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张金圈、肖任飞《汉语口语会话中引语管领词的复说现象》摘要

作者:张金圈、肖任飞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09-22

  在汉语书面文本中,如果要表达直接引述,一般的方法是在言说动词后加冒号,然后将引述的话语放在冒号后的引号中,例如:

  (1)蒋廷黻作为一个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对国民党并无特殊好感,他曾说:“我不愿作国民党的辩护士,国民党亦用不着党外人替他辩护。”(CCL现代汉语语料库)

  (2)高老头气愤地说道:“再胡说八道,就打你嘴。”(CCL现代汉语语料库)

  但是,一个很少有人注意的问题是:在真实的自然口语中,并没有冒号、引号这样的可视手段,那么人们又是如何标记直接引语的呢?通过考察,我们发现,在自然口语会话中,人们经常用复说管领词“(我/他/你+)说”的方法来对说话人当前话语和被引述话语进行划界,当引述话语较长时,说话人还会多次复说管领词来表明直接引语的身份,例如:

  (3)李娜:然后我跟他说,我说,“那要不这么吧,就当温网是我最后一个比赛,对,然后看看我能怎么样。”(《风云会》)

  (4)谭晶:当时我记得金铁霖老师说,他就说了,他说,“谭晶就属于在学校里面啊,就是那个一堆人里面就是最不起眼的那个。”(《首席夜话》)

  (5)马未都:后来跟方文山谈起《青花瓷》的时候我才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一个错误,后来方文山也说过,说,“我要不出错,我不就是马老师了吗?”(《首席夜话》)

  (6)严歌苓:当时我问我先生来着,我说,“学校想留我教书,呃,那么我也可以去学一门这个白天可以做的事业,晚上、然后晚上再写作。”他说,“不可以”,他说,“因为”,他说,“呃,如果我跟人家说起来,我的妻子是一个作家”,他说,“我既感到她很独特,也感到我自己很自豪。如果说我的妻子她就在律师楼里工作,或她是一个会计”,他说,“我会觉得她很平凡”,他说,“所以呢”,他说,“我宁可你是不要去工作”,“因为”,他说,“如果你不工作,孤注一掷的话,说不定你真可以走到哪里。”(《首席夜话》)

  我们认为,这种在管领词之后再次复说该管领词的现象不能视为话语中由于思维停顿、言语障碍等原因导致的简单重复,而是具有特定的话语功能,是口语交际中保障引语功能有效发挥的重要手段。

  从形式来看,汉语口语会话中引语管领词的复说现象可以分成两类,例如:

  (7)董金狮:当时我掉着眼泪跟大家说,我说,“大家相信我,两三年肯定我把这滥餐盒给打没了。”(媒体语料库)

  (8)乐嘉:请问在生活中和银幕上,你的差别到底有多大?因为有人告诉我说你是随性的人,我说,“绝不可能”,我说,“你去看她一路上做的事情”,我说,“她应该是个自律性很强的人。”(《首席夜话》)

  例(7)这种在复杂引导句之后重复管领词的类型称为“繁简复说型”,例(8)这种直接简单重复管领词的类型称为“简简复说型”。

  有些情况下,这两种复说类型可以在同一个引语结构中出现,例如:

  (9)郎平:我那天呐跟队员说,我说,“今天呐打中国队,啊”,我说,“我对中国队的感情你们都知道的”,我说,“今天比赛我不会说太多,你们自己看着办。”(《杨澜访谈录》)

  这种情况是上述两种复说现象的加合用法,它们在该引语结构中仍分别发挥各自原有的功能,因此不能把它看作一个独立的类型。

  这两种类型的管领词复说现象各有自身的功能与产生的动因。

  在书面文本中,直接引语通常要用放在引号中,其目的就是为了将被引述话语与当前说话人的话语区别开来。汉语口语中“繁简复说型”管领词的作用正是为了给被引述话语设置某种边界,以区别于当前说话人的话语。例如:

  (10)刘蓓:对。当时我就说“我演不了”,我说,“因为我做不到。”冯小刚跟我说,他说,“我觉得如果你说你演不了这个戏,……”(《首席夜话》)

  在例(10)中,说话人刘蓓引述冯小刚的一段话,由于口语中没有冒号、引号这种可视符号,所以说话人必须寻求其他手段以标示其后话语的直接引语身份,唯有如此,听话人才不至于将“冯小刚跟我说”和“我觉得如果你说你演不了这个戏”中的两个“我”混淆。而这个补偿手段正是管领词复说。由此可见,与引号一样,管领词复说的作用就是为了在说话人当前话语与直接引语之间设置一个边界,以将其区别开来。

  管领词复说的这一功能还有更加突出的表现。刘一之(2006)曾指出,在北京口语中存在下面的引语现象:

