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量词重叠的句法》摘要

作者:隋娜 胡建华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07-21

  本文研究汉语量词重叠的句法机制。我们秉承胡建华(2009)提出的新描写主义精神(另见胡建华,2016;李汝亚,2008),在形式句法视角下对于量词重叠式的语义和句法表现进行了微观刻画和描写。我们的研究显示,将量词重叠式定性为汉语的复数形态(如Zhang,2013)不能准确的覆盖汉语量词重叠式的语义和句法分布的事实。

  Zhang(2013)认为量词重叠式为(多量)复数形态,但其语法化程度不高,是有缺陷的(defective),因而需要量化副词“都”或存在量化词“一”的允准。我们将量词重叠式置于特定的句法环境测试后发现:一方面有些量词重叠式不需要量化词的允准,见例(2);另一方面在有些情况下“都”或“一”不能够允准量词重叠式,见例句(1)、(3)。(2)显示“都”出现时句子反而不合法。这说明Zhang(2013)提出的量化词允准条件既不是必要条件,也不是充分条件。

  (1)a. *一个个学生有自己的网页。 b. *一门门功课考了100分。

  (2)股股蒸汽(*都)从机器喷了出来。

  (3)a. *条条的伤疤都在流血。 b. 每个人的房间都很宽敞。

  量词重叠式可以独立做论元,在分布上表现出主宾语不对称性(朱德熙,1982),在宾语位置上的限制尤为复杂,如下例句所示:

  (4)a. *个都到了。 b. 个个都到了。 c. *通知个个。(朱德熙,1982:26)

  (5)a. *桌子上放着本本书。 b. *河里游着只只鸭子。 c. *屋里站着个个学生。

  (6)a. 河上漂着朵朵莲花。 b. 门前挂着串串辣椒。

  而通常复数或多量复数的名词短语在分布上并未表现出同样的分布限制:

  (7)a. Three books are on the table. b. I have three books.

  (8)

  a. There are bottles of wine in the cellar.

  b. Student after student visited the professor on Monday.

  c. Jon washed plate after plate for hours after the party.

  (9)a. 孩子们都很高兴。 b. 小张终于看到了日夜思念的孩子们。

根据胡建华(2013)对于词法结构的设想,我们假设汉语量词有两种词法结构,一种在词法中是简单结构,如“个、斤”等;另一种在词法中是复杂结构,由一个名词性的内核N合并功能性成分Cl生成,如 “碗、群、阵”等。
本文认为,AA式重叠是汉语的一种量化操作,可以作用于不同的语类,在不同的语法阶段进行。AA重叠操作在句法中作用于量词,生成量词重叠式,如“个个”、“本本”等;在词法中作用于名词性内核,生成述谓短语,如“阵阵”等。
也就是说,“个个”和“阵阵”的生成方式不同,属性不同。“阵阵”是述谓短语。证据之一是它可以通过连词“而且”与形容词重叠式并列,而“个个”等量词重叠式则不能。汉语的连词“而且”与“和”的性质有所不同,前者连接两个谓词性成分,后者连接两个名词性成分(贺川生、蒋严,2011)。

  (10)a. 阵阵的而且凉凉的风 b. *阵阵的和凉凉的风

  (11)a. 傍晚时分,海上的风阵阵的(而且)凉凉的。b. *傍晚时分,海上的风阵阵的和凉凉的。

  (12)*个个而且高高学生都通过了跳高测试。

  “阵阵”等述谓短语可以做谓语,而“个个”等量词重叠式不能做谓语:

  (13)a. 凉风阵阵。 b. 白云朵朵。

  (14)a.*学生个个。 b.*书本本。

  与名词搭配时,述谓短语、量词重叠式与名词之间在结构上的关系不同:前者是名词的修饰语,中间可插入修饰语标记“的”,这与形容词重叠式的表现相同;而后者不是修饰语,用形式句法的术语来说,它是名词短语扩展投射的功能性成分,因而与名词之间不能插入修饰语标记“的”,这与同为功能性成分的量词简单式表现相同:

  (15)a. 阵阵(的)微风 b. 白白的云

  (16)a. 个个(*的)学生 b. 五本(*的)书

  按照本文的分析,当量词在词法中为复杂结构时,AA重叠操作产生两种结果:量词重叠式或述谓短语。也就是说,我们表面上看到的“层层”、“阵阵”、“朵朵”等,可能是性质不同的两种成分。量词重叠式可以独立做论元,与名词之间可以插入“的”,如例句(17)所示。述谓短语不能独立做论元,与名词之间可以插入“的”,分别如例句(18)和(15)所示。

