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通知公告

纪念雅洪托夫教授

作者:麦耘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8-01-31

  俄罗斯著名的汉学家、语言学家谢·叶·雅洪托夫(C.E.ЯXOHTOB)教授于2018年1月28日凌晨在睡眠中安详地去世,享年91岁。

  1926年12月,谢·叶·雅洪托夫出生于圣彼得堡(当时叫列宁格勒)一个科学家的家庭,父亲是物理学家,母亲是天文学家。他于1950年毕业于列宁格勒大学东方学系,随后入著名汉学家龙果夫教授门下,从此把他一生的大部分精力投入到汉语研究中。他还给自己起了个中文名字“杨托夫”,可见他对汉语之钟情。

  雅洪托夫研究汉语的起点是现代汉语语法,如他的硕士论文题目就是《汉语的动词范畴》(1958年由陈孔伦翻译成中文,在中华书局出版)。不过,他的汉语研究主要的成就是在汉语史领域。1986年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了由唐作藩教授和胡双宝教授选编的雅洪托夫《汉语史论集》,收了他的14篇论文和专著《上古汉语》(节选)的中译本,方便了中国学者汲取他的学术成果。

  雅洪托夫在汉语语音史研究方面用力尤勤,其中又以在汉语上古音研究中两个开拓性的贡献最为突出。下面简单介绍一下。

  第一个贡献:指出中古的二等韵在上古的声母带来母流音。

  中古二等韵在上古音中的地位,尤其是它们与一等韵的关系,一直是存在问题的。高本汉的处理,是让二等韵在上古自成一种元音。这是他构拟的上古元音系统过分繁复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而且这也不很利于解释二等韵字在上古的押韵表现。雅洪托夫敏锐地把“中古二等韵极端缺乏来母”与“二等韵字在上古与来母字有密切关系”这两个现象联系在一起,把上古*Cl-类复辅音声母与二等韵联系起来,一方面解释了一大批二等韵字与来母字(它们不属二等韵)的谐声关系,如二等韵字“监”与一等韵来母字“滥”、二等韵字“埋”与三等韵来母字“里”等;另一方面又解释了二等韵在中古的主要元音的来源,即*l影响元音变化。这真是极其巧妙的、一箭双雕的安排。后来李方桂基本上继承了雅洪托夫的观点,并在其基础上,把来母改拟为*r,二等韵在上古拟为带*-r-介音。李方桂这个构拟在当今汉语上古音研究界已经得到普遍接受,而上溯其源,则是雅洪托夫首发其轫。

  第二个贡献:为汉语上古音韵尾为*-t/n/r类的韵部构拟“唇化元音”。

  中古汉语的开口、合口对立主要出现在喉牙音声母中,而凡有见于舌齿音声母的,在上古都属于*-t/n/r类韵部。以这个语言现象为出发点,雅洪托夫认为中古喉牙音声母字的合口介音较多地来自上古的*-w-成分,而舌齿音声母字在上古不带有这个成分,这类字的合口介音是从它们上古的唇化元音(圆唇元音)那里演变出来的。所以他为含有舌齿音合口的这类韵部构拟了带非唇化元音和唇化元音两套韵母:与at an (ar)相对的是ot on or,与ət ən ər相对的是ut un ur。那些舌齿音合口以及一部分喉牙音合口是来自元音的唇化成分。这个观点对后来的上古元音构拟有非常深刻的影响。

  毫不夸张地说,雅洪托夫是汉语上古音研究上里程碑式的人物。他在晚年曾对自己的学生说,他从事了自己热爱的事业,这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他是学问人的一个榜样。

  让我们永远纪念这位杰出的学者!

  雅洪托夫教授的部分著作: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