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学术资讯 → 学术会议

语言学研究的论证与证据:记2018中青年语言学者沙龙

作者:张洁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8-01-23

  1月21日,2018中青年语言学者沙龙在商务印书馆召开。本次沙龙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北京语言大学、商务印书馆联合主办,议题为“语言学论证中的证据问题”。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教育部语用所、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语言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南开大学、天津师范大学、上海师范大学等机构的六十余位语言学者出席,在京高校的二十余位硕博士研究生列席。商务印书馆总编辑周洪波、汉语编辑中心主任余桂林主持沙龙。 


北京语言大学刘利校长致辞

  北京语言大学校长刘利教授代表主办方致辞,他认为这次沙龙的主题很好,核心词“证据”是语言研究方法论中的重要问题,现在提出适逢其时。语言学与自然科学的交叉研究为语言学的立论提供了更多的证据来源。他在发言中还详细梳理了语言研究各个领域中,学者们对于研究方法论和证据关系的重要探索。 


周洪波总编辑主持

  上海师范大学潘悟云教授的《语料大数据作为语言学证据的作用》分别从总体思维、容错思维和相关思维三个方面阐述了大数据思维的特点和过程。他指出大数据的量与研究对象的量和性质有关;以声调分布为例说明容错度与研究对象有关,以“家”和见系开口二等的读音分布为例说明增加量可以获得更多质方面的信息;由此引出相关性的讨论,认为见系开口二等声母读k的地理分布与东吴疆域有关,是魏晋以后孙吴政权率百越民众汉化的结果,从而形成了汉语的东南方言,并得出结论:魏晋是汉语方言的形成期。 


潘悟云教授主旨发言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孟蓬生研究员的《眼界与境界——汉语史研究中出土文献证据的运用问题》从语音史、词汇史、语法史三个方面论述了汉语史研究中运用出土文献证据的方法和重要性。他指出,最近一百多年来甲骨文、金文、简帛、碑刻的资料层出不穷,大大拓展了传统汉语史研究者的眼界,能否利用出土文献的资料或证据,不仅涉及观点和结论的可靠性,也可以由此窥见学者能力和境界的高下。


孟蓬生研究员主旨发言

  天津师范大学白学军教授的《汉语阅读的空格效应——来自眼动研究的证据》,从阅读心理学的角度出发,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解释了眼睛在信息传输过程中的重要作用、眼动研究的基本原理(包括人眼特征、视觉范围和眼动模式),并进一步介绍如何用眼动实验的方法挖掘阅读现象背后的心理机制,从眼动研究的角度,解释自闭症儿童为什么不能与他人有目光接触;详细分享了系列实验——分词空格阅读中的眼动研究,包括汉语空格的基础和发展性研究,通过网页、图画、短语、句子等多种阅读材料及不同阅读者的阅读证据,阐释了分词空格对汉语学习的作用。为了帮助大家更好理解实验和数据模式,他用丰富的图像展示了实验研究中的阅读眼动过程,分享了实验过程、实验材料与实验结果。 


白学军教授主旨发言

  清华大学杨小璐教授的《众里寻她千百度——浅谈儿童语言对普遍语法理论的证据作用》,根据婴儿超强的辨音能力和语言感知能力、不同语言背景的儿童经历相似的语言发展阶段并取得成功、儿童所具有的丰富而复杂、超越经验的语言知识、儿童基于普遍语法规则的语言发展等多条儿童语言的证据对乔姆斯基的普遍语法理论进行了论证,指出语言学本体研究与儿童有着天然的密切联系,普遍语法框架内的儿童语言研究主要围绕具体句法或语义结构,探讨普遍语法原则和参数在儿童语言不同发展阶段中的形态,这些实证数据促进了语言学本体研究。


杨小璐教授主旨发言

  北京大学陆俭明教授指出“证据”作为本次沙龙的中心议题,很有现实意义,可以引领语言研究转向既求实又重理论思考的正确方向。科学领域的论证有证实和证伪两种,有力的论证靠充足的事实依据、深刻的理论支撑和严密的逻辑推理,三者互相补充互相促进,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充足而有说服力的事实依据,他呼吁要重视对7种有价值的语言事实的挖掘,并深入探讨了寻找收集证据、收集语言事实的方法。在使用大数据、语料库的同时,要注意其局限性。


陆俭明教授发言

  北京语言大学李宇明教授指出语言学研究需要方法和技术的培训,但不要过于迷信技术,技术是为思想服务的。我们需要技术,但不能故弄玄虚。我们重视方法和技术,但不能忽视研究者的体验、感知、情感、认识,语言学研究是有温度的。


