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田启涛:莫把“生口”当“牲口”

作者:田启涛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11-20

  “生口”一词,最早见于汉代文献,主要用在史书之中,用以指“俘虏”和“奴隶”。从元代开始,“生口”可指称“牲畜”,而此义项后来多用“牲口”记录。“生口”与“牲口”,语义关系密切,出现语境也非常相似,若不明察,极易致误。文章择取三则对“生口”误解误记的例子试做分析。  

  1. 《三国志·魏志·王昶传》裴松之注引《别传》:嘏,乐安博昌人……又与人共买生口,各雇八匹。后生口家来赎,时价直六十匹,共买者欲随时价取赎,嘏自取本价八匹。 

  关于此例中的“生口”一词,早在明清时期,学者们就做过一些讨论:

  明张志淳《南园漫录》卷五“生口”条:

《魏志·王昶传》注云:任嘏与人共买生口,各顾八匹。则名牛马驴骡为生口旧矣。 

  清翟灏《通俗编》卷二十八“生口”条:

《魏志·王昶传》注:任嘏与人共买生口,各雇八匹,后生口家来赎,嘏自取本价。按:世俗通以畜产为生口,而马尤专其称,史中惟此所说为合。

  清赵翼《陔余丛考》卷四十三“生口”条:

今北方人乃谓驴马之类为生口。此亦有所本。《魏志·王昶传》注:任嘏常与人共买生口,各雇八疋。后生口家来赎时,价值六十疋,嘏仍止取本价八疋。则以牛马为生口,三国时亦已有此语矣。 

  从明代的张志淳到清代的翟灏和赵翼都认为《魏志·王昶传》注文中的“生口”为“牛马之类”。不仅如此,现在通行的《辞海》《辞源》《汉语大词典》等工具书在释词条“生口”的“牲畜”义时也都援引此句作为书证,尚可商榷。

  首先,此处“生口”被认为是“牲畜”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受到“各雇八匹”的影响。这里的“匹”很容易被当作称量“生口”的量词。故而有人说“一般按匹来计算的是马,所以这里所说的生口应是马或马一类的牲口,而不是奴隶”(杨翼骧,1956:56)。其实,此句中的“匹” 计量的不是 “牲畜”,正是“奴隶”。 这种用“绢帛”的数量(“匹”)来衡量“人口”价值的记载,史书文献中并不鲜见(参范传贤,1981;凌文超,2014),如:

《后汉书·东夷传·高句骊》:“自今已后,不与县官战斗而自以亲附送生口者,皆与赎直,缣人四十匹,小口半之。”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十六:“令诸州条析旧政,赋敛烦重者,蠲除之。军人俘获生口,年七岁以上,官给绢五匹赎还其家,七岁以下即还之。” 

  而“各雇八匹”中的“雇”表“给价,付报酬”之义。如《后汉书·南匈奴传》:“其勑度辽及领中郎将庞奋,倍雇南部所得生口,以还北虏。其南部斩首获生,计功受赏如常科。”李贤注:“雇,赏报也。”“赏报”即“酬报”。

  所以《魏志》裴注中的“各雇八匹”即是“各付八匹绢的报酬(价钱)”与人共买“生口”(奴隶)。

  其次,异文材料可资借鉴。《白孔六贴》卷二十八“节操”下“赎生口”条引《任嘏传》作:“任嘏尝与人共买生口,各价八匹绢。生口家来赎时,直六十匹,共买者欲随时价取,嘏自取本。”上文中的“各雇八匹”,此处作“各价八匹绢”,“雇”正作“价”,“匹”的语义指向也非常明确,是“绢”的数量,而非称量“牛马”之类的牲畜。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生口”一词,在《三国志》及裴注中共出现14次(志7,裴注7),其他12例皆表“俘虏、奴隶”之义。我们又利用《汉籍全文检索系统》查检了汉代至南北朝的其他文献,在长达六七百年的时间里,“生口”的所有用例,无一指向“牲畜”。黎锦熙先生说“例不十,法不立”,对于少数特例不可不小心谨慎。

  2.《汉语大词典》在释“牲口”的“牲畜的俗称”这一义项时,引《通典·食货七》“自十三载以后,安禄山为范阳节度,多有进奉驼马牲口,不旷旬日”为证,不当。此例中的“牲口”,当为“生口”。王文锦等人点校的《通典》就据“北宋本、傅校本、明抄本、明刊本、王吴本”把“浙江书局本”中的“牲口”改为“生口”,是。 

  “驼马牲口”,以当下语境理解是非常允当的,因“驼马”就是“牲口”之属。但在元代以前,与“牲畜”相伴的却是另一“生口”(俘虏、奴隶),时移世易,词语的形态意义也变动不居。

