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董正存:《汉语中约量到可能认识情态的语义演变——以“多半”为例》摘要

作者:董正存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10-09

  在汉语口语中,表达说话人对某一命题发生或实现的可能性进行推测或估计时,常常使用“多半”“八成儿”“大半”“七八”“十有八九”等,这些词语均可表达“大概;或许;可能”义,具有[+不确定性][+推测性][-结论真]等语义特征,具有认识情态(epistemic modality)功能。从形式上看,它们的组成成分中都含有数字,而数字是计算和测度量最直接的手段,可知“表量”应该是这些语言形式最初始的用法。从量的特征或本质上来看,这些语言形式所表达的是约量,并且是表多或表大的约量。本文认为,汉语的约量范畴与可能认识情态范畴之间存在着语义衍生规律,汉语中应该存在着从约量到可能认识情态的语义演变序列。本文以“多半”为例,考察其由约量发展出可能认识情态的演变过程,探究约量与可能认识情态之间发生关联的语义前提,在此基础上揭示这种语义演变的机制与动因。

  一. 现代汉语中副词“多半”的可能认识情态用法

  现代汉语的“多半”能够表达情态意义,已完全可以视作一个表达说话人对某一命题实现的可能性进行推测或估计的认识情态副词,具有较强的主观性,常常用作状语性成分,修饰其后出现的谓词性成分或命题,常出现于表达非现实语义和由果及因的语用环境中,主要表现为:

  1)位置相对自由灵活,既可出现在谓词性成分前,也可出现在句子前,以前者最为常见; 

  2)在与助动词连用时,“多半”倾向坚持“认识情态>道义情态>动力情态”的选择顺序,与表达认识情态的助动词连用的用例最为多见; 

  3)“多半”还可以与同样表达推测的情态副词“可能”“大概”对举使用或连用,以“可能”多见; 

  4)“多半”常出现于肯定句,也可以出现在否定句中; 

  5)“多半”可以与强调结构“是……(的)”连用,以出现于高位谓语“是”前常见; 

  6)“多半”常出现在表达说话人观点或看法等主观性较强的语用环境中,上文常出现心理动词或认知动词,“多半”常位于它们的小句宾语中; 

  7)“多半”常出现于表达非现实语义的语用环境中,多出现在假设关系复句或让步条件关系复句的主句中; 

  8)“多半”可出现于回溯推理句的原因小句中,其后常与“因为”“为了”“由于”等词连用或共现,前一小句可以出现“(之)所以”等连词。 

  二. “多半”语义的历时发展

  “多”与“半”唐代始连用。“多半”作为情态副词,始见于明代,出现于谓词性成分前,如:

  (1)帖木儿说道:“这个贼多半不是人,是个甚么精灵鬼怪。”(《三宝太监西洋记》第五十三回) 

  到了清代,情态副词“多半”已开始出现与现代汉语相同的部分用法,如:

  (2)这廖天成原是个诌媚之人,立刻逢迎道:“据门生想来多半是开封府与老师作对。……”(《七侠五义》第四十三回) 

  到了清代,“多半”发展出了一种新用法,常出现在表达风俗习惯、性格品质等具有惯常意义的语用环境中,义为“通常;大多数情况下”,如:

  (3)北边人多半是扎着裤腿,那眉梢眼角都是吊得高高的,全没有一些儿温柔袅娜的丰神。(《九尾龟》第一百四十四回) 

  从唐代到现代,从“多半”经历的语义演变过程可知,“多半”的约量用法产生最早,可能认识情态用法次之,惯常用法产生最晚。“多半”的可能认识情态用法产生与出现得较为突然,未能从唐代到明代的语言事实中发现“多半”语义两解的过渡桥梁阶段,“多半”的可能认识情态用法由约量用法直接发展而来,约量是可能认识情态的直接语义源。

  三. “多半”由约量发展出可能认识情态的机制与动因

  无论是表达约量还是可能认识情态,“多半”都常出现在谓词性成分VP前的句法位置上 ,其前常出现名词性成分NP,所对应的句法结构为“NP+多半+VP”,由此可知,“多半”发生语义变化最典型的句法位置是谓词性成分VP前。“多半”前名词性成分NP的内部语义结构的变化使得“多半”得以发生语义演变。

