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陈卫强:广东从化粤语的“VP-麼”格式

作者:陈卫强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8-02-14

  一、从化粤语“VP-麽”格式的类型划分

  在从化粤语里,常使用“VP-麽”格式发问,“麽”念作阳平调,读音为m?22。这种形式还见于广州市流溪河流域的花都区和白云区粤语中。例如:你去麽?(你去不去?)“VP-麽”格式由“麽”附着于VP之后构成。用“VP-麽”格式发问,表示不确定是否VP。如:

  问:渠在屋企麽?(他在不在家?)
  
答:在屋企/唔在屋企。(在家/不在家。)

  从化粤语的“VP-麽”式用作发问时形似普通话带语气词“吗”是非问句,但结构形式与“吗”是非问句有本质差别。“VP-麽”格式的结构是“VP+麽”,由谓词性短语加上“麽”构成,“VP+麽”本身负载疑问信息,“麽”作为必要成分不能省略。“吗”是非问句的结构是“S+吗”,由添加疑问语调的陈述结构加上语气词“吗”构成。“吗”是非问句可以省略“吗”,替换成疑问程度较低、表求证的升调问句。

  从回答形式看,二者也存在区别。“VP-麽”格式是对VP发问,表示不确定是VP,要用“VP”或者“不VP”作答,不能使用“是”或“不是”作答。而“吗”是非问句是对疑问标记(包括疑问语调)以外整句命题的整体发问,实际上就是以整句为疑问焦点(参看刘丹青2008:245),一般可以使用“是的”或“不是”作答(朱德熙1982:203)。试对比:

  普通话
  问:你在这儿吃饭吗?
  答:是的/不是。

  从化话
  问:你在啲食饭麽?
  答:在/唔在。

  陆俭明(2013:8)指出:

  现代汉语口语里有个表追究性疑问语气的副词“到底”(书面语用“究竟”),它在语义指向上有个特点,那就是它一定而且只能指向实指的疑问成分。它只用于“非是非问句”,包括特指问句、选择问句和反复问句。

  从化粤语的“VP-麽”问句使用表追究性疑问语气副词“到底”或“究竟”进行验证,句式成立,例如“你到底(究竟)翻屋企麽?”“到底(究竟)”的追究疑问语气指向于“翻屋企麽”。可见“VP-麽”式本身带有实指的疑问成分,有别于“吗”是非问句。

  能置于“VP-麽”格式后的语气词“呢ni55”“哇wa33”“佘sɛ21”“嘅kɛ55”“嗻tsɛ55”“啦la55等都属于非是非问句的语气词,而不能置于“VP-麽”格式后的语气词“咩 mɛ55”“啩kwa33”“怕 pha33等正属于是非问句的语气词。在与句末语气词的组合功能方面,从化粤语的“VP-麽”式与反复问句具有一致表现。

  从化粤语的“VP-麽”式实质上应为“VP-无”式,属于“VP-neg”式反复问句。“无(無)”从化粤语念作mu22,如“武、舞、雾”等仍念作mu,元音未发生裂变。置于“VP”后的“无”读如“麽 mɔ22”有两种可能:一是“无”保留了白读音 mɔ,王力指出“‘無’能保持更多的原来形式,所以从中古到现在,在普通话里,一直是mɑ”,“‘麽’应该是从‘無’演变来的。”“无(無)”上古音为miwɑ,后来“麽”又发生了mɑ>mo的演变(参看王力1980:450)。如今梅县客话“无mɔ”、福州闽语“无mɔ”和厦门闽语“无bo”正是保留了白读音;二是位于句式末尾“无”发音容易变得松弛,元音低化的关系,发生了mu>mo>mɔ的音变,故“无mu”读如“麽mɔ”,这跟普通话助词“的”ti>tə的变化同理。

  “VP-neg”式反复问句在粤语中较常见,见诸报道的有恩平、新会(参看甘于恩2010)、阳江(参看黄伯荣2009;刘伟民2011)、南宁(参看林亦、覃凤余2008)等。如今广州话已经不大使用“VP-neg”式,但十九世纪中后期和二十世纪初的文献资料记载了大量的“VP-neg”式,例如《拾级大成》:你识得个人喺边处住唔呀?(你知道那个人在哪儿住吗?)“VP-唔”式的“唔”其实也来源于“无”,音变过程为:mu>,虽然元音脱落,但声调依然为阳平。此外,吴、闽、客方言也可见“VP-无”式反复问句。

  二、关于“麽”的定性

  唐五代时期已大量出现“VP-无”式。对于“无”的定性,吴福祥(1997)指出否定词不能进入“VP-Neg”句式,因为按照汉语的语义选择规则,否定词是不能进入“VP-neg”式反复问句的句法语义框架的。所以当“VP-无”前出现否定词“莫、不”,整个句式表测度或反诘,此时“无”才是语气词,而非否定词。以此标准做检验,从化粤语“VP-麽”格式不能与否定词共现,也不能表测度或反诘,“麽”依然具有否定功能。例如:

  *你唔翻屋企麽?(你不回家吗?)