  在史书文献中,因“生口”( 俘虏、奴隶)与“马”“牛”“羊”等在被役使、喂养和群体性几个方面的相似性,“在战利品中被卑视得如同牲畜什物”(范传贤,1981:55),常在句子中前后并列分述。如:

《后汉书·西南夷传》:“明年正月,追至不韦,斩栋蚕帅,凡首虏七千余人,得生口五千七百人,马三千匹,牛羊三万余头,诸夷悉平。” 

《魏书·帝纪一》:“时河冰未成,帝乃以苇絙约澌,俄然冰合,犹未能坚,乃散苇于上,冰草相结,如浮桥焉。众军利涉,出其不意,卫辰与宗族西走,收其部落而还,俘获生口及马牛羊数十万头。” 

  有时,“生口”与“马牛羊”等直接相连,中间没有别的语言成分,很容易让人误解二者为类属关系。如:

《后汉书·鲜卑传》:“乌桓大人于秩居等与连休有宿怨,共郡兵奔击,大破之,斩首千三百级,悉获其生口牛马财物。” 

《宋书·索虏传》:“苻坚时,卫臣入塞寄田,春来秋去。坚云中护军贾雍掠其田者,获生口马牛羊,坚悉以还之,卫臣感恩,遂称臣入居塞内。” 

  另外,从词语的时代性来说,在唐代及以前的文献中,我们也未发现“牲口”一词的其他用例,此一孤例很值得怀疑。故而我们认为这里的“驼马”(牲畜)和 “生口”(奴隶)皆为进献之物,是并列关系,而非类属关系。“牲口”实乃“生口”之误。

  3.另一处误把“生口”作“牲口”的例子,此处也附带一提: 

  《辽志·建官制度》:“军所舍,有远探栏子马,以夜听人马之声。每其立,众所得人户、马牛、金帛及其下所献生口,或犯罪没入者,别为行官领之,建州县,置官属。” 

  《辽志》流行于世的版本有四个,对此句中“生口”的纪录情况如下:

元陶宗仪《说郛》卷八十六《辽志》作“生口”; 

明吴管《古今逸史》第五十六册《辽志》作“牲口”; 

明陆揖《古今说海》说选丁集《辽志》作“牲口”; 

明李栻《历代小史》卷六十一《辽志》作“牲口”。 

  以上四处记载,只有元陶宗仪《说郛》本《辽志》中的“生口”正确,明代三个版本的“牲口”皆误。理由有二:首先,从词语的时代性来说,宋辽时期“牲口”一词还未出现。明代所编丛书转抄致误。“牲口”一词的出现,最早见于元代文献。如《元曲选·马丹阳三度任疯子》:“(正末唱)你道是这几日,做屠的,伤折了本利。(带云)兄弟,喒宰了一个牲口儿,与他个快性者。要往人口里过度的茶饭,打当的干净……(唱)你管他甚么猪肥羊贵。”此例是说屠夫宰杀牲口,牲口即牲畜。

  其次,异文材料亦可为证,《契丹国志》中也有“建官制度”一节,其中正作“生口”。另外一部辽史著作《辽史·礼志一》中亦有与上面引文内容相似的记载,作“皇帝即位,凡征伐叛国俘掠人民,或臣下进献人口,或犯罪没官户,皇帝亲览闲田,建州县以居之,设官治其事”。“生口”的位置,此处作“人口”,指人无疑,故而“牲口”必误。

  参考文献

  范传贤 1981 《关于生口的社会身分问题》,《西南师院学报》第2期。

  何九盈  王宁  董琨  2015 《辞源》,商务印书馆(香港)有限公司。 

  汉语大词典编辑委员会汉语大词典编纂处 2001 《汉语大词典(第6、7卷)》 , 世纪出版集团汉语大词典出版社。 

  凌文超  2014  《走马楼吴简中所见的生口买卖》,《史学集刊》第4期。 

  夏征农  陈至立  2009  《辞海》,上海辞书出版社。 

  杨翼骧  2002  《关于汉代奴隶的几个问题》,《学忍堂文集》,中华书局。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16年第6期 

  作者介绍

  田启涛,男,1981年11月生,河南虞城人,2012年四川大学汉语史专业获文学博士学位,现任职于宁波大学人文与传媒学院。浙江省语言学会会员,香港中文大学访问学者。主要从事汉语词汇史及道教文献语言研究。发表学术论文20余篇,刊载于:《中国语文》《汉语史学报》《汉语史研究集刊》《敦煌研究》《宗教学研究》《中国宗教》《辞书研究》《汉字文化》《宁波大学学报》等。现主持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青年基金项目1项,全国高校古籍整理项目1项。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