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科研工作 → 期刊与集刊 → 中国语文

【摘要】方一新 孟奕辰:中古译经中的“愚”“痴”考探

——兼谈基本词更替过程的复杂现象

作者:方一新、孟奕辰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21-09-15

  1. 引言

  东汉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基本词“愚昧”语义场包括“愚”“痴”“闇”“冥”“騃”“钝”“愚痴”“愚冥”“愚騃”等成员,其中,“愚”和“痴”尤为突出。关于“愚”和“痴”,汪维辉(2000:229-330)、王云路、方一新(2002)、汪维辉(2011)、汪维辉、胡波(2013)已有讨论。

  首先,我们很赞同汪维辉(2011)的观点:单凭“愚”“痴”出现次数来判定它们的活跃程度是不全面、有问题的,王云路、方一新(2002)仅粗线条地罗列数字,未作具体分析,有重新检讨的必要。

  其次,我们也认为:对“愚”和“痴”这组同义词的使用情况应扩大调查统计的范围,调查得越全面,结论就越可靠。本文共调查中古译经125部,其中,东汉译经27部,三国译经28部,两晋译经29部,南北朝译经41部,总字数为7722150字。

  2. “愚”和“痴”的词义和语素义分析

  “愚”,《说文•心部》:“愚,戆也。从心,从禺。”本义是愚蠢,愚笨。中古译经中“愚”的词义有:(1)愚昧、愚笨;(2)愚笨的人;(3)佛教术语;(4)谦称。而“愚”的语素义为“愚昧、愚笨”。

  “痴”,《说文•疒部》:“痴,不慧也。从疒,疑声。”本义是蠢笨,痴呆。中古译经中“痴”的词义有:(1)愚昧、愚笨;(2)愚昧的人;(3)佛教术语;(4)疯狂、神志不清。“痴”的语素义为“愚昧、愚笨”和“疯狂”。 

  3. “愚昧”语义场中“愚”和“痴”分析

  3.1 “愚”和“痴”的并行与趋势

  本文试提出三个参考项来判断是否完成更替:一是词频和语素频率;二是词的组合能力;三是作为语素时的构词能力。据中古125部译经发现,“愚昧”语义场中“愚”和“痴”并用,情况复杂,未见明显的更替现象,亦难概括孰强孰弱;但二者趋势不同:“愚”虽然在用例频数和构词能力上占据优势,但组合搭配能力明显不足,即其作为一个偏文言语素,保留在语言中,出现衰弱的趋势。而“痴”虽然在用例频数上弱于“愚”,但在组合搭配能力上,则占据上风,这也是新兴语言成分即将流行的表现。换言之,“痴”出现了将要超过“愚”的趋势。

  3.2 “愚”和“痴”的语义差异

  “愚”和“痴”皆与梵文“bāla”对应,为凸显“愚”和“痴”的语义差异,本文采用梵汉/巴汉对勘比较法,集中分析“愚”“痴”对应不同梵文、巴利文的用例。

  3.2.1 “愚”重于“无智”且有贬义

  “愚”是一种无知的、蠢笨的、错想的、带有苦痛的愚昧,相对“痴”,具有贬义色彩。

  (1a)卿故有蔽碍,不能弘深奥,于愚则为明,在内不见外,虽明故为愚。(《正法华经》卷3,9/85c

  (1b)kathayanti ca mūḍho 'si mā te' bhūjjñānavānaham. abhyantarāvasthitastvaṃ yadā bhavasi koṣṭhake. bahiryadvartate tadvai na jānīṣe tvamalpadhīḥ.(Saddharmapuṇḍarīkasūtra

  此例“愚”对应梵文“alpadhīḥ”,由“alpa(鲜少)”和“dhī(智力)”组合,义为“少智”“蠢笨”。

  (2a)如是当观身,知病之所因,病与愚合会,焉能可恃怙?(《出曜经》卷24,4/738b

  (2b)paśya citrakṛtaṃ bimbam arukaṃ kāyasaṃjñitamāturaṃ moṣasaṃkalpaṃ yasya nāsti dhruvasthitiḥ.(Udānavarga

  此例“愚”对应梵文“moṣasaṃkalpa”,由“moṣa(错误的)”和“saṃkalpa(意图)”组合,“愚”理解为“有错想的愚昧”。

  3.2.2 “痴”偏于“迷惑”

  与“愚”相比,“愚昧”语义场中的“痴”偏于迷惑、迷乱。

  (3a)悔过,世尊!自首,善逝!如愚如痴,如不定,如不善。(《中阿含经》卷5,1/453c

  (3b)accayo maṃ bhante accagamā yathābālaṃ yathāmūḷhaṃ yathākusalaṃ.(AN Sīhanādasutta

