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学术资讯 → 学术成果 → 专著与书评

《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

作者:张振兴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05-09


《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共41分卷,李荣主编),江苏教育出版社

  《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组织编纂,李荣任主编,熊正辉、张振兴任副主编,江苏教育出版社出版。有分卷本(41本)和综合本(6卷)两种版本。

  分卷本为32开本。1990年被列为国家“八五”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中国社会科学院“九五”重点项目和精品管理项目、国家新闻出版署1990-年2000年重点出版书目。1999年,41种分卷本全部出齐,总字数约2200万。2003年出版《绩溪方言词典》,共计42种。1999年5月获得第三届国家辞书奖一等奖;同年9月获得第四届国家图书奖的最高奖项——荣誉奖。

  综合本6卷,16开本。1999年起编,2002年出版。1360多万字。2003年年获得第五届国家辞书奖一等奖、第六届国家图书奖一等奖。


一.《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分卷本

  1.内容简介

  《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分卷本由41部分地词典构成,这41个地点分别是:崇明、苏州、厦门、长沙、娄底、西宁、太原、贵阳、南昌、武汉、梅县、乌鲁木齐、南京、丹阳、忻州、柳州、黎川、西安、扬州、徐州、金华、海口、银川、洛阳、济南、东莞、万荣、杭州、温州、上海、宁波、萍乡、南宁、牟平、成都、哈尔滨、福州、建瓯、广州、雷州、于都。每部词典收词都在8000条左右,全书收词总数约32万条,总字数约两千万字,是一部精心设计的煌煌巨著。41部分地词典的选点都是经过反复讨论后才定下来的,大的方言区一般选三四种,能从总体上比较充分地反映现代汉语各方言间词汇异同和语法虚词用法的基本情况。每部分地词典的内容都是统一设计的,包括下列五个部分:

  (一) 首先是李荣的《分地方言词典》总序。总序说明编写方言词典的意义和工作程序,指出“分地方言词典的要求有两项:一是为综合的方言词典准备条件,二是反映本方言的特色”。另外还对分地词典的编写工作提出了具体的指导意见。

  (二) “引论”内容共有八项。第一项介绍该方言点的历史沿革、地理概况和人口构成等与方言变化密切相关的背景材料。第二项描写该方言的语音系统,包括该方言的声母,韵母,声调,连读变调,轻声,儿化,重叠等语音变化情况。第三项说明方言的内部差别,包括该方言所属范围内城市与农村、新派与老派、四乡之间的社会差别和地域差别,并说明词典所描写的方言派别(一般是城区的老派)。第四项是单字音表。单字音表表头第一行是韵母,一个韵母占一栏,第二行是声调,该方言的单字音声调都在同一栏内,纵行第一列是声母,声母按发音部位分栏排列,声母和韵母、声调相交的地方就应该有一个方言读音,有音有字者列出该字,有音无字者用一个圆圈表示,生僻字、方言字和圆圈都在表下加注释,无音无字处空白。第五项说明该方言在语音、词汇、语法方面的特点,方言特点的确定与编写者的主观认识有关,一般是和普通话比较后得出的,有的也说明该方言在所属方言区中的特点。第六项是词典凡例。凡例的繁简各词典并不完全相同,但要求各词典用相同的符号表示相同的条例。第七项是对词典例句中常用字的注释。这是因为词典中的例句都要求用地道的方言,提前解释就可以避免出现刚开始使用词典就要先查词典这种情况。第八项是方言音节表。音节表的编排顺序按单字音表:以韵母先后为序,同韵的按声母顺序,声韵相同者按声调顺序,每一个音节都标明该音节在词典正文中出现的页码,实际上是该词典的音序检字表。

