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学术资讯 → 学术成果 → 专著与书评

张振兴 徐睿渊:《中国语言地图集》(第1版/第2版)

作者:张振兴、徐睿渊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8-07-11

一.《中国语言地图集》(第1版)

张振兴

  《中国语言地图集》(以下简称“《地图集》”)第1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和澳大利亚人文科学院合作编纂,李荣、傅懋勣等担任中方主编。香港朗文(远东)有限公司于1987年和1989年分两次正式出版,有中文和英文两种版本。

《中国语言地图集》(第1版)封面

  《地图集》共有50×36厘米彩色地图三十五幅,每幅图附有必要的文字说明。《地图集》中汉语方言分区图及文字说明部分,是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组织全国部分汉语方言工作者共同编制的,由李荣、熊正辉、张振兴担任主编。这项工作包括方言调查,新旧资料整理分析,绘制分区草图和编写文字说明等几个步骤。1983年由国家社会科学基金立为“六五”国家重点社科项目,同年项目工作正式启动,1987年全部完成。

  《地图集》包含ABC三部分内容:A是五幅综合图,其中A2是“中国汉语方言图”,宏观地展示了汉语诸方言分布的全景;A5是“广西壮族自治区语言图”,反映了广西境内汉语诸方言和各少数民族语言分布的复杂面貌。B是十六幅汉语方言图,其中B1-B6是官话图,包括黑龙江、吉林、辽宁、内蒙东部、北京、天津、河北、山东、河南、皖北、苏北、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四川、云南、贵州、广西、湖北西部。B7是晋语图,包括山西省及其附近地区。B9是吴语,B12是闽语图,包括福建、台湾、粤东、海南。B15是客家话图。以上各图都是从方言出发,画出其分布区域。B8是东南地区的汉语方言,B10是安徽南部汉语方言,B11是江西省和湖南省的汉语方言,B13是广东省的汉语方言,B14是广西壮族自治区汉语方言,B16是海外汉语方言分布图(分a、b两张)。这几幅图都是从区域出发,画出该区域内方言的分布。C是十四幅中国少数民族语言图。这种用多幅彩色地图的形式,把汉语方言和各少数民族语言加以分类分区,标出它们的地理分布,在我国还是第一次。 

《地图集》中的“中国语言图”

  《地图集》是中国汉语方言学界1979年重新开展工作之后承担的第一项大型工程,得到了有关各方的大力支持,体现了中国汉语方言学界集体合作、协同攻坚的优良传统。工作过程中,一方面充分利用了在此之前所取得的汉语方言研究成果,以及积累起来的丰富的调查材料,同时,又组织力量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面上的调查和核查。这些调查与核查涉及到600多个市县或相当于市县的方言点,调查人员的行程达数万公里。因此,在这个基础上绘制的汉语方言分区图和随图的文字说明,不仅精练地总结了在此之前的汉语方言的研究成果,同时包含了大量汉语方言研究的最新成果。比较客观地反映了汉语方言分区的实际面貌,比较清楚地表述了汉语各个方言区的重要特点。

  《地图集》丰富了汉语方言分区的理论,是汉语方言研究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产物。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在汉语方言分区的层次方面提出了全新的概念。对汉语方言提出了“点─小片─片─区─大区”的五个层次划分法。“点”指方言点,一般一个县市选一个方言代表点,在方言复杂的地区则选两个或多个代表点。若干个点组成小片;若干个小片组成片;若干个片组成区;若干个区组成大区。除了方言点外,其它各个层次根据实际情况,范围有大有小。在同一个小片、片、区、大区内的方言,都具有比较明显的共同点。这是用共同特征做标准,对汉语方言进行多层次的划分。这种五个层次的划分法,对比于传统的“方言─次方言─土语”三级分法,在理论和实践上都是一种进步。

  第二,提出了方言分区的新见解。把汉语方言分为十个区,大体上反映了汉语方言分布的实际情况,即:晋语区、吴语区、徽语区、赣语区、湘语区、闽语区、粤语区、平话区、客家话区、官话区。其中,闽语区包括闽南区、莆仙区、闽东区、闽北区、闽中区、邵将区、琼文区等七个区;官话区包括东北官话区、北京官话区、冀鲁官话区、胶辽官话区、中原官话区、兰银官话区、西南官话区、江淮官话区等八个区。这个结果和以往学者对汉语方言的分区有明显的不同,主要表现为以下几点:(1)把晋语区从官话方言里分立出来;(2)把徽语从吴语区里划分出来;(3)把赣语和客家话分开;(4)把平话单独立为一个方言区;(5)把官话大区再分为八个官话方言区。

