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甩”字的形音义考》摘要

作者:曾良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04-07

  “甩”字晚出,“甩”的构形是“串”的变形。在中古汉语时期,“串”与“贯”为同词异体,《说文》作“毌”。段注:“后有串字、有丳字,皆毌之变也。”“串”的形体可变为“”,清顾禄《清嘉録》卷三“纸锭”条:“土俗家祭、墓祭皆焚化纸锭,纸以白阡,切而为陌,俗呼白纸锭,有满金、直之分,以金银纸箔糊成。其有挂于墓者,则彩笺剪长缕,俗呼挂钱,亦曰挂墓。”案语云:“又《昆新合志》云:楮锭有剪长缕者,名挂钱,俗云挂墓。钱唐姚春漪诗注:音环去声,杭州土音也。吴人亦谓背负物曰”“直”即直串。将“”读环去声,或写作“贯”“掼”,义同。从字形上说,由“”讹变为“甩”,读音不变。《通俗编》云:“弃掷曰甩,一作,环去声,俱见《智灯难字》。”吴连生等编《吴方言词典》“”字:“篮子、桶等可以手提的部分。《定海县志》:‘凡物之襻以便手提者俗多曰。’又如:菜篮;水桶;茶壶;马桶。”从字形的构意上看,“”“甩”是“串”的形变也很有理据。如篮子的提手称之“篮甩”,提手就是贯串篮子的两边。《白茅堂集》卷四十三顾景星《徐文长遗事二条》:“其后御史欲出文长,虑狱辞久具,一老吏云:改‘用玍’作‘甩玍’,便属误杀。盖俗书抛作‘甩’也。文长遂得出。入出皆一俗字,甚矣,俗书之弊也。”而表示拋、扔意义的“串”“”“甩”(音贯)在古籍文献中通常写作“掼”字为多。“甩”的字形变化轨迹为:串→→甩。 

  文献中有“甩”字音贯的。明末毛氏汲古阁刻本《六十种曲》午集《飞丸记》第五出:“烹风先吃一大瓯,嗄酒奉来盐鸭蛋。鸡又肥,肉又烂,鹿脯羊羔酱油蘸。主人意思忒殷勤,劝酒花娇两傍站。眼底行来步步娇,耳边唱的声声慢。满盆五只口里喊,两谎三枚手中甩。”从“甩”与“蛋”、“烂”、“蘸”、“站”、“慢”押韵来看,“甩”字音义同“掼”无疑。吴语区“甩”字直至今天仍音贯。“串”“甩”字音贯是较古的读音,古籍中还有“丳”“串”混同的问题。正规字书对“串”、“丳”有区别,宋郭忠恕《佩觹》卷下:“丳串:上初限翻,炙肉丳。下古患翻,穿也。”从古籍大量语料看,“串”“丳”在社会上的实际使用是相混的,前文段注认为“串”“丳”皆毌之变。《可洪音义》卷十一“铁串”条:“初眼反,正作丳。”伯2176《妙法莲華经玄赞》卷六:“又如炙魚,以大铁丳,从下贯之,彻顶而出,返覆而炙。”“丳”字,《大正藏》本作“串”。“串”字有初限反和音钏的读音。

  “甩”为什么后世会音升摆切呢?或许可以推理为借表示弃掷的“甩”训读作“摔”;但我更倾向于“甩”字音摔跟“串”音穿有关。今仍有不少方言“串”与“拴”、“栓”同音。章太炎《新方言》卷五:“《尔雅》:‘植谓之传,传谓之突。’郭璞曰:‘户持锁植也。’见《埤苍》。音变传作丳、串、,《通俗文》:门键曰丳;串,门串也。(《一切经音义》引。),关门机。(《广韵》引。)今惠潮嘉应之客籍谓门之横关为串,音如穿。(串本音贯,而今多读为穿。)馀通曰,从《广韵》作数还切。”“串”字《洪武正韵》枢绢切,《篇海类编·丨部》“串”字:“又枢绢切,音钏,贯~。”“枢”中古本是昌母字,但北方话例外变化为声母sh,枢绢切可能会切出“”(栓)的读音,则“”与“串”音同。故“串”可音闩。一些方俗读音失去鼻音韵尾,则音shuai,这样,“甩”与“摔”同音,故借“甩”字来表示摔动、抛摔等的意思。同样的原理,“串”“甩”音贯时,失去鼻音韵尾则为挎篮子的“挎”。