  此例“痴”对应巴利文“mūḷha”,“muh”的过去分词,相当于梵文“mūḍha(愚昧、迷惑)”。字根“muh”本义是“迷路”,“痴”与“mūḷha”对应,带有“迷惑”色彩。

  (4a)彼族姓子如是方便,作如是行,作如是求,若不得钱财者,便生忧苦、愁戚、懊恼,心则生痴。(同上卷25,1/585a)

  (4b)tassa ce bhikkhave kulaputtassa evaṃ uṭṭhahato ghaṭato vāyamato te bhogā nābhinipphajjanti. so socati kilamati paridevati urattāḷiṃ kandati sammoham.(MN Mahādukkhakkhandhasutta

  此例“痴”对应巴利文“sammoha”,字根为“muh”,“moha”在Monier Williams的《梵英辞典》中解释为“lossof consciousness, bewilderment, distraction, delusion, folly”,汉译“痴”义则偏于“迷乱、困惑”。

  通过梵汉/巴汉对勘,发现“愚昧”语义场中“愚”和“痴”存在语义差异,“愚”偏于无智、错误、痛苦,而“痴”偏于迷乱、困惑。“愚”“痴”的语义差异,为二词得以共现以及具有不同的组合搭配提供了条件。 

  4. “愚”的语素化和“痴”的术语化

  中古译经中,“愚”出现语素化的趋势。新词往往是所处时代新事物或思维的产物,便于更生动直接地表现概念,因此,新词常具有极强的组合搭配能力。在新词“痴”的扩展下,旧词“愚”愈加衰弱,最终将更多地以一个文言性的语素身份保留在复音词中,这一趋势在中古译经中已见端倪。

  而“痴”则表现出术语化的趋势。术语化即词语从表示一般领域中的概念,到表示专业领域中专业知识或概念这一固化过程。汉译佛经中有一大批从普通词语演变而来的佛教术语。因“痴”的“愚昧”义中暗含“迷惑、迷乱”,更贴近佛教思想中这一特定概念,促使“痴”成为一个专业术语,为“三毒”之一。

  5. 余论

  基本词是语言中最基本的词汇成员,而基本词的消长演变现象极为复杂,有时难以作简单的判断。文章虽仅探讨了“愚”“痴”这组词的演变,但尝试以此为例,意在说明:在基本词新旧消长演变过程中,旧词未必在短期内就退出语言系统,而可能呈现出迂回曲折的态势。具体而言,旧词在使用的数量上未必少于新词,但在组合搭配上却被新词超越;同时,旧词以语素的身份,作为文言成分降级保留在语言(复合词)中,延续使用;有时,这个过程会相当漫长。

  另外,通过考察“愚/痴”这组词后发现,探讨词汇消长演变问题时,代表性语料固然重要,但它仅是语料的一个“点”,仍可能具有特殊性和不周全性;因此,在选择代表性语料作重点考察的同时,我们不能忽视语料的“面”,应考虑对一定数量的面上的可靠语料进行调查、取证,做到语料的“点面结合”,以保证研究结论的科学性和可信度。

  参考文献:

  [1] 汪维辉 2000《东汉—隋常用词演变研究》,南京大学出版社。

  [2] 汪维辉 2011《百喻经》与《世说新语》词汇比较研究(下),《汉语史学报》(第十一辑),上海教育出版社。

  [3] 汪维辉 胡波 2013《汉语史研究中的语料使用问题——兼论系词“是”发展成熟的时代》,《中国语文》,第4期。

  [4] 王云路 方一新 2002《汉语史研究领域的新拓展——评汪维辉〈东汉—隋常用词演变研究〉》,《中国语文》,第2期。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21年第4期

  作者简介:

  方一新

  浙江大学中文系/汉语史研究中心教授,主要从事汉语历史词汇和训诂学研究。出版《中古汉语语词例释》《中古近代汉语词汇学》《东汉疑伪佛经的语言学考辨研究》等著作,发表论文百余篇。曾获北京大学王力语言学奖三等奖、教育部高校人文社科成果奖二等奖、浙江省哲社成果奖一、二等奖。兼任浙江大学国家语言文字推广基地主任,浙江大学汉语言研究所所长。是中国语言学会历史语言学分会副会长,中国训诂学会理事,浙江省语言学会副会长,浙江省文史研究馆馆员。 

  孟奕辰

  浙江外国语学院讲师,主要研究领域是汉语词汇史和汉语语法史。已在《汉语史研究集刊》《江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等期刊上发表论文。参与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及省部级项目3项。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2021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kyc_yys@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