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学术资讯 → 学术成果 → 学术论文

《〈金瓶梅〉非山东方言补证》摘要

作者:张惠英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06-02

  笔者1985年第4期《中国语文》发表的《〈金瓶梅用的是山东话吗?》一文,已经在小结中说到,“《金瓶梅》的语言是在北方话的基础上,吸收了其他方言,其中,吴方言特别是浙江吴语显得比较集中。”对郑振铎、鲁迅等人提出的至今依然是学界主流观念的《金瓶梅》是山东话小说,提出了质疑。《金瓶梅》是山东话写成这个说法,不只是文学界的一个重要课题,也是汉语史、汉语语言学界的一个重要课题。本文想对三十年前的质疑再作一点补证。

  一、山东话真文韵和庚青韵不混押,《金瓶梅》则常常混押

  三十年前,我利用了语言所方言组所存关于山东方言的资料,质疑《金瓶梅用的是山东话吗?》。三十年来,山东方言的调查做得很好。由钱曾怡先生主编的《山东方言志丛书》已有23本方言志陆续出版。李荣先生1989年为之写序,说了“《山东方言志丛书》即将陆续问世,令人欣慰”。对于我来说,岂止欣慰,那是庆幸!从1991年出第一本《利津方言志》,至2012年出《苍山方言志》,这二十一年中,已经出版了23种方言志。使我现在动笔时觉得充实、踏实多了。

  山东话真文(连同侵寻)韵和庚青韵绝不混同,和北京话完全一致。

  请看张鹤泉《聊城方言志》(聊城地处山东西部,北接临清,南邻阳谷),真文(连同侵寻)韵字读ən、in、uən、yn(38-41页),庚青韵字读əŋ、iŋ(43-46页):

  ən韵:本盆門您真针人很恩(38页) 

  In韵:宾贫民金侵心新(39页) 

  uən韵:敦魂坤春孫混文(40页) 

  əŋ韵:朋蒙风灯撑声生坑(44-45页) 

  iŋ韵:兵明命丁傾情行迎(45-46页) 

  再看宋恩泉《汶上方言志》(山东西南部,东邻兖州、西接梁山、南临济宁),真文韵字读ə̃、iə̃、uə̃、yə̃(38-41页),和庚青韵字读əŋ、iŋ(43-45页),同样分得很清。

  但《金瓶梅》诗词韵文的韵脚常有混淆。例如(据日本大安株式会社影印《金瓶梅词话》):

  一回6下: 

  上下寻人虎饥渴,撞着狰狞来扑人。 

  虎来扑人似山倒,人去迎虎如岩傾。(按,人、傾混押。) 

  七回1上: 

  利市花常头上帶,喜筵饼锭袖中撑。

  只有一件不堪处,半是成人半败人。(按,撑、人混押。) 

  八回12下-13上: 

  淫妇烧灵志不平,和尚窃壁听淫声。 

  果然佛道能消罪,亡者闻之亦惨魂。(按,声、魂混押。) 

  十八回12下: 

  爱物只图夫妇好,贪财常把丈人坑。 

  还有一件堪夸事,穿房入室弄乾坤。(按,坑、坤混押。) 

  十九回1上: 

  花开不择贫家地,月照山河处处明。 

  世间只有人心歹,百事还教天养人。(按,明、人混押。) 

  …… 

  我们比较一下蒲松龄的《蒲松龄集》中的《聊斋俚曲集》,真文韵和庚青韵就没有相混的情况。举例如下(据《蒲松龄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 

  真文韵: 

  1)你又不常出门,脫不过抗墙头根,绵衣裳穿着可也笨。遇着刮风或下雨,锁在屋里不动身,老头子不必过求俊。这不是咱已来到,怎么没冻断腰筋?(《墙头记》838页) 

  2)上下一堆破铺衬,西北风好难禁,牙巴骨打的浑身困。还不瞒墙着实叫,堪堪就死命难存,发脾寒冷的还成阵。我若是墙边冻死,您两个怎辨清浑?(同上 839页) 

  3)破衣衫破布裙,无秋夏无冬春,两个畜生全不问。今日该来这忍饿,送了我来不开門,大儿叫我爬墙禾享,撮上我佯常去了,幸遇着救命恩人。(同上840页) 

  庚青韵: 

  1)养儿养女苦经营,乱叫爷娘似有情,老后衰残难挣养,无人复念老苍生。(同上829页) 

  2)您达达无正经,捞着饼飯侭着撑,给他碗腥汤就尽了命。前年做的布衫子,如今锅巴有千层,脏呵呵宜量什么敬?你看那蜀秫糊突,他还食宣五碗有零。(同上834页) 

  3)问他身从何处生?地上百亩有余零,都是当年自家挣。难说济着他摆划?合他大家过不成,大石头往他那锅里。不说你鋪囊不济,怎怨的黄口成精?(同上840页) 

  二、山东话指示代词“乜”《金瓶梅》中未见 

  《汉语方言大词典》第一卷156-157页记录山东话的有关用法:

  乜,<代>那。冀鲁官话。山东。《聊斋俚曲集 姑妇曲》第一段:“(于氏)说:我看不上你~脏样!”  

