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学术资讯 → 学术会议

走向新描写主义的语言学研究——2018当代语言学前沿:第二届“走向新描写主义”论坛纪要

作者:钱有用、杨萌萌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8-12-21

  2018年12月15-16日,2018当代语言学前沿:第二届“走向新描写主义”论坛在西南大学召开。本次论坛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当代语言学》主办,西南大学外国语学院承办。50余位专家学者出席了论坛,除主办方、承办方代表之外,分别来自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香港中文大学、香港教育大学、浙江大学、南开大学、复旦大学、西北大学、北京语言大学、浙江财经大学、杭州师范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中央民族大学等院校和科研机构。


论坛开幕式 钱有用/摄

  论坛开幕式由西南大学外国语学院副院长莫启扬教授主持,西南大学副校长崔延强教授代表西南大学致欢迎辞。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所长刘丹青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当代语言学研究室主任、《当代语言学》主编胡建华研究员分别致开幕辞。


崔延强副校长致欢迎辞 杨晓莉/摄

  刘丹青研究员在致辞中阐述了描写与解释、理论与描写、新描写主义与语言类型学、新描写主义与语言库藏类型学的关系。他指出,新描写主义看到了描写与解释之间那种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复杂的关系。好的描写好过坏的解释,高级的描写好过低级的解释,任何好的描写实际上都是对所关注现象的一种解释,而某一层次的解释可能是更高层次的描写。理论与事实的刻画与描写之间具有一定的张力,理论视野对于事实的刻画与描写,在深度和细度上具有促进作用,而理论偏见则会造成对语言事实的掩盖,导致描写不够深入、细致。新描写主义提倡的描写强调跨语言的比较,这是与以往的描写最显著的不同点之一,这一主张与语言类型学不谋而合。不过,二者对跨语言研究的地位和作用有不同的认识:新描写主义可能将跨语言研究作为一个背景或工具,而语言类型学则是将之作为首要的、本质的任务。新描写主义与语言库藏类型学都强调,尽量不让理论和学派的偏见影响我们对语言事实的挖掘。语言库藏类型学更关注我们看得见的显性语言事实(visible facts),而新描写主义则更注重挖掘和描写隐性的事实(invisible facts),因此前者的研究成果可为后者提供新的实证依据。


刘丹青研究员致开幕辞 钱有用/摄

  胡建华研究员指出,新描写主义一方面警惕理论,一方面又重视理论。新描写主义警惕被一堆概念牵着鼻子走,避免被理论概念误导,结果只为概念而概念,以致于坠入米尔斯(C. Wright Mills)所批评的那种“宏大理论”(grand theory)所编织的概念游戏中去。因此,要时刻小心理论的“障眼法”,避免因所选择的理论而看不到一些重要的事实,甚至于为了维护所选择的理论而刻意对重要的事实视而不见。另一方面,新描写主义强调要有理论的眼光,理论建设会使我们的认识进入更深入、更细微、更具体的层次,将事物置于一个理论体系中进行衡量考究,从而使我们有机会更深入地探究并认识事物的本质。理论的意义不在于编织概念系统,而在于认识事物的本质。没有理论,我们就无从把握所描写的现象,也不会理解其真正的意义。怀特海(A. N. Whitehead)曾经指出,非常接近真理和真正懂得它的意义是两回事;每一个重要的理论都被它的发现者之前的人说过。因此,要想真正理解所描写的现象,必须依靠不断演化、不断升级的理论。


胡建华研究员致开幕辞 钱有用/摄

  本次论坛设有4场主旨报告,报告人分别是(按发言顺序,下同)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所长刘丹青研究员,天津师范大学语言、心理与认知科学研究院首席研究员及香港中文大学兼任研究教授李行德,香港中文大学语言学及现代语言系主任潘海华教授,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亚洲语言文化系中文部主任张洪明教授。

  刘丹青研究员报告的题目是“名词的‘格外’功能——形态格的超范畴扩展”,他指出,通常认为格形态表示名-动(形)或名-名语义关系,但以库藏类型学超范畴扩展和跨范畴对应的观念来考察各语言格形态的功能表现,可以发现格还有很多超出格范畴语义域的功能。其中,有的是由形态的用法条件制约衍生的功能,属于间接实现的寄生功能;有的是由范畴间的语义相关性造就的功能。这些“格外”功能再一次说明人类语言形式-语义的复杂性、非直接对应性。


