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学术资讯 → 学术会议

历史语言学研究高端论坛(2017)在甘肃兰州召开

作者:洪帅  来源:  时间:2017-06-26

 

  2017年6月16日至19日,历史语言学研究高端论坛(2017)在甘肃兰州西北师范大学召开。此次论坛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历史语言学研究二室、《历史语言学研究》编辑部和西北师范大学主办,西北师范大学文学院承办。

 

  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浙江大学、复旦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南开大学、武汉大学、中山大学、河南大学、兰州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语言大学、首都师范大学、上海师范大学、湖南师范大学、西北师范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香港教育大学、澳门理工学院等33所高校与科研机构的47位学者报告了论文,西北师范大学、兰州大学等在兰高校的百余名师生旁听了会议。
  会议开幕式由西北师范大学周玉秀教授主持,西北师范大学副校长李朝东教授、中国社科院语言研究所历史语言学研究二室主任吴福祥研究员分别代表主办方致辞。

 

  李朝东副校长简要介绍了西北师范大学的办学情况和中国语言文学、汉语言文字学、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的学科建设和师资情况。

  

  吴福祥研究员从研究对象、研究目标和研究方法等三个方面讲了汉语史和汉语历史语言学的区别和联系,廓清了以往认识不清的问题。

 

  开幕式上共有六位教授作了大会报告。

  香港中文大学冯胜利教授《上古汉语“综合⇆分析”演变类型的再思考》。汉语史上“综合↔分析”演变的一个内在动因是韵律,韵律在汉语“综合”和“分析”的句法演变中,发挥着激活(或启动)语法运作的促变作用。冯教授首先介绍最近韵律语法在激活语法方面的促变功能,然后考察“从综合到分析”以及“从分析到综合”的演变例证。最后分别解释韵律如何促发“从综合到分析”句法演变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推动了“从分析到综合”的演变。冯教授最后指出,韵律语法是我们理解汉语古今演化机制的重要理论。通过韵律的视角去考察汉语的历史句法演变,可以帮助我们用汉语特有的语料去揭示普适的语言规律。

  香港教育大学朱庆之教授《佛教汉语研究的理论与方法》。理论语言学界对于语言变化的一般原因的探究,逐渐形成了主流的看法,即“语言接触”(language contact)。这也成为支持“佛教汉语研究”(Buddhist Chinese Studies)的主要理论依据。佛经翻译是东汉以降汉语语音、词汇和语法方面的种种变化的重要原因。佛教汉语研究的最基本方法就是两个“比较”。一是外部比较:佛教文献语言与非佛教文献语言的比较。二是内部比较:包括译经与平行原典的比较、同经异译的比较。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佛教汉语的研究重心和热点逐渐转向以下两个方面:佛教与佛经翻译对汉语历史发展演变的影响,利用佛经语料对汉语在历史发展演变的过程中出现的某些现象作出更加细密的描写、分析和解释。朱教授建议重视汉梵兼通的研究人才培养、加强通用型梵汉对勘语料库的建设。最后,朱教授提出新的思考:任何变化,凡是能从汉语自身找到解释的,不必再从外部去寻找解释——这个看似“公道”的说法对不对?

  北京师范大学、郑州大学李运富教授《汉字职用演变史研究刍议》。“汉字职用”即汉字的职能和用法,是汉字的本体属性之一。汉字发展史的研究除了形体和结构外,还应关注汉字的职用。汉字职用的演变或扩展,或减缩,或转移兼并,复杂多样。对汉字职用历时演变的描写可以从字符出发,也可以从语符出发,实质是梳理字符与语符的对应关系。以个体字符职能和个体语符用字的考察为基础,进行多角度的群类现象描写和比较,才能系统展现汉字职用演变的局部面貌和总体规律。

  首都师范大学洪波教授《从跨语言角度看上古汉语的“N之V”结构》。上古汉语的“N之V”结构保留了大量的动词性范畴特征,属于跨语言中的小句名词化。“N之V”的谓语部分在内部构造上排斥表语气或语力,以及表认识情态的成分,原因在于不同句法位置上的“N之V”总是与语境中的某个言者主语相关联,是被言者主语所识解的客体化对象。“N之V”在句法上具有从属性,在语用上具有衔接和连贯语篇的功能。并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独立成句”的“N之V”与省略有关,其之所以能“独立成句”,是因为“N之V”本身是一个独立的被识解的对象,在语用上是直接与言者主语相关联的。

  武汉大学卢烈红教授《〈朱子语类〉“在里”及相关问题考论》。“在里”是近代汉语中的一个重要组合,涉及语气词“在”“哩”“呢”的来源问题。卢教授首先描写了《朱子语类》中的“这里”。《朱子语类》中共有65例“在里”,56例居句末,9例在句中。《朱子语类》中的“在里”基本上均为两个词的组合,“在”是介词或动词,“里”是方位词,“在里”是实义组合,意为“在里面”“在那里”“在这里”。然后,卢教授讨论了三个问题:1)“在里”与语气词“在”“哩”的关系。2)明清句末“在这里”“在那里”的语法性质。3)现代方言中“在里”的语法性质。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所吴福祥研究员《大岗标话“a42-VP”型疑问句的来源》。大岗标话“a42-VP”型疑问句源于对当地(怀集、封开一带)粤语(勾漏片粤语)正反问构式“F-VP”的复制,属于典型的接触引发的语法演变的产物。作者认为国内非藏缅语中的“F-VP”极有可能都源自汉语方言“F-VP”疑问构式的扩散。

