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丁喜霞:关于《训世评话》中的“非汉语用法”

作者:丁喜霞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8-09-28

  1.《训世评话》白话部分的语言面貌

 

  15世纪的朝鲜汉语教科书《训世评话》(下简称《训世》)是研究近代汉语的重要语料,但与同时期一般汉语文献所反映的语言面貌相比,《训世》白话部分的语言还不能说是纯正的汉语,其语句结构和词汇的使用都存在着一些可能是受编者母语干扰或元白话影响而产生的“非汉语所固有”的现象。这已成为学界的共识,但有些被认为是“非汉语用法”的词语和用法,如表示“奇怪”或“感到奇怪”义的“妖怪”、表示“被……感动”的“感动”、表示“拜谢”义的“谢拜”、表示早晨义的“晨早”等,在《训世》刊行前后的汉语文献中都有用例,若将其视为“韩语词”或“非汉语用法”,似不太符合汉语的语言事实。

  “妖怪”表示“奇怪”义的用例:

  (1)当武帝之世,赋役烦众,民力凋弊,加以好神仙之术,迂诞妖怪之人;四方并集,皆虚而无实,故无形而言者至矣。(汉·荀悦《汉纪》卷十三) 

  (2)杨泉《物理论》曰:武帝拜少翁为文成,岁余无效应。乃作帛以饮牛,阳言此牛有异应。杀而视之,得帛书。武帝识其手迹,其言妖怪,乃急穷竟其事,事急而首服。于是诛文成而隐其事(北宋·李昉等《太平御览·兽部》十二“牛”下) 

  (3)胡俗妖怪,惨酷如是。他务谬戾,胡可胜数!(南宋·郑思肖《郑思肖集·大义略叙》) 

  “感动”表示“被……感动”的用例:

  (4)及移永州,州之骚人多李之旧,日载酒往焉。闻其操鸣弦为新声,抚节而歌,莫不感动其音,美其容,以忘其居之远而名之辱,方幸其若是也。(唐·柳宗元《柳宗元集·外集》卷上《赋文志·太府李卿外妇马淑志》) 

  (5)且诉且泣,援引今古宠辱、祸福、成败可验者数事,哀怨凄苦,左右闻者感动之。 (北宋·张齐贤《洛阳缙绅旧闻记·李少师贤妻》) 

  “谢拜”表示“拜谢”义的用例: 

  (6)十七日丁卯,陈祝币,具三牲,行三献之礼,张伎乐百戏,谢拜祠下(明·李维祯《山西通志》卷二百五) 

  (7)酒席已完,回到船上。柯陈兄弟多来谢拜。汪秀才留住在船上,随命治酒相待。(明·凌濛初《二刻拍案惊奇》卷二十七) 

  “晨早”表示早晨义的用例:

  (8)至于四月四日,于甘泉东流水之北岸,东面向朝阳之地,晨早沐浴兰汤,使身意清净。(北宋·张君房《云笈七签》卷八十七《诸真要略》) 

  (9)必于晨早阴气未散、阳气未动、饮食未进之时,清心绝虑,逐部细究,则时令之病可预知。(明·方以智《通雅》卷五十一) 

  从用例来看,“妖怪”“感动”多出自明以前偏于书面语或文言性的文献,“谢拜”“晨早”则也有元明时期口语文献的用例,且“妖怪”和“晨早”在现代汉语南方方言中仍有使用,如《汉语方言大词典》“妖怪”一词就收录有其在粤语中的两种用法,其二是形容词,怪里怪气。如“其好妖怪”,意思是“他怪里怪气”。所录“晨早”一词,释为“早晨;清晨”,名词。用于胶辽官话、西南官话、徽语、湘语、粵语。不宜将其视为“韩语词”或“非汉语用法”,应视为《训世》白话中保留的汉语文言成分和南方方言成分。

  2.《训世》白话中保留有汉语书面语或文言成分的原因 

  首先,古代白话文献,不论是“比较贴近口语的”,还是“文白夹杂的”语料,都难免表现出不同程度的文言与白话的混合。作为明初的一部域外汉语教科书,《训世》白话部分的语言虽以明代北方话口语为主体,也难免杂有一些汉语书面语或文言成分。

  其次,“李边习得的是当时北京通用的口语,或者更确切地说是15世纪后期朱明皇朝上层人士所说的口语”(汪维辉,2011)。这既是其学习汉语的目标语,也是《训世》白话部分语言的参照系,而“在当时的上层社会和知识分子圈内,文言还是社交用语,上层社会和知识分子的口语中仍有较多的文言成分”徐时仪,2007:208) 

  第三,从李边的《序》可知,《训世》的使用主体是朝鲜士人阶层人员,他们不仅具有较高的汉语文言水平(张美兰,2011:24),而且为了能够顺畅地与明朝上层人士进行“使事交际”,所学汉语既要避免使用为学者诟病的“商贾庸谈”,也要掌握明朝上层人士口语中仍有使用的较为正式高雅的书面语或文言性的词语。

  第四,已有研究表明,明代汉语口语的语言具有文白相间、新旧质素共存的特点。如明初汉语白话小说《三国演义》的“语言呈现文白相杂,诗文交辉的局面,既有地道的口语,又有典型的文言,大致以白话为基础,穿插着一些文言成分,具有‘文不甚深,言不甚俗’的特点”徐时仪,2007:192)。《训世》白话中保留着一些书面语或文言词,正体现了明初汉语口语的词汇特点。

  

3.结语
 

  《训世》白话部分的语言的确反映了明代前期汉语北方话口语的一些特点,但作为明初域外学者编撰的汉语教科书,其语言成分也比较复杂,其中既存在着一些可能是受编者母语干扰或元白话影响而产生的非汉语成分,也杂有一些南方方言成分和文言成分。利用这份语言材料时,既要避免误将非汉语成分当作当时汉语的特点,也要避免误将汉语固有的用法(包括汉语不同方言和文言成分)当作“非汉语用法”,以保证研究结论的可靠性和科学性。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18年第2

  参考文献

 

  陈  莉   2006 《〈训世评话〉词汇研究》,南京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何  璞   2013 《〈训世评话〉词汇研究》,四川外国语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刘  坚   1992 《训世评话》中所见明代前期汉语的一些特点,《中国语文》第4期 
  汪维辉  2003/2007  关于《训世评话》文本的若干问题,《语言研究》第4期。另见《汉语词汇史新探》,上海人民出版社,195-222页
  汪维辉  2011 《老乞大谚解》《朴通事谚解》与《训世评话》的词汇差异,《语言研究》第2期 
  徐时仪  2007《汉语白话发展史》,北京大学出版社 
  遇笑容、曹广顺   2013《训世评话》中的特殊语言现象及其语言性质,《历史语言学研究》第六辑,商务印书馆 
  张美兰  2011《明清域外官话文献语言研究》,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 
  [日]太田辰夫  1991《训世评话》的语言,《中国语研究》第33号 

  作者简介 

  丁喜霞,女,回族,河南荥阳人。文学博士,河南大学文学院、河南大学语言所教授。致力于汉语词汇史和古典文献整理研究。在《中国语文》《语言研究》等刊物发表论文60多篇,出版《中古常用并列双音词的成词和演变研究》(2006)、《〈洛阳缙绅旧闻记〉校注》(2013)、《臧庸及〈拜经堂文集〉整理研究》(2016)等5部,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1项、全国高校古籍整理委员会项目3项、河南省高校青年骨干教师资助计划项目1项。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