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姜淑珍 池昌海:吴语“囥”的多功能模式和语法化

作者:姜淑珍 池昌海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8-07-10

   “囥”本义为“藏(物)”,北部吴语中有“存放”义,南部吴语中另具“置放”“存在”等义,温州方言中还可用作动后处所介词。在苍南吴语中,“囥”还可与指示代词合用置于动词后表状态持续。“囥”作为吴语方言特征词在吴语内部呈现出实词层面的语义多样性以及虚化后的句法多功能性,且具有明显的地域分布差异。

  

1.吴语中的动词“囥”

  “囥”是个会意兼形声字。“亢”有“遮蔽、庇护”义。“囥”由“亢”加“囗”构成,“囗”赋予物体或空间以边界。故,“囥”可释为“将某物隐秘地置于某一隐蔽空间”,其语义要素可解析为:[+致使]、[+附着]、[+位置隐蔽]、[+行为隐秘]。

  动词“囥”在吴语中有“藏(物)(hide)、存放(store)、置放(place)、存在 (exist)”四个义项,大致上随着地域由北而南义项逐渐增加。其义素特征矩阵图可描绘如下表。 

  

  从表1可知,首先,动词“囥”的四个义项存在高度的语义相关性,表明它们之间具有源流关系;其次,“藏物>存放>置放>存在”的演变,是一个义素逐渐消隐而语义泛化的过程,且由各种不同义素组成的义位,在不同的方言点中形成不同的接受度。Bybee(1985)主张一个词项越具备语义上的泛性(lexical generality),就越可能发生语法化。“囥”语义的泛化为其发展出介词功能做了铺垫。“囥”在微观参数(micro-parameter)范围内的语义特征变异(semantic feature variation),最终导致了后来的宏观参数(macro-parameter)层面的句法地位的变化(语法化为介词)。换而言之,“囥”如果要继续下一步的句法地位的演变,必须满足语义特征变异的条件,即必须先发展出相对中性(neutral)、语义制约较少的“置放”和“存在”义。虽然这一阶段的词义演变依然为实词范畴内的微观参数改变,还未涉及从实义词到功能词的句法地位改变,但高语义泛性是词项语法化的前提。

  从“置放”到“存在”转换的关键一步是动词“囥”题元结构的调整。“置放”义“囥”为三价动词,题元包括施事、受事、处所;但表“存在”时,为二价动词,只有客体(theme)和处所题元。

  置放:施事+受事+囥+处所

  存在:客体+囥+处所

  

2. 吴语中虚化的“囥”

  “囥”的虚化用法仅现于温州方言;其中仅在苍南和平阳吴语中具有时间介词功能。

  

  (一)处所介词。用在动词后引介终点处所。

  (1)图画贴囥壁上。画贴在墙壁上。(温州) 

  (二) 时间介词。 

  (2)课对囥星期日去上。课换到星期天去上。(苍南)  

  (三)“囥”作为持续体标记。苍南和平阳吴语中“囥”还可与指示代词“那儿”合用置于动词后表状态持续。

  (3)许扇门一直关囥那扇门一直关着。(苍南) 

  “囥”在吴方言中的语义和句法分布如表2所示。 

  

  *此处是指与“囥+远指代词()”组合具有时体标记功能,并非“囥”自身具有该句法功能。 

  

3.吴语“囥”的语法化

  

3.1从共时分布推演吴语“囥”的语法化路径

  从表2“囥”共时多功能分布的地域蕴含关系可拟构吴语“囥”的语义演变和语法化链条为:藏物→ 存放→ 置放→ 存在→ 处所介词→ 时间介词

  此共时语法化链条是有据可依的。1)“藏(物)”为“囥”之源义,“置放”义“囥”的分布大致为“藏物”义的子集,这种蕴含关系可作为“藏(物)”先于“置放”的佐证。2)从义素消融的过程判断,“存放”和“置放”语义相邻。由于语义演变是渐变的,可推测“置放”由“存放”推演而来。 3)“存在”指示的状态是“置放”实现后产生并延续的,从“置放”到“存在”义素特征[致使]消失,语义抽象性增加。4)从处所动词(“存在”)到处所介词的演变符合语法化的单向性和类型一般化原则。5)“囥”从“处所介词>时间介词”的延伸与抽象性单向斜坡相吻合。

  “囥”的语义演变可分为六个阶段:A藏(物),B存放,C置放,D存在,E处所介词,F时间介词。根据共时分布,我们推演“囥”的历时演变路径为:

  

  图1 从共时分布推演“囥”的语法化路径 

  共时层面上,各方言点“囥”处在演化链条的不同阶段,这是语言演化速率差异的体现。

  

3.2“囥”语法化的机制

  “囥”语法化的的诱因是语义羡余。“V囥”中的V主要为置放、握持、姿势改变类动词,均包含两个特征:1)有“使…附着”义,2)行为动作实现后,位移主体会形成相对静止的持续状态。V和“囥”在语义上部分重合。其语法化机制为双动词结构的重新分析,随着V次类的扩展,介词功能走向成熟。

  

3.3持续体标记“囥”的句法限制

  在吴方言中普遍存在“处所介词+指示性或泛化的处所成分”用作体标记现象。这类处所短语的语法功能大体为加在VP前表进行,VP后表持续。但是,受到“囥”只能为动后介词的限制,苍南吴语“囥那儿”不能置于动前表进行。另,持续体标记“囥”中的“囥”可省略,这与该方言终点处所介词可省略一致,受句法规律的支配。“囥”由“在那儿”演变为持续体标记是形态句法层面的语法化,伴随着语义虚化和语音溶蚀。

  

4.结语

  “囥”在吴语中的语义和句法功能随着地域上由北至南而逐渐增加,其语义和句法功能的增加伴随着词汇语义特征要素的逐步消减,并最终产生完全虚化的介词功能。梳理吴语“囥”的语法化链条,不仅为语法化的世界词库提供新的个案,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其展示出语法化本身不是独立存在的,它是语义内容、句法结构、词汇系统、以及语音等各要素历史演变和互动的交集。

  参考文献: 

  Bybee,Joan  1985  Morphology: A Study of the Relation between Meaning and Form, Amsterdam: John Benjamins.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18年第2期 

  作者简介  

  姜淑珍,浙江温州人,博士,现为浙江财经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主要从事方言语法和英汉对比研究。近年在《中国语文》《当代修辞学》《语言学研究》等核心期刊发表论文10余篇,现主持省规划项目一项,参与国家课题两项。  

  

  池昌海,浙江大学中文系教授,语言学及应用学专业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汉语词汇、修辞及语法。近年来在《汉语学习》《当代修辞学》《语言研究》《古汉语研究》《世界汉语教学》等刊物上发表论文数十篇,出版《〈史记〉同义词研究》《汉语研究新探》《先秦儒家修辞要论》及《现代语言学导论》《现代汉语语法修辞教程》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