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黄涛 陈泽平:《罗源畲话的“喊”字问句及其形成机制》摘要

作者:黄涛 陈泽平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09-22

  1 “喊”字问句的句法、语义  

  朱德熙(1985)将汉语方言中的反复问句分为“VP-NEG-VP”和“K-VP”两类。罗源畲话中的“喊”字问句在类型上非常特别,带VP时可提炼为“K-NEG-VP”。其中,“喊[haŋ44]”不单说,本字未明,依照变调规律,可为阴平或上声;否定词包括“未、无、、唔”等。在“喊”字问句中,否定词不起否定作用,而是和“喊”结合在一起进行中性的询问,不同的否定词与不同的疑问语义相联系,句法上的搭配也互有参差。   

    1.1“喊未VP”

  “喊未VP”询问在某一时间之前,动作状态是否进行或者完成。当时间参照点在“将来”时,问题带预设,即设定所述事件将要发生,询问其是否能够实现。 

  (1) 饭喊未食了?饭吃了吗? 

  (2) 你下礼拜喊未去福州?你下星期去福州吗? 

    1.2“喊无VP”

  “喊无VP”用于询问动作状态的肯定、否定,它与时、体意义无关(时、体可由具体语境赋予),而是把VP当成整体概念来理解。“喊无”后也可带NP。 

  (3)a. 你喊无带钱?你带钱了吗?(过去)  

       b. 你喊无带钱?你带钱吗?(将来)  

  (4) 喊无钱?有没有钱?  

  1.3“喊VP”

  “喊VP”可以用来询问能力、可能、许可等,还可以用来询问人或事物的性状,这种情况下经常与形容词进行搭配。同时,“喊VP”可以处于补语位置,用来询问状态或可能。 

  (6) 佢喊讲山客话?他会不会说畲话? 

  (7) 喊落水?会不会下雨? 

  (8) 我喊行了?我能不能走了? 

  (9) 苹果喊赤?苹果红不红?  

  (10)你食喊饱?你吃得饱吗? 

    1.4“喊唔VP”

  “喊唔VP”用于询问动作主体的主观意愿。“喊唔VP”有自由变体“喊VP”。 

  (11) 喊(唔)食?吃不吃?  

  (12) 你喊(唔)睇电影?你看不看电影?  

    1.5“喊-X-VP”

  “喊-X-VP”中的X表示包含否定成分的合音字,如“不好”的合音“孬[mou35]”、“不敢”的合音“[moŋ35]”、“不肯”的合音“[meŋ35]”等。 

  (13) 喊孬睇?好不好看? 

  (14) 喊□[moŋ35]去捉蛇?敢不敢去捉蛇? 

  (15) 喊□[meŋ35]分我?愿不愿意给我? 

  2 两种类似问句 

  2.1粤赣客家话中的“咸”字问句

  在粤赣交界处,全南、龙南、定南、龙川、和平、新丰、翁源七地的客家话中,有一种“咸”字问句,其主要格式为“咸唔VP”,同时也有变体形式“咸VP”。 

  (16) 你咸唔食茶?你喝不喝茶?  

  (17) 你唱个咸唔是“东方红”?你唱的是不是“东方红”? 

  (18) 伲咸唔打开门来?你开不开门?  

  (19) 去咸唔得?我去行不行?  

  “咸”字问句中的否定成分也有与动词合音的情况,形成“咸-X-VP”格式。 

  (20) 你咸萌食饭?你有没有吃饭? (“萌”是“唔曾”合音) 

  (21) 今日咸嚜礼拜日?今天是星期天吗? (“嚜”是“唔是”合音) 

  “咸”字问句与“喊”字问句有诸多相似之处。就单个语素来看,“咸[ham]”与“喊[haŋ]”功能相同,语音对应;否定词[ŋ̩]与[m̩]两相对应。就问句整体格式来看,“喊(唔)VP”与“咸(唔)VP”、“喊-X-VP”与“咸-X-VP”分别对应。由于畲话和客家话在历史上有很深的渊源,我们认为“咸”字问句和“喊”字问句可溯源至畲、客共处时期。 

  “咸”字问句与“喊”字问句的不同之处在于:“咸”字问句中的否定成分主要是“唔”,而“喊”字问句中的否定成分是“未/无//唔”四词分立形成的有机系统。 

  2.2 闽东罗源话、连江话中的“阿”字问句

  在闽东罗源话和连江话中,有一种“阿”字问句。其中“阿未/无/VP”与罗源畲话中“喊未/无/VP”句法、语义表现都基本相同。 

  (22) 伊阿未行咯了?他走了吗? 

