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今日语言学 → 学者风采 → 学者观点

刘丹青:做好准备,拥抱汉语方言学的又一个学术高峰

作者:刘丹青  来源:今日语言学  时间:2017-10-12

  编者按

  本文是全国汉语方言学会会长刘丹青研究员于2017年10月11日在南昌大学召开的“全国汉语方言学会第十九届年会暨国际学术研讨会”开幕式上的致辞。 


全国汉语方言学会第十九届年会暨国际学术研讨会开幕式 

  由全国汉语方言学会秘书处和南昌大学客赣方言与语言应用研究中心共同筹备的第19届年会在金秋十月美丽的南昌大学校园开幕了。我谨代表全国汉语方言学会和语言研究所对南昌大学及其客赣方言与语言应用研究中心对会议的大力支持和精心筹备表示由衷的感谢,对前来与会的海内外专家同行表示热诚的欢迎。

  全国汉语方言学会成立于改革开放之春天,已经伴随汉语方言学界近四十个年头。在当前方言学术的发展大势中,我觉得方言学会和方言学界同行们,尤其是年轻的方言学人们,可能需要考虑一个问题,就是如何迎来汉语方言学的又一个学术高峰,因为这个高峰实际上已经开始来到了,我们必须做好准备,拥抱它的到来。

  人类的学术,除了战争年代或“文革”那样的特殊时代,总体上总是处于持续推进的状态;然而,学术发展从来不是匀速直线运动,不同的学科会在特定阶段因为一些推动学术的力量而出现学术高峰:学术活跃、成果丰硕、理论创新、影响深远,成为学科发展的黄金阶段。在当前形势下,我们可以看到,有利于方言学术的重大因素相继出现,方言学学术高峰的形成条件已经具备,我们应当提前听清方言学术高峰到来的脚步声,无论是学术机构、学术团体,还是学者个人,都要为此做好应有的准备,以趁着这个高峰年代创造更多的学术辉煌,推动本学科大幅度向前迈进。  


全国汉语方言学会会长刘丹青研究员致开幕辞

  下面我列举一些推动汉语方言学到来的重要因素供大家参考。 

  在我国经济快速提升、社会日益发展的过程中,记住乡愁,留住乡音,已经成为越来越多人们的共识,语言资源保护已经列为国家的重要语言规划,以方言调查和典藏为主体的语言资源保护工程正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力度在全国各地展开,得到了政府、学界和民间多方力量的投入。汉语分布幅员辽阔,拥有世界上最丰富多样的方言资源,包括海外华人社区的方言资源。语保工程催生了对方言学术和方言调查研究队伍的一项巨大需求,从需求侧提供了推动方言学术的强大动力,同时也将形成海量的方言调查成果,成为方言学发展飞跃的重要资源。

  方言研究的首要基础是田野调查。我国方言学的悠久传统,就是从輶轩使者的四方“畴咨”(郭璞《方言序》用词)——即田头的咨询调查开始的。方言调查是一项人力物力耗费巨大的工作。在经济不够发达、资源相对匮乏的年代,我们只能借助有限的财力和一些精神力量的结合来推动有限范围和有限深度的方言调查。而要让方言调查可持续发展和深化细化,必要的财力是重要支撑。随着我国的经济发展和国力强盛,随着国家对学术投入的几何级数增长,随着来自语保工程的经费投入,随着各高校双一流学科的建设,汉语方言调查研究得到了更多的财力支持,这为方言调查的规模、深度都提供了重要的供给侧保障。 

  汉语方言调查传统上是个口耳之学。由于调查者个人训练和方言感知能力的差异,同一方言甚至同一发音人记出差异很大的音系,已经成为影响方言资料质量和声誉的软肋。另一方面,很多方言语音的细微特征,在口耳之学中被忽略,而这些细微特征有的在共时平面就有音位价值,有的虽然没有共时音位价值,却是语音历史演变的关键触发因素。随着实验语音学对于方言学越来越多的介入,随着语音实验手段的普及及其与信息技术的结合,方言语音调查研究迎来了技术手段和科学性的升级更新,成为推动方言学高峰的重要力量。