  综上所述,从化粤语“VP-麽”式的“麽”虽然语音形式上与“无”有别,但语义和功能上仍未虚化为语气词。它只能依附于VP之后,在句法结构及功能上仍然受限于“VP-Neg”格式。由于不能与否定词共现,也不能表测度或反诘,可见“麽”依然带有否定义,并未语法化为单纯表语气的助词,其实质与其他“VP-Neg”式中的否定词并无区别,仍可将其定性为否定词。

  三、关于“VP-Neg”式的语法化

  汉语史上曾发生“VP-neg”式否定词语法化的过程,大致从“VP-不(否)”“VP-无”式反复问句逐渐演变为“VP-麽”式是非问句(参看王力1980:450-451;刘坚等1992:252-253)。唐以后“VP-无”式普遍可见,吴福祥将其中带有形式、语义标记“莫”“不”的“VP-无”式中的“无”判定为语气词,并由这类“无”蜕变出语气词“麽(磨、摩)”,产生“VP麽”是非问句(参看吴福祥1997)。赵新(1994:80)同时注意到:“VP麽”在此期仍然保持了“V-neg”式的特点,以表真性询问为主,如《敦煌变文集》和五篇宋代话本中的“VP麽”均表真性问。《祖堂集》中“VP麽”204例绝大多数表真性问。可见,中古唐宋时期的“VP麽”式并未完全虚化。

  从化粤语仍普遍使用的“VP-麽”式让我们观察到汉语“VP-Neg”式反复问句的具体演变进程,即“VP-Neg”式中否定词“无”读如“麽”的同时,并非立即虚化为语气词,而是仍旧保留作否定词。读音滞后或发生了音变的“麽”具有独立的语音形式,与原否定词“无”和现否定词“唔”分离开来。它的位置固定于“VP”之后,而且 VP 结构可以比较复杂,远离谓词,甚至它跟VP中间还可以隔着语气词,这些因素组合在一起就极有可能促使“VP-麽”进一步语法化。从化粤语的“VP-无”式转变为“VP-麽”式,迄今只限于语音层面和句法位置的变化,至于会否进一步语法化,产生语法功能的虚化以及句法的重新分析,“麽”最终会否转变为语气词,则有待日后去见证。

  参考文献

  甘于恩 2010 《广东四邑方言语法研究》,暨南大学出版社
  黄伯荣 2009 粤语阳江话疑问句语气词——兼论阳江话语气词“麽”“呢”连用,《粤语研究》第4、5期合刊
  林亦 覃凤余 2008 《广西南宁白话研究》,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刘坚等 1992 《近代汉语虚词研究》,语文出版社
  刘丹青 2008 《语法调查研究手册》,上海教育出版社
  王力 1980 《汉语史稿》,中华书局
  吴福祥 1997 从“VP-neg”式反复问句的分化谈语气词“麽”的产生,《中国语文》第1期
  朱德熙 1982 《语法讲义》,商务印书馆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17年第5期

  作者简介

  陈卫强,男,广东广州人,现任华南师范大学城市文化学院副教授,主要从事汉语方言及语言文化方面的教学和研究。科研成果有学术著作《广州地区粤方言语音研究》(暨南大学出版社,2011年12月),主要论文:

  1.广东从化粤语的“VP-麼”格式,《中国语文》2017年9月

  2.广东从化粤方言表方式的后置虚成分“取”,《中国语文》2011年9月

  3.佛山粤语中的“勾漏片”语音层,《方言》2016年第二期

  4.广佛粤语人称代词“我”的读音地理差异与语音变化,《南方语言学》2015年8月

  5.方言岛三水六和的客家话语音研究,《佛山科技学院学报》2015年5月

  6.广东从化方言声调的层次和特点,《粤语研究》2014年6月

  7.粤语与壮语中的“V+‘要’”义虚成分格式,《邵阳学院学报》2013年4月

  8.粤语民谣中的语言文化信息,《广州大学学报》2010年9月

  9.一百年来广州话反复问句演变初探,《语言研究》2008年7月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