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摘要】袁毓林:“忘记”类动词的叙实性漂移及其概念结构基础

作者:袁毓林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21-01-28

  现代汉语中,“忘了、忘记”等动词在不同的句子中可能表现出不同的叙实性。在有的句子中,肯定式和否定式的“忘记”类动词都蕴涵其宾语小句为真。例如:

  (1)a. 他们却忘了原来这些庸与调早已包括划并在两税里,把民间田租加重了,……(钱穆《中国历代政治得失》)

  b.他们没有忘了原来这些庸与调早已包括划并在两税里,……

  这样看来,“忘记”类动词应该属于叙实动词(factive verbs)。但是,在有的句子中,“忘记”类动词却蕴涵其宾语小句为假;相反,倒是在其相应的否定式中蕴涵其宾语小句为真。例如:

  (2)a. 而他出来时匆忙间忘记带钱了,所以就跟陈炳锡提出要十多万元跑路费……(胡玥、李宪辉《女记者与大毒枭刘招华面对面》)

  b.而他出来时幸好没有忘记带钱,所以口袋里有十多万元跑路费……

  这样来看,“忘记”类动词又应该属于反叙实动词(counter-factive verbs)。可见,同一个动词,在不同的句子中叙实性(factivity)发生了漂移(shift)的现象。

  我们发现:“忘记”类动词的叙实性跟其宾语小句的现实性(reality)密切相关。粗略地说,如果宾语小句指谓已经或正在发生的事件、既成的状态等现实的(realis)事态,那么“忘记”类动词蕴涵其宾语小句为真;如果宾语小句指谓(应该但)尚未发生的事件、即将出现的状态等非现实的(irrealis)事态,那么“忘记”类动词蕴涵其宾语小句为假。并且,宾语小句中有时会有时体标记等形式手段来显示相关事态的现实性。例如:

  (3)a. 没算准的人,他不说了,他就忘了,他都忘了他算这一卦。(《梁冬对话王东岳》文字版)

  b.这老太太忘了自己手里抱着一尊佛像呢,一松手,得给打碎了。(自拟)

  (4)……忘记了立足中国当代实践做原创性的社会学沉思。(孙立平《迈向实践的社会学》)

  例(3a)中的表示经历体的助词“过”,例(3b)中表示进行体的副词“正”、助词“着”和语气词“呢”,都是表示现实事态的显性标记,据此可以断定支配这些宾语小句的“忘记”类动词表示叙实意义。例(4)的宾语小句中有表示道义情态的助动词“应”,表示了非现实的事态,因此可以断定支配这类宾语小句的“忘记”类动词表示反叙实意义。

  “忘记”类动词叙实性根据其宾语小句的现实性而发生漂移的特点,是有相当的词汇语义及其背后的概念结构基础的。抽象地看,“忘了、忘记”等表示不记得(某事)、没有记住(某事)。具体地看,这种范围广泛的意义(semantic range,义程)又可以根据这“某事”的实现与否,细分为下列两种突显的语义侧面(semantic facets,义面):1

  [1]不记得已经发生的某种事态,即某种已经发生的事态在记忆中没有印象;其蕴涵的预设性意义是:某种事情已经发生,或者某种状态已经存在;

  [2]没有记住本来应该做的事情或早先打算做的事情,即因为疏忽而没有做本来应该或打算做的事情;其蕴涵的预设性意义是:某种事情没有发生。

  义项[1]决定了“忘记”类动词的叙实用法,也规定了其宾语小句的现实性(realis);义项[2]决定了“忘记”类动词的反叙实用法,也规定了其宾语小句的非现实性(irrealis)。

  当“忘记”类动词的宾语小句以名词化形式出现时,这种名词化宾语所表示的事态,依然有现实和非现实的差别。对于这种句子的宾语小句的现实性,需要借助百科知识等背景信息才能确定。并且,只有先确定了宾语小句的现实性,才能进一步确定“忘记”类动词的语义解释。而当“忘记”类动词的宾语小句以疑问形式出现时,往往表示现实的事态;因此,这种“忘记”类动词具有叙实的语义功能。

