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现代汉语动结式复合词的语序及相关问题》摘要

作者:程工、杨大然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09-22

  01 动结式复合词的语序与底层结构

  动结式复合词指“跑累、晒死”这样“活动+结果”的结构,在现代汉语、日语、朝语等语言中使用频繁。它有一个引人注目的现象,即表示活动的成分在线性顺序上总是先于由其所导致的事件或状态的成分。对此,既有研究主要有两种解释的路径。一是设置时间临摹条件,规定动词在表层线性顺序上必须直接反映事件的时间关系,二是设置句法移位的方向,让表结果的成分嫁接到表活动成分的右端。对相关语料的细致分析表明,这两种路径在概念和经验两个方面都有不足。

  现有研究证明,广泛存在于很多语言的连动式也采用“活动+结果”的语序,并与动结式复合词在很多关键的特性上具有平行性。我们假定它们具有相同的底层句法结构,两者的差异是由不同的推导方式造成的。这一思路意味着对词库论分析法的扬弃,因为连动结构的句法-形态性质无法通过构词规则在词库里获得,更不可能将它与动结式复合词进行统一处理。

  从跨语言角度看,含动结式复合词的语言数量要远少于允许连动结构的语言,那为什么不是所有的连动结构都有相应的动词性复合词?Williams(2008)对此的解释是,在VO类语言的结果结构中,如果表示结果的成分“尺寸(size)”很小,其基本语序是“活动-结果-宾语”(即动结式复合词-宾语),“活动-宾语-结果”(即分离式动结结构)作为非基本语序也可以存在。反之,如果表结果的成分尺寸很大,动结式复合词就不可能存在。判断成分尺寸的标准是看它能否受副词修饰:不能受副词修饰的是小尺寸,能受副词修饰的则是大尺寸。

  我们观察到,汉语动结式复合词中表结果的成分体现出小尺寸特征,有几点证据:

  一是结果成分不能受副词修饰。如:

  (1) 

  a. 他们跑累了。 

  b. *他们跑很累了。 

  二是从分离式动结式的角度讲,无论是古汉语还是现代南方方言中,结果部分均受严格限制。例如,在上海话和宁波话里,分离式动结式的宾语仅限于单音节的,且不能受副词修饰,如:

  (2) 

  a. 烧伊酥、敲伊碎、钉伊牢(上海话) 

  b. *烧伊老酥、*敲伊很碎、*钉伊太牢 

  (3) 

  a. 侬一眼花生吃其掉。(宁波话) 

  b. ??侬一眼花生吃其拉掉。 

  三是汉语动结式复合词中表结果的成分不能重叠并展示不同的意义或格式,或独立地与“起来”等测试成分共现。如:

  (4)a. *拧干干毛巾、*踢伤伤队友、*打散散敌人 

  以上证据表明,动结式复合词表结果成分的语类特征模糊,即无法确定该成分是动词还是形容词,这一特性在分离式动结结构中有同样体现。

  在分布式形态学里,语类归属不明的成分被确定为词根,其语类由定类语素赋予,或者从其句法结构位置获取。据此我们认为,动结式中表结果的成分是一个词根(√)。在此基础上,我们提出,动结式复合词的V1和V2均不能单独表达某个活动导致某个结果的语义,动结式作为一个复杂谓语,包含两个子事件,前一个动词V1表示活动,它以一个表示结果/状态变化的事件为补足语(vP)。该补足语包含一个没有语音实现的轻动词(v)核心“变化(BEC)”,BEC直接跟表结果的词根合并。vP的标志语位置由内论元填充,一般被诠释为客事(theme)。如下图所示:

   

  02 动结式复合词的形态推导 

  基于分布式形态学,我们认为动结式复合词是在如(5)所示的底层结构的基础上,在句法后阶段,即在向音系式的推导过程中,以形态合并方式结合到一起的,如下图所示:

   