  汉语方言是个超级庞大的集合系统,对汉语方言现状和历史的研究,必须全面观照汉语方言的全貌及很多方面的细节。随着调查数据的海量涌现和方言学成果的日益积累,全面关照汉语方言或某一方面要素的任务日益繁复,往往大大超出学者个人甚至团队能够驾驭的程度。随着大数据时代和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经过有序化处理的海量方言数据库及其先进高效的查询处理系统,将成为汉语方言资料处理的时代利器,形成前所未有的数据处理能力,从而服务于方言学术的提升甚至飞跃。


全国汉语方言学会第十九届年会暨国际学术研讨会会场 

  汉语方言学是许多重要学科所高度依赖的关联学科,对方言学的需求侧推动远远不止语言资源保护。这些学科的需求,也汇合成对汉语方言学的强大推力。求助于方言学资料和成果的学科很多,以前学界已有很多论述,包括我在第18届年会即兰州会议的报告。这里只能略谈几项。

  由于汉字的表意性质,汉语各个时代的音系面貌和整个汉语语音演化史的探求,主要依靠多种文献资源和方言历史比较的结合。尤其是前韵书时代的上古汉语音系,可资利用的文献资源更加有限而且间接,可以进一步发掘的新资料余地相对较小(出土文献几乎成为仅有的新希望),而方言比较和亲属语言比较则有很大的开掘余地。有些研究基地已经在建设大规模的方言数据库,而服务的主要目标之一就是汉语早期状况的研究。随着方言资源和民族语言资源的整合,音韵研究的目标还可以向商代、夏代和史前汉藏共同语时代延伸。这些都将汉语方言学摆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汉语方言拥有共同的源头,又有不同的支流汇入和分化、接触历史,导致了汉语方言的千姿百态。汉语不同时代的语言特色,不一定都能在现代共同语中存在,却可能在不同时代以不同的历史层次形式而存在于方言中,成为我们探究汉语演化历史的重要参照。汉语共同语和方言都经历过复杂的语言接触,接触的对象和深度各有差异。这使得汉语史的全面探究,不仅是音韵,而且包括词汇和语法演化的研究,都离不开对方言资料、包括方言大数据的倚重。现在有很多汉语语法史的学者也直接参与到方言调查和研究的一线工作,正是方言学和汉语史研究不可分离关系的体现,这也将成为汉语方言进入学术高峰的重要动力。

  语言类型学是普通语言学的核心领域之一,也是研究不同具体语言的特点的不可或缺的学术基础。语言类型学的方法论基础就是跨语言研究,也包括跨方言研究。汉语方言内部复杂多样,本身就为跨方言比较提供了丰富的资源,也提出了值得方言学关注的跨方言比较课题和语法调查框架。现在,类型学的视野,在汉语方言研究中,已经从语法领域快速扩展到语音和词汇领域,从而成为汉语方言学高峰出现的又一重大推手。

  此外,地域文化研究及其比较、地方历史的研究、社会语言学、语言地理学、语言刑事侦查学、语言智能技术、词典编纂、汉语教学,等等领域的发展,都对汉语方言学提出了不同的要求,它们都将成为推动汉语方言学术高峰出现的动力。方言关联学科的多样化也使得方言学界整体人才结构更加丰满和合理化,在互联互补中产生强劲的学术推动力。  

  总之,正如我在兰州会议报告中所指出的,方言学研究有内向型研究和外向型研究两种侧重点,当前的形势,无论是内向型研究还是外向型研究,都形成了促进汉语方言学学术高峰出现的强大动力。

  俗话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面对方言学术高峰的出现,不同年龄、不同志趣、不同地域的方言学者,尤其是年轻的方言工作者,都应当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及早思考学术大势,做好学术准备,包括学术训练、学术拓展、学术规划等,从而以更好的状态去拥抱这一高峰,创造符合时代的学术精品,推动汉语方言学的实质性发展。学术机构、学术团体,也要有超前意识,让自己的学术规划更积极地面向方言学的又一学术高峰。

  希望本届会议能够成为拥抱方言学学术高峰的一个起点,在每个人的研究中和共同交流中,都可以同时探讨如何将具体的研究汇入到迎接和建设方言学术高峰的合力之中。

  预祝会议圆满成功,全体与会者在会议期间身体健康,心情愉快,收获丰硕!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063号-1

邮编:10073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电话:010-85195379

Mail:lingcass@yeah.net