 

  闭幕式上有六位专家进行了大会报告。

 

  南开大学施向东教授《等韵学与上古音研究》。等韵学的方法就是系统的方法,将上古音看成一个声韵系统,用声母、介音、元音、韵尾相互关联的观念来构拟上古音,而不是孤立地、片面地强调某一个因素,凝固地看待古音,从这个角度说,等韵学的方法、观念是有益的,可取的。但是,一些上古音研究者片面地将中古音韵系统中孕育出来的等韵学的某些特征来比附上古音,指认上古音中必须有某某特征,那就是非常不可取的了。中古等韵图揭示的阴声韵、阳声韵、入声韵的关系,并不完全适用于上古音系统。中古等韵图揭示的四等及其关系,反映了中古声、介、韵配合系统,并不一定是上古音的直接遗存,换句话说,就是不能直接认为中古四等格局就是上古的声韵格局。

  浙江大学汪维辉教授《语体差异与汉语史研究》。我们要充分认识到语体差异的复杂性,口语也好,书面语也好,内部都不是均质的,而是存在各种各样的差异。同一种文献内部也有可能存在语体差异,比如古代白话小说的叙述部分和对话部分以及不同人物的对话,都会存在不同程度的语体差异。就词汇和语法而言,口语体和书面语体既存在差别,也有通用的部分,因此还应该分出一个“通用体”。“口语体-书面语体-通用体”三分,有利于准确地分析语言现象。汪教授从“硬”语义场的历史演变、先秦-南北朝“躺卧”语义场的演变、先秦-南北朝“躺卧”语义场的演变三个实例来说明历史文献的语体差异与汉语词汇史、语法史研究的关系。汪教授认为需要从语体差异的角度去寻找原因,通过精细的语体分析才能获得事实真相。

  解放军外国语学院李宗江教授《近代汉语“修正”类语用标记及其演变》。“修正”类语用标记用来表示对上文或对方的说法、建议等不认同,并在后面引出修正的说法。近代汉语的语用标记有三类:一是由代词“然”加上否定词语构成,如“不然、否然”,二是由动词“说”“讲”加上否定成分,如“不是这样说”,三是其他的词语形式,如“非也、不是”。近代汉语的语用标记在演变上有两个特点:1)唐宋时代,主要用“然”类。这一类主要是从中古和上古继承来的,从白话来看,在宋代至少是到了元明时代就不用了。2)从元明时代到现在,修正标记的主体是以动词“说、讲”加上否定性成分构成的,也包括其他类的“不是、不对”等。

  澳门理工学院周荐教授《汉语俚俗词语在近代学人心目中的位置》。词汇存雅俗之别,汉语的俚俗词语在士大夫看来是非正统的。随着时代的发展,非正统的俚词俗语逐渐在一些人的心目中发生了改变,有些变得不那么俚俗甚至是典雅的词语了,渐登大雅之堂,受到垂注。此一变化在唐代之后次第展开。中国古代学人对词语雅俗认识不一;不唯中国本土学人为然,西方学者对词语雅俗的认知也曾经历类似阶段。中西学者的认识差异,与学人们所持立场、所浸染的文化有关。

  中山大学李炜教授《从给予句S2、S3的选择看汉语语法地域类型差异》。清中叶以来的官话文献对含“给”字的给予句S2、S3有不同选择。以琉球官话课本为代表的南部官话文献一直用S2,不用S3;清晚期以来的北京官话文献多使用S3,原占优势的S2迅速萎缩,直至消失;西南官话文献的S2、S3出现频率相近。对相关方言和来自不同地区的普通话使用者的调查结果也反映了大致相同的地域分布特征。因此,从对给予句S2、S3的选择看,汉语官话和相关方言在语法层面至少存在南部、北部和中部三种类型。

  北京大学董秀芳教授《从指别到描述》。在汉语历史中,有一些名词和动词从指称具体的事物和动作行为演变为描述基于人的主观评价的与事物或动作相关的性质,这种演变属于词汇的主观化。这种语义演变虽然造成了词性的变化,但是在词形上却没有任何变化,从而造成了汉语中一些名词和形容词的同形以及动词和形容词的同形。从名词演变为形容词的过程是先从外延意义发展出内涵评价意义,然后出现在定语位置,最后进入谓语位置。从动词变为形容词的过程是先在谓语位置表示性状,然后再进入定语位置。汉语中原生的形容词较少,一般是表示客观的性状,由名词或动词演变来的形容词多表示一些主观的性状。