  (三) 词典条目。每一部词典条目的多少不完全一致,一般都在八千条左右,原则上是大词典编委会规定的三千五百个统一的条目都得有,在此基础上尽量多收有当地特点的方言词。每一个条目词都包括字形、注音、释义三个部分。因“子”尾、“儿”化、轻声、重叠等构形方式形成的同义词采用参见的方式出条。字形上,汉语方言词典采用繁体字。这主要是普通话中已规范简化的字形有限,而各地方言都有一些方言字、俗字和生僻字,这些字大都没有规范的简化字字形,如果采用简化字,势必比照普通话的简化原则来自造简化字,其结果是,字形虽然简化了,但仍可能出现新的不便和麻烦。因此,比较简便的解决办法是仍然使用繁体字。此外,使用繁体字也便于文史工作者直接引用和打开海外市场。41部分地词典都是用国际音标注音。这是由于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变化,各地的汉语方言差别很大,单就声调而论,少的只有3个,多的有12个,汉语拼音是专对北京话制定的,对大多数汉语方言不适用,而我们国家到现在还没有为各地的汉语方言制定全国通用的汉语拼音,因此只能用国际音标注音。

  (四) 索引正文前有索引目录,索引目录先把词典条目分成天文、地理、时令/时间、农业、植物、动物、房舍、器具用品、称谓、亲属、身体、疾病/医疗、衣服穿戴、饮食、红白大事、日常生活、军/政/法、交际、文化教育、文体活动、动作、位置、代词等、形容词、副词/介词、量词、附加成分、数字、其他等三十大类,有的大类下面还分小类,如“日常生活”下面又分“(1)衣”“(2)食”“(3)住”“(4)行”这样四小类,大类小类后面的页码都是该类词条在索引正文中的页码。索引正文按大类〉小类〉词条的顺序列出每个条目在词典正文中的页码。分类后难免有的词条有两属甚至三属的情况,编制索引的目的就是为了便于查找,因此,两属或三属的词条就两处或三处出条。

  (五) 首字笔划索引的编排原则有三条:一、按词典正文条目首字笔划的多少由少到多依次排列;二、笔划相同的字按前五笔横、竖、撇、点(包括捺)、折的顺序排列先后;三、一个字因读音不同而在不同页码出现的分别注上页码。字的笔划顺序都按国家公布的规范来确定。索引中字右边的页码是词典正文页码。

  2.特点

  分卷本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继《现代汉语词典》后向社会奉献的又一词书精品。和《现代汉语词典》相比,这部词典有以下几个特点。《现代汉语词典》的收词范围主要是全国通用的规范词语,同时,也根据实际情况收一些方言词和古语词,以规范性为主,兼顾实用性;《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各分卷本主要收当地方言中比较地道的方言词,也不排斥已进入当地方言的普通话词语,以实用性为主,兼顾规范性。二,《现代汉语词典》用汉语拼音注音,社会通用性比较高,属于通用型语文词书;《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分卷本用国际音标注音,各分地词典主要服务于所描写的方言区,社会通用性比较低,属于专用型语文词书。三,从使用繁体字、用国际音标注音、本字不明者可以用方框代替等情况来看,《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的学术性比较强,对使用者的文化程度要求比较高。总的说来,这两部词典各有侧重,不能相互替代。

  3.学术意义

  从汉语语言学发展的角度看,《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分卷本是二十世纪汉语语言学史上的重大工程之一,其学术意义可以从以几个方面来看。

  第一,分卷本共四十一部,每部词典的条目都在八千左右,合计四十一个方言点相同或不同的词汇总量约为三十二万条,总字数约三千万,是中国迄今为止最大的语词词典之一,堪称煌煌巨著。这部词典出齐以后,把汉语方言词汇调查和研究的水平推向了一个崭新的历史高度。

  第二,这部词典大幅度提高了我国汉语方言词典的编写水平,为方言词典的编写提供了一批示范性的作品,这必将进一步推动汉语方言词典的编写和汉语方言词汇调查研究工作向前发展。

  第三,《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分卷本对汉语方言学的贡献不限于词汇方面,对方言语法的研究也有重大贡献。把四十一部分地词典中”着”的用法全都抽出来比较研究,就可以把现代汉语中介词”着”的用法差别大致归纳出来。于此可见《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分卷本在汉语方言语法研究中的重要作用。

