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刘永华:计量单位词“日行”“日程”与时长表距离式的发展

作者:刘永华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8-02-23

  现代汉语距离表达式主要有两种:

  (一)以长度数量短语表示距离长短,如“家到单位三公里”;

  (二)以行经两地的时长与位移速度的乘积表示距离长短,位移速度为已知信息,一般不出现,语言表层仅以时长表示距离。例如:

  (1) 周末坐火车,不远,两个小时的路程。(CCL语料库\文件名:\当代\网络语料\博客\张绍刚博客)

  这种表达多为模糊量。例如:

  (2)介绍物业不说方位,含糊其辞来个“距某处车程”。(CCL语料库\文件名:\当代\报刊\人民日报\1995年人民日报\9月份)

  一、中土文献中的“日行”

  “日行”本为计量距离的单位词。例如:

  (3) 婆利国,在广州东南海中洲上。去广州二月日行Ⅲ型。国界东西五十日行,南北二十日行Ⅱ型。(《梁书 • 卷五十四》)

  “日行”作为距离单位词,最早出现在《汉书》中。例如:

  (4) 大月氏国,东至都护治所四千七百四十里,西至安息四十九日行Ⅰ型,南与罽宾接。(《汉书 • 卷九十六》)

  《汉书》对“日行”的长度有明确定义。例如:

  (5) 臣闻古者师日行三十里,吉行五十里。(《汉书 • 卷七十二》)

  其他类型例子如:

  (6) 由焉耆西北七日行Ⅳ型,得南庭;北八日行,得北庭。(《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五》)

  十部正史中“日行”使用情况如表1所示:

表1 “日行”在十部正史中的分布

  二、汉译佛经中的“日行”

  “日行”又见于汉译佛经。例如:

  (7) 时瓶沙王闻其奇异,欲与相见,故命令来。计道里十五日行Ⅱ型,乘车而来。(《分别功德论 • 卷第四》) 

  (8) 如来住处去此不远,计其道里有三由旬。(《增一阿含经 • 卷第三十二》)

   “由旬”为梵语yojana的音译词,也译作“踰缮那”“踰阇那”“瑜缮那”“俞旬”“由延”等。例如:

   (9) 踰缮那,梵语市战反,亦言踰阇那。此云合也、应也,计应合尔许度量,同此方“驿”也。自古圣王一日行也。案,西国饍那亦有大小,或三十里,或四十里,昔来皆取四十里也。(《一切经音义 • 第七卷》)

  用例再如:

   (10) 是时闻海中有僧伽罗国,有明上座部三藏及解瑜伽论者,涉海路七百由旬方可达彼。未去间,逢南印度僧,相劝云:“往师子国者,不须水路。海中多有恶风、药叉、涛波之难,可从南印度东南角水路三日行Ⅴ型即到。”(《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 卷四》)

  有专家指出,例(10)“此段文字不但音译的‘由旬’在引文中表现为意译的‘日行’,而且提到的音译国名‘僧伽罗国’也在引文中表现为意译的‘师子国’。‘僧伽罗’(斯里兰卡)就是狮子国的意思,现在仍用狮子旗。‘新加坡’称为狮城同理,也是印度人名‘辛格’的由来。这说明文章有意对同样的词在正文多用音译,在引文多用意译。这更有力地说明了‘由旬’和‘日行’是音译和意译的关系。”

   再如:

  (11) 其国本在洲上,东西五十由延,南北三十由延。(《法显传》)

  (12) 去此一百由旬,有城名某。(《大宝积经 • 卷第八十八》)

  三、“日行”的衰落

  “日行”集中出现于汉至宋之间的某些史书和佛经中,适用对象为我国境内周边四远之地及域外之地,因而“日行”应是直接或间接的来源于梵语的“yojana”。慈怡(1988:2075):“梵语yojana乃‘附轭’之义,由语根yuj而来的名词;即指公牛挂轭行走一日之旅程。”有专家指出,“因为梵语yojana一词本身也有以时长表距离的功能,APTE字典对该词的释义为‘A mesaure of distance equal to four Kroś as ...’。其中Kroś as一词本义为‘吼叫、叫唤’,亦引申作时间单位,相当于48分钟。”

  《史记》和《汉书》记距离:

  (13) 安息在大月氏西可数千里。(《史记 • 卷一百二十三》)

  (14) 大月氏国,西至安息四十九日行。(《汉书 • 卷九十六》)

  “日行”最终被距离单位词“程”“驿”等替换,导致了距离单位词“日行”的消失。这一过程主要发生在唐宋。例如:

  (15) 贰师泉去沙城东三程。(《敦煌录》)

  佛经中有相关注解。例如:

  (16) 逾缮那,梵之量名也。乃是轮王巡狩,一亭之舍也。同此方“驿”。(《四分律钞批 • 卷第四本》)

  四、“日程”的发展

  “日程”在初唐出现,与“日行”分布相同,最初也是单位词。例如:

  (17) 此国稍大,南北五日程,东西一日行,土地即尽。(《游方记抄》)

表2 “日行”、“驿”、“程”和“日程”的替换

 

  唐诗中常以“日程”表示距离的作者,是对口语化有自觉追求的著名诗人白居易。例如:

  (18) 荆州又非远,驿路半月程。(唐•白居易《和思归乐》)

唐代已有人把“程”理解为名词“路程”,“数词+日”表示时长,这个过程经历了“数词+距离单位词‘日程’”到短语“(数词+日)+名词‘路程’”的逆语化法演变。例如:

  (19) 谢飓国去个失蜜国一千五百里,个失蜜国去吐蕃金城公主居处七日路程。(《全唐文•卷九百九十九》)

  五、余论

  有作者谈起过“日行”“日程”的使用区域。例如:

  (20) 倭国在百济、新罗东南,水陆三千里,于大海中依山岛而居,魏时译通中国三十余国,皆称子。夷人不知里数,但计以“日”。国境东西五月行,南北三月行。(《隋书•卷八十一》,又《北史•卷九十四》)

  (21) 从安南府城至蛮王见坐苴咩城,水陆五十二日程。只计“日”,无里数。(《蛮书•卷一》)

  注释

  ①刘丹青(1988:5,2012:294)先后指出,汉语量词包括用于计量的单位词和用于分类的分类词两类,计量单位词包括表示度量衡单位的单位词。

  ②方一新 高列过(2003:92)认为,“这部经的风格和魏晋时期的译经相近,最早也只能是三国时期的译经。”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17年第4期

  学者简介

  刘永华,1975年出生,河南上蔡人。河南大学文学院语言所教授,河南省高校科技创新人才。主研汉语历史语法,著有《广雅疏义校注》《马氏文通研究》等,发表学术论文20余篇,主持并完成河南省社科、河南省科技、全国高古委、国家社科基金等项目。著作《广雅疏义校注》获河南省社科成果一等奖,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汉语空间量标指演变研究″结项等级为优秀,近期拟于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