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学者风采 → 学者观点

李宇明:多元文化与多语主义

——序《中法语言政策研究(第三辑)》

作者:李宇明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07-10

  2016年11月1日至2日,秋色宜人。作为中法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的重要内容,“第三届中法语言政策与规划国际研讨会”在历史名城北京隆重召开。中法两国、14个法语国家地区和联合国的官员、专家学者200余人出席。会议主题为“语言发展与文化多样性”,在这一框架下,大家分享了彼此对语言政策与规划、语言保护与文化多样性、语言服务与语言传播、汉语教育与法语教育方面的思考。这次会议是在全球化和文化多元化背景下召开的,基于全球化和文化多元化的语言对策,是此次会议关注的焦点。 

  一、“多语主义”及其核心理念 

  全球化古已有之,于今为盛。当下全球化的基本动力是经济。经济一体化要求资本、劳动力、产品等的自由流动,要求市场、经济组织、经济管理和经济规则的一体化,其极限,就是要求人类一切活动的一体化。全球化带来了文化大汇聚,大文化仍然按照“丛林规则”威胁着弱小文化、弱小语言,从而引发了各种文化的冲突,甚至导致战争。当前的许多国际冲突,都可以看到文化因素的影子。

  全球化要求世界是平的,它就像一台推土机,冲击着国界与海关,也冲击着文化的疆界和人类的生活习惯。面对如此之文化时局,人们的文化意识迅速成长。文化是什么?文化是人类百万年、甚至上亿年的创造,是人类文化基因的保存库,是失而不可复得的文化财富。珍爱文化、尊重文化、保护文化、维护文化的多样性,已经成为当今的文化共识。文化多元化,可以说是全球化在文化领域的一种“逆向物”,是全球化的伴生物,甚至也可以看作是全球化的另外一个重要特征。

  语言是文化的根基。维护文化的多元化,最重要的措施就是要维护语言的多样性,在观念上自觉提倡“多语主义”。多语主义有六大核心理念:

  1.语言平等。国家是平等的,民族是平等的,语言也是平等的。语言平等指的是语言地位上的平等,社会身份的平等;由于语言的“功能状态”不同,在现实生活中,各语言所发挥的作用是不相等的。就中国的经验而言,我们强调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主导性作用,也维护各少数民族语言和地方语言的多样性。语言平等,实际上是“地位平等、功能互补”,是主导性与多样性的辩证统一。

  2.全面规划语言的功能。语言在语言生活中发挥着交际工具和思维工具的工具功能,也发挥着包括认同在内的各种文化功能。语言规划既要考虑语言的工具功能,也要兼顾语言的文化功能。

  3.保护语言资源。语言及语言知识、语言技术等,都是重要的资源,是语言资源、文化资源,也是经济资源。要建立语言资源意识,尽力保护和开发利用语言资源,获取最大的“语言红利”。

  4.维护语言权利。语言权利,特别是母语权利,特别是弱势群体、少数族裔的语言权利,最应特别关注。

  5.提升国家和个人的语言能力。个人语言能力关系到个人的发展,关系到语言的传承与传播。国家语言能力是指国家处理国内外事务所需要的语言能力。提升国家语言能力和个人的语言能力,只有在多语主义的思想背景下,才有可能。

  6.和谐语言生活。减少语言矛盾,减缓语言矛盾和语言冲突,构建和谐的语言生活,是语言规划的重要任务。而这一任务,非有多语主义不能实现。 

  所谓“多语主义”,并不是简单地承认多语,认可多语,而是包含着这些核心理念在内。“多语主义”及其核心理念的提出,吸纳了国际语言规划学界半个世纪以来的研究成果,参考了中国百余年来语言规划的经验,目的也是为了解决当前世界语言生活的问题。

  二、多语主义的价值 

  多语主义理念之于个人,首先要求掌握好母语,掌握母语是为了传承文化;然后要掌握一门本地区最重要的语言,本地区是人们最重要的活动范围;同时还要掌握一门世界上最重要的语言,以便于了解世界,参与国际事务。100多年来,中国一直在进行“多语多言”的教育实践。就汉民族来说,希望其成员从小就能够把方言保持下来,然后掌握普通话这一民族共同语,此外还要学习一门外语。对于少数民族来说,希望其成员能够把母语保持好,并能掌握好国家通用语言,同时也要学习一门外语。如果要读研究生,还要再学习第二外语。在中国,一般公民要接受三语或“准三语”教育,研究生等精英人才实际上需要接受四语或“准四语”教育。

