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摘要】金桂桃 刘畅:19世纪以来广州方言选择疑问句的发展

作者:金桂桃 刘畅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12-20

  本文所考察的早期文献皆是19世纪以来西洋传教士或中国学者用广州话写的方言材料,包括广州话会话课本、词汇集、语法书,以及供学习广州话用的工具书(字、词典)等,共17本

  为行文方便,本文在引用文献时,以出版时间代替具体书目,同一年的作品在时间后附上作者姓名的首字母,如1888 F,1888 B等。

  19世纪以来,广州方言的选择疑问句大致可分为四大类:“(係)……嚊(係)……”类、“……抑或……”类、“(係)……定(係)……”和 “(係)……只(係)……”类,每大类又可细分为若干次小类。其中“(係)……只(係)……”类仅出现于1874这一部文献中,虽然用例数量有28例,但由于不见于1874以外的其他文献,难以看出其发展的轨迹,故本文只对前三类选择问句进行具体的讨论。

  1“(係)……嚊(係)……”类

  具体包括“係……备係……”“係……嚊(嗅/被/)……”“……嚊(被/)……”等形式,如

  (1) 你的棉纱水纺备係火纺嘅?Is your cotton yarn water twist, or is it mule twist?(1841:255)

  (2) 呢句俗话书文呢?Is this sentence colloquial or book language?(1864:24)

  (3) 打路去搭船去呢?Do you go by land, or by water?(1888B:6)

  19世纪上半叶,“(係)……嚊(係)……”类选择问句式中,两个“係”字皆出现的形式是相对多见的句式,但自19世纪下半叶开始,第二个“係”字就基本消退了;19世纪下半叶到20世纪二十年代,两个“係”字皆省略的“……嚊/被/​……”式使用颇为频繁。20世纪三、四十年代开始,这类选择问句的各种形式皆基本未见了,这是同义语言形式之间竞争发展的结果。

  2“……抑或……”类

  主要包括:“……或……”“係……(抑)或……”“係……或係……”“……抑(係)……”等几种形式。如:

  (4) 分每年纳抑或分每月呢?Is this tax paid every year, or every month?(1841:128)

  (5) 你见而家瘦先日瘦呢?Do you feel now thinner than formerly?(1864:33)

  (6) 我地坐马去好行路去好?Shall we go on horseback or on foot?(1877:Lesson 64)

1  9世纪上半叶,“……抑或……”式是这类选择问句中唯一的表达形式;19世纪下半叶至20世纪二十年代,“……抑或……”与“……或……”两种选择问句的出现频率相当;但到20世纪三、四十年代,前者重新占据了这类选择问句式中绝对优势的地位。

  综观之,19世纪以来,“……抑或……”是这类选择问句中使用频率持续偏高的唯一格式,其次是“……或……”式。其余格式皆只是偶尔使用。

  3“……定係……”类

  具体包括“……定係……”“係……定係……”“係……定……”“……定……”等。如:

  (7) 我的骑马去定係行路去好?Is it best for us to go on horseback or to walk?(1853:93)

  (8) 搭车吖定係搭船架?Did you take a car, or come by boat?(1947: 13)

  (9) 长波短波呀?Is it long-wave or short-wave?(1947:182)

  (10) 礼拜日礼拜一呀?Sunday or Monday? (1947:13)

  “……定係……”类选择问句的适用范围较“(係)……嚊(係)……”类要宽泛得多。这应该是导致后者走向衰亡的主要原因之一。

  19世纪上半叶未见“……定係……”类选择问句的用例,19世纪下半叶开始,这类用例才渐渐多见起来,其中两个“係”字同现的“係……定係……”式直到20世纪三、四十年代还是这类选择问句中最为常见的句式。

  4小结

  “(係)……嚊(係)……”类是19世纪上半叶至20世纪二十年代颇为通行的选择问句式,20世纪三、四十年代,迅速衰退至基本退出口语交际的舞台;“……抑或……”类自19世纪以来,发展较为平稳;“……定係……”类自19世纪下半叶以来,发展极为迅速,到20世纪三、四十年代已在广州方言选择问句中占据绝对优势的地位。从19世纪下半叶到20世纪三、四十年代,“(係)……嚊(係)……”类衰退的频率与“(係)……定(係)……”类增长的频率几乎相当,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前者的衰退与后者的发展直接相关。

  “(係)……嚊(係)……”类选择问句的衰退和消失是语言内部近义表达形式之间竞争发展的结果:“……抑或……”和“(係)……定(係)……”两类选择问句的适用范围完全涵盖了“(係)……嚊(係)……”类,语言发展的经济性原则导致后一种语言形式的存在成为多余,故逐渐被前两种语言形式替代了。

   注释 

  ①具体文献参看金桂桃《19世纪以来广州方言选择疑问句的发展》一文“表1”(《中国语文》2017年第5期)。

  ②具体包括“係……只係……?”(如第53页:係蓝色只係棕色衫呢?),“係……只……?”(如第59页:个的茶係淡只浓呢?),“……只……?”(如第53页:佢打船只打路来嘅呢?)等。该作品中选择问句只有 “(係)……或……”和“(係)……只(係)……?”两种方式,其中前者有11处用例,后者有28处用例。往往差不多的意思可用两种方式提问,如:

  a.几时呢,听日或后日?(1874:47)

  b.係几时呀?係昨日只今日?(1874:54)

  ③“只”在1874中的注音是chi,与袁家骅等(1983:231)所说的表示选择问的“‘就系’的合音[tsɛ˨]”音近,二者是否是同一个词,有待进一步研究。

  ④为更忠实地再现原文面貌,文中用例后面直接引用源文献的英文解释(无英文翻译的则用中文解释);引例后括号内第一个数字是用出版年份代替作品名称,冒号后是该用例所在的页码;源作品无页码则标明其课序或标题。

  ⑤袁家骅等(1983:231)认为广州方言选择问句常用连词“嚊”,我们调查的结果表明现代广州方言基本不用这个连词表示选择问,据麦耘(2006)考察,“这些用法目前只见于某些郊县”。某些偏远地区还用连词“嚊”表示选择问的现象,是语言发展不平衡性的又一例证。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17年第5期

  作者简介

  金桂桃,女,武汉理工大学汉语言学系教师,副教授。主要从事古代汉语语法及对外汉语教学研究。已出版专著3部;在《中国语文》《方言》《语言研究》《汉语学习》等学术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近30篇;主持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2项,教育部人文社科青年基金项目1项,湖北省教育科学重点项目1项,湖北省教育厅人文社科项目1项,学校自主创新项目重点项目1项、一般项目1项、教改项目2项。

  刘畅,女,1993年11月生,黑龙江人。武汉理工大学哲学系研究生,主要从事语言哲学领域的学习和研究。已公开发表学术论文3篇;主持武汉理工大学学生自主创新基金项目1项,参与导师各级研究项目多项。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