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汪维辉 邵珠君:《刘知远诸宫调》所引古贤诗校释

作者:汪维辉 邵珠君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8-10-17

  金刻本《刘知远诸宫调》残卷(以下简称《刘》)自上世纪初被发现以来,经过中外几代学者的共同努力,在文本校读方面成绩斐然,但悬而未决之处仍不少,卷首所引古贤诗即其一。本文依据文物出版社1958年影印本,参考国内外五个校注本及相关论文,对此诗提出了新的校释意见。 

  《知远走慕家庄沙佗村入舍第一》:“古贤有诗云:自从大驾去奔西,贵落深坑贱出泥。邑号尽封元亮牧,郡君却作庶人妻。扶犁黑手番成笏,食肉朱唇强吃。只有一般凭不得,南山依旧与云齐。”

  此诗中“元亮牧”和“凭不得”虽众说纷纭,但均未得确解,“庶人妻”和“荠”则未引起注意。所幸有异文可资参考,五代后蜀何光远《鉴诫录》卷一“金统事”条:

  辛丑年,黄巢在京,尚让为相,改乾符之号为金统元年,见在百司,并令仍旧。忽一日,有人潜书七言四韵……其七言四韵诗曰:“自从大驾去奔西,贵落深坑贱出泥。邑号尽封元谅母,郡君变作士和妻。扶犁黑手翻持笏,食肉朱唇却吃齑。唯有一般平不得,南山依旧与天齐。” 

  文章据此对这四个词语重新作了校释,认为应依《鉴诫录》作“元谅母”“士和妻”“齑”“平不得”。除“士和妻”暂时未知详情外,其余三处都可得确解:“元谅母”即唐人李元谅之母,“齑”是泛指穷人吃的腌菜,“平不得”即无法弄平。

  

1.元亮牧  

  颔联“邑号尽封元亮牧”句,内田本注云:“邑号,里正(庄屋)などの官よりご用を命ずる称号であろう。元亮牧,地方官をいうか。元亮は陶渊明のあざな。一句の意は、いままでの庄屋などがみな地方官に出世したことをいう。”(邑号,大概是里正等被政府任命的称号。“元亮牧”或指地方官。“元亮”是陶渊明的字。句意为,以前的里正等都提升为地方官。)星逸(1964)云:“‘元亮’是晋陶潜的字,他有不愿为五斗米(县令俸禄)折腰的话。这句曲文是形容当时五胡割据,滥封官爵,实际只是些升斗小官的讽刺语。”英译本译为:“Hamlet elders all were officers of middle rank.”(很小的村庄的老人都是中级军官。)凌谢本注:“牧是一州的长官,元亮是陶潜的字。这句是讽刺当时滥封官爵。”蓝本注:“元亮,晋陶渊明字。陶渊明曾做彭泽县令,有‘吾不能为五斗米折腰’语。牧,古时治民之官。汉末一州的军政长官称州牧。这句话是说,当时滥封官爵,受封者不过是些享升斗俸禄的小官。”廖本无注。 

  诸本释读皆有难通之处,原因如下:①“元亮牧”与“邑号”性别不符。“邑号”的被授予者当为女性。②人名与官职名组合不合通例。若释“元亮”为人名,“牧”为官职名,则为“人名+官职名”,而常见的应为“官职名+人名”或“地名+官职+人名”。根据对句,“元亮牧”的结构应与“庶人妻”相同,是领属关系,即“元亮”之“牧”。③地位对比与其他三组不协。此诗颔联、颈联构成四组对比,A组为邑号、郡君、扶犁黑手、食肉朱唇,对应B组为元亮牧、庶人妻、承笏、吃荠。此处应为B组“元亮牧”整体与A组的“邑号”对比,而非“元亮”和“牧”内部形成地位对比。 

  因此,“元亮牧”应满足:①女性;②“元亮”与“牧”构成领属关系;③原有的社会地位较低。显然,应据《鉴戒录》校作“元谅母”。《鉴诫录校注》认为“元谅”即唐人李元谅,引《旧唐书·李元谅列传》:“李元谅,本骆元光,姓安氏,其先安息人也。少为宦官骆奉先所养,冒姓骆氏。……帝念其勋劳,又赐姓李氏,改名元谅。”“牧”借作“母”也符合《刘》反映的音系。此句意为原本地位较低的元谅之母却受“邑号”之封。 

  

2.庶人妻 

  从对仗看,《鉴戒录》作“士和妻”应是。《鉴诫录校注》云:“‘郡君变作士和妻’句,不明出处,盖谓达官贵人之妻变成平民之妻,即‘贵落深坑’之意。”是。 

  