  第四,这部词典的学术意义并不限于语言学。李荣先生在《分地方言词典总序》中指出,“文史方面的学者,也可以取用其中的材料。”这说明,方言词典对文学史和历史的研究也有比较大的参考价值。比如几年前对《金瓶梅》作者的考证,争论的各方几乎都是根据《金瓶梅》中使用的方言词语来推测其作者的。同时,对一些相关的学科如民族学、民俗学、人类学、社会学等也有重要的学术意义。民族接触,人口迁移,民风民俗,社会变化,都会在语言中反映出来,而四十一部分地词典中的三十多万条词语,为相关学科的研究工作提供了丰富的语言材料。 

  附:《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分卷本目录

  崇明方言词典 张惠英

  苏州方言词典 叶祥苓

  长沙方言词典 鲍厚星、崔振华、沈若云、伍云姬

  厦门方言词典 周长楫

  娄底方言词典 颜清徽、刘丽华

  西宁方言词典 张成材

  太原方言词典 沈 明

  贵阳方言词典 汪 平

  南昌方言词典 熊正辉

  武汉方言词典 朱建颂

  梅县方言词典 黄雪贞

  乌鲁木齐方言词典 周 磊

  南京方言词典 刘丹青

  丹阳方言词典 蔡国璐

  忻州方言词典 温端政、张光明

  柳州方言词典 刘村汉

  黎川方言词典 颜 森

  西安方言词典 王军虎

  扬州方言词典 王世华、黄继林

  徐州方言词典 苏晓青、吕永卫

  金华方言词典 曹志耘

  海口方言词典 陈鸿迈

  银川方言词典 李树俨、张安生

  洛阳方言词典 贺 巍

  哈尔滨方言词典 尹世超

  牟平方言词典 罗福腾

  上海方言词典 许宝华、陶寰

  宁波方言词典 汤珍珠、陈忠敏、吴新贤

  万荣方言词典 吴建生、赵宏因

  南宁平话词典 覃远雄、韦树关、卞成林

  东莞方言词典 詹伯慧、陈晓锦

  济南方言词典 钱曾怡

  萍乡方言词典 魏钢强

  雷州方言词典 张振兴、蔡叶青

  福州方言词典 冯爱珍

  温州方言词典 游汝杰、杨乾明

  杭州方言词典 鲍士杰

  广州方言词典 白宛如

  成都方言词典 梁德曼、黄尚军

  于都方言词典 谢留文

  建瓯方言词典 李如龙、潘渭水

  二.《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综合本

  综合本是在分卷本的基础上编纂的。在内容方面有许多增删改,有独立的编纂体例。请看分卷本和综合本的有关数字:

  1. 内容简介

  包括概况和正文两个部分:

  (一) 42点汉语方言概况。把每个分卷本的“引论”删除体例符号说明,然后按照一定的地点顺序排列而成的,包括各个地点方言的背景资 料 (简明的历史、地理和人口情况)、地点方言音系及主要特点等。因此,在综合本里概况具有相对独立的性质。如果把概况单独印行,就是一部非常周到的汉语方言概论,大致可以看到汉语方言的全貌了。

  (二) 正文。前面附有首字笔画索引,以便查检。词典正文条目的排序方式,跟一般常 见词典不完全一样。举“人”字头为例(第一卷P121-131),共收录312条,但是很多条目是重复的。例如单字“人”字条16条,“人人”、“人公子”、“人物”、“人儿”、“人马”、“人家人”、“人贩子”、 “人样”、“人缘”各2条,“人客”、“人头”各3条,“人力车”、“人才”各4条,“人工”6条,“人情”8条,“人家”22 条。这种重出条目是根据分卷本所收录条目的注释决定的。

