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再谈“耶耶”及其相关问题》摘要

作者:郭洪义、毛远明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09-22

  编者按

  西南大学汉语言文献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毛远明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17年3月23日在成都华西医院逝世,享年68岁。毛远明教授主要致力于碑刻文献整理、古籍整理、古汉语词汇和碑刻异体字研究,在汉魏六朝碑刻整理和碑刻异体字研究等方面取得重要成就。主持国家重大文化工程、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多项,曾获重庆市社科优秀成果奖一等奖,中国高校人文社科优秀成果三等奖。在相关领域培养了一大批人材。毛远明教授治学严谨,为人坦诚谦虚。他的逝世是语言文史学界的一大损失。在清明节到来之际,“今日语言学”微信公众号特发表郭洪义和毛远明先生论文《再谈“耶耶”及其相关问题》的摘要,以此表达我们对毛远明先生深切的哀悼。

  “耶耶”作祖称,始于宋金时代没有问题。出土《四耶耶骨棺盖墨书》(以下简称《棺盖墨书》)碑石断代应是金章宗“承安二年”( 1197)。“”是“承”的行书,而非“永”字。何山《词语札记两题》对语料断代的误判,会直接影响到对“耶耶”作祖称时限的认定。《棺盖墨书》非北魏遗物。 

  首先,“安二年”之“”,应是“承”字。唐大历十一年《鱼辩江墓志》“承”作“”, 字形与“”完全相同。其他近似字形,如唐垂拱四年《杨宝墓志》作“”,天宝四年《王爽墓志》作“”,辽统和二十六年《王说墓志》作“”。行书“承”常作“”、“”、“”等;而“永”字常作“”、“”、“”等,二字形体虽相近,但首笔差异明显。因此,“”当为“承”字无疑。 

  其次,墨书碑文与北魏用字不合,而与金代相合。如“寿”作“”,为简体。遍查碑刻及相关其他材料,简体的“寿”在北魏尚未出现。其简体最早出现是在隋代,仁寿元年《古宝轮禅院记》作“”,且仅此这一例;敦煌写卷简体“ 寿”字则至唐代敦煌变文中才出现。金代碑刻有简体“寿”,如金天会十四年(1136)《马琼建香炉题记》作“”,与《棺盖墨书》用字相合。又如“润”作“”,是典型草书。类似写法首见于唐,唐孙过庭《书谱》作“”。普遍流行则是宋代以后的事。南宋赵构书《洛神赋》作“”,元邓文原《急就章》作“”,明宋克《唐人歌》作“”。而草书“润”在北魏时期亦未出现。因此,碑文用字不支持北魏之说,而与金代相合。

  其三,书法风格与北魏时期相左,而与辽金时期相合。《棺盖墨书》“蒋”作“”,“次”作“”,“南”作“”,“安”作“”等,为行书。北魏出土碑铭行草书迹罕见,只能在近年出土的平城时期瓦文中窥见一鳞半爪。至于整通碑用行草书者在北魏尚未见。此石棺盖独用行草书,与北魏时期书法风格相异。而辽金时期出土的石棺盖、骨灰罐、骨灰匣等葬具上所写墨书多为行草书,正与《棺盖墨书》相合。

  其四,葬具及丧葬形式与北魏不符,而与金代相合。四耶耶骨石棺属小型葬具,为“一长方形黄色石匣,内装骨灰,石匣盖内底呈白色,上有墨书题记”,其形制类似今天的骨灰盒。从丧葬形式考察,四耶耶很可能是火葬。而碑主及其子孙姓“蒋”,显系汉姓,其取名“公权”、“公寿”、“建喜”、“通喜”等也颇与汉族人名用字相合;细查北方非汉族汉化姓氏,未见有“蒋”姓者,故碑主“蒋”氏及其子孙不大可能是汉化的少数民族,而是汉人。考察北魏葬俗,汉人,包括鲜卑人普遍实行土葬,不用火葬;而金代则普遍实行火葬。因此,从丧葬习俗考察,“四耶耶”葬俗与北魏土葬葬俗相异,而与金代火葬葬俗相合,可以印证《棺盖墨书》绝非出自北魏。

  其五,石刻出土地与金代势力范围相合。《棺盖墨书》出土于山西大同,那里是金之重镇,金代对其极为重视。《棺盖墨书》立碑时间为金承安二年(1197),此时是大同早已归金管辖,与金之势力范围完全相合。

  其六,“耶耶”作祖称,宋代以前文献未见例证。除了《棺盖墨书》,遍检宋代以前的传世文献和出土文献,均未出现“耶耶”作“祖称”的任何证据。“耶耶”作“祖称”始自北魏之说,没有别的文献材料支撑。陈顺成通过梳理历代文献材料,对“耶”和“爷”进行了历时考察。认为“耶耶”作“祖称”,大约是在北宋中期。陈氏观点与笔者基本一致,这也从侧面印证了《棺盖墨书》为北魏遗物的观点不可靠。