  (17)

  a. (我上午用彩纸做了五朵花,)朵朵都是玫瑰花的样子。

  b. (我上午用彩纸做了五朵花)朵朵(*的)花都是玫瑰花的样子。

  (18)a. *(蒸汽,)股股从机器里喷了出来。 b. *墙上挂着盏盏。

  当量词在词法中为简单结构时,AA重叠操作的结果只能产生量词重叠式,不能产生述谓短语。刘丹青(1995)认为量词重叠式“有话题性这一语用特性”,在此观点基础上,本文进一步假设量词重叠式带有[TOP]特征,因而只能出现在可以核查[TOP]特征的位置,如话题、次话题和兼语位置(徐烈炯、刘丹青1998),不能出现于宾语位置。

  (19)a. *我批评了个个学生。 b. 个个学生,我都批评了。

  (20)a. *桌子上放着本本书。 b. *河里游着只只鸭子。 c. *屋里站着个个学生。

  (21)a. 我啊,门门功课啊,这次大考都考了100分。 b. 我打算本本书都包上封皮儿。(刘探宙p.c.)

  但是述谓短语不带有[TOP]特征,因此可以出现在主宾语位置。

  (22)a. 天上飘着朵朵白云。 b. 门前挂着串串辣椒。 c. 水上飘着朵朵莲花。

  (23)a. 股股蒸汽从机器喷了出来。 b. 朵朵鲜花迎风绽放。

  量词重叠式是名词短语扩展投射的功能性成分,与全称量化词“每”、指示词“这、那”等在结构上的位置一样,这些成分会争抢同一个位置,因而都不能共现。而述谓短语是名词的修饰成分,不存在同样的问题。事实显示,述谓短语可以与“这、那”共现。

  (24)a. *这个个学生 b. *每个个学生 c. *这每个学生 d. *这每个个学生

  (25)

  a. 看着门上那串串(的)辣椒,老张心里非常高兴。

  b. 我最喜欢看傍晚那片片(的)红霞。

  从结构上看述谓短语应该可以与全称量化词“每”共现,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26)a. *每串串(的)辣椒 b.*三片片(的)晚霞

  我们认为这是由语义冲突引起的。形容词重叠式“层层叠叠”修饰名词时,同样不能与“每”或数词搭配。述谓短语不能与量词副词“都”搭配,其道理相同:

  (27)(*每/*三)层层叠叠的叶子

  (28)a. 股股蒸汽(*都)从机器喷了出来。 b. 朵朵鲜花(*都)迎风绽放。

  本文认为量词重叠式纷繁复杂的限制根源于汉语量词的词汇结构差异以及AA式重叠操作可以在不同的语法层次进行。量词重叠在句法中进行,同时作用于句法结构的语法关系层和话语层,与动词重叠具有平行的表现(隋娜、胡建华,2016)。述谓短语与形容词重叠一样,在词法中进行。在语义上,量词、动词、形容词重叠都不是纯粹的量化手段,或者带有话题特征,或者带有情态、语气特征,或者带有情状义。

  主要参考文献

  贺川生、蒋严 2011 《“XP+的”结构的名词性及“的”的语义功能》,《当代语言学》第1期。

  胡建华 2009 《焦点与量化》,程工、刘丹青主编,《汉语的形式与功能》,商务印书馆。

  胡建华 2013 《句法对称与名动均衡:从语义密度和传染性看实词》,《当代语言学》第1期。

  胡建华 2016 《论元的分布和选择——走向新描写主义》,2016年12月29日北京大学讲座,北京。

  李汝亚 2008 《似与不似之间:英汉语略谓结构之比较》,《外国语》第6期。

  刘丹青 1995 《语义优先还是语用优先——汉语语法学体系建设断想》,《语文研究》第2期。

  隋娜、胡建华 2016《动词重叠的句法》,《当代语言学》第3期。

  徐烈炯、刘丹青 1998 《话题的结构与功能》,上海教育出版社。

  朱德熙 1982 《语法讲义》,商务印书馆。

  Zhang, Niina Ning 2013. Classifier structures in Mandarin Chinese. Berlin: Walter de Gruyter.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17年第1期

  作者简介

  隋娜,博士,曲阜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讲师,硕士生导师。主要研究领域为句法学、语义学、儿童语言获得。论文发表于《中国语文》《当代语言学》《现代外语》等刊物。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1项,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青年基金项目1项。

  胡建华,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语言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当代语言学》杂志主编,国际中国语学会执行秘书长。主要研究方向为形式句法学、语义学、理论语言学、演化句法学、儿童语言获得与认知发展。中文论文发表于《中国语文》《世界汉语教学》《当代语言学》《外语教学与研究》《外国语》《现代外语》《语言科学》等刊物;英文论文发表于The Linguistic Review、Linguistics、Journal of Pragmatics、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hinese Linguistics等刊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