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领主属宾式的句法来源和句式意义的嬗变》摘要

作者:洪波、卢玉亮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06-23

  本文通过历史考察,指出“王冕死了父亲”这类领主属宾句在句法上导源于使动句,原本是领属使动句的一个语义小类——无意领属使动句。经过演化,该句式的致使义被抑制,而受影响义得到凸显,成为专门表达“受损致使”的构式。下面逐一分析其句法和语义演变过程。

  1.领主属宾句不可能导源于存现句

  领主属宾句导源于存现句的观点与汉语历史发展事实不符。汉语领主属宾句在《尚书》《周易》中就可以见到,例如:

  (1)a. 非天夭民,民中绝命。(《尚书·高宗肜日》)

       b. 九四,鼎折足。(《周易·鼎卦九四爻辞》)

  而存现句即使把“有”“无”句也算进来,也要到战国时期才产生,而其他动词构成的典型存现句则是西汉以后才产生的。

  2.领主属宾式导源于使动句式

  2.1 从已有研究成果看,刘晓林(2007)已注意到领主属宾句在句法上可能跟使动句有关联。熊仲儒(2012)站在现代汉语角度,明确提出领属性致使句,认为领主属宾句具有致使义。

  2.2 从逻辑和语言事实来看,着眼于使动句的致使主体(causer,下文统称为致事)与致使对象(causee,下文统称为役事)之间是否具有“稳定的”领属关系,可以将使动句分为非领属使动句和领属使动句两类,例如:

  (2)a. 将仲子兮,无踰我墙,无折我树桑。(《诗经·郑风·将仲子》)

       b. 也,固吾罪当之,不可奈何。(《韩非子·外储说左下》)

  2.3 从构形形态上看,先秦文献中,凡自动形式与使动形式相区分的动词,在领主属宾式中都用使动形式。例如:

  (3)九四,鼎折足。(《周易·鼎卦九四爻辞》)《经典释文》:“折,之舌反。”按:“折”自动词是浊声母,变读为清声母是使动词。

  2.4 从现代汉语语感和句式变换来看,表示状态义、状态改变义和消失义的领主属宾式大多有着或隐或显的致使(操控/责任)义。

   有的领主属宾式直觉解读是受影响义,但隐含有致使(责任)义,为了凸显其致使(责任)义,可变换为“把”字句或者增添相关语境。例如:

  (4)他崴了脚/他把脚崴了/走路不长眼睛,没走几步就崴了脚

   有的领主属宾式直觉解读是致使(操控)义:

  (5)学生则要端正学习态度,好好学习,不辜负希望工程的期望。(CCL语料库)

  2.5 从跨语言事实看,受损性领属致使构式(adversity causative construction)用使动句法不是汉语特有的现象,在英语、日语、泰语等语言里都有同类构式。

   综上可知,汉语领主属宾句原本是使动句的一个小类,句法上直接来源于使动句的句法框架;致使义是领主属宾句的原初句式意义,领事主语的原型语义角色是致事(causer)。

  3.汉语使动句的不同类型及其语义差异

  3.1 汉语使动句的不同类型

  着眼于使动句的致事是否有意识或有目的地导致某种事态的发生,可以将使动句分为有意致使和无意致使两类,非领属使动和领属使动均可作此划分,这样使动句就可以得到以下四种类型:

  (6) A. 有意非领属使动:晋败秦师于崤。(《左传·僖公三十一年》)

  B. 有意领属使动:今王破卒散兵,以奉骑射,臣恐其攻获之利,不如所失之费也。(《战国策·赵策二》)

  C. 无意非领属使动:赫赫宗周,褒姒烕之。(《诗经·小雅·正月》)

  D. 无意领属使动:也,固吾罪当之,不可奈何。(《韩非子·外储说左下》)

  3.2 不同类型使动句的语义差别

  上述四种类型使动句按照其内部语义关系的不同可重新表述如下:

  (7)A. 致事(操控者) + V(有意致使) + 役事

  B. 致事(操控者)/领有者(受影响者)+ V(有意致使)+ 役事/被领有者

  C. 致事(责任者)+ V(无意致使) + 役事

  D. 致事(责任者)/领有者(受影响者)+ V(无意致使)+ 役事/被领有者

  4.两类领属使动句的不同语义凸显策略与句式意义的嬗变

  BD两类皆为领主属宾式,致事主语都具有三种语义角色,即:致使者(在B类中具体化为操控者,在D类中具体化为责任者)、领有者和受影响者。其中领有者和受影响者之间具有依存关系,可以合而为一,因此BD两类领属使动句就可以简化为下面两种下位类型:

  (8)B'. 致事(操控者)/受影响者+动词(有意致使)+役事

  D'. 致事(责任者)/受影响者+动词(无意致使)+役事

  根据主语语义角色的不同,句式内部就存在两种语义关系:致使关系和受影响关系。在具体语境中则存在着凸显致使关系还是凸显受影响关系这两种选择策略。选择前者,则致事主语的操控者或责任者角色随之而凸显;选择后者,则致事主语的受影响者角色也随之而得到凸显。

  4.1 B'类领属使动句的语义凸显策略

  B'类领属使动句由于是有意致使,致事对致使性事件具有操控性和目的性,其直觉解读就是致使关系,这类领主属宾句基本上以凸显致使关系中的操控关系和致事的操控者角色为策略,表现为在具体语境中往往有表示目的、原因或手段的语句存在。例如:(9)王破卒散兵以奉骑射。(《战国策·赵策二》)

  4.2 D'类领属使动句的语义凸显策略

  D'类领主属宾句两种语义凸显策略基本上都存在。不过,由于D'类领属使动句是无意致使,致事主语对致使性事件不具有操控性,而只是责任者,其直觉解读一般都是受影响关系,如果要凸显致使关系和致事的责任者角色,就需要有更多的语境(大多是详细描述致事的某些过失的语句)支持。例如:

  (10)臧与谷,二人相与牧羊,而俱亡其羊。问臧奚事,则挟策读书;问谷奚事,则博塞以游。二人者,事业不同,其于亡羊均也。(《庄子·骈拇》)

  D'类领属使动句凸显受影响关系在古代汉语里就很常见,至今犹然。例如:

  (11)a. 老臣病足,曾不能疾走,不得见久矣。……”(《战国策·赵策四》)

  b. 青面兽杨志崴了脚,跑不过刘跃进。(CCL语料库)

  B'D'两类虽然都是领属使动句,但由于各自的直觉解读和常态凸显选择不同,逐渐分化为两种构式,B'类构式的致使义逐渐惯常化,而受影响义被完全抑制,成为专门表达致使义的构式;D'类构式的受影响义逐渐惯常化,致使义被完全抑制,逐渐成为专门表达受影响义的“受损致使”构式。

  4.3 B'类领主属宾式致使义的惯常化

  B'类构式致使义惯常化的突出表现是排斥受影响义的直觉解读,如:

  (12)1999年考试时,我端正了态度,认真对待,结果顺利过关。(CCL语料库)

  此例通过“结果顺利过关”来凸显“我端正了态度”的受影响关系,但这个句子本身的直觉解读仍然是致使义,即“我使我的态度端正了”。

  4.4 D'类领主属宾式受影响义的惯常化

  D'类构式受影响义惯常化的表征之一是受影响义的直觉解读;表征之二是死亡义动词的进入。据帅志嵩(2008),死亡义动词是在中古晚期开始进入D'类构式的,也就是说“王冕死了父亲”这种句子在中古时期就产生了,例如:(13)王戎丧儿万子,山简往省之,王悲不自胜。(《世说新语·伤逝》);表征之三是分化策略的运用。元明以后,“把”字句成为表达致使义的一种重要构式,D'类领主属宾构式如果要表达致使义,则通过变换为“把”字句来实现。例如:(14)贾老儿既把个大儿子死了,这二儿子便成了个宝贝,书也不教他念了。(《老残游记·十五回》);表征之四,如果要表达受影响义,首选此构式,甚至不能转换为非领主属宾式的其他构式。

  以上四方面的表征表明,从中古时期开始,D'类构式已经朝着专门表达受损性影响义方向发展,到近现代汉语里,D'类构式已经成为一种专门表达受损性影响义的受损致使构式。“王戎丧儿万子”和“王冕死了父亲”这类句子正是D'类构式表达受损性影响义的典型事例。

  5.结语

  B'D'两类领主属宾句原本都是使动句的组成部分,由于致事主语语义角色凸显和句式语义关系直觉解读的不同,导致这两类句式发生了分化,各自经历了一个构式演变的过程。B'类在演变的过程中受影响义被完全抑制,成为专门表达致使义的构式;D'类在演化的过程中致使义被完全抑制,成为专门表达受损性影响义的受损致使构式。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16年第6期

  作者简介:

  洪波,1960年出生,安徽庐江人,现为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博导。主要从事汉语历史语法研究、语言接触研究和汉藏语历史比较研究,著有《坚果集——汉台语锥指》《汉语历史语法研究》等,发表学术论文60余篇,主持各类项目10余项,现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境内语言语法化词库建设”(2015年,项目编号:15ZDB100)。

  卢玉亮,1986年出生,安徽和县人,现为首都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字学博士研究生,攻读方向为汉语历史语法,已发表学术论文3篇。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