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刘娅琼:《现场讲解中用于交互的句尾“了”》摘要

作者:刘娅琼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11-06

  博物馆馆员面对面为观众讲解时,会出现以下话语:

  (1)对着我这面呢就是一个船首,船首呢坐了三个人,其中中间一位呢就是苏东坡先生了。 (历史馆20150802) 

  (2) 这边呢就是一个储油船的船首了,就是用来开采石油的,…… (船舶馆20150802) 

  上述句尾“了”(记之以“了讲解”),很难用“表示事态变化”来解释。它们较为普遍地存在于博物馆多名讲解员的现场讲解词中。关于句尾的“了”,已有研究主要从体意义、主观性、情态、行知言三域、语体特征等方面进行探讨,对上述“了讲解”的使用规律、所受限制以及话语功能等,已有成果不能给出明确的答案。

  1.研究对象和语料说明 

  本文语料主要来自笔者在中国航海博物馆对公众讲解的六次录音,共约4小时。转写共得到124条含“了讲解”的例句。

  另从网络视频中获取“了讲解”用例2例。因数量较少,不计入统计数据。

  2.“了讲解”在话语中的分布特征 

  2.1 主要用于判断句句尾 

  约有83%(103例)的“了讲解”出现在判断句的句尾。需要指出的是,在判断句中,谓语部分通常都有专名或者需要点明的特别对象,如“苏东坡先生”“储油船的船首”等。

  非判断句的情况,约占17%,其中多数是采用“来V”或“去V”表达的邀请类祈使句。非判断句主要用来引导观众视线或身体转移。

  2.2 “就”大量共现 

  约有60%的例句带有副词“就”,且都是判断句的形式,形成“就是……了”结构。

  2.3 多用于话题转换的位置 

  在现场讲解中,每一个被介绍的展品是一个谈论对象,即话题。本文把谈论某展品的若干连续语句视为同一话题链。语料中,“了讲解”用于话题开始、结束部分的分别有84、27例,两种情况共占语料总数的89.5%。即,绝大多数“了讲解”用于话题转换的位置。

  虽然大约10%的语料“了讲解”未出现在话题转换处,但一般是有原因的:或是话题推进过程中插入某个背景信息,或是话题介绍结束之后进行现场互动。

  2.4 常见于发生位移的地方 

  “发生位移”指言者在说出某语句时(自己或引导听者)躯体移动或者视线移动。语料中约有68%“了讲解”例句用在走动中或者视线移动时。若含即将走动的情况,则“了讲解”例句约占85%。这既与现场讲解的行为有关,也与上述话题转移有关。与走动或者视线移动无直接关系的“了讲解”语句主要是插入与话题相关的背景信息。

  2.5 讲解员与句尾“了讲解”的使用 

  在机器讲解、临时讲解员(大学生志愿者)的解说词中,没有“了讲解”。专职讲解员在讲解同一场馆时,语言自由度越大,其“了讲解”的使用比例越大。

  3.“了讲解”的使用限制 

  “了讲解”不出现在真实的交互对话和非交互的话语中。其典型表现是:在问答话轮;在真实会话语境(如面谈、打电话等);在公文等文本;在机器讲解中,都不使用“了讲解”。

  就目前所及的语料来看,“了讲解”的使用条件为:用于言听双方共处同一对话时空(含虚拟的共同对话时空,如现场讲解、视频导游、气象播报等),由言者单向地提供信息的非典型性交互语境,所在语句没有其他明显的交互手段或信息表达手段。另外,当“是”后短语所表示的对象是专名、需特别说明的对象或者言者可能了解部分信息的事物,语句处于话题转换位置时,“了讲解”都会优先使用。当上述条件不能满足时,“了讲解”便不再出现。

  4.“了讲解”的话语功能 

  本文认为,“了讲解”的话语功能主要在于言者单向地与听者交互,帮助言者提醒听者:位置、知识状态等的改变。它是一种以听者为导向的交互手段,旨在达到“我们的位置状态 (或“对X的知识状态”)变了”的效果。