  在(6)中,如发生形态合并,即v’(v+√开)移位嫁接到V1节点,则形成复合词(“吹开了门”);如不发生该操作,则呈现分离式结果结构的表层结构(“吹门开了”),这就是动结式复合词和相应分离式动结结构的一个统一分析模式。

  之所以认为动结式复合词是形态而非句法操作的结果,是因为:首先,这种复合不具有语义效应。其次,动结式与韵律结构的关系密切,不仅其出现和发展与汉语音节结构从双莫拉到双音节的演变密切相关,而且受韵律条件的严格制约。另外,跨语言证据表明,音系是结果式能否复合的重要成因之一。

  更具体地说,形成动结式复合词的形态操作是复合,即相邻或相近的自由语素在音系上融为一体的操作。原因如下:第一,复合结合的是自由语素,这与动结式的情况相符。第二,复合允许跨越语类不同的成分,而实现相同成分的结合。第三,复合允许成分发生语音变化。第四,对本文而言,复合最重要的特点是它通常维持原有语序。总体上看,复合是对句法结构的一种重新分析(reanalysis),而重新分析是语言变化最重要的机制之一,有合适的结构基础(如小尺寸)和触发因素(如双音化)即有可能发生,并不一定旨在构造词语。

  03 总结 

  本文以分布式形态学为理论框架,对汉语动结式复合词进行了重新审视。首先,我们对它的底层结构进行了新的分析。我们借鉴了基于事件结构的分析途径,认为汉语动结式复合词与其他类型的结果式一样,是一个复杂结构,包括活动和结果两个部分,前者是核心,后者是其补足语。结果部分包含一个表示变化的轻动词BEC。与既有分析不同,我们的目标是找出动结式复合词与相应的连动结构所共有的底层结构,以期实现对两者的统一处理。在Williams(2008)的启发下,我们发现无论是动结式复合词,还是分离式动结结构,表结果的成分均表现出小尺寸结构的特点。根据分布式形态学所持的句法决定语类假说,我们断定该成分是一个词根,而词根是没有语类特征的。在此基础上,我们认为动结式复合词(包括分离式动结结构)底层的结果部分以轻动词BEC为核心,以表结果的词根为补足语,其标志语可由一个内论元填充,如(5)所示。 

  其次,本文为动结式的形态推导提出了一个新的分析方案。与主流的基于句法操作的分析不同,我们认为该类复合词的形成不产生语义效应,只与音系诠释相关,因而是形态而非句法操作的结果。根据分布式形态学,形态操作发生在句法操作之后,是对句法输出的改造。以此为背景,我们提出的推导模式是:如发生形态合并,即v’(v+√开)移位嫁接到V1节点,则形成复合词(见(6));如不发生该操作,则呈现分离式结果结构的表层语序。至于其涉及的操作,我们认为是复合,该操作最重要的特点在于它可以维持相关成分在底层结构的相对顺序,合理地解释为什么动结式复合词和分离式结果结构都始终不变地呈现“活动-结果”的语序。

  主要参考文献: 

  Williams, Alexander 2008 Word Order in Resultatives. Ms. University of Maryland.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16年第5期 

  作者简介 

  程工,1995年在复旦大学获得现代语法博士学位,曾长期任职于解放军外国语学院,现任浙江大学文科领军学者,外语学院院长、教授、博导。研究领域为句法学和形态学,担任国际汉语语言学学会理事,中国形式语言学专业委员会会长。完成国家社科基金项目3项。在重要学术期刊发表论文30余篇,有十余篇在《人民大学复印报刊资料(语言文字学)》全文转载。专著《语言共性论》(1999年)被评为近20年来外国语言文学高被引学术著作之一。 


程工教授近照 

  杨大然, 2008年获英语语言文学博士学位,现任解放军外国语学院讲师,研究领域为句法学。在《外语教学与研究》《外国语》《现代外语》等学术期刊发表论文10余篇,目前主持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1项,主持并完成省级课题1项,博士论文曾获评河南省优秀博士论文,并获河南省优秀社会科学成果三等奖1项。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