制约关系。一些语言学家(参看Chierchia,1996、1997;Rijkhoff,2002)根据采用上述哪种数量标记系统来确定语言的类型。Chierchia(1996、1997)和Rijkhoff(2002:29)均认为使用量词系统的语言一般不会有复数标记,即语言里一般不存在或极少出现“数+量+N+复数标记”形式的名词短语。有中国学者(邢福义,1960:365、1965:292;吕叔湘、江蓝生,1985:68-69;储泽祥,2006:62-67))注意到在汉语历史上(主要是明清小说里)存在这种现象。

  我们发现,在岳西方言中也存在语言里罕见的“数+量+N+复数标记”形式的名词短语:“数+量+ N几个”,例如:

  (14)他家今天人客不多,就几个姑几个来拜年。(他家今天客人不多,只几个姑姑她们来拜年。)

  而且岳西方言中,“N几个”前面还可以是大于一的确数,这点和明清小说里的“N们”有很大不同。例如:

  (15) 我家三个女婿几个平时很少来我家。(我家三个女婿平时很少来我家。)

  可以看出,岳西方言中的“数+量+N几个”结构,代表了名词短语的一种类型:数+量+N+复数标记,丰富了我们对世界语言尤其是汉语的认识,修正了Chierchia(1996、1997)和Rijkhoff(2002:29)等的看法,这无疑具有类型学价值。

  参考文献

  储泽祥 2006 《明清小说里”数量词+N们“式名词短语的类型学价值》,《南开语言学刊》第2期。

  吕叔湘(著) 江蓝生(补) 1985 《近代汉语指代词》,学林出版社。

  邢福义 1960 《谈“们”和“诸位“之类并用》,《中国语文》第6期。

  ——— 1965 《再谈“们”和表数词语并用的现象》,《中国语文》第5期。

  Chierchia, Gennor. 1996 Reference to Kinds Across Language. Ms.diss., University of Milan.

  ——— 1997 Plurality of Mass Nouns and the Notion of 'Semantic Parameter'. Ms.diss., University of Milan.

  Rijkhoff, Jan. 2002 The Noun Phrase.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16年第3期)

  作者简介

  吴剑锋,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文学博士,曾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2009年)和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2014年)做访问学者,现为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院长助理、汉语国际教育中心主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要从事汉语国际教育、汉语语法学及其应用、汉语语用学等领域的教学和研究。曾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现代汉语言说动词研究”等多项研究项目,在《中国语文》《外语教学与研究》《语言科学》《现代外语》《外语学刊》《现代传播》等专业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