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津通”释义商补——兼与李维琦先生商榷》摘要

作者:张春雷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03-21

  于淑健先生(2013:17)《敦煌古佚和疑伪经词语新探》(以下简称《新探》)认为:“‘津’,是程度副词,‘津通’义即畅通、畅达。”我们认为从《新探》所举书证,可以看出“津通”中的“津”并非程度副词,而是其常义“济渡”。“津通”,是“济渡,通达”之义,而不是《新探》所言“畅通、畅达”义。

  “津通”一词,并非仅见于敦煌疑伪经,汉译佛典中习见,如:唐·道宣撰《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卷一:“夫律海冲深,津通万象。虽包含无外而不宿死户,腾岳波云而潮不过限。”句中的“津通万象”中的“津通”,唐大觉撰《四分律行事钞批》卷三:“《论语》云:‘子路问津。’郑玄注云‘津者,济度之处也。济云:‘其津既是济度之处者将喻此戒,亦是济度众生至成佛道,皆从戒中过度而得通达至于彼岸,故曰津通也。’”唐大觉撰《四分律行事钞批》卷一:“津通万像者,津,润也,亦度之义。谓如大海津及无边,为一切人物济度之处,律仪亦尔。慈津及尘沙之境,为润众生之芽,涉生死流,到涅盘之岸济度之处,故曰津通万像。”从佛经注疏对“津通”的阐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津”就是其常义“济度”。“津通万象”即“通达万象”,济渡、通达谓之“津通”。

  认为佛经文献中“津”有高级程度副词用法,并非于淑健先生的发明,李维琦先生(1999:88;2004:171)最早提出“津”有高级程度副词用法。他认为:“‘津’表示高级的程度副词,非常之义。‘津黑’,犹如我们所说的‘墨黑’,‘津腻’,即是‘非常滑腻’,‘津悟’就是‘彻悟’之义。”其后,支持该观点的学者还探讨了“津”的程度副词“特、深”义的来源,认为“津”之所以有此义,是因为“津”与“精”音近所致,“精”可以用作程度副词,所以“津”也可以用作程度副词。也有一些学者对此提出怀疑,如董志翘先生(1999:45)认为:“‘津’被认为是‘表示高级的程度副词’值得商榷。一般说来,程度副词可以修饰大多数形容词,而从李先生所举的例子中的‘津腻’、‘津黑’来看,它仅能修饰‘腻’、‘黑’两个,说服力较差。另外今天山东冠县尚有‘油津津’的说法。故疑其是表情态的形容词。”但于淑健先生(2013:17)《新探》又反驳了董志翘先生的观点,他认为:“今谓从单音节的‘津’可同时修饰动词和形容词而不能修饰名词的功能来看,似还是划归程度副词较妥。”进而他认为“津通”与“津黑”、“津腻”、“津悟”相类,“津通”义即“畅通、畅达”。

  我们认为董志翘先生疑“津”非高级的程度副词,所疑甚是。“津悟”、“津腻”、“津黑”、“津染”中的“津”并非表高级的程度副词,而仍是其常用意义。

   “津悟”,李维琦先生(2004:172)言:“津悟,即觉悟,对于佛理之彻悟。”然其后也言:“‘津悟’中的‘津’是什么意思,疑未能明,或者‘指达到彼岸之渡口’,‘津悟’,指达于彼岸之途径之觉悟,不是一般的觉悟。”我们认为李维琦先生的补充甚确,“津悟”中的“津”并不是高级程度副词,而仍然是其本义“济渡之处”。不过佛教将其抽象化而已,即是指达于彼岸的渡口,也是由此达彼义。

  “津腻”,李维琦、于淑健等先生认为“津腻”的“津”是高级程度副词,“津腻”就是指非常滑腻。从以上几个例句看,释“津腻”为“非常滑腻”显然是说不通的,此处“津”是其常义“津液、粘液”之义。

  “津黑”,姚秦·鸠摩罗什译《禅秘要法经》卷上:“佛告阿难:观第二白骨竟已,复当更教系念法。系念法者,先当系心着左足大指上。一心谛观足大指,使肉青黑津膩,犹如日光炙于肥肉。……见一室内,满中津黑,犹如日光炙于肥肉,如屎尿聚。”句中“津黑”出现的语境与“青黑津腻”完全一致,故“津黑”即“津润而色黑”。“津黑”也可以说成“黑而津”,如:《周礼·地官·大司徒》:“二曰川泽,其动物宜鳞物,其植物宜膏物,其民黑而津。”郑玄注:“津,润也。”贾公彦疏:“云津润也者,以其民居泽近水,故有津润;入水见日即黑,故民黑津也。”孙诒让正义曰:“物有津液则润泽,故人之润泽者亦谓之津。”《玉篇·水部》亦曰:“津,润也。”“津”的湿润,潮湿义,方言里习见,如“汗津津”、“油津津”、“津津拉拉”等。

  “津染”,李维琦先生所引书证为南朝陈真谛译《佛阿毘昙经出家相品》卷二:“世尊种种知者见者,如来应供正遍知,诃责淫欲堀室。淫欲津染,淫欲究竟贪著,极贪著耽染堀室,究竟无穷。”李维琦先生释“淫欲津染”为“极为淫欲所浸染”。我们认为“津”有“润泽”之义,“润泽”则“浸染”,“津染”即“浸染”之义。 “淫欲津染,淫欲究竟贪著,极贪著耽染堀室”是言:“淫欲浸润滋染,淫欲至极就会贪恋,极度贪恋,就会沉迷欢娱之地。”这样理解方文通义顺。

  综上,我们认为“津通”中的“津”并不是程度副词,“津通”也非畅达之义,而是“济度、通达”义,“津悟”即“济度至彼岸之觉悟”,其中的“津”也是“济度”义。“津黑”、“津腻”、“津染”中的“津”皆非高级程度副词,“津黑”就是“津润而色黑”,“津腻”是“体液、粘液滑腻”义,“津染”是“浸润、浸染”之义。

  参考文献

  董志翘 陈文杰 1999 《读李维琦先生近作〈佛经续释词〉》,《古汉语研究》第2期。

  李维琦 1999 《佛经续释词》,岳麓书院。

  李维琦 2004 《佛经词语汇释》,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

  于淑健 2013 《敦煌古佚和疑伪经词语新探》,《语言研究》第3期。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16年第2期)

  作者简介

  张春雷,1978年生,南阳师范学院文史学院副教授。先后在新疆大学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专业和南京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字学专业就读,获硕士、博士学位,曾在浙江大学中国古典文献学专业做博士后。一直致力于中古汉语和佛经语言的研究,在《中国语文》《语言研究》《宗教学研究》等专业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30多篇。主持国家社科项目1项,教育部社科项目1项,全国古籍整理项目1项,入选河南省高等学校青年骨干教师培养计划、河南省高校科技创新人才支持计划(人文社科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