  鉴此,《棺盖墨书》属于金代遗物,而非北魏。何文在语料断代上出了问题,进而将“耶耶”作“祖称”的时代提前到北魏,其误判应当澄清。

  关于“耶耶”作“祖称”,一般都主清钱大昕《十驾斋养新录·永清县宋石幢》和梁绍壬《两般秋雨盦随笔·爷爷》之说,认为“耶耶”作祖称的时代约在宋代以后,具体为金大定三年(1163)。经我们对材料的全面发掘,“耶耶”作祖称不晚于辽统和二十七年(1009)。根据大量新证据,可以论定“耶耶”作祖称约始于北宋前期。例如: 

  ⑴辽统和二十七年(1009)《陈万墓志》:“统和二十七年选定大通,合葬尊翁耶耶娘娘灰骨,于十一月三日迁殡后立。孙男并重孙名讳。五人孙男:希胤、希赞、希辇、希佑、希祚。壹拾肆人重孙:仲文、仲敏、仲聿、仲朋、仲璘、仲湟、仲温、仲旻、仲舀、仲鸑、仲修、仲绢、丑汉、周九。” 

  ⑵辽咸雍七年(1071)《李晟为亡父母先亡等造幢记》:“涞水县遒亭乡累子村李晟并出家女法广等,奉为先亡父母耶耶娘娘等,特建尊胜陀罗尼幢子一坐,于此茔内。亡过父母先亡等,或在地狱,愿速离三塗;若在人世,愿福乐百年。” 

  ⑶辽寿昌五年(1099)《史遵礼造陀罗尼经幢记》:“史遵礼奉为亡过耶耶娘娘建立顶幢一坐。故耶耶讳化□,娘娘李氏。故父讳诰,故母苏氏。孙遵礼,妻王氏。……” 

  ⑷辽寿昌五年(1099)《佛说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题名:“亡过耶耶张延祚,娘娘赵氏;亡过文徳,王氏;男惟景,妻高氏……孙男永辛,妻王氏……重孙高僧哥、冯留住。” 

  ⑸辽乾统七年(1107)《大同卧虎湾3号辽墓石棺盖墨书》:“唵,耶耶文质,娘娘焦氏,灰衬枢张。……乾统柒年拾月捌日再建,僧怀谦、公孝、公义写记。亏壬唵齿临。重孙箂哥、庆哥、僧德拱记。” 

  以上材料中的“耶耶”均作“祖称”,为我们确定其时限提供了大量真实可靠的物证,都与《棺盖墨书》的确切年代相合,可以彼此印证。

  至于刘敬林《〈词语札记两题〉辨正》认为《棺盖墨书》中的“四耶耶”是父称,那也是对不明白“四耶耶”为祖称的一种曲解,其错误不言自明。

  现移录碑文如下:

  明堂西南正是四耶耶骨。/ 

  长男蒋公全,次男蒋公寿;/长孙蒋愿,次孙蒋润,/次孙蒋建喜,次孙蒋通喜,/次孙蒋通□。/ 

  安二年十一日。/ 

  蒋润为三阆之孙。/

  碑文所载人物关系可图示如下:

  可见,碑主四耶耶与立碑人之间应为祖孙关系无疑。据碑文提及的人物关系,我们认为,碑文当是四耶耶孙辈请人撰写的。撰碑人站在立碑者孙辈的角度叙述述。由于孙辈中并非都是碑主的嫡孙,为了说清人物之间的这种特殊关系,故撰碑人特意在“耶耶”前加上一“四”字,并在最后又加一句“蒋润为三阆之孙”,作了进一步补充。

  综上,《棺盖墨书》中的“耶耶”视为“祖称”没有问题。刘敬林文章《〈词语札记两题〉辨证》(《中国语文》2015年第1期)中否定“耶耶”用作祖称,论证有误。只是《棺盖墨书》应为金代遗物。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16年第2期  

  作者简介

  郭洪义,河北保定人,西华师范大学文学院讲师,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为古汉语词汇和碑刻语言文字研究。目前已经在《中国语文》、《文物》、《语言研究》、《古汉语研究》、《辞书研究》、《中国文字研究》、《汉语史研究集刊》等核心期刊公开发表学术论文30余篇,目前正致力于佛教石刻文献的搜集整理与佛教石刻语言文字的研究工作。 

  毛远明,四川简阳人,西南大学汉语言文献研究所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汉语词汇、碑刻语言文字研究及古籍整理。先后主持国家新闻出版总署重大文化工程招标项目“中华字库·石刻文字的搜集与整理”、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汉魏六朝碑刻异体字研究、异体字典及语料库”、教育部古委会社科项目“唐代石刻校注”等基金项目15余项,已在《中国语文》、《考古》、《文献》、《古汉语研究》等核心刊物公开发表学术论文100余篇。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