  在表达约量用法时,“多半”常出现在名词性成分NP后,回指NP所构成集合内的“大多数”即在数量上超过1/2的个体成员,此时该集合须具有[+个体]和[+多数]两个语义特征,所对应的句法结构为“[NP[+个体][+多数]+多半]+VP”。

  在表达可能认识情态用法时,其前名词性成分NP的内部语义结构可分为四种情况:

  1)NP作为一个整体或以整个集合的面目出现,其语义结构可概括为“NP[-个体][+多数]”; 

  2) NP为由两个个体成员构成的复数集合,其语义结构可概括为“NP[+个体][+复数][-多数]”;

  3)NP为只包含一个个体成员的集合,其语义结构可概括为“NP[+个体][+单数][-多数]”; 

  4)“多半”前出现述谓性成分VP,其语义结构可概括为“NP[-个体][-多数]”。 

名词性成分NP的内部语义结构及其变化对“多半”的语义发展起着重要的制约作用,伴随着名词性成分NP语义结构的变化,“多半”的语义演变过程呈现出如下几个特点:

  1)指称对象由有到无;

  2)指称集合表量意义的消解;

  3)语义指向发生了由前到后的位置转移。

  在“多半”由约量发展出可能认识情态的语义演变过程中,隐喻(metaphor)起着至关重要的制约作用。“多半”的约量用法作用于数量域(quantification domain),此域本质上属于行域,表述视角基于客观事物或事件,客观性较强,主要用于陈述客观事物或事件的数量,强调多数义名词性指称集合中的个体数量多于一半;“多半”的可能认识情态用法则作用于认识域(cognitive domain),此域本质上属于知域,表述视角基于说话人的认识,主观性较强,主要用于强调说话人对某一命题或事件实现可能性的推测与判断。概而言之,“多半”的作用域经历了“数量>认识”“行域>知域”的语义转移,这一转移与隐喻密切相关。从本质上来讲,约量用法的“多半”强调对“数量”进行“估量”,而可能认识情态用法的“多半”则是强调对事件或命题实现的可能性进行“估量”,[+估量]是“多半”的核心语义,两种用法的“多半”在“估量”上具有相似性或一致性,这是隐喻起作用的重要前提与基础,这可以得到历史语言事实的支撑。

  四.结语

  通过“多半”的语义演变可知,汉语中存在着“约量>可能认识情态”的语义演变序列。在汉语中,量与情态之间的关系密切,量对情态敏感,表量成分易于走上情态化的道路。情态倾向于依附在表量的语言形式上,量是情态表达的一个前提和基础,情态是量发展演变的目标和方向之一,情态常常会借助和依附于量来进行表达。“量>情态”的语义演变是否具有语言类型学意义上的普遍性,是否为人类语言语义演变的共相,还有待于对大量其他语言进行广泛调查和深入挖掘。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17年第1期

  作者简介  

  董正存,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文学博士,主要研究汉语语法化及语义演变、汉语量化表达、构式省缩及构式化。主要研究成果有: 

  (1)《汉语中约量到可能认识情态的语义演变——以“多半”为例》,《中国语文》2017年第1期; 

  (2)《汉语中序列到量化的语义演变模式》,《中国语文》2015年第3期; 

  (3)《无条件构式的省缩及其句法-语用后果》,《中国语文》2013年第4期; 

  (4)《词义演变中手部动作到口部动作的转移》,《中国语文》2009年第2期; 

  (5)《“非X不可”格式的历史演化与语法化》(第二作者),《中国语文》2004年第3期; 

  (6)《结构省缩与情态依附——以让步条件结构式为例》,《世界汉语教学》2016年第4期; 

  (7)《让步条件构式的省缩及副词“打死”的形成》,《语言教学与研究》2016年第1期; 

  (8)《言说动词“操”的句法-语用表现及相关问题研究》,《语文研究》2015年第1期; 

  (9)《“完结”义动词表周遍义的演变过程》,《语文研究》2011年第2期; 

  (10)《情态副词“反正”的用法及相关问题研究》,《语文研究》2008年第2期。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