刘丹青研究员做主旨报告 钱有用/摄

  李行德教授报告的题目是“汉语疑问词‘怎么’的逻辑语义及其句法分布”(与匡航合作),他梳理了“怎么”与各种状语、量化副词、体貌词以及句末“的”的互动关系,认为制图理论并不能很好地解释“怎么”在各种句法环境中的不同解读,进而提出“怎么”的解读受到辖域同构原则的制约,即量化词在表层结构的成分统制关系决定了它们在逻辑形式的辖域关系:表原因的“怎么”,其辖域为整个句子;表方式的“怎么”,其辖域是动词短语。


李行德教授做主旨报告 杨晓莉/摄

  潘海华教授报告的题目是“汉语论元交替的允准条件”,他指出,所谓的论元交替现象是由于英汉两种语言确认主语及论元的机制不同而造成的:英语只使用局部性条件,动词左边第一个自由的名词短语就是句子的主语;汉语的主语选择机制,不仅要看最近的自由名词短语,还要看该短语是否可以做句子的逻辑主语。


潘海华教授做主旨报告 钱有用/摄

  张洪明教授报告的题目是“韵律类型特征与韵律等级单位的关系”,他指出,自然话语可以切分为一组有限的、有层级结构的韵律单位,韵律特征的类型性质与韵律等级单位密切相关。从普遍语法角度看,任何特定语言的韵律单位都可以在韵律等级的不同层次上找到位置,但特定语言未必包括韵律层次上的所有单位。特定语言的韵律单位如何,取决于该语言如何定义这些韵律单位的参数。张教授通过如何定义韵律单位的案例分析,探讨了一些方法论的基本问题,总结了描写语言事实的重要原则,并特别强调“不能为描写而描写,不能为解释而解释”。


张洪明教授做主旨报告 杨晓莉/摄

  本次论坛设有6场特邀报告,报告人分别是浙江大学外国语言文化与国际交流学院吴义诚教授、浙江财经大学外国语学院曹道根教授、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李旭平副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唐正大副研究员、复旦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陶寰副教授、南开大学外国语学院李兵教授。

  吴义诚教授做了题为“‘被’字句中的辖域识解”(与杨小龙合作)的报告,考察了“被”字句中的辖域识解,指出辖域识解不是一个单纯的句法操作,而是一个句法、语义与语用互动的现象。


吴义诚教授做特邀报告 杨晓莉/摄

  曹道根教授报告的题目是“事物化和事态:再论自指和转指”,他认为,自指性转指结构和非自指性转指结构的指代关系不同;不同的自指性转指结构中,动词短语所指事态的事物性或语义密度不同。


曹道根教授做特邀报告 钱有用/摄

  李旭平副教授在题为“从成都话的‘些’看汉语复数标记的语义”的报告中指出,成都话的“些”虽然表示复数意义,但它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复数标记;“些”起到从名词表示的集合中挑选出复数个体的作用,其实是一个去单数化标记。


李旭平副教授做特邀报告 钱有用/摄

  唐正大副研究员报告的题目是“言者-主体-观者三方的知情状态与‘假装’的反叙实效应”(与强星娜合作),他对能够做“假装”补足语的成分的语义、句法类型进行了全面而系统的描写和概括,将其补足语分为实质性谓词和表象性谓词,并在接受理论(reception theory)的影响下观察了补足语如何利用词内语义或词外语境的变化而营造出假装行为所必须的主体-观者知情状态差距。


唐正大副研究员做特邀报告 钱有用/摄

  陶寰副教授在题为“方言变异与演变——新描写主义的视角”(与盛益民合作)的报告中以上海方音的演变为例,从社会视角、语言视角、解释策略等方面考察了方言变异与演变,指出注重微观层面的描写并不是要将研究碎片化,并强调语言演变是基于使用者的。