  我们以具体文献为例考察一下字词的对应关系。《大正藏》本《摩诃僧祗律》卷三一:“复有持黑绳络囊,以杖串肩上而行,为世人所嫌。”“串”字,校勘记曰:宋、元、明、宫本作“掼”。此“串”或“掼”异字同词,就是前文所谓“吴人亦谓背负物曰”。现代汉语的“挎包”、“挎篮子”,“挎”应该就是来自“掼”。或作“擐”,《大正藏》本《经律异相》卷二十九《镜面王欲起新殿一》:“大臣试王,将一猕猴,与着衣服,作革囊盛之,串其肩上,将到王前。”校勘记曰:“串”,宋本、元本、明本、宫本作“擐”。“串”“擐”义同,谓挂、搭。“擐”有音古患切,与“串”“贯”同音。

  “串”、“贯”、“掼”还可表示穿着、穿上的意思。敦煌变文《舜子变》有“串著身上”,《不空罥索神变真言经》卷十四:“我常加以大悲精进坚固甲冑,为掼被身。”《慧琳音义》释此“为掼”条云:“关患反,《考声》云:掼,穿,穿衣也。《说文》作擐,擐甲执兵也。从手睘声也。经文从心作惯,是惯习义,非经意也。”明清小说有“顶盔贯甲”。“串”除了音贯,至少“串”在唐代还可以俗读与“钏”同音。《篇海类编》“穿”字:“又去声音钏,贯也,亦作串。”明圆编《古尊宿禅师语录》卷三:“‘会得睹星悟处,始可谓众生受佛戒,即入诸佛位,位同大觉,己即是真佛子;脱或未然,’以拂子击香几,云:‘狂猱勉自挎衣帽,究竟原非相好身。’下座。”这个“挎”即“掼”一声之转,表示穿、戴。

  古籍中也有“挎”表示用力掷抛的语例,即是“掼”字而失去鼻音韵尾。关汉卿《西蜀梦》第二折:“古城下刀诛蔡阳,石亭驿手挎袁襄。”此例“挎”字作“掼”用,表示摔的意思。可比较下面例子:元杂剧无名氏《诸葛亮博望烧屯》第二折:“我得胜定掌军师印,我不拿住不姓张,赁着这马壮人强,我也曾鞭督邮魂飘荡,石亭驿里摔袁祥。”《汇音宝鉴》中的“甩”音“桧上声”,即“掼”失去鼻音韵尾。因为“甩”字表示词“摔”的音义是个晚出字形,较早有“撒”、“洒”、“攦”、“躧”、“摔”等多种俗写字形。《警世通言·俞伯牙摔琴謝知音》“躧去泥水”是指甩去泥水。《警世通言·王安石三难苏学士》:“不多时,相府中有一少年人,年方弱冠,戴缠鬃大帽,穿青绢直摆,攦手洋洋,出府下阶。”“攦”是俗字,因跟手有关系,故“躧”字改旁为“攦”。

  通语中拋、扔这个意思近代汉语可写作“摔”、“灑”、“躧”、“攦”、“榱”等,明清以后俗写作“甩”。“甩”的构形本是“串”的变形,最初“串”与“贯”为同词异体。取贯串义到今还有“桶甩”、“箱甩(鏆)”的说法;因“掼”与“串”“甩”音同,则“甩”又有用作抛、扔义的。“丳”往往写作“串”字,“串”又用作“拴”、“”,音数还反,失去鼻音韵尾为升摆反,在通语中,字形“甩”明清以后普遍用作表示抛掷义。从声调上看,现代汉语“摔”(shuāi)和“甩”(shuǎi)分别属于阴平和上声;近代汉语中臧懋循《元曲选》“摔”音洒、音升摆切,我估计“甩”字音数还反失去鼻音则会读平声。从《语言自迩集》看,其附录《北京话字音表》“摔”(shuai)字列了阴平和上声两读(506页);第七章《声调练习》举上声的“摔”,例句为“摔东西”(339页、387页)。说明19世纪中期的北京话阴平和上声均可写作“摔”字。现代汉语普通话则对“摔”、“甩”二字声调读法有了明确分工,或者说硬性的规定,前者读阴平,后者读上声。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16年第1期

  作者简介

  曾良,安徽大学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安徽省皖江学者,兼任中国训诂学研究会理事、敦煌吐鲁番学会理事、安徽省语言学会常务理事等职。1997年毕业于杭州大学(今浙江大学)中文系,获博士学位。曾任教江西大学(南昌大学)中文系、厦门大学中文系。主要研究领域汉语史和敦煌学。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