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近代汉语“VOV得C”重动句的类别、来源及历时演变》摘要

作者:赵林晓等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03-20

  近代汉语“VOV得C”重动句产生于宋代,它并非为了替代某种句式才产生,而是有着独立的来源和发展路径。本文拟就其分类、来源、产生途径与历时演变过程进行探讨。文章共分为四部分。

  1、 该句式可分为四种类型,各类型的来源与产生时代、产生途径、后续发展都有所不同。四种类型为: 

  1.1 甲类:“C”语义指向述语,表示对述语的评价或描述。如:

  (1) 圣人说数说得疏,到康节,说得密了。(《朱子语类•卷67》)

  1.2 乙类:“C”语义指向受事,表示对受事的性质或状态的评价或描述。如:

  (2)因说起春梅怎的骂申二姐骂的哭涕,又不容他坐轿子去。(《金瓶梅•75回》)

  1.3 丙类:“C”语义指向述语,能性述补结构“V得C”表示对动作行为实现的可能性的评价。也叫“可能式VOV得C”如:

  (3) 你那里休聒,不当一个信口开合。知他命福是如何?我做一个夫人也做得过。(元•王实甫《西厢记•第2本•第4折》)

  1.4 丁类:“C”语义指向施事,表示对施事的评价或描述。丁类又分为致使义和非致使义两个小类。分别举例

  (4) 那劳承、那般顶戴,似盼天仙盼的眼咍,似叫观音叫的口歪。(《牡丹亭•36出》)

  (5) 刘东山见他说话说得慷慨 ,料不是假,方才如醉初醒,如梦方觉。(《拍案惊奇•卷3》)

  2、 “VOV得C”重动句的产生是跨小句语法化的结果,它至少有如下四种来源 

  2.1 来源于“VO”处于句首的“话题——说明”型结构。

  (6)自家先恁地浮躁,如何要发得中节!做事便事事做不成,说人则不曾说得着实。(《语类•卷120》)

  2.2 来源于语段中先后出现的、分别是独立陈述的“VO”和“V得C”。

  (7) 既到国内,遂弹瑟,一切人皆看,兼五百贫人。倍加弹得感人情,终不分疏出姓名。(《敦煌变文校注•双恩记》)

  2.3 来源于语段中先后出现的,具有纵予关系的“VO”与“V得C”。

  (8)或言东坡虽说佛家语亦说得好。(《语类•卷130》)

  2.4 来源于“要/欲VO + V得C”结构。

  (9) 这是要取奉那王氏,但恁地也取奉得来不好。(《语类•卷130》)

  以上四种来源的地位并不平等,前两种是“VOV得C”重动句的主要来源,后两种来源是补充来源。上节分出的四类“VOV得C”重动句,甲类主要来源于1和4,乙类主要来源于2,丙类主要来源于1和3,丁类主要来源于2。

  3、“VOV得C”重动句的产生途径 

  根据对语言事实的考察,我们初步勾勒了从来源结构到重动短语的融合途径(以前三种来源为主),先看下面图一,再详细说明:


图一  重动句形成过程图 

  由纵予复句融合为典型式重动句,必须经过联接式的环节,而连动式和话题结构的融合则比较自由。连动式中的两个VP则是按时间先后顺序,处于一个连续的时间轴上。由这种来源形式演化形成的重动句,其“VO”还带有一定的陈述性,往往可以独立成句。但是,在下列情况中,“VOV得C”显然完全融合到一起了,“VO”很难说还有独立的陈述性:

  (1)“VO”与“V得C”相连出现并充任内嵌于句子中的一个成分;

  (2)“VO”与“V得C”相连出现并整体充任复句中的一个分句。如:

  (10) 我的银子是送人送得惯的,不消你替我肉疼,快些设法起来就是。(《李渔全集•连城璧•3回》)

  (11)庄周曾做秀才,书都读来,所以他说话都说得也是。(《语类•卷125》)

  4、 “VOV得C”重动句的历时演变 

  4.1 甲类“VOV得C”是出现得最早的一类。宋代已不乏确切用例,它也是“VOV得C”重动句中使用频率最高的一类。发展到明代,“VO”的宾语大多是由单个名词充当,有的“VO”甚至可以看作一个复合词,“VO”与“V得C”融合得更为紧密。清代的甲类“VOV得C”使用更加普遍,结构形式也完全固定下来,这从以下几个方面可以证明:(1)句尾经常使用“了2”;(2)“VO”常由述宾结构复合词充当;(3)非述宾结构复合词也可以出现在“VO”位置;(4)出现了“VOV得C”作重动短语的用法。

  4.2 乙类“VOV得C” 在元代真正产生。明代乙类句式与宋元相比,用例有所增加,融合程度也更高,中间大都不能点断,清代乙类句式仍继续使用,发展趋于成熟的标志是“VO”大都由复合词充当,这一特点与清代其它类型的“VOV得C”一致。

  4.3 丙类句式的构成成分——能性述补结构“V得C”大约产生于南宋(参看吴福祥,2002),故而丙类句式要到元代才见到确切的用例。明代的丙类句式有两点明显的发展变化,一是大都不带联接词,融合得更加紧密;二是句法功能方面除了作谓语外,还可以作宾语、作复句的前项分句。清代丙类句式的进一步发展表现在“VO”多由双音节复合词充当。

  4.4 丁类句式产生得最晚,明代才有确切的用例,但其产生之后发展得较快,仅在明代,用例数量就仅次于最常见的甲类句式。明代丁类句式还发展出一种变式,即动作行为的施事出现在“得”后,而不是出现在整个“VOV得C”之前。这种变式常用在民歌等唱词中。明代以后,随着丁类句式发展成熟,致使性丁类句式凭借其独特的表达功能拓展了使用范围,其使用频率逐渐超过了非致使性丁类句。与此同时,丁类句式的语法化程度进一步增强,不仅仅能作句子谓语,还经常整体出现在判断系词“是”后面。

  总之,“VOV得C”重动句宋代已经产生,此后小类逐渐增多,形式逐渐固定,特别是“VO”逐渐由复合词充当,呈现明显的凝固化趋势。到明清时期,四类“VOV得C”重动句全部产生。“VOV得C”重动句并不是一种突然产生的创新句式,而是通过小句融合形成的新的句法形式,它有着独立的来源和演变过程。以往的语法化研究较多地致力于词汇(尤其是虚词)语法化过程的探讨,对跨小句层面的语法化现象注意得不够。而“VOV得C”重动句的来源和演变研究,为我们深入考察汉语史上的跨小句语法化现象提供了很好的材料。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16年第4期)  
  引用文献

  吴福祥  2002  《汉语能性述补结构“V得/不C”的语法化》,《中国语文》第1期。

  第一作者简介 

  赵林晓,1986年生,河南辉县人。2014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获文学博士学位。现为天津科技大学法政学院讲师,研究领域为汉语史。已在《励耘语言学刊》等刊物发表论文多篇。现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汉语重动句的起源与历时演变研究”(编号:15CYY031)。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