  (11)姥姥说:“你二舅说:‘他拳头大的字认不了半箩筐,还觍着个脸当校长。’说。就这样儿,他得得着好儿。”

  该例中,姥姥在用“你二舅说”引出被引述话语之后,接着复说管领词“说”。关于这个“说”的作用,刘一之(2006:337)认为,“在说话中是没有标点符号的,二舅说的话到底到哪儿为止,听话人是不知道的,这个句末的‘说’字就起到了引号的作用,告诉听话人‘说’前边的话是引用的,后边的话是说话人自己的话”。

  Haakana(2007:159)将直接引语中的韵律标识称为标记被引述话语的“引号”。即说话人通过展示的方式模仿被引述者的话语及其说话时的语气、腔调等,实际上也是在设置某种边界,以使当前话语与被引述话语相区别。由此也可以看出,管领词复说与通过模仿展示被引述话语在功能上是一致的。

  当直接引语较长时,说话人会在引述过程中多次复说管领词,这又是为什么呢?我们发现,此时复说的管领词后面几乎都会紧接着出现第一或第二人称代词,原因恰恰在此。当引语是引述他人而非说话者本人的话语时,直接引语中的第一、二人称代词与说话人当前话语中的第一、二人称代词的所指正好相反。因此,为了保证其中多次出现的第一、二人称代词不被误解为当前话语情景中的说者和听者,说话人必须多次复说管领词,以明确其后人称代词所在话语的直接引语属性。

  引语管领词的这种复说现象也体现了口语交际的交互主观性特征,即说话人在交际过程中,总会运用各种手段体现他对听话人的关注,以使其得到情感上的共鸣,或更方便快捷地处理并理解说话人要传递的信息。当引语中出现的指示性成分可能混淆引语的属性从而导致听话人的误解时,说话人便会采用复说管领词的方法来消除误解,保证交际的顺利进行。转写成书面文本后,复说的管领词都可以删去,但不影响句子本身的合法性和句子之间的连贯性,这也证明复说的管领词并不是句法上的要求,它更多地是表达人际意义和发挥语用功能。

  汉语口语中引语管领词的复说现象是一种在直接引语和说话人当前话语之间设置边界以便将二者区分开来的有效手段,它的广泛运用具有很强的功能动因。因此,这种现象作为一种功能驱动的篇章—语用策略,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广泛存在于汉语方言和其他语言中。

  Clark & Gerrig(1990)指出,展示(demonstration)是人类一种非常重要的交际行为,比如张三想告诉我们“李四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这样一个信息,他可以进行具体的描述(description),也可以直接模仿李四走路的样子,后者就是一种展示。当人们运用展示的方式进行交际时,必须在展示的行为与非展示的行为之间标注明确的界线。假如张三没有任何过渡就直接模仿李四瘸腿的样子,别人会以为是张三自己的腿瘸了,因此他必须对这种展示行为进行标记。例如他可以先说“李四这样走路”,然后开始模仿,最后用一个“就是这样”来表示模仿行为结束。

  话语交际中运用直接引语是一种典型的展示,它涉及的是另外一个言语行为,因此必须通过某种手段与当前的言语行为明确区分开来。在汉语口语会话中,复说管领词就是一种用来对被引述话语和说话人当前话语进行划界的有效手段。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16年第3期

  参考文献

  董秀芳(2008)实际语篇中直接引语与间接引语的混用现象,《语言科学》第4期。

  管   玮(2014) 汉语自然会话中的转述现象研究,浙江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刘一之(2006)北京话中的“(说):‘……’说”句式,《语言学论丛》第33辑。

  徐赳赳(1996)叙述文中的直接引语分析,《语言教学与研究》第1期。

  Clark,Herbert H. Richard J. Gerrig (1990)  Quotations as Demonstrations. Language 66(4): 764-805.

  Haakana, Markku (2007)  Reported Thought in Complaint Stories. In Holt, Elizabeth and Rebecca Clift (eds.), Reporting Talk: Reported Speech in Interaction, 150-178.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第一作者简介

  张金圈,男,1983年生,山东无棣人。2011年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获博士学位。现为曲阜师范大学国际文化交流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要从事现代汉语语法研究,近年来较多关注汉语口语中的句式及话语现象。已在《中国语文》、《世界汉语教学》、《汉语学习》、《语言研究》、《汉藏语学报》、《语言科学》、《语言教学与研究》、《当代修辞学》等期刊发表学术论文20余篇。出版专著《无棣方言志》,为钱曾怡教授主编“山东方言志丛书”之一种。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教育部人文社科青年项目和山东省社科规划青年项目各一项,参与省部级课题多项。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