陶寰副教授做特邀报告 钱有用/摄

  李兵教授报告的题目是“瓦罕塔吉克语的形态与词重音分布——兼论在理论指导下语言精准描写的价值”(与侯典峰、胡伟合作),其研究调查了瓦罕塔吉克语的动词形态与词重音分布,指出语言描写不仅要注重“规则的”现象,而且更要善于发现和关注“例外”现象。


李兵教授做特邀报告 钱有用/摄

  本次论坛设有32场分组报告,涵盖句法学、语义学、音系学、形态句法、语言类型学、语言学理论等领域,以及社会语言学、心理语言学等交叉学科;涉及论元结构、语序、空语类、“把”字句、兼语结构、名物化、指称关系、量化、疑问词等诸多前沿、热点议题;所考察的语言不仅包括吴语、赣语、湘语、西南官话等汉语方言,藏语、壮语、满语、朝鲜语、维吾尔语、瓦罕塔吉克语等少数民族语言,而且还包括古汉语。这些报告展示了一系列针对语言事实或现象进行细颗粒描写与刻画的研究成果,呈现出微观、具体、实证的特点,力求通过对语言事实的微观描写来揭示语言的普遍规律。

  会议闭幕式由西南大学外国语学院杜世洪教授主持,李行德教授做总结发言,胡建华研究员致闭幕辞。


杜世洪教授主持闭幕式 钱有用/摄

  李行德教授指出,新描写主义是对中国语言学研究现状的反思,是对五四以来学术传统的继承和发展,并顺应时代对语言学研究提出的新的要求。目前语言学研究尚存在着选择性地使用语言事实、论证方法不讲究逻辑一致性和可证伪性的问题,语言学的学术规范尚未完全建立。国家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对语言学研究提出了新的要求。当代中国学者应继承并发展五四以来的学术传统,不能满足于仅仅介绍西方的成果,而是要能够提出原创性思想,对语言学的发展做出理论贡献。新描写主义一方面承认理论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另一方面对“宏大理论”持有怀疑和冷静的态度,力图保持一种批判的距离。新描写主义不是一种范式,而是对不同的理论采取一种开放的态度,接受并强调理论的多元性。李教授指出,新描写主义不同于以往的中国语言学研究,其内涵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点:第一,结论应具有可证伪性;第二,强调跨语言视角;第三,探寻语言的一般规律;第四,强调方法严谨、逻辑一致;第五,重视量化分析;第六,注重与本土传统的结合;第七,提倡跨学科研究。


李行德教授做总结发言 钱有用/摄

  在闭幕式致辞中,胡建华研究员指出,前人对于理论与描写的关系已有深度的思考。章学诚曾讲过:“高明者多独断之学,沉潜者尚考索之功,天下之学术,不能不具此二途。”阎若璩则进一步指出理论思考的意义:“予尝谓事有实证有虚会,虚会者可以晓上智,实证者虽中人以下可也。”马克思在《资本论》“跋”中则更加具体地指出材料的生命在于理论,他说:“研究必须充分地占有材料,分析它的各种发展形式,探寻这些形式的内在联系。只有这项工作完成以后,现实的运动才能适当地叙述出来。这一点一旦做到,材料的生命一旦观念地反映出来,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就好像是一个先验的结构了。”理论在语言学研究中显然具有重要的作用。我们需要注重理论建设,但绝不能生搬硬套理论。新描写主义的描写和分析基于特定的理论框架,带有理论的品位和眼光;同时,它反对为描写而描写,为解释而解释,反对那些无法证伪、在理论内部兜圈子(贴标签式)的研究。新描写主义的目的是在跨学科、跨语言比较下探索人类语言的本质。语言学研究所采用的理论模型可能是不同的,但追寻的目标是一致的。希望更多的学者参与到对语言微观现象的描写中来,以特定的理论眼光,以“微观主义”的精神对事物本身及其运作环境进行深度刻画、精细描写,把描写不断推向纵深,进而加深我们对语言本质的认识。


胡建华研究员致闭幕辞 钱有用/摄


论坛合影 向辉/摄


论坛分会场 钱有用/摄


坛分会场 杨晓莉/摄


论坛分会场 钱有用/摄


论坛分会场 杨晓莉/摄


论坛分会场 杨晓莉/摄


论坛分会场 杨晓莉/摄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