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赵庸:汉语首次长元音高化链移和中古韵书异读的来源

作者:赵庸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9-09-27

1 现象的提出

  中古韵书有一批字,收韵不止一处,异读释义相同、相近或有牵连,属同词,而异读只出现在歌麻模鱼虞侯豪肴尤幽韵之间。如《广韵》“硰”三收,作可切哿一“硰石,地名”;千可切哿一“硰石,地名”;所加切麻二“硰石,地名,见《汉书》”。

  这类现象《广韵》典型例组涉76字,异读关系共20类:歌(歌部)、歌(歌部)、麻(歌部)、歌模(鱼部)、模侯(鱼部)、模麻(鱼部)、模麻(鱼部)、模鱼(鱼部)、模虞(鱼部)、麻(鱼部)、麻鱼(鱼部)、麻鱼(鱼部)、鱼虞(鱼部)、模侯(侯部)、侯虞(侯部)、侯肴(幽部)、侯尤(幽部)、豪尤(幽部)、肴尤(幽部)、虞尤(幽部)。这批字每组异读上古音都来源于同一韵部,涉及歌、鱼、侯、幽四部,该现象反映的实是汉语上古至中古的元音音变。

2 汉语首次长元音高化链移和中古韵的形成

  汉语语音史在前中古期可以观察到首次大规模的长元音高化链移事件,这次链移引起汉语元音系统的音系重组(rephonologization),韵的格局因之大变。


图1 汉语首次长元音高化链移引起的上、中古韵类变动

  此次链移事件中,影响元音音变走向的语音条件要者有四:元音是长是短,声母辅音是否是上古Cr-型,声母辅音到中古前期是否是T类,或者是否来源于W类。音变规则最主要的是长元音高化规则和短元音长化规则,此外还有r后接元音的央化规则(后化、圆唇化规则)、T类辅音后接低元音的非高化规则、W类辅音后接半开圆唇元音高化及合口介音增生规则。

  凡是来自上古歌、鱼、侯、幽部,经历规则音变,且未发生前高化的《切韵》音,都可从上述五大规则得到解释。上古同韵部的读音,后期因语音条件不同、受制的规则不同、规则作用的时间不同,会走上不同的音变道路,发展到中古进入不同的韵,就可能形成中古异读。

3 来自上古同部异音的中古同词异读

  《广韵》大部分词的中古异读,上古来源韵部相同而读音不同。可分两类:由音变主体层读音构成的中古异读关系,与音变超前层、滞后层相关的中古异读关系。

  来自上古歌、鱼、侯、幽部所有由主流音变构成的中古异读关系可推导得出,共22种类型。歌部:,鱼部:模麻模麻模鱼模虞、麻虞、、麻虞、鱼虞,侯部:侯肴、侯虞、肴虞,幽部:豪肴、豪尤、豪幽、肴尤、肴幽、尤幽。《广韵》典型例组76字的读音只反映了其中一部分,用下划线标出。

  《广韵》已见的异读类型,有些词《广韵》读音失收,未显示如是异读关系,同时期文献音义有反映。《广韵》没有出现的异读类型,同时期文献音义也有反映。可见中古时期这些异读类型普遍存在。

  中古异读关系的形成有时会有超前音、滞后音的参与,这些异读类型也可以根据音变模型推导预测。有超前音、滞后音参与的异读类型理论上可以较多样,但文献中涉及超前音、滞后音的异读实际出现得非常少。超前音、滞后音在音变链底端或顶端机会才或许略多,《广韵》例组十见,韵的上古来源除一例为侯部外,其他不是音变链底端的鱼部就是顶端的幽部。

  中古文献中主体层、超前层、滞后层的异读关系判定可得到其他材料,特别是类似的同链关系(relationship of same chain)的支持。汉语方言有不少同类现象可作佐证,韵书也有自证。

4 来自上古同部同音的中古同词异读

  一些词的中古异读,上古不仅来源于同一个韵部,而且来源于同一个音。这类异读数量不多,这些词主要出现在鱼部原短元音一类,中古集中表现为麻鱼异读,这不是偶然的。

  统计鱼部短元音来源的上古已见字的中古音读,规律很明显,一类声母条件下鱼部短元音主流只变入一个中古韵,主流音变结果和主体层重合,W类变入虞韵,K类变入鱼韵,R类变入鱼韵,只有T类特殊,同时变入两个韵,麻韵和鱼韵。入韵情况的不同提示了音变性质的区别。鱼部短元音W、K、R类滞留率为0%或接近0%,符合连续式音变,T类滞留率为21.79%,符合扩散式音变。

  首次长元音高化链移过程中,上古歌、鱼、侯、幽部只有鱼部短元音后来的高化遭遇了外力的干扰、破坏。鱼部高化音变中断,部分残留为麻韵,是规则4和规则1发生竞争、规则4对规则1干扰、破坏的结果。

  上古鱼部同音中古麻鱼异读词对汉语历史语音共时变异方式的认识有重要的揭示意义。词汇扩散理论(Lexical Diffusion Theory)模型化词汇扩散过程的共时观察,分U、V、C三个阶段,W2~W2是最关键的一步,两音并存意味着词汇上的渐变。

  韵书通常只有U、C两个阶段的语音反映,V阶段很不容易被捕捉到,而如果没有V阶段的证据,要推断韵书以为基础的真实语言曾发生扩散式音变,信度就有缺憾。只有W2~W2的语音形式和音变残留被韵书保存下来,才可能留下借以确认音变方式的证据。

  幸而,鱼部T类声母短元音长化后进行的高化音变过程中,真的适时发生了这样的竞争、干扰,产生了残留,并被记录在中古韵书中。“诸”字,上古一读,鱼部,中古正奢章麻三、章鱼二切,两读相当于V阶段W2~W2的语音形式,反映的正是鱼部词汇扩散过程中极重要的一环,这两个读音曾经作为语音的共时变异,映射的是前中古期规则1和规则4的竞争关系,而正奢切章麻三作为W2的读音,就是竞争的残留。

  韵书并非孤证,同时期的文献音义可与《广韵》呼应,丰富此类异读实例。如《释文》“餘”以嗟反以麻、如字(以诸反)以鱼,“野”羊者反以马三、以汝反/羊汝反/音与以语。以嗟反以麻三、羊者反以马三是W2的语音形式,属残留。

5 余论

  上述讨论集中在系于同一字形的中古同词异读,其实同样的成因还涉及同字形的异词异读和不同字形的异词异读。单就语音及其演变论,汉语首次长元音高化链移对解释中古韵书歌鱼侯幽部来源的歌麻模鱼虞侯豪肴尤幽韵异读的由来有普适意义。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19年第4期

  参考文献

  潘悟云 2010 《历史层次分析的若干理论问题》,《语言研究》第2期。
  赵 庸 2017 《汉语首次长元音高化链移和引起的元音音系重组》,《语言科学》(待刊)。
  Wang, William S.-Y. 1969 Competing changes as a cause of residue, Language, 45: 9-25.

  作者简介:
  赵庸,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副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汉语语音史。曾在《中国语文》《语文研究》《语言科学》等刊物发表论文,主持国家社科基金、教育部人文社科、教育部高校古委会、上海社科规划等项目。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