3.荠 

  该词凌谢本、蓝本、廖本皆未出注。“荠”在诗中是韵脚,跟“泥,妻,齐”押韵,依照格律须是平声齐韵字,而“荠”本身是个多音多义字,若按字面去理解,不是音不合,就是义不合:①cí,《广韵》平声脂韵“疾资切”,蒺藜,就是《诗·鄘风·墙有茨》的“茨”字,义不合,韵也不合;②jì,《广韵》上声荠韵“徂礼切”,就是荠菜的荠,义虽可通,但是声调不合;③qí,荸荠的荠,义不合,《切韵》系韵书也未收此音义。《汉语大字典》和《汉语大词典》“荠”字条都收有另一个音义:jī,通“齑”,细切的咸菜。音义皆合。所以“荠”也应据《鉴戒录》校作“齑”,泛指腌菜、咸菜。周志锋先生(2012:72-75)对“齑”的形和义有过精当的考证,可参。内田本释“荠”为:“虀:つけもの。”(腌菜。)甚是。英译本此句译为:“Red lips, used to eating meat, must be content with salted leeks.(曾吃惯了肉的朱唇,不得不餍足于腌制的韭葱。)”“salted(盐腌的)”不误,“leeks(韭葱)”则不确。《鉴诫录校注》云:“用醋、酱拌合,切成碎末之菜或肉。……虀同‘齑’。按,据文意,虀盖泛指寻常百姓食物。”大意不误。 

  

4.凭不得

  内田本认为“凭不得”是“靠不住”(「一般」は「一种」•「一样」におなじ。一句の意は、ただ一つ赖りにならぬということがある、何もかも赖りにならぬ),蒋礼鸿(1965)云:“‘凭不得’即‘凭得’,意思是说世事翻复,只有南山依然不变。……本书‘不’字不作否定词的屡见,内田校注已多处指出。”英译本译为:“One thing only could not be changed.(只有一件事是不可能改变的。)”凌谢本注:“即‘凭得’。”蓝本注:“即凭得。‘不’字无义。参看《敦煌变文字义通释》第六篇‘不’。这两句话是说,世事多变,只有南山依然如故。”廖本注:“谓只有一样不能侵扰。一般,一种一样。凭,侵扰、欺凌。”江蓝生(1999)云:“末后两句大意,蓝本云是指‘世事多变,只有南山依然如故’,所说甚是。但从蒋礼鸿先生说,注云:‘凭不得,即凭得。“不”字无义。’似可商。廖本把‘凭’释为侵扰、欺凌,云‘只有一样不能侵扰’,则也觉牵强,于文义不甚贴合。”“今谓‘凭不得’义为‘比不得’,‘凭’为‘匹’(pǐ)的方言变读音。”我们认为诸说皆欠妥,应依《鉴戒录》作“平不得”,是对黄巢起义“均平”引起地位骤变、社会动荡的讽刺。 

  综上,这首诗中的“元亮牧”“荠”“凭不得”三处,皆为同音或近音借字,应据《鉴戒录》校为“元谅母”“齑”“平不得”。有了《鉴戒录》的异文做参照,这首诗中向来扞格难通的几个疑团终于可以涣然冰释了。

  参考文献: 

  江蓝生  1999  重读《刘知远诸宫调》,《文史》第三辑 
  蒋礼鸿  1965  读《刘知远诸宫调》,《中国语文》第6期 
  星逸  1964  关于金刻《刘知远诸宫调》的校注,《江海学刊》1月号(总第59期) 
  周志锋  2012  《周志锋解说宁波话•话说“咸齑菜”》,语文出版社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18年第3期 

  

  作者简介 

  

汪维辉,男,浙江宁波人。浙江大学求是特聘教授,汉语史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语言学会副会长。2004年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主要研究方向为汉语词汇史和训诂学。出版著作7部,发表论文160余篇。代表著作有《东汉-隋常用词演变研究》《〈齐民要术〉词汇语法研究》《汉语词汇史新探》《著名中年语言学家自选集·汪维辉卷》《朝鲜时代汉语教科书丛刊》《汉语核心词的历史与现状研究》等。曾获得教育部科研成果二等奖两次、省级科研成果二等奖两次。  

  邵珠君,山东青岛人。本科毕业于浙江大学中文系。浙江大学汉语史研究中心2016级直博生,导师汪维辉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汉语词汇史和训诂学。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