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学者风采 → 学者观点

刘丹青:第三届出土文献与上古汉语研究(简帛专题)学术研讨会

暨2017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科学论坛开幕式致辞

作者:刘丹青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08-16

  尊敬的赵诚先生、尊敬的董琨先生,尊敬的各位海内外来宾和同事:

  大家早上好!

  很高兴能有机会参加这个特色鲜明的学术盛会,拜见来自国外、港台和内地的各位专家学者。首先请允许我代表中国社科院语言研究所对各位与会者的光临表示最真诚的欢迎和感谢。


刘丹青所长在开幕式上致辞

  今天大家欢聚一堂,为的是参加第三届出土文献与上古汉语研究(简帛专题)学术研讨会暨2017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科学论坛。本次会议虽然是这一会议系列的第三次会议,但是却有着更多新的意义。我院去年起实施的登峰计划确立本所简帛文献语言文字研究为全院首批“特殊学科”,这次会议是特殊学科设立以来主办的第一次简帛语言文字专题学术会议,也是这一系列的会议第一次作为我院的年度社科论坛举行。这两个亮点,都昭示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语言研究所两个层级对简帛语言文字研究的重视又更上层楼,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我们希望这一新的格局或态势,不但能够促使本所古汉语团队能够更多聚焦于简帛文献语言文字诸领域的研究,包括文字、音韵、词汇、训诂、语法的研究,而且能引来更多学界同好与本所团队交流合作,共同推动简帛语言文字乃至整个出土文献语言文字领域的研究向广度和深度进军。

  包括简帛在内的出土文献,是附丽于中国特色物质文明之上的精神文明样式和成果。盛产于华夏大地的丝和竹,既是我国历代人民重要的生活生产资料,又是简帛文献、丝竹音乐等精神文明的物质载体。简帛文献,是追溯我们民族悠久历史的重要依据。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指出,“还有一些学科事关文化传承的问题,如甲骨文等古文字研究等,要重视这些学科,确保有人做、有传承。”简帛语言文字之学,就是属于这些事关文化传承的学科。了解简帛文献的语言文字,是整理研究这些文献的内容的基础和前提。另一方面,作为一个学科的研究对象,简帛语言文字本体的研究,也有着意义独特的重大学术价值。

  中国的语言文字研究历史悠久,从《说文》《尔雅》和扬雄《方言》等书开始就可以看出古代汉语语言文字研究的系统性特点。但是,后人研究古代汉语的方方面面,无论是直接了解古代的语言文字资料,还是了解古代学者分析研究语言文字的成果,依据的主要是历代传世文献。这些文献在出版传承的漫长过程中,已经经历过许许多多的时空转换,难以原汁原味地保存其问世时的全貌。19世纪和20世纪之交,安阳殷墟卜辞被发现并得到研究,中国有明确文字记载的历史被大大提前。这一重大文化事件掀开了中国学术里程碑式的一页,学界从此有机会直接面对大批量的原生态古代文献。此后,随着考古发掘工作的广泛开展和考古成果的不断涌现,承载着历代书面文献的青铜器皿、竹简木简、帛书等等大量出土,其中既有很多新发现的文献资料,也有很多传世文献的简帛版本。这些,连同敦煌文献、石鼓、墓碑等等,汇成了原生态语文资料的宏大资源宝库,为包括历史和语言文字学科在内的众多学科提供了广阔的研究空间。

  就语言文字来说,无论是文字、音韵、词汇训诂,还是语法、修辞、篇章,诸多领域都从中获益,很多千年的谜团因此而解开。从各地出土的简帛文献中,我们了解到文字的时代变异和地方差异,了解到文献用词的更替或后代讹误,了解到用字分歧体现的各地方言音系差异的信息,了解到关键用词的差异导致的句法结构新解。有意思的是,学界不但获得了语言文字本体的很多新资料,而且还在简帛中发现了书同文等古代语言文字政策及其实施的真实内容和细节,如里耶秦简8-461号所揭示的用字规范要求和措辞规范要求的细节。“賞如故,更償責”指导人们“賞”字专用于赏赐义,“偿债”的意思不能再通用“賞”字而要用“償”字。“毋敢曰王父,曰泰父”将“王父”的称谓规范为“泰父”。诸如此类。


会议现场之一

  目前对简帛文献的语言文字学价值的了解还只是一个开端,简帛文献的巨大价值还有待于学界共同努力去深入发掘。由于汉字作为语素-音节文字的属性,以不同时代不同区域的汉字字体记录下来的简帛文字,仍然无法像表音文字那样让我们直接了解到当时语言特别是口语的全部状貌。对于从古到今各个时代的语言状况特别是语音状况,还需要结合音韵学和历史比较语言学等方法去描写构拟,但是简帛文献为相关的研究提供了更加贴近当时实际状况的书面材料,其中有的还带有方言特色,为我们勾勒更加接近历史真实的汉语语音史增添了有力的条件。随着简帛文献资料在语言文字学各大领域的广泛应用,主要在历史学界盛行的二重证据法也必然将在语言文字领域结出丰硕的果实,简帛文献语言文字研究必将成为中国语言文字学尤其是汉语史研究的重要方面军。

  学术的创新,或新于材料、或新于方法、或新于理论,当然,更贵在数项新意兼具。简帛语言文字学的优势无疑首先在新的材料(也可读作真正的旧材料),但是其新不限于材料之新。语言文字学的每一项材料都带有时间空间定位。简帛文献的时空定位有不同于传世文献的特点,例如,相对于出土文献的形成时间或入土时间,出土文献也有同时文献或滞后文献之分,前者接近形成时的口语,后者也可能是“入土”之前几个世纪的语言状况。出土文献比传世文献更具有地域方言敏感性。传世文献的方言特征可能更容易在传承过程中磨损,而简帛文献较容易跟特定地域和当时的方言发生紧密联系,但是也不能完全排除异地形成的可能。简帛的时空定位也就因此有望形成一些有特色的新方法。再如,简帛等出土文献跟传世文献的关系,也是出土文献研究中一个新的核心论题,大量的研究实践也将孕育中国特色的系统化的新理论和新方法。必要的理论意识和方法意识将会大大提升简帛文献语言文字研究的学术境界和科学化水准。我们对此有理由充满期待。

  作为特殊学科的团队,语言研究所简帛文献语言文字研究者已经在这一领域耕耘多年,发表出版了多种成果。语言所一方面将对这一学科予以各方面的支持,创造条件帮助其出成果、出刊物、出人才、出理论;另一方面,我们也深知语言所这一团队毕竟规模有限,要推动我国和世界上简帛文献语言文字的大发展,必须依靠海内外学界的团结协作,我们殷切期待这次会议成为这一团结协作的新机遇和新起点,让学界同仁在会上充分分享学术进展,为今后的深度交流合作打下更坚实的基础。

  预祝会议顺利、成功,祝全体与会专家学者、老师们、同学们会议期间健康快乐!

  谢谢大家!


会议现场之二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