  第三,提出汉语方言的分区的两个基本标准。《地图集》对汉语方言大区和区这两级的划分,从大处看有两个基本的标准:一个是古入声字的演变,一个是古浊声母字的演变。按照古入声字的演变标准,可以把官话和非官话分开,官话方言绝大多数地点古入声字今读舒声(江淮官话和其它官话的零星地点除外),非官话方言古入声字今仍读入声,例外的情况很少;根据古清音声母入声字的演变,又可以把官话大区分为八个区。按照古浊音声母字的演变标准,可以划分九个非官话方言,当然也可以用来把官话大区分开。这两个标准是从大量的方言事实中归纳出来的,因而有比较强的概括性和系统性。尤其重要的是,实践已经证明这两个标准一方面比较客观地反映了汉语方言语音系统的结构特点,另一方面也比较全面地反映了汉语方言的历史演变规律。用结构的特点和历史演变的规律来给汉语方言分区,是迄今为止所能找到的最为理想的、可以具体操作的分区标准。
  《地图集》是汉语方言研究的一次重大进展,被认为是我国科学文化领域的一项基本建设。《地图集》出版之后,于1999年获中国社会科学院优秀成果一等奖,同年又获国家社科重点规划项目一等奖,并在海内外学术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丁邦新认为:“编绘这样一本地图集是一件体大思精的工作”,“中国境内语言和方言情形极为复杂,主编和各图的编辑从整体的设计到个别的解决,既须有一般性的了解,也要有独到的学术眼光。这是一个大集体工作的团队表现,如非中国社会科学院主持其事,其他的学术单位恐怕难以办到。光是语言调查的资料就涵盖了近数十年来的方言调查报告和近几年大规模调查研究的成果。海外汉语方言部分则显示过去二十五年来一百五十个汉语社区的情形。说地图集体大思精,并非虚誉。”“编图的手法是灵活的。”“绘图的技术是一流的,种种方言重叠交叉的情形都能用不同的颜色和符号详细显示出来,令人一目了然。可以想象在设计过程中不知流过多少辛勤的汗水。”(丁邦新,评《中国语言地图集》,《国际中国语言学评论》,1996,Vol. 1. 1: 89-92.)

  陆俭明说:“这一时期的方言调查和方言研究的成果突出反映在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和澳大利亚人文科学院合作编制的《中国语言地图集》的出版”。“这可以说是我国语言科学的基本建设。这不仅对于方言研究本身具有极为重要的价值和意义,使汉语方言研究在语音、词汇、语法各方面取得了综合平衡的发展,使人们更清楚地看到了汉语方言的分歧性和统一性两方面的本质特征,也不仅为整个汉语研究提供了大量的新鲜事实,有利于整个汉语研究水平的大幅度提高,而且对国家的语言决策和相关学科的建设都具有重要参考价值。(陆俭明,新中国语言学50年,《当代语言学》,1999年第4期,1-13页。)

二.《中国语言地图集》(第2版)

徐睿渊

  《中国语言地图集》第2版(以下简称“新版《地图集》”)是中国社会科学院2002—2008年A类重大科研项目成果,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香港城市大学语言资讯科学研究中心合作,经国内50多位专业语言学者前后耗时10年共同编制而成。熊正辉、张振兴、黄行、道布和邹嘉彦组成编辑委员会共同担任主编,张振兴担任执行主编。2012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并获评2012年商务印书馆“十大人文社科类好书”。

  新版《地图集》为大4开本,印制十分精美,装帧古朴大方,内容也非常丰富。该地图集地图部分包括79幅大型彩色语言地图,连同政区图、图例及两卷重复部分,共88幅图。其中A类图是5幅中国语言总图,B类图是36幅汉语方言分区图和分省区汉语方言分布图,C类图是38幅中国少数民族语言分类图和分省区少数民族语言分布图。文字部分是对每幅地图的详细说明,共488页。两卷的总篇幅近200万字。为了方便读者和使用者,以上图幅和文字说明分为“汉语方言卷”和“少数民族语言卷”两卷。通过地图和文字说明,全面呈现了我国丰富多彩的方言和语言资源,以及这些资源详细的地理分布状况,并细致地描述了它们的语言特点。

 

《地图集》第2版“汉语方言卷”封面和书脊

  新版《地图集》是在1987年原版《中国语言地图集》(中国社会科学院与澳大利亚人文科学院合编)的基础上绘制的,不仅忠实地继承了原版的理论框架,还在理论和实践上有所创新和扩展:  

  第一,新版《地图集》的图幅,由原版的36幅增加到79幅,不仅新增分区分类图,还新增了14幅分省区的汉语方言分布图和11幅分省区的少数民族语言分布图。汉语方言分布图中详细绘制了官话八区图,把原来的平话区改画为“平话土话”图;少数民族语言分布图里,所反映的少数民族语言种类,由原来的81种增加为130种,新加的49种都是近年来调查新发现的少数民族语言。图幅的改变和大幅增加,说明新版《地图集》在内容上做出了重大的补充和更新,更全面地反映了1987年以后20多年来我国语言调查研究的重大进展,以及所取得的主要成果。

  第二,新版《地图集》所有的文字说明,都是根据最近20多年来调查研究的最新成果新写的。方言语言分区分类图的文字说明除了详细介绍地理分布以外,还重点突出了方言和语言特点的描写和论证,凡是在分区分类方面学术界有争议的地方,也都详尽介绍论争的焦点和理由,并提出本图集编制者的看法。分省区方言语言分布图的文字说明除了详细介绍所在省区方言语言种类和地理分布外,重点突出了省区内各种方言语言,及其在日常交际生活中的相互联系和影响,有的还概述了这些方言语言未来发展演变的大致趋势。这些说明内容丰富,文字严谨,充分体现了地图集编制者的学术风格和学术自信。

《地图集》第2版“少数民族语言卷”封面和书脊

  新版《地图集》跟原版一样,也是一部重要的学术精品。在10年的编制过程中,地图图面前后修订校对12次,文字说明前后修订校对16次。这部巨作的正式出版,不仅对语言学研究,尤其对汉语研究和少数民族语言研究具有重要的意义,而且对汉学、民族学、人类学、遗传学、考古学、人文地理学、历史地理学、人口统计学、经济学、社会学、民俗学、新闻事业等相关学科也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