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董秀芳:动词后虚化完结成分的使用特点及性质

作者:董秀芳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11-30

  引言 

  (1)听说他传染了一种怪病。 

  (2)警察抓了小偷。 

  (3)他吃了所有的面包。 

  以上例子中补语成分的共同特点是语义虚化,具有表完结的功能。这种成分是从结果补语或趋向补语虚化来的,我们将其称为“虚化完结成分”,常见的有“住、成、好、完、掉、上、下、出、过、到”等。 

  1.虚化完结成分的强制使用与非强制使用:与动词的搭配情况 

  1.1虚化完结成分的强制使用与“V+虚化完结成分”的词汇化 

  有一些虚化完结成分与某些动词在带宾语的结构中的共现具有强制性,可以看作已经变成了双音动词的一个组成部分。如一些在情状类型上属于“达成(achievement)”的动作行为古代可以由单音动词表示,而到了现代汉语则必须由动词和虚化完结成分共同表达。比如,“遇”在古代汉语中可以带宾语:

  (4)走出,遇贼于门。(《左传·庄公八年》) 

  在现代汉语中,“遇”必须与虚化完结成分组成双音词“遇到”“遇见”“遇着”“遇上”等之后才可带宾语:

  (5)a.他在车站遇到/见/着/上了他的同学。 

   b.*他在车站遇了他的同学。 

  再如,“感到”“觉着/觉得”“悟到/悟出”“失掉”也替代了原来的单音词“感”“觉”“悟”“失”。

  达成动词具有内在终结点,因而在语义特征上与虚化完结成分是和谐的。二者的强制共现是历时发展的结果,具体来讲是在语义制约下双音化进程的结果。

  1.2虚化完结成分的非强制使用 

  有些达成动词不与虚化完结成分共现也在一些情况下可以使用,比如,表示获得义的“得”“受”“遭”,但它们也可以与虚化完结成分“到”连用组成双音词“得到”“受到”“遭到”,从而形成单双音节变体。

  表示状态(state)的动词在表示某种状态成为现实时有时需要带虚化完结成分,如“爱上”“想起”等,但不是必须的,如既可以说“他喜欢上跳舞了”,也可以说“他喜欢跳舞了”。

  如果动词带有宾语在句中表示结束情状(accomplishment),带不带虚化完结成分也是两可的。不带虚化完结成分时,在体标记“了”的帮助下,也可以获得完结语义。比如,既可以说“关了门”也可以说“关上了门”。

  1.3不能后接虚化完结成分的动词 

  一些双音的达成动词后无法加虚化完结成分,如:开始、出现、结束、发现等。在句子中的情状类型是表示动作(activity)的动词不能与虚化完结成分同现,如“张三在床上跳”中的“跳”。普通的表示状态的动词后一般不能接虚化完结成分(除了表示状态的实现),如:是、在、有、像、希望、知道等。

  2.语义功能分类: 

  是否表示动作预期目标的达成 

  一类虚化完结成分比较单纯地表示动作行为的完结,如“完”“过”“好”等。另一类隐含预期动作目标的达成,如“住、掉、上、成、到”等。比如,“记住”不仅表示“记”这一动作行为的完结,还表示动作目标的达成,即所记的东西已经留在记忆中。单纯表示动作行为完结的一类更为虚化,与体标记更为接近,而隐含预期动作目标达成的一类则还保留了普通结果补语的痕迹。

  在隐含预期动作目标的达成的这一类中,有些虚化完结成分侧重于表达动作目标的达成对受事的影响,比如“掉”“住”“起来”“成”“着”“下”等;有的则侧重于表达对施事的影响(同时也仍然隐含对受事的影响),比如“上”“到”。请比较虚化完结成分“上”和“下”:

  (6)a.张三买下了这辆车。(影响受事,强调车的状态是归属于张三) 

   b.张三把这辆车买下了/买下来了。 

  (7)a. 张三终于买上了法拉利。(影响施事,强调目标达成的不容易,使施事者得到益处。) 

   b. ???张三终于把法拉利买上了。 

  3.语义来源 

  从语义来源看,虚化完结成分大致可分为两大类。一类与客体的出现、添加或得到有关,如“到、上、成、住、好”等,可概括为“得”义;另一类与客体的消失、脱离或放弃有关,如“掉、完”等,可概括为“失”义。 

当动作行为的目标是获得某种物体时,这一物体的获得就自然意味着动作行为的完结,这是“得”类语义虚化为完结成分的理据。有些动作行为的进行可造成其受事的消减,比如,当所吃的东西全部消失时,就意味着“吃”这一动作行为的完结,这是“失”类语义虚化为完结成分的理据。

  4.虚化完结成分在使用中的特点 

  4.1虚化完结成分对其前动词的选择限制与虚化前的词汇性语义有关 

  “上”作为趋向动词最初表示由低到高或由后到前,可以抽象概括为由隐而显。“上”变成虚化完结成分之后,“V上”仍带有表示宾语由隐而显的意味,比如,认知类动词带上“上”表示宾语所指事物与主语所指的人的某种认知状态发生了关联从而变得凸显。

  4.2虚化完结成分与动词构成的动结式有可能形成结构歧义 

  “V上”除了表示动作完结以外还可以表示动作起始,如“外面又下上雨了”。一个完结了的事件造成的状态可以持续下去,这样,完结就可以转化为起始。“V过”也有表完结和表经历两种结构义。虚化完结成分可以进一步发展为各种体意义,这是“V+虚化完结成分”可能存在结构歧义的根源。

  4.3主观性 

  虚化完结成分强调动作有了结果,有时还强调这一结果对动作行为的受事或施事的影响,使用虚化完结成分时表现了说话人的视角和立场,因而逐渐具有了一定的主观性。比如,“V上”发展出了表示轻松、满意的主观情态:

  (8)我去买上一壶酒,咱们好好喝喝。 

  再如,刘焱(2007)指出“V掉”多表示说话者对事件的一种感叹语气,含有“不如意”或“意外”等情态范畴义。

  5.“V+虚化完结成分”的性质讨论 

  5.1体现了汉语凸显结果的特点 

  虚化完结成分的使用表明汉语非常重视用显性的形式表示出动作行为的结果。实义结果补语指明动作行为的具体结果,而虚化完结成分指明的是动作行为的一种较为笼统的结果,即完成的结果状态。

  5.2词汇与句法之间 

  刘丹青(1994)、玄玥(2008)都讨论过这类成分的性质。我们认为,虚化完结成分是从实义补语开始语法化,却没有完全语法化为体标记的成分。虚化完结成分能与哪些动词搭配,并不具有完全的可预测性,难以由规则明确控制。虚化完结成分与动词的组合既有一定的能产性,又不是完全能产,处于词汇性和语法性之间。

  主要参考文献 

  刘丹青 1994 《“唯补词”初探》,《汉语学习》第3期。

  刘  焱 2007 《“V掉”的语义类型与“掉”的虚化》,《中国语文》第2期。

  玄  玥 2008 《完结短语假设和汉语虚化结果补语研究》,北京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17年第3期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