  不只是中国,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在实行三语教育。比如印度,英语是它最重要的教育语言,此外印度在全国推广印地语,南方的许多邦还有自己的本邦语言,这些邦的学生还需要学习自己的邦语言,接受三语教育。欧盟也要求实行三语教育,学生要学好自己的母语,还要学两门外语,一门是本地区最重要的语言,一门是国际上最重要的语言。欧盟的外语教育政策体现了“跨文化公民外语教育”的精神。“单语人”在多元文化时代已经成为“行为受限者”,拥有多语能力和多文化知识,特别是文化包容心,才可以在不同文化之间自由穿行,成为世界公民。

  多语主义理念之于国家,最重要的就是要处理好国内的语言关系。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是多民族、多文化、多语言国家。即便是“单一民族、单一语言”的国家,如韩国,也有大量的外国移民和短期旅居者。就中国来说,主要是处理好民族共同语与方言的关系,处理好国家通用语言与民族语言的关系,处理好本土语言和外语的关系,其目标就是要维护民族的团结和国家的和谐统一。同时,维护语言的多样性,也有利于保护和开发语言资源,有利于提升国家的语言能力,有利于对全民提供语言服务,包括对外国移民和短期旅居者的语言服务。

  多语主义理念之于世界,主要是处理好当今世界最严重的三大语言问题:第一,语言歧视,即把语言分为优雅或粗俗、先进或落后。事实是人类各种语言发展到今天,已经没有先进与落后之分,语言应该是平等的。第二,语言冲突。第三,人类语言出现的大面积濒危情况。

  三、单语主义之不合时宜 

  总体来看,人类以往的语言观念基本上是单语主义的。早在现代国家出现之时,人们就相信“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种语言”,追求单语主义。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亚洲、非洲出现了很多新兴国家,这些新兴国家一开始追求的也是单语主义。20世纪90年代,随着前苏联地区和前南斯拉夫地区的巨变,又诞生了很多新国家,这些新国家仍有许多是具有单语主义追求的。

  传统的“单语主义”,已经不适合全球化、文化多元化的时代。不管是单一语言国家,还是多语言国家,乃至“语言马赛克”国家,凡坚持单语主义者,国内都有不小的语言矛盾,乃至语言冲突,甚至爆发语言战争。乌克兰、格鲁吉亚、摩尔多瓦等前苏联一些国家,其国内的矛盾和战争,与单语主义的语言政策是有一定关系的。大量的理论和实践表明,多语主义才能适应今天的世界。虽然多语主义对目前国际上的语言矛盾、语言冲突和语言战争,并不见得能够完全解决,但是它有助于缓解语言矛盾和语言冲突。

  汉语和法语,都是国际组织和国际会议的重要语言,也是地区性最重要的通用语言;中国和法国,都有浓厚的多元文化意识,也面临国内和国际上相似的语言问题。所以,中法两国除了讨论语言教育之外,在语言政策、语言规划等方面,还应该有更多的讨论。同时,还应讨论国际上关心的语言问题,为国际社会的语言生活做出应有的贡献。

  要关注多语主义,研究多语主义,提倡多语主义。

  李宇明

  2017年五一国际劳动节

  序于北京

  声明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作者授权,请勿转载、刊发。

  作者简介

  李宇明,北京语言大学教授。国际中国语言学学会(2016年-2017年)会长,中国语言学会语言政策与规划研究会会长,《语言战略研究》杂志主编。曾任国家语委副主任,名词委第四届全国委员会副主任,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司长,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语用系主任,北京语言大学党委书记。1997年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2013年获香港理工大学“2013杰出中国访问学人”荣誉称号。出版《儿童语言的发展》《语言的理解与发生》(合作)《汉语量范畴研究》《语言学习与教育》《语法研究录》《中国语言规划论》《中国语言规划续论》《中国语言规划三论》《当代中国语言学研究》和Language Planning in China等著作10余部,发表论文近480篇。主编《全球华语词典》《全球华语大词典》。主持编写《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数年,与李嵬联合主编的THE LANGUAGE SITUATION IN CHINA  (Volume 1~3)由德国DE GRUYTER出版社与商务印书馆联合出版。研究成果译为蒙、藏、维、日、韩、俄、法、英等多种文字。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