  在否定句中,“忘不了”以及受“不/没有/未”修饰的“忘记”类动词,都通常蕴涵其宾语小句为真。而受“不会/不能/不应当/不要/别”修饰的“忘记”类动词,其宾语小句的现实性是两可的;到底表示现实性事态、还是非现实性事态,通常要由宾语小句中的标记性词语、上下文、甚至背景知识来决定。

  “忘记”类动词的宾语也可以是名词性成分。这种名词性成分隐含了事件性意义。并且,这种隐含了事件意义的宾语通常表示现实的事态。正是从表示现实事态的宾语出现的广泛性上,我们可以断定:“忘记”类动词的无标记用法是表示叙实,蕴涵其宾语所指为真,因而是叙实动词;而其有标记用法是表示反叙实,蕴涵其宾语所指为假,因而是反叙实动词。

  “忘记”类动词的这种叙实性漂移,为其语义功能虚化开辟了道路。具体地说,由于反叙实用法的“忘记”涉及两种心理空间:现实(没有实现)和虚拟(应该实现)。一般地说,认识主体如果意识到某种事态应该实现(作为理想)却没有实现(作为现实),很容易产生遗憾、后悔等情绪。而这种负面情绪又将成为反事实思维的推手,即激活人们去想象一种跟实际的现实情况不同的假设性事态;2并且,顺势认定:如果实现这种事态就好了。在吴语的龙游话中,动词“忘记”好像已经从反叙实意义顺势迈出了走向反事实标记的关键一步。例如强星娜(2011)举出的例子:

  (5)忘记昨日你跟阿拉一起去罢 要是你昨天跟我们一起去就好了

  如果根据上述理论假设来进行推演,那么例(5)在“忘记”虚化前(pre-grammaticalization)的语义解读可能是:昨天你本来是应该跟我们一起去的,但是你事实上却没有这样做,这是令人遗憾的事情。这种负面情绪激发了反事实思维:如果你昨天真的跟我们一起去了,那么就好了。这种反事实联想解读推动了实义动词“忘记”逐步虚化,并且成为反事实的愿望标记,引导和标记一个反事实小句,表示“如果……就好了”之类的虚拟性条件—结果意义。显然,这个反事实小句同时也表达了说话人的愿望。因此,这种“忘记”是一种反事实的愿望标记。

  参考文献:

  强星娜 2011《上海话过去虚拟标记“蛮好”——兼论汉语方言过去虚拟表达的类型》,《中国语文》第2期,第155—163页。

  袁毓林 2015《汉语反事实表达和相关的思维特点》,《中国社会科学》第8期,第126—144页。

  袁毓林 2020a《叙实性和事实性:语言推理的两种导航机制》,《语文研究》第1期,第1—9页。

  袁毓林 2020b《“记得”的叙实性漂移及其概念结构基础》,《语言教学与研究》第1期,第36—47页。

  袁毓林、张驰 2016《简析中国大学生反事实思维及其表达的替代方案》,日本《现代中国语研究》第18期,第1—14页。

  Karttunen, Lauri 1971 Implicative verbs. Language 47(2) : 340-358.

  注释:

  1. 参考《现代汉语词典》第7版,第1355页,对动词“忘记”的释义。在这里,我们并不严格区分“义面”与“义项”,也不区分“蕴涵”与“预设”。

  2. 关于负面情绪对于反事实思维的启动效应,详见袁毓林(2015)和袁毓林、张驰(2016)及其所引用的相关文献。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20年第5期

  作者简历:

  袁毓林,男,现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理论语言学和汉语语言学,特别是句法学、语义学、语用学、计算语言学和中文信息处理。在《中国社会科学》《中国语文》《当代语言学》和《中文信息学报》等刊物发表论文100多篇,出版著作10部。2015年被聘为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2021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