李宇明教授发言

  在自由讨论阶段,黄行、麦耘、冉启斌、黄树先、李兵、史金生、傅爱兰、周庆生、朱小健、张云秋、李锦芳、顾钢、曾晓渝、张美兰、张民权、王建勤、阿错、王立军、郭锐、魏晖、张伯江、王晖等专家教授围绕着证据的话题各抒己见,拓展和深化了这个问题的讨论。 

  最后,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刘丹青所长做总结发言。


刘丹青所长总结发言

  这次学术沙龙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学术盛宴,今天的主题“语言学论证的论据问题”的缘起乃是陈平先生提及的关于对形式语法的一次功能式的大数据的检验。今天的讨论更多的是维度的拓展。与以往关于“语言事实”的讨论有所不同的是,今天跨越的领域从古老的出土文献到刚刚出生的婴儿的语言实验,从时间的纵深到空间平面的探索,成千上万个数据在每一个领域之间进行着非常大的跳跃,包括对外国人阅读中国语言文字的心理、眼动的实验,等等,跟我们传统的语言文字相比,都是非典型的、新型的证据。所以今天的讨论,我们旨在突破语言学传统的藩篱,来一场星际的旅行。从眼界的突破开始,进入到境界的提升,从而使我们免于成为井底之蛙。

  今天讨论的几点启发: 

  1、证据在科学研究中具有核心地位,可以区别科学与非科学。自然科学没有证据难以立足,而人文社会科学也在追求向科学靠拢。语言学作为最接近自然科学的人文科学,应该在科学方法的探索上、科学论证和科学证据的追求上,走在人文科学的前列。证据本身具有相对性和主观性,即便在自然科学界也是如此,而在人文科学领域尤为严重。语言学研究的证据多有好坏的程度差异,而不是绝对的真理和谬误、正确和错误的关系。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要在这条向善的道路上,不断追求更好的证据。

  2、关于证据的多维性和多样性。今天的报告拓展了语言学研究应该关注的证据,使我们知道研究语言可以有多个角度,有的确实能带来新知。大数据带来的是一种观念,大数据思维不仅包含总体思维,还包含容错思维,我们应该整体认识大数据给我们带来的新的见解。此外心理学的实验、眼动的实验、跨语言研究、更多的实验语音学扩大为实验语言学的证据,都给我们原有的书斋之学带来新知。域外汉语资料在音韵、文字、词汇、语法方面都可以深化我们对汉语,尤其是从近代汉语到现代汉语演变时期的变化的研究。北语推动的中介语语料库和中介语的研究,不仅仅只对第二语言教学、对外汉语第二语言习得有用,而且对于语言的本体研究也有很多启发。

  3、关于相关性和因果性的问题。大数据直接带来的是相关性的表述和结论,在多大程度上最终指向因果关系还需要在很多方面受研究的力度和深度的制约,这也涉及到计算语言学界一直存在的关于基于统计和基于规则的问题。而对于我们认识语言的本质来说,最终还是要还原到陆先生所言的语言事实,我们不能靠基于统计来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回到规则上来,语言是受规则制约的。

  4、在证据的视野下,如何推进语言学研究。语言学的本体研究仍然是语言学研究的中心和中坚,作为新的意义的传统语言学研究学者,我们应当提升语料本身的质。我们深切体会到,资料的调查描写的准确度和深度细度,对于资料的质量有着至关紧要的作用。大数据是有结构性的和非结构性的,结构性和非结构性的质量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要让更多的大数据的资料,变成是结构性的,并且是优质的结构性的语料,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才能产出更好的语言学研究的成果。有了大数据之后,如果没有很好的语言学的素养、语言学的理论、语言学的思维,那么也只能是材料和表格的堆积,是没有真正价值的。所以还必须靠我们语言学的思维和创造力去大数据里提炼。同时,做大数据的人,也需要深入了解语言学学科的发展,才能设计出更加合理的大数据的结构。

  作为每一个在语言学本体领域里或者语言学应用领域里研究的学者,我想都能够从今天的报告得到一点启发,就是我们可以打开井盖,去了解一下跟我这个学科有关的有哪些可以提供新的证据的研究正在进行,我们要关注这些成果,对于那些有意义的、有启发性的成果要特别关注。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也就是我们今天的沙龙起到了作用。

 
沙龙现场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