  2.特点

  (一) 保留大量的方言词语条目。一些条目各地说法完全相同的,比如二十四节气中某些节气,则删除。

  (二) 条目相同义项不完全相同的全部保留,从分不从合。比如“人家”条,绩溪的义项为:①住户,住家;② 家,家庭。丹阳的义项为:①住户;②家庭;③指女子未来的丈夫家;④别人;⑤指某个人或某些人;⑥指 “我”(有亲切或俏皮的意味)。苏州义项为:①别人;②指一户家庭…… 可见从分卷本看来,这个条目各地的义项有分有合,意义相合的义项注释也不完全相同。在这种情况下,综合本采取从分不从合的原则,不强行合并义项,而是尽可能保留分卷本的不同信息。这种处理可以让读根据分卷本条目的注释文字,自行斟酌条目各个义项之间的异同,必要时还可进行实地的补充调查,加以验证。

  3. 本词典的意义和价值

  (一) 以大量的语言事实全面展示了汉语方言极其丰富的语言资源,反映了汉语方言统一性和分歧性两方面的本质特征,充分体现了方言与文化的多样性与丰富性,是非常宝贵的。

  (二) 是现代汉语词汇比较研究的坚实基础。一方面可以和共同语的词汇进行比较,综合本词典几乎包含了《现代汉语词典》的其他所有条目,还包含了大量 《现代汉语词典》不收的方言条目,例如“地上人”、“地弓”、“地不平”、“地水”、“地牛”、“地片儿”、“地方人”、“地田”、“地生”、“地瓜面子汤”、“地出溜儿”、“地 皮风”、“地羊”、“地身”、“地拖”、“地栗”、“地堆子”、 “地蛐”等。即使两种词典都收录的共同条目,综合本的义 项也较多。例如《现代汉语词典》“地下”和“地· 下”两条,一共是3个义项:①地面之下; ②秘密活动的(地下);③地面上(地·下)。综合本“地下”10条,总共包含了8 个义项,其中有几个义项是 《现代 汉语词典》所没有的,如:①用在某些名词之后,指环境 或氛围(娄底);②楼下,一楼(广州、东莞);③地板。

  另一方面用于方言之间的词语比较。比如“夫”、“妻”、“厨房”、“灰尘”、“脖子”、“蚯蚓”、“休息”、“肮脏”等8个条目,说明一下方言的词汇比较研究。其中“妻”字条丹阳叫“老马”, “马”是同音字,就是建瓯、福州的“老妈”,“妈”读阴上调。“灰尘”条柳州、苏州、宁波叫 “塳尘”,崇明叫“蓬尘”,上海叫“埲尘”,温州、南宁平话叫“坌尘”,“塳”、“蓬”、“埲”、“坌”只是字形不同,来历可能是相同的。“脖子”条建瓯叫“仲仲”,写的是同音字;“蚯蚓”条宁波叫“促移”,写的也是同音字;“蛐蟮、曲蟮”的“蛐”、“曲”也只是各地方言字形不同; “肮脏”条武汉叫“拉瓜”,萍乡叫“雷堆”,也都是同音字,本字也不详。字形不一样,但来历可能是是一样的,对考本字极有帮助。

  (三) 有助于现代汉语语法研究。比较系统的虚词条目和大量的语法例句,是现代汉语语法研究的丰富语料和事实根据。使汉语方言研究在语音、词汇和语法几个方面,取得了综 合平衡的发展。

  (四) 为整个汉语的研究,以至普通语言学的理论研究提供了大量的新鲜语言事实,这些新鲜事实将有可能大幅度地提高汉语各个领域的研究水平。这对于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汉语语言学是必要的。如果对这么大量的语言事实加以技术性处理,也很有可能推进语言识别、语言信息处理工程等方面的技术进展。

  (五) “是我国语言科学的一项基本建设,它对于推进世界上使用人口最多的语言之一汉语的研究,甚至在建设语言资讯工程等方面都会有重要的意义。而且其他的 社会人文学科,如民族学、人类学、社会学等,也能从这套方言词典中,吸取丰富的营养…… 还有现在这套大规模的分卷本方言词典,可以向世界上了解汉语、学习汉语的人们提供许多方便,因此41 种分卷本方言词典的出版还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李铁映1999年4月5日的讲话)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