  4.1  “了讲解”与听者导向 

  “了讲解”与“就”的高频共现,表明二者在功能上有相容或关联之处。

  “……就是X了”用于以下情境:当受话人知道X但不知道其某一具体信息时,说话人用该形式提供、补足或帮助激活一些信息,同时达到“你知道的或要找的X在这里”。言者采用这一表达方式时,假设听者知道X且需求更多信息。这能达到两个效果,一是听者参与(involvement)的问题;二是礼貌度上,帮助听者减轻“无知”带来的挫败感或“丢面子”,从而更容易接受说话人的信息或立场。从这一意义说,“了讲解”是表示以听者为导向的交互。

  4.2 “了讲解”与知识状态(知域) 

  结合分布特征和具体使用情境可知,“了讲解”主要涉及(说话人预测或假设的)听者位置状态或知识状态的改变。因此“…[SP]…了讲解”可以解读为“我们找到[SP]了”或“我们知道[SP]更多信息了”。

  4.3“了讲解”与“当前相关状态” 

  李讷等(1982/1994)的“当前相关状态”虽未包含“了讲解”的情境,但在很大程度上能解释“了讲解”的用法。通过“了讲解”,讲解员预先认为(或假设)听者已经知道某对象X,然后告诉听者“……就是X了。”即使所述对象X,在“此时此地(说话时间)”是新出现的谈论对象,但仍可理解为讲解员假设听者能够从语境中推断出该对象与自己已有知识的关联。

  5.余论 

  “了讲解”使用环境比较受限,但其分布和用法均表现出明显的规律性和倾向性。语料考察证明,“了讲解”是一种主观交互的标记,主要用在言听双方共处同一(含虚拟的)对话空间、言者单向提供信息的话语中,它常常出现在话题开启或者结束等话题转换的位置。说话人使用这一形式,既可以引起听者对所进行话语的参与,也是一种符合礼貌原则的交际策略。从功能上看,“了讲解”虽然不表示“事物状态的改变”,但是它用于提醒听者“位置状态或知识状态的改变”、与当前情境的相关性等,这些表明它是“了2”典型用法在特定语体中,受话语人表达诉求(比如交互、礼貌、行域向知域的投射等)的影响,而浮现出的新功能。

  参考文献

  方梅 2016 《北京话语气词变异形式的互动功能——以“呀、哪、啦”为例》,《语言教学与研究》第2期。

  刘大为 2016 修辞化过程中的句法语义问题,第13届全国语言学暑期高级讲习班讲稿,复旦大学,2016年7月。 

  刘勋宁 1990 现代汉语句尾“了”的语法意义及其与词尾“了”的联系,《世界汉语教学》第2期。 

  陶红印 2004 口语研究的若干理论与实践问题,《语言科学》第3期。 

  王洪君、李榕、乐耀 2009 “了2”与话主显身的主观近距交互式语体,《语言学论丛》(40),商务印书馆。 

  武果 2007 语气词“了”的“主观性”用法,《语言学论丛》第36辑,商务印书馆。 

  肖治野、沈家煊 2009 “了2”的行、知、言三域,《中国语文》第6期。 

  Bybee, Joan. and Hopper, Paul. (eds.) 2001. Frequency and the Emergence of Linguistic Structure. Amsterdam: John Benjamins.  

  Li, Charles N.(李讷) Sandra. A. Thompson and R. M.Thompson,徐赳赳译,1982/1994 已然体的话语理据:汉语助词“了”,载戴浩一、薛凤生主编《功能主义与汉语语法》,北京: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 

  Li-Hsiang Chang(张丽香). 2009 Stance uses of the Mandarin LE constructions in conversational discourse,Journal of Pragmatics (11)。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16年第6期 

  作者简介

  刘娅琼,河南固始人。复旦大学中文系文学博士(2010),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博士后(2015)。曾在美国洛杉矶加州大学(2008)和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2016)访学。现为上海海事大学国际教育学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汉语功能语法、语体语法、互动语言学等。出版学术专著一部:《现代汉语会话中的反问句研究:以否定反问句和特指反问句为例》;在《中国语文》《当代修辞学》等专业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