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陶寰:吴闽语云、匣母的读音和闽语全浊声母的清化

作者:陶寰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8-09-30

  中古的全浊声母在今闽语中多读不送气的清塞音塞擦音,少数读送气的清塞音塞擦音。前人有两种解释的方法:一种是罗杰瑞(Norman 1974:29-30)采用的历史比较法;另一种是多数学者采用的接触语言学方法。本文赞同接触的立场,认为合理假设应该是:

  闽语经历过两次全浊声母清化,第一次清化可能发生在共同吴闽语时期。这一次的清化使全浊声母变成了送气清声母,匣母和少数云母字清化为x/h。后来受权威方言的影响,大部分已经清化的全浊声母字又变成了浊声母,但留下一些演变的残迹。这些浊声母字后来在闽语中又经历了第二次清化,成为不送气清声母,匣母和大部分云母字清化为零声母。而在吴语中,已清化的全浊声母字基本上都变成了浊声母字,只在云匣母留下少许残迹。吴语的浊音声母没有经历第二次清化。

  我们从四个方面说明这一假设的合理性:一、存在共同吴闽语,二、今吴闽语中保存着浊音清化的残迹是共同吴闽语的遗存,三、“清音返浊”在现代方言中的实例,四、“清音返浊”的机制

  一、“共同吴闽语”假说

  吴语与闽语在历史上有很密切的关系,前人做了极为详尽的分析,这是我们这个假说成立与否的前提。本文提供了更多的例证来说明这一假说的合理性:一、吴闽语中有大量的同源词,这些同源词以往被认为是闽语的特征词,少见或不见于其他汉语方言。二、吴闽语共有现象往往不见于其他方言,而在吴闽语中则普遍存在,如心、生、书母读ʦ、ʦʰ。三、有些字在吴语中保留早期读音,而不见于闽语,如桓韵读同戈韵,“叶”读塞擦音声母。四、“蛇”读弋支切,厦门为ʦua2,江山为ʣue2

  二、吴闽语中云匣母读h的现象

  闽语云匣母都有h、∅两读,匣母的h还有两个层次,h1是口语层,h2是文读层。本文按陈章太、李如龙(1991)的说法,把读h1的归结为云母读同匣母。读∅不在讨论之列。闽语中云匣母普遍读h1的字有:园、云、雄、熊、雨、远(以上云母);虾、下放置、硋陶瓷、蟹、苋、还、眩、横(以上匣母)等。另外,对周宁方言的匣母字进行的统计表明,230字次的匣母字中,属于h1的有21字,读k的23字,两者大体相当。闽语读h1的云匣母字一般在阳调类。

  吴语中云匣母也有h、∅两读,南部吴语中读h的云母字有“园、远、雄”三个字,其中“雄”字的韵母可以帮助我们确定它属于前《切韵》层次的读音。匣母读h的现象在吴语中分布范围比云母大,比较普遍的是“蟹、鲎、苋”三个字。吴语读h的云匣母字都读阴调类。除这些字之外,本文发现还有一些普遍读h的云匣母字,如:下取下、播种、放置、织物的横线、黄、虹、蕻。另外,绍兴话中尚有“鲑、猴、䞀、候、黄蛋黄”等。郑张尚芳(1999)列举了18个读h的匣母字,加上本文所举,共20字。

  吴闽语云匣母字存在着这样的对应关系:吴语读h的云匣母字,在闽语中读为h1。这种现象应该不是偶然的,是共同吴闽语的遗留。

  三、清音返浊的例证:苍南蛮话

  苍南蛮话的底层是闽东话,上层是吴语,是一种兼具吴闽特征的方言。它的吴语特征主要表现为中古全浊声母今读浊音。郑张尚芳(1995)认为蛮话浊音声母是滞古现象,但蛮话云匣母字有些例外,跟相邻的闽东方言比较可知是闽东方言的底层留存。