  (23) 汝阿无去买衣裳?你有没有去买衣服? 

  (24) 汝食阿饱?你吃得饱吗? 

  另外,还有“阿VP”问句,用于问动作主体的主观意愿,与罗源畲话中的“喊(唔)VP”功能相当,但“阿VP”属于“K-VP”,“阿”之后不能补上表示否定主观意愿的否定词“伓[ŋ̩]”。 

  (25) 汝阿去福州?你去不去福州? 

  “阿”字问句与“喊”字问句的相似之处在于:否定词系统“未/无//唔(伓)”四词分立,与不同否定词相联系的问句,其句法搭配和疑问语义基本一致(句法、语义均由具体否定词决定)。 

  吴福祥(2008)曾经提出一个假设:“如果某种语法结构是跨区域、跨语言罕见的模式,那么这种语法结构在同一区域内若干语言中的存在,极有可能是接触导致的区域扩散的结果。”“阿”字问句在闽东方言中、“喊”字问句在畲话中,都属于罕见格式。从地理上看,闽东地区南部的畲族人口分布正好以罗源、连江两县交界处为中心。因此,我们认为“阿”字问句和“喊”字问句之间存在接触关系。

  3 “喊”字问句的形成机制  

  我们将今“喊/咸”字问句在畲、客相处时期的共同来源记作“K1-NEG1-VP”。

  基于语言的经济性原则,假设省音是更自然的变化,增音则需要一定的动因,我们在对比各地“喊/咸”的今音后,将K1拟音为[ham]。否定形式系统NEG1中的成员是否定词“唔[m̩]”和众多合音词“X”中所包含的否定语缀m-。 

  从合音情况推知,“K1-NEG1-VP”的结构层次倾向于[K1-(NEG1-VP)]。由于“K1-NEG1-VP”是中性问句,原否定算子已经失去了否定功能,内嵌的结构就很可能被打破,[K1-(NEG1-VP)]可重新分析为[K1-NEG1-VP]甚至[(K1-NEG1)-VP]。具体而言,是NEG1[m̩]从后字前缀演变为前字后缀,从而与K1[ham]的韵尾发生合并,这时问句在形式上就成为了[K2-VP](K2是K1与NEG1的合并)。更为经济的“喊/咸VP”变体正是这样形成的。 

  另一方面,由于闽东方言影响了罗源畲话,“K1-NEG1-VP”中的否定范畴发生了重大变化,由原来以“唔”为主的NEG1系统发展为“未/无//唔”四词并立、各有分工的NEG2系统。NEG2对问句的共时面貌产生了重要作用。 

  总的来说,罗源畲话当前共时平面中的“喊”字问句,内含丰富层次,其中既有语言自身的演化,又有语言接触带来的影响。“喊”字问句是在语言接触背景下,底层句法格式与表层语义范畴在变化中相互交织而形成的特色现象。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16年第6期 

  作者简介 

  黄涛

  男,1983年生,福建罗源人。先后在武汉大学、福建师范大学获硕士、博士学位,现为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讲师。研究领域为汉语方言学,已在《中国语文》等各类专业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数篇。近年来主要在闽东及周边地区参与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工作。 

  陈泽平 

  男,1953年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现任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海峡两岸协同创新研究中心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兼职全国汉语方言学会副会长,福建省教育厅福建方言有声数据库建设项目首席专家。长期从事汉语方言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先后主持3项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曾获得福建省社科优秀成果奖一等奖1项,三等奖4项和福州市社科优秀成果一二三等奖多项。出版《闽语新探索》《福州方言研究》《十九世纪以来的福州方言——传教士福州土白文献之语言学研究》《福州方言的结构与演变》等著作多种,在《中国语文》《方言》《语言学论丛》等期刊上发表论文数十篇。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