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李小军:“敢”的情态功能及其发展

作者:李小军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8-12-10

零 引言

  “敢”的功能可以归纳为10种:1)有胆量、敢于;2)表谦敬、冒昧;3)许可;4)条件可能;5)反诘;6)推论;7)推测;8)确认;9)询问(测度问);10)表总括、凡。这10种功能在汉语史上都存在过且都能找到具体的演变轨迹,并且绝大部分功能现代汉语方言中还有使用。

一 谦敬功能的来源及成因

  《今文尚书》中23例“敢”都为表意志的情态动词,《左传》“敢”的使用有很大发展,一是用例大量增加,二是功能扩展。其中谦敬副词“敢”有86例。如:

  (1)公曰:“尔有母遗,繄我独无!”颍考叔曰:“问何谓也?”(《左传·隐公元年》)

  上例“敢”可替换为“斗胆、冒昧”。谦敬副词“敢”源于情态动词“敢”,且是在请求句中演化的。“敢VP”句式的听话人往往处于尊者或长者地位,说话人之所以敢于向听话人发问或提出请求,乃是认为VP的结果对听话人是有益的。这时句子表现出来的是说话人行为上的“不敬”,同时蕴涵着对听话人的尊重。经过重新分析,表意志的“敢”就发展为谦敬副词。到了战国时期,“敢”的使用更多是纯礼节性的了。

二 许可及条件可能功能的来源及成因

  王锳(1995)列举了战国时期很多表许可的“敢”,不过汤余惠(1999)和洪飏(2014)将例证提到了商周时期。如:

  (2)汝毋不善于乃政。(虎簋)

  这类“敢”到底表“敢于”还是“许可”句法上并无显性标志,目前也难以判定,不过“敢”之“许可”义正是在这种训诫、禁止性语境中衍生的。我们认为汉初才出现典型的“许可”义“敢”。如:

  (3)长者赐,少者贱者不辞。(《礼记·曲礼上》)

  “敢”之“许可”义的进一步发展,就是脱出禁止性话语,甚至是否定格式,不过直到元代才能见到。如:

  (4)[白敏中云]小生去也不去?[正旦云]先生,你去不妨。(郑光祖《㑳梅香骗翰林风月》第三折)

  意志式的“否定词+敢”可以细分为两类,一类是“纯意志”式——纯粹主观上不敢,一类是“意志+条件可能”式——不具备客观条件故而不敢。如:

  (5)智襄子戏韩康子而侮段规。智伯国闻之,谏曰:“主不备,难必至矣。”曰:“难将由我,我不为难,谁兴之!”(《国语·晋语九》)

  前面说“难将由我,我不为难”,接着说“谁敢兴之”,一方面在说无人敢,同时也在说无人能够。此例“敢”虽兼表“意志+条件可能”,但重在表“条件可能”,原因在于说话人掌控着局势,其他人不具备兴难的客观条件。从表意志到表条件可能的演变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动因是句法因素,这类“敢”所在小句往往为结果小句,前面是条件小句。具体演变过程为:意志→意志+条件可能(凸显意志)→意志+条件可能(凸显可能)→条件可能。“敢”之典型的“条件可能”用法汉代就出现了。如:

  (6)沛公不先破关中,公岂入乎?(《史记·项羽本纪》)

三 推论、推测和确认功能的来源及成因

  具体演变过程为:有胆量、敢于→(保证→)一定。先看一个例子:

  (7)(王)谢仙人曰:“大仙俯方外之情,垂世间之顾,奉稚女以供洒扫。”(唐·玄奘《大唐西域记》卷四)

  上例“敢”所在小句为未然事件句,且是说话人在做保证。“敢奉稚女以供洒扫”已经无关胆量,而是表达意愿(愿意去VP),句子只能理解为“保证/一定奉稚女以供洒扫”。至于从保证到推论这一演变路径,汉语史上不乏其例,如“管”“保证”“一定”等。保证是一种言语行为,是基于说话人的,而推论是一种认识,是基于情况出现的可能性;这一演变也即从言域到知域的转变。李明(2008)认为保证类动词用作施为动词是它转化为情态词的前提。《祖堂集》中已经有比较典型的推论义“敢”了。如:

  (8)虽是后生,有雕啄之分。(五代·静筠《祖堂集》卷六)

  入元以来,表认识情态的“敢”用例明显增加。不过《新校元刊杂剧三十种》中“敢”还未见有表推测的,应是明以后才产生。明末凌濛初的《初刻拍案惊奇》共有9例表推测的“敢”。如:

  (9)潘公道:“小的媳妇虽是懒惰娇痴,小的闺门也严谨,却不曾有甚外情。”知县道:“这等,是有人拐的去了,或是躲在亲眷家,也不见得。”(《初刻拍案惊奇》卷二)

  先是潘公说自家“闺门严谨”,于是知县就推测道:“敢是有人拐的去了,或是躲在亲眷家”,前面说“敢”后面说“或是”,很明显,“敢”表达的是不确定性。从推论到推测,主要表现为确定性的降低,而确定性的降低,又源于推论条件的不充足。

  “敢”从表认识情态的助动词,演变为表确认语气的副词,关键是推论功能的消失,而推论义的消失,则源于事理的显而易见。具体为:S1(前一情况<事实或常理>),S2(推论)。进而到:S1(前一情况<事实或常理>),S2(非推论,想法或态度)。一旦这一话语形式得以建立,“敢”的功能也随之变化。

四 反诘与询问用法的来源及成因

  《左传》中带“敢”的反诘句可以分为三类:1)前有“谁”“曷”等疑问代词;2)前有“岂”“况”等反诘词;3)由“敢”单独构成反诘句。这三类反诘句中“敢”的核心义素仍是“有胆量、敢于”。不过一旦第三类反诘句为已然事件句,“敢”的“有胆量、敢于”义就会弱化,反诘义得以凸显。如:

  (10)习凿齿、孙兴公未相识,同在桓公坐。桓语孙:“可与习参军共语。”孙云:“蠢尔蛮荆,与大邦为雠?”(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排调》)

  句子字面上是在训斥对方竟然敢做这种事,但既然是已成事实,实则句子重心已经不在对方敢不敢,而是惊讶、气愤于对方做这种事。

  从反诘到询问的演变,其实就是“敢”从无疑而问的反诘,发展为真性询问。江蓝生(1992)所举最早表测度问的例子出自北宋:

  (11)待伊要、尤云芑雨,缠绣衾、不与同欢。尽更深、款款问伊,今后更无端?(宋·柳永《锦堂春·林钟商》)

  汉语史上的疑问代词往往兼有反诘功能,即无疑而问,“敢”却从无疑而问(假性问)发展到有疑而问(真性问),这说明疑问与反诘具有相通之处。不过“敢”是从反诘到询问,因而仍带有反诘的痕迹。

五 结论

  本文讨论了“敢”的情态功能及相关的演变,具体路径可以图式如下:

  参考文献:

  洪飏  2014  古文献“敢”表“能”义续说,《汉字文化》第4期

  李明  2008  从“容”“许”“保”等动词看一类情态词的形成,《中国语文》第3期

  江蓝生 1992  疑问副词“颇 、可、还”,《近代汉语虚词研究》,语文出版社。

  汤余惠  1999  金文中的“敢”和“毋敢”,《中国古文字研究》第一辑,吉林大学出版社

  王锳  1995   古汉语中“敢”表“能”义例说,《古汉语研究》第5期

  附注:

  基金项目来源: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汉语语法化词库编撰及语法化模式研究(编号:15AYY010)”、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境内语言语法化词库建设”(项目编号15ZDB100)。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18年第3期

  作者简介:

  李小军,江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主要从事汉语历史语法与方言语法研究,在《中国语文》《语言科学》《语言学论丛》《世界汉语教学》等期刊发表论文近50篇。代表作有《“该”指代义的形成及泛化》(《中国语文》2008)、《先秦至唐五代语气词的衍生与演变》(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汉语语法化演变中的音变及音义互动关系》(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等,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多项,获江西省社科成果奖若干次。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