  蛮话的浊音声母长期受权威方言瓯语的影响所致。换句话说,是瓯语对蛮话的控制,导致蛮话已经清化的浊音声母重新又回到浊音的状态。蛮话有七个声调,来自古清声母的字读阴调类,来自古全浊声母的字读阳调类,与福安、柘荣、蛮讲等闽东方言一致。通过声调,蛮话与瓯语可以建立起严整的对应关系。通过语音系统的匹配,瓯语的浊音声母可以对蛮话音系产生影响,使得蛮话已经清化的声母在音值上向瓯语靠拢,发生浊音化的演变。蛮话清音返浊留下的残迹跟吴语非常相似,集中在h声母(“雨”经历了h>f的音变)。

  四、清音返浊的机制:他控音变

  这一类型的音变可称为“他控音变”,即甲方言的某个音变以乙方言(一般是权威方言)为语音条件,使甲方言在音类归并和音值上都向权威方言靠拢。

  他控音变依赖两个方言之间系统的对应关系,通过词或语素的音义对应实施方言间的影响,能否实现受制于三个要素:一、语素透明度,二、词语的使用域,三、词语使用频率。

  分析一下吴闽语中的残余词即可发现具有以下几项特征,与他控音变的残余完全吻合:

  一、口语中的常用词,如:雨、园、远,蟹、鲎、苋、蕻,等。

  二、对应缺失的词,语义不匹配或语音差异过大,如:下装载、虹、硋陶瓷,等。

  三、语音条件缺失的词,如闽东语中“树、鼻、饲”都已转入阴调类。

  何以除了匣和云两个声母,在现代吴语中找不到其他声母清化的残迹?原因有二。一是吴语在历史上受官话影响的深度远远大于闽语。二是在浊音清化过程中,擦音是最快的;相对地,在浊化的过程中它也最容易保留清音的读法。从发音部位来说,发音部位越靠后越容易清化,反之也就是越不容易浊化。

  共同吴闽语浊音清化最早可能发生于汉代,最迟不晚于曹宪的《博雅音》,也即“蟹”字清化的时代。晚唐五代是闽语形成的下限,清音返浊应该也完成于这个时间之前。

  五、余论

  方言演变中的例外,特别是“有规律”的例外为探索汉语方言史提供了很好的观察窗口,但是单纯的共时方言比较只能为我们确立这种现象的存在,不能说明何以会产生这种现象。要解释这一现象,我们还需要借助于共时音变的经验观察中建立起来的一些语言学通则,这些通则包括语音自然演变的通则和语言接触中的普遍规律。

  参考文献

  陈贵秀 2016 《周宁方言研究》,北京语言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陈章太、李如龙 1991 《闽语研究》,北京:语文出版社。

  李如龙 1985 中古全浊声母闽方言今读的分析,《语言研究》第1期

  李如龙、邓享璋 2006 中古全浊声母字闽方言今读的历史层次,《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3期

  潘悟云 1995 温、处方言和闽语,《吴语和闽语的比较研究》,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陶寰 2016 苍南蛮话的浊音声母及相关问题,《边界方言语音与音系演变论集》,上海:中西书局。

  郑张尚芳 1995 赣、闽、粤语里古全浊声母今读浊音的方言,《吴语和闽语的比较研究》,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郑张尚芳 1999 闽语与浙南吴语的深层联系,第六届闽方言国际研讨会(1999.6 ,香港科技大学)。载《闽语研究及其与周边方言的关系》,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02。

  Norman, Jerry(罗杰瑞) 1974. The Initials of Proto-Min. Journal of Chinese Linguistics. 2,27-36.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18年第3期

  作者简介

  陶寰,1968年生于浙江绍兴,1996年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文学博士,现为复旦大学中文系副教授。主要从事汉语方言学研究,感兴趣的领域有语音类型学、共时方言变异、方言接触和方言史、方言语法等。出版《上海方言词典》《蛮话词典》《松江方言研究》等,在国内外期刊发表论文三十余篇。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