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覃东生、覃凤余:广西汉、壮语方言的方式助词和取舍助词

作者:覃东生、覃凤余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9-04-15

  1.共时分布

  广西汉、壮语方言的“获取”义语素GET,有方式助词和取舍助词的用法。GET在广西汉语方言中词形有“取、攞、要”,壮语方言是au1。如:

  A.GET

  B.V+GET方式

  C.V1+GET方式+V2;

  D.VO+GET方式

  E.(状语+V)+GET方式

  F.VP+GET取舍

  (1)宾阳平话:

  A.我去银行取呢钱。我去银行取点钱。

  B.眼屋你买取知租取?这间房子你是买的还是租的?

  C.鸡蛋我意炒取吃,冇意煎取吃。鸡蛋我喜欢炒着吃,不喜欢煎着吃。

  D.考试取知是写论文取?考试还是写论文?

  E.旧时卖米安米升量取,冇是安称称取。以前卖米用米升来量,不是用称来称。

  F.今夜我吃粥取,冇吃饭(*取)。今晚我吃粥,不吃饭。

  (2)南宁粤语:

  A.攞齐畀佢。全拿给他。

  B.旧时去五里亭着行攞,冇似而家得坐车。过去到五里亭得走着去,不像现在可以坐车。

  C.只鸡拧来炒攞食啊系煲攞?这只鸡是拿来炒还是煲汤?

  D.坐飞机去太贵多,我哋坐火车攞。坐飞机太贵了,我们坐火车。

  E.花生用手擘攞。花生用手掰。

  (3)柳州官话:

  A.你要几多钱?你要多少钱?

  B.这套房你是买要,还是租要?这套房子你是买的还是租的?

  C.小树拿斧头砍要,大树拿锯子来锯要。小树用斧头来砍,大树用锯子来锯。

  (4)东兰壮语:

  

  GET方式如果出现于连动式,广西汉语方言只有V1+GET方式+V2,而壮语V1+V2+GET方式和V1+GET方式+V2都可见。广西汉语方言GET方式的词形“取、攞、要”都是与壮侗语au1对应的“获取”义语素。南宁、梧州、北流等地粤语与柳州官话,还发现DO方式。如:

  (5)南宁粤语:

  坐飞机去贵多,我哋坐火车做方式。坐飞机太贵了,我们坐火车。

  (6)柳州官话:

  这套房你是买做方式,还是租做方式?这套房子你是买的,还是租的?

  2.语法化过程

  GET方式、GET取舍经历了如下语法化过程:

  Ⅰ. V获取+GET动词+O。
  
如:抓取动词鱼,GET为连动式V2

  Ⅱ. V弱获取+GET动词+ O。
  
如:摸取动词鱼,GET连动式V2

  Ⅲ.O话题+V弱获取+GET动词/方式
  
如:鱼摸取动词/方式,GET为连动式V2与GET方式的重新分析;

  Ⅳ.O+V非获取+GET方式
  
如:鱼煎取方式,GET为GET方式

  Ⅴ.VP1+GET取舍,不+VP2
  
如:鱼用炒锅煎取取舍,不用鼎锅煎,GET为GET取舍

  3. 迁移过程与理论意义

  GET方式、GET取舍罕见于广西以外的汉语方言,但在与壮语有密切系属关系的傣语、泰语、老挝语中常见。因此,GET方式、GET取舍是广西汉语方言与境内外壮侗语共享的区域特征,广西汉语方言的GET方式、GET取舍是跟壮语接触而来的。前贤(郭必之,2010:209;黄阳、郭必之,2013:521-540)曾对其扩散过程及机制做过概括,本文提出了判定扩散源或模式语的新方法——类型特征判定法。

  ⅰ.GET方式语法化的句法槽是两个动词共享宾语的连动式Vt1+Vt2+O,此类连动式是壮语的类型特征,广西汉语方言不具备。如:

  (7)东兰壮语:

  

  ⅱ.连动式的V1表方式义,V2表主事件时,壮语不需要连接性成分,广西汉语方言则需要。如:

  (8)东兰壮语:

    

  “醉回家”在壮语中是典型的连动式,即便两个动词之间存在方式-主事件的关系。而广西汉语方言的方式-主事件之间要用“着/住/倒”等来连接。(7)广西汉语方言要说成“他醉着/住/倒回家”。“着/住/倒”与 au1方式语义功能相近,广西汉语方言人在复制壮语的au1方式时,将其整合进汉语的语序中。这就是广西汉语方言V1+GET方式+V2的来源。由于广西汉语方言的主流地位,V1+GET方式+V2又回馈给了壮语,导致壮语出现V1+V2+GET方式和V1+GET方式+V2的交替。

  GET方式产生之初的结构是“V获取+au1动词+O”,au1相对于V获取是个语义更宽泛的行为动词,后来演变为方式助词au1方式。目前,粤语、官话出现了语素义不同的DO方式。对于任何动词而言,“做”都是语义宽泛的行为动词,可泛指各种事件的实现方式。粤语、官话用“做”替换了“攞、取、要”产生了DO方式,这是汉语后起的创新。

  4. 结语

  本文案例分析得到如下结论:

  (1)壮语和境内外壮侗语au1方式、au1取舍的语法化过程是:
  
抓取动词鱼 >鱼摸取动词/方式 > 鱼煎取方式> 鱼用炒锅煎取取舍,不用鼎锅煎

  (2)广西诸汉语方言的“取方式/取舍、攞方式、要方式”是对壮语的au1方式、au1取舍及其演变模式进行复制的结果。

  (3)对语言接触中扩散源或模式语的判断,可采用类型特征判定法。Vt1+Vt2+O是壮语连动式的类型特点。而au1方式最初在V获取+au1动词+O的句法槽中发生语法化,此结构正是Vt1+Vt2+O。故au1方式只能在壮语中发生语法化,壮语是模式语。

  本案例还观察到了语言接触中语法范畴的交互复制现象。

  (1)V1+V2+GET方式从壮语借入广西汉语方言,被广西汉语方言重新调整为V1+GET方式+V2,然后又“回馈”给了壮语。

  (2)粤语、官话复制了壮语的au1方式,产生了“攞方式、取方式、要方式”。晚近,粤语、官话通过内部的词汇替换产生了DO方式。目前,这一现象尚未“回馈”给壮语。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18年第5期

  作者简介:

  覃东生:男,广西宾阳人。广西大学文学院助理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语言类型学、区域语言学,重点关注南方汉语方言、民族语言和东南亚语言的接触。现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一项。

  覃凤余:女,广西柳江人。广西大学文学院教授。主要研究兴趣为壮语方言语法以及汉、壮语接触研究。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