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宗守云:介词悬空:张家口方言的显赫句法结构

作者:宗守云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9-12-20

  在河北张家口方言中,存在着大量的、成规模的介词悬空现象。

  介词悬空(preposition stranding),本质上就是介词所介引的对象(介词宾语)不在介词后面紧随出现。在张家口方言中,NP由于话题化、省略等原因不在P后出现,P前附于VP,就出现介词悬空现象。介词悬空后,介词所介引的对象NP不在介词后面出现,但一般可以出现在句子的其他位置,说话人说出一个介词悬空的句子,听话人很容易“找回”(recall)。在会话中,NP还可以是根据经验得知的对象,当说话人说出一个介词悬空的句子,听话人根据已有经验,马上就能得知介词所介引的对象是什么。例如:

  (1) 你今儿不跟吃饭了?

  在现代汉语共同语里,介词“跟”不能悬空(黄正德,1988;郭锐,2009)。在张家口方言中,介词“跟”不但可以悬空,而且非常广泛、活跃,是一个典型的介词悬空案例。

  首先,“跟”的各种介词用法都可以悬空,这是其悬空的广泛性。在张家口方言中,介词“跟”可以介引伴随对象、所源对象、朝向对象以及比较对象,这些用法“跟”都可以悬空。其次,涉及介词“跟”的各种句法操作,都允许介词“跟”悬空,这是其悬空的活跃性。介词“跟”的悬空,在张呼片和大包片晋语中是比较普遍存在的现象。在大同作家曹乃谦的小说中,有很多介词“跟”悬空的用例:

  (2) 那以后,一到下午她就主动找我,要跟调弦。(曹乃谦《冰凉的太阳石》)
  (3) 我妈说,你尽量跟叔叔们说说。……我说我跟说说,我妈说,要说你还得是早说,等人家定下来谁去哪谁去哪,你再说就迟了。(曹乃谦《同声四调》)

  在张家口方言中,除了介词“跟”可以悬空,还有许多介词也可以悬空。

1、被动介词

  (4) 三蛋让骂了一顿
  (5) 苹果叫偷了

2、处置介词

  (6) 写了两封信,把寄走了
  (7) 地你先连扫咾,院一会儿再说。

3、伴随介词

  (8) 爸爸去北京,小丽也和去了
  (9) 皮儿别扔,也连吃完

4、处所介词

  处所介词是介引处所成分的介词,包括源点介词、路径介词、处在介词和终点介词,除终点介词外,其他介词都可以悬空。在涿鹿矾山一带,介词“从”除了可以在话题化的情况下悬空,还可以在省略的情况下悬空。例如:

  (10) 他不在饭馆了,早从出来了

  路径介词和处在介词都可以悬空。

  (11) 这条路儿你沿的走就到了。
  (12) 这就是他在念书的那个学校。

5、工具介词

  (13) 这个锄你拿锄地去吧。
  (14) 他娘提溜了二斤鸡蛋,拿换大米去了。

6、对待介词

  (15) 狗不能喂太饱,人不能对太好
  (16) 咱们家的人,谁他都对挺好

7、朝向介词

  (17) 那是靶子,他正朝开枪嘞。
  (18) 北边有个小树林,你朝的走就到了。

8、条件介词

  (19) 汤药还热的,你趁的把它喝完
  (20) 你趁的赶紧走吧,一会儿天黑也。

9、受益介词

  (21) 你说方言,我给当翻译
  (22) 她替洗衣裳的那后生就是二黑蛋。

10、标准介词

  (23) 一家三斤羊肉,你按照分,看看分完分不完。
  (24) 我教你的话,你照住说就行。

  张家口方言介词悬空虽然是显赫的句法结构,但仍然受到一些条件的制约,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介词本身,二是介引对象,三是介词结构修饰的对象。

  有些介词整类不能悬空。这样的介词类别有时间介词、方向介词、原因介词、关涉介词。有些介词类别,有的成员可以悬空,有的成员不能悬空。如标准介词。介词本身的制约主要有三种倾向。一是虚化程度,虚化程度低的介词,更接近动词,就更容易悬空;虚化程度高的介词,不容易悬空。二是音节数量,双音节介词比单音节介词更容易悬空。三是语体差异,口语介词比书面语介词更容易悬空。

  介词所介引的对象必须是实在的,才有悬空的可能。具体的人、物、数量、话语、真实的处所、现实的事件都具有实在性,作为介引对象,在特定条件下可以不出现在介词后面。如果介引对象是时间成分和抽象的语言成分,介词都不能悬空。

  介词结构修饰的对象也制约着介词悬空,包括形式特征、语义性质和句法范围。从形式看,有的介词结构,修饰光杆动词不能悬空,修饰动词短语可以悬空。从语义性质看,介词结构修饰的对象,大部分都要求是动作行为,有的要求是性质状态,有的介词结构所修饰的对象既可以是动作行为,也可以是性质状态,前者可以悬空,后者不能悬空。从句法范围看,介词结构只有在饰谓的情况下才有可能悬空,在饰句的情况下一律不能悬空。

  在张家口方言中,介词悬空是一种显赫的句法结构,口语中很常见。张家口方言的介词悬空丰富多样,不限于个别介词或某类介词,而且许多介词悬空可以通过关系化手段实现,说明张家口方言的介词悬空现象是比较成熟的句法现象,不仅仅表现在语用层面。当然,介词悬空毕竟是受限制的语言现象,人类语言都是如此,张家口方言当然也不例外。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19年第5期

  参考文献

  郭锐 2009 《现代汉语和古代汉语中的介词悬空和介词删除》,《中国语言学》第二辑。
  黄正德 1988 《汉语正反问句的模组语法》,《中国语文》第4期。
  黄正德、李艳惠、李亚非(James, Huang, Li Audrey and Li Yafei) 2013 《汉语句法学》(The Syntax of Chinese),张和友译,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刘丹青 2017 《语法调查研究手册(第二版)》,上海教育出版社。
  吕叔湘主编 1999 《现代汉语八百词(增订本)》,商务印书馆。
  张谊生 2009 《介词悬空的方式与后果、动因和作用》,《语言科学》第3期。
  Diogo A. de A. Almeida and Masaya Yoshida 2007 A Problem for the Preposition Stranding Generalization. Linguistic Inquiry 38:2349-362.
  Huddleston, Rodney and Geoffrey K. Pullum. 2002 The Cambridge grammar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Merchant, Jason 2001 The syntax of silence: Sluicing, islands, and the theory of ellipsis.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作者简介

  宗守云,1968年生,河北涿鹿人。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上海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字学博士点学科负责人。主要从事现代汉语教学与研究工作,在《中国语文》《世界汉语教学》《语言教学与研究》《语言科学》等杂志发表语言学论文200余篇,出版著作7部。主持并完成国家社科基金两项。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