  17日下午和18日上午大会分组讨论,与会学者围绕本次研讨会的主题“历史语言学研究”“历史语言学研究的理论与方法”“历史语言学研究的现状与前瞻”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和广泛的交流。

 

第一分会场                             第二分会场

  共有35位代表做了小组报告,内容涉及汉语语法、词汇、音韵、方言及文字等领域。会议论文既有宏观的理论探索,也有微观的事实考察,既有语料的鉴别与校订,也有方法的创新与改进,既有现象的描写,也有原因的探析。本届会议努力打造普(通话)方(言)古(汉语)相结合的研究方法,打破以往语言研究中不同研究领域的壁垒。与以往的会议相比,本次会议增加了方言组,特别是提交了一组有关西北方言和语言接触的论文,体现了地方特色,彰显了西北丰富的语言资源。
  会议闭幕式由西北师范大学洪帅副教授主持,中国人民大学陈前瑞教授、复旦大学陶寰副教授分别代表语法组、词汇与方言组作了小组总结发言,中国语言学会副会长、浙江大学汪维辉教授做了总结发言,汪教授高度赞扬了本次会议所取得的成绩,赞赏了本次会议体现的新方法、新方向和新特点。最后,西北师范大学洪帅副教授代表主办方致闭幕辞,感谢各位专家远道而来带来高质量的论文,希望在各位专家的共同努力下,历史语言学研究在深度和广度上不断推向前进。

洪帅副教授主持闭幕式

陈前瑞教授作小组总结发言

陶寰副教授作小组总结发言

汪维辉教授作大会总结发言

  

  本次会议议程紧凑,组织有序,讨论热烈,学术氛围浓厚。

会场一角

  首届历史语言学研究高端论坛于2015年在北京香山饭店召开,第二届于2016年12月由中国人民大学承办在湖北大厦召开。本次会议是第三届历史语言学研究高端论坛,会议规模、论文数量和质量都有了大幅提高。

 

附:论文目录(按作者姓名音序排列)
陈前瑞 句末助词“矣”的多功能性分析
陈秀兰 “甄叔迦”与“阿叔迦”
陈忠敏 语言演变与层次替换——以江淮官话、吴语为例看汉语方言演变模式
崔山佳 明清白话小说特殊“状”“补”同现结构认知研究
董秀芳 从指别到描述
冯胜利 上古汉语“综合⇆分析”演变类型的再思考
高育花 明清汉语平比句研究
洪 波 从跨语言角度看上古汉语的“N之V”结构
洪 帅 历时同形异构复合词研究
惠红军 汉语名量词的认知结构及标记化——以名量词“条”、“张”、 “块”的用法发展为例
李 炜 从给予句S2、S3的选择看汉语语法地域类型差异
李运富 汉字职用演变史研究刍议
李宗江 近代汉语“修正”类语用标记及其演变
梁银峰 从完成范畴到语气范畴:重论古汉语语气词“已”的形成途径
雷黎明 敦煌马圈湾汉简文字的字体特征及其价值
刘文正 构式压制、阻断、反压制和吸收现象研究——以“见V”构式的形成、发展为例
刘永华 计量单位词“日行”、“日程”与时长表距离式的发展
卢烈红 《朱子语类》“在里”及相关问题考论
雒 鹏 甘肃地名读音的历史层次
马玉红 双音化过程中的组合优选与淘汰——以温度词为构词语素的双音词为例
敏春芳 西北接触方言中引语标记的复杂用法
莫 超 语言接触与河州方言的形成
乔秋颖 吴师道《战国策校注》音注考察
施向东 等韵学与上古音研究
史文磊 词汇化、语法化和语用化:话语标记的形成机制
唐贤清 湘方言“量名”结构比较研究
陶 寰 吴闽语云、匣母的读音和闽语全浊声母的清化
汪启明 汉语方言分区问题的辩证思考
汪维辉 语体差异与汉语史研究
吴福祥 大岗标话“a 42-VP”型疑问句的来源
武和平 从“手持”到“心持”:基于语料库的隋唐五代“把字句” 的语法化过程考察
萧 红 汉语否定比较词“无比”的演变及其语序发展
徐朝东 河西宝卷所见明清西北地区方音现象研究
徐时仪 “喂”与“嚇”探源
杨同军 明母字读[b]疏证
杨小平 1912-2011年汉语新词新语编年考论
张 赪 《诗经》言说动词虚化用法的篇章功能及其跨语言共性研究
张美兰 从《金瓶梅》崇祯本对词话本的改订看被动标记“吃(乞)”的来源
张生汉 “涕”“洟”为同源词说
张雪平 从方言和历时角度看“了”的演变问题
赵家栋 “梁言”词释证及其语音价值研究
赵小刚 说“埜”与“野”
周 荐 汉语俚俗词语在近代学人心目中的位置
周俊勋 中上古动词“击/打”替换的及物性分析
周玉秀 郭晋稀先生“匣纽变心纽说”补证
周志锋 评《金》《醒》《聊》语言词典
朱庆之 佛教汉语研究的理论与方法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