  乜么,那么。胶辽官话。山东长岛[nie42 me0] ~些 |~高

  乜霎,刚才的一段时间。冀鲁官话。山东淄博,桓台[nie31 ʂa31]。  

  乜个种,对人蔑称或笑駡。冀鲁官话。山东淄博、桓台。  

  又如:张廷兴《沂水方言志》174页,钱曾怡、曹志耘、罗福腾《诸城方言志》137页,罗福腾《牟平方言词典》119页,都记载了这个指示代词“乜”的用法。 

  最后看《蒲松龄集》中《聊斋俚曲集》的“乜”:

  1)张大说:是乜冷么?你忒也虚喝。(《墙头记》838页) 

  2)(于氏)说:我看不上你乜脏样。(《姑妇曲》862页) 

  3)强人呀,不来把你乜头来剁!(同上873页) 

  5)于氏说:“俺姐姐,你说起来我就不是乜人!”(同上878页) 

  6)人分开闹不休,争着乜钱打破头。(同上879页) 

  7)你真是个老杂毛,老杂毛,我把你乜小筋抽一条。(《慈悲曲》,895页) 

  8)你说四五岁的乜孩子,谁知道穿衣裳来?(同上895页) 

  …… 

  说实在的,我很替山东话的这个指示代词“乜”抱不平,因为2012年出版的第六版《现代汉语词典》吸收了粤语方言的疑问词“乜”miē,而没有收山东话指示代词“乜”niè,两处方言这常用字“乜”,一读miē,一读niè,字形相同而字音字义全不同,何厚此而薄彼。

  我们特别注意到,钱曾怡主编的《山东方言研究》,有一节是蒲松龄《聊斋俚曲集》的语法特点,也提到了人称代词“您”和指示代词“乜”。但是,最常用的这两个代词,不见于《金瓶梅》。《醒世姻缘传》第四三回“那晁住乜乜踅踅的不肯动身。”《汉语大词典》第一册759页解释为装痴装呆。《醒世姻缘传》六六回“不送茶也去送茶,不送水也去送水,在那跟前乜乜斜斜的引逗他。”《汉语大词典》解释为犹言眉来眼去。可见《醒世姻缘传》的“乜”是“乜斜”的miē,而不是山东话指示代词“乜”niè。

  所以,我们不能因为“兰陵笑笑生”的“兰陵”地名而说《金瓶梅》是山东话,也不能因为《醒世姻缘传》凡例说到“惟用东方土音从事”就说它也是山东话写成。犹如《永乐大典戏文三种》,并不因为《張协状元》是永嘉九山书会所编而说是用温州话写作,《小孙屠》和《宦门子弟》是古杭书会或古杭才人所编就说用杭州话写作。

  参考文献

  兰陵笑笑生  《金瓶梅词话》,日本大安株式会社影印,1963年版。

  罗福腾  1997  《牟平方言词典》,江苏教育出版社。

  马静  吴永焕  2003  《临沂方言志》,齐鲁书社。

  蒲松龄  《蒲松龄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版。

  钱曾怡  曹志耘  罗福腾  2002  《诸城方言志》,吉林人民出版社。 

  钱曾怡(主编)  张树铮  罗福腾(副主编)  2001  《山东方言研究》,齐鲁书社。 

  宋恩泉  2005  《汶上方言志》,齐鲁书社。

  王晓军  田家成  马春时  2012  《苍山方言志》,齐鲁书社。

  西周生  《醒世姻缘传》,《明清佳作足本丛刊》第一辑,人民中国出版社,1993年版。

  许宝华  宫田一郎  1999  《汉语方言大词典》,中华书局。

  张鹤泉  1995  《聊城方言志》,语文出版社。

  张慧英  1985  《〈金瓶梅〉用的是山东话吗?》,《中国语文》第4期。

  张廷兴  1999  《沂水方言志》,语文出版社。

  原文刊于《中国语文》2016年第6期

  作者简介

  张惠英,海南师大退休教授。曾任中国社科院语言所研究员,哈佛-燕京学社访问学者。研究方向:汉语方言学,汉语方言和少数民族语言的比较,汉语史。代表作:《汉语方言代词研究》《崇明方言大词典》(合著)《海南长流土话》《汉藏系语言和汉语方言比较研究》《语言与姓名文化——东亚人名地名族名探源》《金瓶梅俚俗难词解》《金瓶梅语言研究文集》(合编)。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